25 东汉王朝统一之战


“先关东,后陇蜀”,重建刘姓天下
东汉王朝的统一之战,是指东汉光武帝刘秀利用新莽政权被推翻后群雄并起、中原 无主的有利时机,以武力进攻为主,以政治诱降为辅,先后镇压赤眉农民军,兼并群雄 的一场战争。战争的结果,是刘秀夺取绿林、赤眉农民大起义的胜利果实,在血泊中重 新建立起封建统治秩序。由于这场战争在客观上维护了国家的统一,有利于稳定社会秩 序和恢复社会经济,所以具有一定的进步意义。战争历时多年,先后经历了平定关东、 攻占关中、并陇灭蜀几个主要阶段。堪称为我国古代封建统一战争中的一个范例。 绿林、赤眉大起义推翻新莽王朝反动统治后,由于农民阶级自身的阶级和历史局限, 不可能建立起自己的政权。这样,整个中国依旧陷于混战状态。然而人民渴望平息战乱, 恢复安定的生活,所以统一全国,重建社会秩序也就成为历史的要求。在这种情况下, 刘秀顺应历史的潮流,开始了统一全国,恢复刘家天下的战争活动。 刘秀出身于南阳豪族地主集团,政治资本雄厚,个人又具有敏锐的政治才能和丰富 的军事韬略。绿林、赤眉大起义爆发后,刘秀和他的兄长刘縯一起,打着“复高祖之业” 的政治旗号,在舂陵(今湖北枣阳东)一带起兵,汇入农民起义的洪流。在推翻新莽统 治的斗争过程中,刘秀多有贡献,尤其在昆阳大决战中,刘秀的杰出指挥,为起义军赢 得决战胜利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后来,起义军内部发生内讧,导致其兄刘縯被杀,在这 危急关头,刘秀本人以其高度的政治成熟性,忍辱负重,巧与杀兄仇人相周旋,终于重 新取得更始帝刘玄等人的信任,得到前赴河北(黄河以北)独当一面的机遇。这一转折, 对刘秀来说具有关键意义,从此他就一步步走上逐鹿中原、并吞天下的胜利之路。 刘秀抵达黄河以北地区后,以复兴汉室为号召,不断壮大自身的势力,先后镇压了 铜马、高潮、重连、尤来、大枪、五幡等部农民起义军,并将农民军中的精壮收编入自 己的队伍之中,扩充自己的实力。待羽翼丰满后,刘秀公开与更始政权决裂,更始三年 (25年)六月,刘秀在鄗南(今河北柏乡)即皇帝位(光武帝),沿用汉的国号,并以 这一年为建武元年。不久,定都洛阳,史称东汉。 刘秀称帝后,虽然基本控制了中原(今河南、河北大部和山西南部)要地,但是仍 处于各种武装势力的包围之中。东有青州的张步,东海的董宪,睢阳的刘永,沪江的李 宪;南有南郡的秦丰,夷陵的田戎;西有成都的公孙述,天水的隗嚣,河西的窦融,九 原的卢芳;北有渔阳的彭宠。此外尚有赤眉等农民军活动于河水(黄河)南北。刘秀根 据形势,采取了“先关东,后陇蜀”,先集中力量消灭对中原威胁最大的关东武装势力, 再挥师西向的战略决策,并针对割据势力众多而分散的特点,采取由近及远、各个击破 的战略方针。 建武二年(26年)春,刘秀命大将盖延率军5万进击直接威胁洛阳的刘永集团。盖 延兵分两路,夹击进围刘永于睢阳(河南商丘南)。数月后城破,刘永逃奔谯县(今安 徽亳县)。汉军乘胜追击,夺占沛、楚、临淮等三郡国(约今河南周口、商丘,江苏徐 州,安徽阜阳、宿县地区)大部,并击破刘水部将苏茂等人所率的三万救兵。次年,刘 永复据睢阳,刘秀命大司马吴汉及盖延再击刘永,围城百日,刘永粮尽突围,被部将所 杀。建武五年,汉军全歼刘永余部于垂惠(今安徽蒙城),从而消灭了关东地区的最大 割据势力,解除了对京师洛阳的最大威胁。 刘秀在以优势兵力进击刘永集团的同时,也派军队进攻睢阳(今河南新野北)的邓 奉和堵乡(今河南方城)的董沂。 建武三年三月,汉军岑彭部迫降董沂,击杀邓奉。尔后汉军消灭南阳刘玄余部,进 击秦丰。秦丰坚守黎丘(今湖北宜城西北),被困两年始降。在这期间,占据夷陵的田 戎曾率兵援救秦丰,但被岑彭击败,汉军攻占夷陵,使之成为日后西进的战略要地。 在基本平定了南方地区后,刘秀采取“北守东攻”的战略方针。在派遣耿弇、朱祐 等入河北,向渔阳彭宠施加军事压力的同时,集中优势兵力进攻东方割据势力。建武五 年(29年)二月,彭宠在汉军进攻面前,节节败退,结果引起内部分化,部将杀死彭宠, 汉军遂占领渔阳,统一了燕蓟地区。 