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郾城、颍昌之战


“连结河朔,直捣中原”
郾城、颍昌之战是南宋初年宋军抗金战争中重要战役之一。由著名抗金将领岳飞指 挥岳家军于1140年七月先后在郾城、颍昌大破金军,取得了直捣中原、收复河朔计划的 关键性胜利。此战是岳飞生前最后一次与金军主力决战,不久,岳飞奉命班师,使抗金 的有利形势废于一旦。 绍兴十年(1140年)五月,金统治者撕毁上一年与南宋签订的和约,调集大军分四 路进攻陕西、山东、洛阳和开封,得手后又乘胜向淮西进攻,结果在顺昌为刘锜大败, 金军的全线进攻受到了抑制。在南宋各路军节节胜利的形势下,岳飞打算联合义军,配 合友军,乘胜反攻中原。按照其以襄阳为基地,连结河朔,进捣中原,恢复故疆的既定 方针,派遣王贵、牛皋、杨再兴、李宝、张宪、傅选等,分向京西洛阳、汝州、郑州 (今河南郑州)、颍昌(今河南许昌)、陈州、蔡州等地,分布经略,展开猛烈的攻势; 并分别派兵接应东、西两面的宋军;同时派遣梁兴等人北渡黄河,联络太行山义军,相 机收复河东、河北失地,以便南北呼应。此时,韩世忠所部自淮阳、张俊所部自庐州、 寿州间北进。张俊在福州造海船千艘,准备由海道北攻山东。吴璘等在陕西的作战也有 所进展。 宋高宗一向畏敌如虎,在宋军即将反攻的有利形势面前,竟然作出“兵不可轻动, 宜班师”的荒谬决定,要求各路军队停止北进。为此,特派司农少卿李若虚于六月二十 二日赶抵德安府(今湖北安陆)岳飞军营中计议军事,阻止岳飞军北伐中原。岳飞部将 都已北进,他未接受李氏带来的诏命,仍按原来计划行事。李若虚鉴于当时的形势,同 意岳飞的主张,并主动承担“矫诏之罪”。六月二十五日,岳军统领官孙显,于陈、蔡 之间破金军排蛮千户部;闰六月二十日,张宪部克复颍昌;二十四日,收复东州;次日 王贵所属杨成部克复郑州。七月初二日,张应、韩清克复洛阳。岳飞所部在一个多月里, 连战皆捷,收复了洛阳至陈、蔡间的许多战略要地,形成东西并进,夹击汴京金军主力 的态势。岳飞为了诱惑金军南下决战,遂集结主力于颍昌地区,自率轻骑驻守郾城(今 河南郾城)。 金军兀术败于顺昌后,自己与龙虎大王突合速退回开封,命韩常守颍昌府、翟将军 守淮宁府、三路都统阿鲁补守应天府,企图负隅顽抗。当兀术看到岳家军孤军深入、有 机可乘之时,不待岳家军集结布署完毕,抢先发动了进攻。七月初八日,兀术指挥经过 一个半月休整的主力部队以及增派的盖天大王赛里(宗贤)等率领的军队,倾巢出动, 直扑郾城。实际上,这是兀术蓄谋已久的意图。还在岳飞挺进中原之时,兀术召集诸将, 商议对策,他判断:南宋诸路军易于对付,唯独岳家军将勇兵精,且有河北忠义军之援, 其锋不可挡,须寻找时机,诱其孤军突入,然后集中主力,并力一战。岳飞轻骑驻守郾 城,正合兀术“并力一战”的心理。 金军欲抄袭岳家军设于郾城的大本营,挑选1.5万多名骑兵,披着鲜明的衣甲,抄 取径路,自北压向郾城。当时岳飞手下只有亲卫军(背鬼军)和一部分游奕军。岳飞指 挥将士迎敌于郾城北十多公里处。他首先命令儿子岳云出战,并严历地说:“必胜而后 返,如不用命,吾先斩汝矣!”岳军每人持麻扎刀、提刀和大斧三样东西,入阵之后即 与敌人“手拽厮劈”,上砍敌人,下砍马足。岳云、杨再兴等相继率兵冲入敌阵,杀伤 甚多。杨再兴奋勇当先,单骑闯入敌阵,打算活捉兀术,结果没有找到,只身杀敌数百 人,自己多处受伤,仍顽强地杀出敌阵。战斗从午后进行到黄昏,金军终于支持不住, 向临颍方向撤去。