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 伯颜取临安之战


元朝灭亡南宋的最后一战
伯颜攻取临安之战,是宋元鼎革之际的最后一次重大战役,自元至元十二年(1275 年)春元军攻占建康(今江苏南京市),到至元十三年(1276年)春进占临安(今浙江 杭州市),历时1年,中经溧阳之战、独松关之战、常州之战、五牧之战等激战,以南 宋朝廷投降元朝而告结束。 至元十年(1273年)元军攻陷襄樊后,右丞相伯颜率水陆大军沿长江顺流东下,势 如破竹。至元十二年(1275年)元军攻打建康,宋朝建康留守赵潽弃城而逃,都统司都 统制徐王荣等开城请降,元军兵不血刃,占领建康。元军进占建康后,伯颜派兵进攻建 康周围的重要城镇,随即攻陷镇江,控制了江东地区,建立起稳固的南进基地。与此同 时,为防止两淮宋军南下救援,忽必烈命阿术率军渡江,进围扬州。阿术在扬州东南的 瓜洲修造楼橹,缮治战具,又在扬州城外围树栅,修筑坚固的堡垒长围,截断了宋军增 援部队,又派水师堵截江面,控制了长江天险,断绝了宋军渡江南救临安的通道。南宋 朝廷立国,是以长江为防线,两淮为藩篱,“重兵皆住扬州,临安倚之为重”。元军占 领建康,进围扬州,攻占两淮,南宋都城临安完全失去了屏障。元军在建康休整后,兵 精粮足,战斗力更加强盛,随时准备攻取临安,处在进攻的有利地位。 在元军大兵压境的形势下,南宋朝廷内部矛盾重重,主战主和举棋不定。虽然朝廷 屡次诏令各地宋军入卫临安,终因元军全面进攻,荆湖、川陕战场宋军自顾不暇,两淮 宋军被元军阻隔无法渡江赴援,只有郢州(今湖北钟祥县)张世杰、江西文天祥等将帅 和两浙、福建部分厢禁兵到达临安守卫。但这些小规模增援根本无法扭转整个战争局面。 1275年5月,宋廷命主战派张世杰率军出击元军外围防线,没能打通。6月,淮东制置使 李庭芝命姜才等打通援救扬州的通道,两军在扬子桥激战,宋军死伤万余人,姜才只带 数骑逃回扬州。为确保临安,宋廷组织焦山之战。张世杰约殿前都指挥使张彦率兵出镇 江,以图控制长江南岸,扬州李庭芝出兵瓜洲,从江北配合,自己率水师陈兵镇江以东 的焦山江面,约定三路俱进,与元军决战。但扬州宋军没有按时赶到,镇江张彦拒不发 兵,使张世杰孤军深入。元将阿术、阿塔海、张弘范等在石公山居高临下指挥战斗,命 万户刘深沿长江北岸绕至宋军背后,董文炳、刘国杰从焦山左右两边进击,万户忽剌直 冲宋军大阵。元军乘风放火箭,宋船纷纷起火,阵势顿时大乱,宋师全军覆没,损失战 舰700余艘。焦山之败,宋朝军队损失殆尽,朝廷或主议和,或主南逃,分崩离析,一 筹莫展,南宋灭亡指日可待了。 至元十二年(1275年)七月,忽必烈最后下定灭宋决心,命伯颜率领元军直逼临安。 伯颜受命后,召集攻宋将帅布署方略,确定了“分诸军为三道,会于临安”的作战布署。 这年十一月,伯颜分兵三路会攻临安,西路由参政阿剌罕,四万户总管奥鲁赤率领蒙古 骑兵出建康,向溧阳、独松关(今浙江安吉县东南)进军;东路由参政董文炳、万户张 弘范、都统范文虎率水师沿江入海,向海盐、澉浦(今浙江海盐县南)进军;中路伯颜 带领诸军,率水陆两军出镇江,向常州、平江(今江苏苏州市)进军。 西路军主帅阿剌罕率军南下,直趋溧阳,遭到南宋守军的抵抗,结果宋军损兵折将, 残部南撤。元军乘胜追击,在溧阳西南银林东坝再次打败宋军。元军在追击途中受到南 宋援军的阻击,双方展开激战,后来元军派蒙古骑兵冲杀,宋军抵挡不住,突围南逃。 溧阳之战,宋军损失将校70余人,士卒近2万人,伤亡惨重。西路军于十一月下旬逼进 建康通往临安的要隘独松关(今浙江安吉县东南),南宋守将张濡率兵北上阻击元军, 与元军骑兵交战。