同年六月,刘秀亲征东海郡(今山东郯城)董宪,将其大破于昌虑(今山东枣庄 西),董宪退保郯(今山东郯城北)。汉军吴汉部跟踪追击,于八月攻下郯城,全歼董 宪主力,董宪逃往朐(今江苏连云港南)。十月,刘秀遣大将耿弇进击张步,攻占祝阿 (今济南西)、钟城(今济南南),诱杀其大将费邑,夺取了济南郡(今山东济南)、 临淄(今山东淄博东北)。张步为挽回败局,倾全军号称20万反攻临淄,耿弇以城为依 托,诱敌开进,然后出动奇兵迂回袭击张步军,连战皆捷,张步逃至剧(今山东昌乐 西),走投无路,被迫降汉。建武六年正月,吴汉破朐,击杀董宪。接着,汉军又在舒 (今安徽庐江西南)消灭独据一方自立为天子的李宪。至此,汉军在短短的4年中,将 关东地区各个割据势力全部铲除。 关东地区的统一,有力地巩固了东汉政权,为刘秀尔后击灭隗嚣、公孙述,夺占陇、 蜀,赢得统一战争的最后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从事关东统一之战的同时,刘秀也展开了镇压赤眉农民起义军的行动。 早在绿林军攻占洛阳的时候,赤眉军的势力也进入了中原地区。其首领不满于更始 政权所为,另立一帜,与以绿林军为主体的更始政权相抗衡。建武元年(25年)九月, 赤眉军攻入长安,推翻了更始政权。 建武二年九月,占领长安的赤眉军因粮秣不继而西出陇东寻求出路,但结果为当地 割据势力隗嚣所击败,只好折回关中。他们击走乘虚盘据在那里的邓禹军,重新控制了 长安。 由于后勤保障仍未获得解决,赤眉军再度陷入饥馑,并为地方豪强武装所包围。不 久,被迫放弃长安,引兵东归。刘秀为一举扑灭赤眉军,决定凭借崤函险道,以逸待劳, 以饱待饥,对赤眉军实施截击。 为此,刘秀调兵遣将,改任冯异为主将,取代邓禹,急速西进,抵华阴(今陕西华 阴西)阻击赤眉军,同时命令候进、耿弇部集结,准备会同进剿。 冯异在华阴阻击赤眉军60余天后,于次年正月东撤至湖县(今河南灵宝西北)与邓 禹部合兵。不久赤眉军进至这一带,与汉军相对峙。邓禹邀功心切,迎战赤眉军。赤眉 军先佯败,后反攻,大败邓禹军,邓禹仅率24骑逃回宜阳。冯异率军相救,也被赤眉军 所击败。冯异逃至崤底,后收集散兵和当地豪强武装数万人,与赤眉军继续交战。二月, 双方大战于崤底。战前,冯异先派一部分士卒化装成赤眉军,潜伏于道旁。战斗开始, 冯异以少数兵力诱使对方进攻,再以主力相拒,待赤盾军攻势减弱后,突发伏兵出击。 赤眉军因无法辨认敌我而阵脚大乱,溃退至崤底,8万余人投降。接着,刘秀亲率大军, 与先期部署的候进、耿弇部会合,拦截折向东南的赤眉军余部于宜阳(今河南宜阳西), 予以全歼,赤眉军首领樊崇等十余万人投降。至此,刘秀终于将延续10年之久的赤眉农 民起义扼杀在血泊之中。 刘秀在镇压赤眉军,削平关东群雄之后,西图陇、蜀,统一全国就提到议事日程之 上了。当时,窦融据有河西,隗嚣占据陇西,公孙述割据巴蜀。刘秀根据形势,制定了 由近及远、稳住窦融、先陇后蜀、各个击破的战略方针,首先将兵锋指向隗嚣。 建武六年(30年)四月,刘秀正式发动伐陇之役。遣耿弇等7将分兵进攻陇坻(今 陇山,陕西陇县西北),隗嚣居高临下,以逸待劳挫败汉军攻势。于是刘秀暂时转攻为 守,命大司马吴汉赴长安集结兵力,以资策应。同时争取河西窦融出兵相助,使隗嚣腹 背受敌,并让马援煽动隗嚣部属及羌族酋长附汉。隗嚣见处境危急,遂向公孙述称臣, 联蜀抗汉。建武七年秋,隗嚣得西蜀援兵后亲率3万大军进攻安定(今甘肃镇原东南), 另派一部进攻汧县(今陕西陇县北),企图夺取关中,但分别为汉军冯异、祭遵部所击 败。 隗嚣的冒险出击,造成后方的空虚,为刘秀乘虚蹈隙、直捣陇西提供了机遇。建武 七年春,刘秀派遣来歙率2000人出敌不备,伐木开道,迂回奔袭,占领陇西战略要地略 阳(今甘肃庄浪县西南),隗嚣大惊,即遣重兵数万进击来歙,企图夺回略阳。来歙与 将士顽强坚守,使隗嚣顿兵挫锐于坚城之下,有力地牵制了隗嚣的主力。