此战金军兀术的精锐亲兵和拐子马遭到沉重打击,兀术本人也震恐万 分,他说:“自海上起兵,皆以此胜,今已矣!” 但兀术仍不死心,希图再战获胜。十日,增兵郾城北五里店,准备再战。岳飞当即 率领军马出城,并派背鬼军将官王刚带领50骑,前往侦察敌情。王刚突入敌阵,斩敌裨 将。 诸将见王刚军接战,主张稍退避锋。岳飞认为此时正是进军良机,遂亲率骑兵出击, 诸将继后,左右驰射,挡住了金军骑兵,打乱了敌人步兵,又败兀术军。经过3天激烈 战斗,岳飞军取得了郾城之战的胜利。 兀术不甘心于郾城之败,又集中了号称12万人的兵力,进到郾城和颍昌之间的临颍 (今河南临颍),妄图切断岳飞和王贵两军的联系。七月十三日,张宪奉命率领由亲卫 军、游奕军、前军和其他军组成的雄厚兵力,进到临颍,寻求和兀术大军决战。杨再兴 等率领300骑兵为前哨,当抵达临颍南的小商桥时,猝然与兀术大军相遇。兀术指挥兵 力包抄围掩。 尽管众寡悬殊,杨再兴毫无惧色,率骑兵与之英勇作战。杨再兴和300骑兵全部战 死。金军也遭到沉重打击,光被杀死的就有2000多人,其中包括万夫长、千夫长、百夫 长、五十夫长等100余人。十四日,张宪率援军赶到临颍,打退了金军。兀术不敢再战, 留下部分兵力,自己率主力转攻颍昌。 岳飞估计兀术将回军攻颍昌,便令岳云急速增援驻守颍昌的王贵。七月十四日,兀 术率领3万骑兵、10万步兵进攻颍昌,于城西列阵。宋军虽有五个军戍守颍昌,但都不 是全军。王贵命少量兵力守城,自己和姚政、岳云等率中军、游奕军、亲卫军出城决战。 22岁的岳云率领800名亲卫军骑士首先驰击金军。步兵也展开严整的队列继进,掩护骑 军,与敌军拐子马搏战。双方激战几十个回合,依然不分胜负。这时老将王贵有些气馁, 岳云制止了他的动摇。岳云前后十多次突入敌阵,身受百余处创伤;很多步兵、马军也 杀得“人为血人,马为血马”,仍无一人肯回顾。到了正午,守城的董先和胡清率军出 城增援,战局很快扭转过来,大败金军。颍昌大捷,杀敌5000多人,俘虏2000多人,缴 获马匹3000余,几十名敌将也死于宋军之手。不久,张宪部将在临颍东北打败金军。岳 飞率军乘胜追击金军,于距开封仅20多公里的朱仙镇击溃金军,至此,岳飞反攻中原的 战争取得重大胜利。 郾城、颍昌之战,是岳家军挺进中原抗击金军的关键性大捷。在孤军奋战的情况下, 岳家军依靠将士们的强劲勇敢,以及岳飞、岳云父子的正确指挥、冲锋陷阵,经过酷烈 的战斗,以少胜众,打败了敌军主力,取得了辉煌的胜利。这是南宋初年抗金战争中重 要胜仗之一。金军统帅兀术哀叹说: “自我起北方以来,未有如今日之挫衄。”金军在此战以前,尚未同岳家军进行过 很严重的较量,这次才算真正领教了岳家军的威力,发出了“撼山易,撼岳家军难”的 哀叹。 郾城、颍昌大捷后,岳飞本可以继续北进,实现长驱中原、收复河朔的愿望,但南 宋朝廷以高宗和秦桧为首的议和妥协派容不得这些,急催岳飞班师。岳家军的班师,使 整个抗金战争局势又逆转了,收复的许多失地又重被金军占领,“十年之功,废于一 旦”。第二年,岳飞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害死于临安。一代名将、民族英雄就这样殒 落了。不过,岳飞治军严明,英勇善战以及“岳家军”“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掳掠”、 “秋毫无犯”的精神将永远垂范后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