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柘皋之战


乞和免战,先胜后败
柘皋之战是南宋初年宋军抗金战争中的重要战役之一。 名义上由张俊指挥的宋军在这次战争中先胜后败。战争结束后,金军退淮北归,宋 军也退到江南,宋朝廷与金统治者签订了屈辱的“绍兴和议”。 绍兴十年(1140年)七月底,随着岳家军班师,中原地区乃至淮东地区的抗金战争 都已结束。金军统帅兀术在这年秋冬之交到燕京朝见了金熙宗,随即返回开封,开始点 检粮草,调集兵马,准备以重兵南侵淮西。宋朝在淮西有三支大军:淮西宣抚使张俊8 万人,淮北宣抚副使杨沂中3万人,淮北宣抚判官刘锜2万人。兵力虽众,但战斗力不强。 金军从1140年底开始逐步由开封附近诸地向南移动。绍兴十一年(1141年)正月中旬, 兀术、韩常等人的部队越过淝水,攻占寿春。二月三日进入庐州。当南宋朝廷得知金军 抵达庐州界的消息之后,急忙发给岳飞一道手诏,命岳家军前往江州,乘机照应,以使 金军腹背受敌。同时,岳飞也向朝廷建议,乘金军主力南侵淮西之机,岳家军可再度长 驱中原袭取汴京和洛阳,金军势必回军救援,淮西的战局必将得到缓解。岳飞估计宋高 宗不会接受此策,又于同日提出中策,说前往救援淮西,沿江东下,再由江州北上,不 如改由蕲州、黄州一带渡江,出敌不意,可收腹背夹击之效。高宗果然批准了这一中策。 当金军南侵之时,淮西宣抚使张俊正率部停留在杭州,在淮西地区仅布置了一个飞 骑侦察队,由部将姚端率领。南宋朝廷一方面督遣张俊赶紧由建康率领全军渡江迎击, 另一方面急令驻扎在太平州(今安徽当涂)的刘锜率军渡江前往防守庐州。留守庐州的 部队仅有统制关师古的2000余人。刘锜抵达之后,绕城巡视一周,也认为无法守城,便 与关师古率众南返。行至巢县东南一个名叫东关的地方,欲在此依山据水截击金军。但 刘锜、关师古还没撤到东关时,金军已经攻占庐州,并出兵到无为军、和州境内大肆劫 掠。在这种形势下,张俊和王德于二月初四日离开建康,在采石渡江,争先进入和州, 并相继收复了含山县、巢县、全椒县和昭关等地。 金军不敢贸然渡江南进,便从和州等地向后撤退,寻机与宋军作战。 二月二十七日,金军退到巢县西北的柘皋镇,认为此地一马平川,最便发挥自己骑 兵的优势,便把数万骑兵布置在这里,分为左、右两翼,夹道而阵,以待宋军前来进攻。 宋军最先到达的是刘锜部,接着是王德率领的张俊部,殿帅杨沂中此时率领3万人马由 杭州赶赴柘皋。十八日,双方展开大战。杨沂中轻敌冒进,首先遇挫。王德继之指挥将 士集中力量去攻击敌军的右翼。王德射掉敌军骑兵的指挥者,并乘势大呼,步兵挥舞长 柄大斧突入敌阵,经过激烈鏖战,打败金军。金军被迫撤退到镇北的紫金山(今寿县东 南)。 此战的特点是两军主帅兀术和张俊都未亲临战场。指挥金军的是阿鲁补和韩常等。 张俊虽是主将,其实与杨沂中、刘锜各自成军,不相节制,只是各军的进退由他一人决 定。王德隶属张俊后,升任都统制,并负责战场指挥。柘皋战后,金军退出庐州。张俊 根据不准确的情报,以为敌人全部退淮北上,淮西战事宣告结束,便命令刘锜先退军回 太平州。张俊自己则要与旧部属杨沂中耀兵淮上,企图排挤刘锜,独享打退金军的战功。 岳家军此时也抵临庐州,听张俊说“前途乏粮,不可行师”后,就退兵舒州,上奏朝廷, 以决进止。 事实上,兀术在愚弄宋军,北退的只是金军的少部分军队,大多数人马埋伏在濠州 (今安徽凤阳)四郊。三月四日,即张俊命令刘锜班师的前一天,金军以孔彦舟作先锋, 急攻濠州。张俊惊慌失色,急派驰骑追截刘锜,命刘锜一起救援濠州。三月九日,张俊、 杨沂中和刘锜的13万人马抵达距濠州尚有30公里的黄连埠,接到探报说,濠州城已于八 日被金军攻陷。宋军听说金军已去,杨沂中命令士卒入城,不料遭金军伏击,张俊部出 兵救援。杨沂中、王德只身逃回,部众大部被歼。韩世忠奉命从楚州率部赶到濠州时, 败局已无可挽回。金军还企图阻断其归路,韩军且战且退,又回师楚州。 待命舒州的岳飞得知战局变化即挥师北上。十二日,岳家军抵达濠州以南的定远县, 金军闻风渡淮而去。杨沂中部败于金军后,也于十二日从宣化渡江返回杭州。张俊于十 四日渡江返回建康。刘锜部在和州稍作停留,于十八日从采石返回太平州。 柘皋之战,宋军先胜后败,正是南宋朝廷乞和免战心理的反映,也是前线宋军指挥 不力、各自为战的必然结果。同时,作为元帅的张俊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回朝后, 却反诬刘锜作战不力,岳飞逗留不进。高宗和秦桧偏袒张俊。借口赏柘皋之捷,把没有 直接参加此役的韩世忠、岳飞分别升为枢密使、副使,削夺手中的兵权。枢密院的实权 掌握在同时升为枢密使的主和派张俊手中。七月,不顾岳飞的反对,解除了著名抗金将 领刘锜的兵权。八月,岳飞被罢官。九月,秦桧伙同张俊收买岳飞部将王俊、王贵,诬 告岳飞谋反。抗金斗争在谋害岳飞、向金求和的阴谋中被迫停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