刘秀把握战机, 速派吴汉、岑彭、耿弇、盖延诸将分兵进击陇山,占领高平(今宁夏固原),自己则率 关东大军亲征隗嚣。所到之处,隗嚣的部队土崩瓦解,隗嚣本人败逃西城(今甘肃天水 西南)。汉将吴汉、岑彭跟踪而至,兵围西城数月。隗嚣大将王元率西蜀援兵赶到,才 救出隗嚣,共奔冀县(今甘肃天水西北),汉军也因粮尽撤兵。过后,隗嚣虽然重占了 陇西大部,但实力已遭重创,失败乃是不可避免的事了。 建武九年(33年)正月,隗嚣在忧愤交加中病死,部下立其次子隗纯为王。刘秀采 纳来歙建议,再次发兵攻打陇西。 来歙、冯异诸将领兵沿渭水西进,击破西蜀援军,进围落门(今甘肃武山东北)。 到了次年十月,终于攻破落门,迫降隗纯。历时四年的陇西之战宣告结束。 陇西平定后,公孙述割据的巴蜀便成为刘秀统一大业的最后一个障碍。刘秀再接再 厉,决定对公孙述用兵。他针对公孙述东依三峡、北靠巴山、据险自守的军事部署,制 定了水陆并进、南北夹击、钳攻成都的作战方略。派大将岑彭、大司马吴汉率荆州诸军 由长江溯江西进,命大将来歙率陇西诸军出天水,指向河池(今甘肃徽县西北),相机 南进。 建武十一年(35年)春,岑彭军再克夷陵,突入江关(今四川奉节)。蜀军田戎部 退出三峡,入保江州(今四川重庆)。同年六月,北路来歙军击败王元诸部,占领河池、 下辨(今甘肃成县),乘胜南进。在公孙述派人暗杀了来歙的情况下,北路汉军改由马 成所指挥,继续策应南路主力的行动。 岑彭军进抵江州后,见江州城坚不宜强攻,遂留冯骏监视田戎,自率主力北上,攻 占平曲(今合川西北)。汉军的进展,极大地震动了公孙述,他急调王元军南下增援, 集结重兵于广汉(今四川射洪南)、资中(今四川资阳北)一带,保卫成都。又命候丹 率军2万屯守寅石(四川江津境),阻击汉军,策应王元。 岑彭根据敌情变化,也适时调整了部署,分兵两路进击蜀军。一路由臧宫率领,进 据平曲上游,攻打蜀军王元、延岑部;主力则由他本人率领,取道江州,溯江西上,攻 占黄石,击败候丹军。接着,倍道兼行,疾驰1000公里,攻克武阳(今四川彭山东), 并出精骑闪击蜀之腹地广都(今成都南),逼近成都。与此同时,偏师臧宫溯涪江而进, 袭击蜀军,歼敌万余,迫使王元部投降,延岑败逃成都。 公孙述困兽犹斗,又派人刺杀了岑彭,使汉军暂时退出武阳,但这并未能挽救其覆 灭的命运。汉军人材济济,岑彭遇害,吴汉即接替他统领伐蜀诸军。建武十二年正月, 吴汉进抵南安(今四川东山),在鱼腹津(今四川东山北)大败蜀军,继而绕过武阳, 攻取广都。其他各路汉军进展也很顺利,冯骏军攻占江州,臧宫军连克涪县(今四川绵 阳东)、绵竹(今四川德阳北)、繁(今四川新都西北)、郫(今四川郫县) 等城。 吴汉取广都后急于求成,率2万将卒孤军深入,直抵成都城外几公里处立营。公孙 述招募敢死之士,攻打吴汉。吴汉受挫,入壁坚守,闭营3日不战,夜间突然撤走,与 部下刘尚会合于江南。次日晨合力大破蜀军。此后,吴汉与公孙述交兵于广都、成都间, 汉军屡战屡胜。建武十二年十一月,吴汉又与臧宫会师于成都近郊。公孙述大势尽去, 遂孤注一掷,于该月十七日贸然反击汉军,派延岑击臧宫,自率数万人攻吴汉。吴汉以 一部迎战蜀军,待其疲惫困顿后,指挥精兵数万突然出击,大破蜀军,公孙述负重伤身 亡。次晨,势穷力竭的延岑举城投降。至此,刘秀彻底平定巴蜀,取得了统一战争的最 后胜利。 作为东汉王朝统一之战的最高决策者,刘秀在战争中表现出卓越的战略应变能力和 杰出的作战指导艺术。他善于观察形势,把握战机;注意占取地利,稳固后方;重视集 中兵力,由近及远,分清主次缓急,各个击破;运用军事打击和政治攻心的手段,争取 盟友,分化敌对势力;重视利用人和,发现和拔擢将才,放手使用,不多掣肘,使他们 充分发挥军事才能;能够适时总结经验教训,不断改进战法;善于避实击虚,奇正并用, 围城打援,运动歼敌;强调连续进击,穷追猛打,不给敌人以喘息和反扑的可能。所有 这一切都说明刘秀不愧为一位优秀的军事家,他芟夷群雄、一统天下,应该说是符合逻 辑的归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