宋军虽是精兵强将,但只有数千人,而且都是步兵,虽然奋勇冲杀, 但却难以阻挡强大的蒙古骑兵,终于被击溃,主将张濡被杀,士兵死伤2000余人,元军 控制了临安的北大门。 中路军伯颜率兵进攻常州,常州是拱卫临安的前阵,是元军整个攻取临安计划的关 键,伯颜派兵击溃宋增援部队后,亲自指挥攻城。元军在城南筑高台,把炮放在台上向 城内猛轰,又用火箭射入城中,常州城内一片火海。伯颜命元军架云梯、绳桥攻城,元 军攻入城内。常州守将姚岩率将士浴血奋战,终因寡不敌众,没有外援而失败。姚岩、 王安节等阵亡,僧人万安、莫谦之长老率僧兵赴援,500名僧兵全部战死。 伯颜下令屠城,只有7人幸免于难。常州之战是宋元战争中最悲壮的一役,影响很 大。 至元十二年(1275年)冬,正当常州军民艰苦抗敌之际,宋廷派张全率2000余人由 淮入援常州,文天祥也派部将尹玉率兵偕同赴援。伯颜得报后,命怀都、王良臣领兵在 五牧(今江苏常州东南)阻击宋军。战争开始后,文天祥部将麻士龙与元军交战,由于 张全按兵不救,麻士龙战死。在元军攻击下,张全退到五牧,文天祥部将朱华奋起抗击, 挡住了元军。尹玉指挥宋军与元军决战,元军损失惨重。元将王良臣配合怀都水陆夹击 宋军,宋将张全始终按兵不动,尹玉失败,溃军南逃,尹玉力战被俘,为元军所杀,所 部将士大部分战死。张全见大势已去,率军逃离五牧,致使救援失败,没能解常州之围。 伯颜攻破常州后,派都元帅阇里帖木儿,万户怀都率兵攻无锡、平江,在元军大兵 压境下,两地宋军投降元军。 东路水军以范文虎为先锋,顺江东进,由于长江两岸已无宋军把守,元军进军顺利。 当时长江口活跃着一支由贫苦渔民组成的水军,由朱清、张瑄率领,不受宋朝管辖。元 军主帅董文炳认为可以利用这支力量,便招降了这支海上武装,朱、张二人带领人马和 海船随元军南下攻取临安,增强了元军海战能力。东路军出长江口后沿海商下,十二月 逼近钱塘江口,从海道包围了临安。 至元十二年(1275年)十二月,元朝三路大军近逼临安,随时准备攻占临安。至元 十三年(1276年)正月,东路军董文炳一部登陆,抵达盐官县(今浙江海宁市),宋守 军投降。 董文炳率东路军与中路伯颜大军会师,西路军阿剌罕也率部与中路军会师。在大军 压境形势下,南宋朝廷一片混乱,丞相陈宜中请太皇太后出海避敌,张世杰、文天祥主 张决死一战。宋廷既没有兵力抵抗,求和又被元军拒绝,于是奉玺书向伯颜请降。伯颜 遣董文炳、吕文焕、范文虎入城安抚百姓,禁止杀掠,封闭仓库,收缴宋廷袞冕、圭璧、 仪仗、图籍以及大批财宝、器物,运往大都(今北京市)。伯颜亲自入临安城安置宋廷 人员,把宋帝赵显皇太后全氏以及其他朝官、宫廷人员监护起程,浩浩荡荡北上。至此, 临安被元军攻取,南宋朝廷灭亡。 元灭南宋的临安之战,从建立建康基地到攻取临安,只用了一年时间,从战略来看, 元朝采用围困逼降的策略,步步进逼,除武力进攻外,一直遣使招降。如忽必烈派礼部 尚书廉希圣、工部侍郎严忠范到宋朝劝降,伯颜派张羽等人招降。在南宋朝廷举棋不定 之际,伯颜屡次派人劝降,只不过是为稳住宋朝君臣。元军利用战抚并用策略,取得了 整个战局的主动权。在战术方面运用得当,如焦山之战使用两面夹攻,中央突破的方法, 把过去蒙古骑兵惯用战法用于水战;五牧之战中打援战成功地阻截了南宋援军,保证了 常州之战的胜利。南宋方面基本上是消极防御战略,和战不定,逐渐失去了抗击元军的 有利形势,最后归于失败。南宋抗战派领导军民在蒙古军队进攻面前英勇抵抗,保卫国 土,如常州抗元可歌可泣,充分体现了中华民族伟大的爱国主义精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