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 清军收复新疆之战


维护国家主权,保持领土完整的一次正义战争
19世纪60年代,随着西方列强在世界范围内争夺殖民地斗争的日趋激烈,中国的边 境形势日益紧张。沙俄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夺取了中国东北边疆的大片领土,随后便把 侵略魔爪伸向中国西北边疆。1864年,沙俄通过与清政府签订《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 又侵占了中国西部领土44万多平方公里,并妄图吞并整个新疆。1865年,中亚浩罕汗国 侵略者阿古柏率军侵入新疆,在英国支持下,建立反动政权。1871年,沙俄出兵占领伊 犁地区。新疆面临着被肢解吞并的危险。 70年代中后期,清政府在左宗棠等人的积极推动下,胜利进行了收复新疆的战争, 维护了中国的领土完整,粉碎了英、俄企图肢解和侵吞新疆的阴谋。 1864年,新疆地区的回族、维吾尔族人民,在陕甘地区回民起义影响下,在天山南 北起兵反清,先后攻占库车、乌鲁木齐、哈密、玛纳斯和喀叶噶尔旧城。但是,这些打 着反清旗号的武装暴动,一开始就被少数反动封建主窃取了领导权,成为他们搞割据分 裂的工具。喀什噶尔的封建主金相印为了兼并汉城(今疏勒),向浩罕汗国求援。洁罕 汗国派遣阿占柏率大军于1865年侵入南疆。阿古柏在南疆地区大肆攻城掠地,不断扩充 势力,于1867年底以喀什噶尔为中心,成立所谓的“哲德沙尔”伪政权,自称“巴达吾 来特阿孜”(意即洪福之王)。到1870年,阿古柏控制了整个南疆和北疆的部分地区。 阿古柏侵占新疆期间,对外投靠俄、英和土尔其,对内残酷压迫各族人民。沙俄趁 机施展狡猾的伎俩,一面以帮助清政府安定边境秩序为借口,于1871年6—7月间,强占 中国伊犁地区,名曰“代为收复”;一面悉心笼络阿古柏,于1872年承认阿古柏为“哲 德沙尔汗国君主”,同阿古柏签订通商条约,获得许多侵略权益。英国也于1874年同阿 古柏签订正式条约,承认阿古柏的“艾米尔”(即统治者)地位及其窃踞地区为“合法 的独立王国”,从而取得了在阿古柏统治区通商、驻使,设领事等特权。这样,阿古柏 就成了沙俄和英国分裂中国领土的共同傀儡。 面对新疆地区这一严重形势,清政府决定采纳陕甘总督左宗棠收复新疆的建议,出 兵新疆,消灭阿古柏傀儡政权,恢复被沙俄侵占的伊犁地区的主权。 光绪元年(1875年)5月,左宗棠被任命为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金顺为乌鲁 木齐都统,帮办新疆军务。左宗棠根据敌我情况和新疆地区的地理条件,制订了缓进急 战、先北后南的战略方针,并花了近两年时间筹集军饷、采运军粮、整顿军队、改善装 备,完成了收复新疆的作战准备。 1876年4月7日,左宗棠从兰州移营肃州,准备发起进攻。当时,清军已有部分兵力 驻守在哈密、巴里坤、古城、塔尔巴哈台等战略要地,与敌军相持。4月底,左宗棠命 总理行营营务、湘军统领刘锦棠率马步25营分批入疆,经哈密前往巴里坤。至此,清军 出关总兵力有80余营,约六七万人。清军按先北后南的方针,决定首先收复南北疆的交 通要冲乌鲁木齐。 阿古柏得知清军西进的消息,急忙布置防御,令马人得,马明、白彦虎等分守乌鲁 木齐、昌吉、呼图壁、玛纳斯、古牧地等地,阻止清军南下;主力部署在吐鲁番和托克 逊,阿古柏本人在托克逊督战。其总兵力约4万人。 1876年7月,刘锦棠率所部各营到达巴里坤,并进驻古城,7月底与金顺部在济木萨 会合,谋攻古牧地。8月中旬,清军进扎古牧地城东和东北,用开花大炮轰塌坚固的城 墙。8月17日,清军经过数天激战,占领古牧地,歼敌近6000人。 刘锦棠从缴获的敌方信函中得知乌鲁木齐守备空虚,决定除留两营兵力守古牧地外, 主力迅速向乌鲁木齐挺进。8月18日黎明,清军出发。守卫乌鲁木齐的马人得、白彦虎 未料到清军行动如此迅速,一闻炮声,即弃城向达坂方向逃跑。清军收复乌鲁木齐、迪 化州城及伪王城。盘踞昌吉、呼图壁与玛纳斯北城之敌如惊弓之鸟,未等清军进攻即弃 城而逃,只有玛纳斯南城之敌负隅顽抗。从9月2日始,清军金顺部会同刘锦棠部,伊犁 将军荣全等部猛攻玛纳斯南城,11月6日攻克。至此,北疆地区除伊犁外,所有敌占据 点全部克复。此时冬季来临,大雪封山,不便于大规模的军事行动,清军决定暂停进攻, 进行休整,待春天到来再向南疆进军。 收复南疆的部署,左宗棠根据敌方情况于1876年11月初即已拟定,阿古柏在达坂、 吐鲁番、托克逊三城部署重兵,加强防守,其本人则坐镇喀喇沙尔指挥。左宗棠针对这 一情况,提出了三路并进的作战方案:刘锦棠、广东陆路提督张曜、记名提督徐占彪各 部克复达坂、吐鲁番、托克逊三城,打开南疆门户,然后乘胜西进,收复所有失地。具 体部署是:刘锦棠部由乌鲁木齐南下攻达坂城,为北路;张曜部由哈密西进,为东路; 徐占彪部出木垒河,越天山南下,为东北路。张、徐两部协力攻取吐鲁番,得手后,立 即攻托克逊。 1877年4月14日,清军经过几个月的充分准备,开始向南疆进军,刘锦棠率主力1万 余人及开花炮队由乌鲁木齐南下,16日进至达板外围,乘守敌不备,迅速完成对该城的 包围。4月18日,清军打退增援之敌,在达坂域外增筑炮台。4月19日,炮台筑成,清军 用开花大炮轰塌城中大炮台、月城和城垛,击中敌弹药库,敌军死伤甚众,企图突围, 被清军截杀未逞。敌守军在清军强大攻势面前只得投降,达坂城遂克复。这一战,清军 共击毙敌军2000余人,俘敌1000多人。 与此同时,张曜部和徐占彪部在盐池会师后,于4月21日克七克腾木,22日克辟展, 25日克胜金台,向吐鲁番挺进。 4月26日,刘锦棠部攻克托克逊。随后,张、徐二部在罗长祐部湘军协助下收复吐 鲁番。至此,清军三路并进,未及半月即收复三城,为彻底打败阿古柏创造了条件。南 疆人民纷纷起义,反对阿古柏的反动统治。阿古柏见大势已去,于5月下旬逃至库尔勒 自杀。其子伯克·胡里在喀什噶尔称王,继续顽抗。 1877年9月,清军挟连克三城余威,乘秋高气爽之际,开始部署收复南疆八城之战。 刘锦棠率马步32营为前锋,张曜率马步16营为后队,共2万余人,向西挺进。敌守军放 弃喀喇沙尔和库尔勒西逃往库车。刘锦棠根据敌西逃库车,立足未稳等情况,决定亲率 精兵追击。10月15日,刘锦棠率2000精兵追至布古尔(今轮台),击败敌骑千余。10月 18日,追至库车城外,发现大量敌军。刘锦棠在随后跟进的后队到达后,猛攻库车,敌 军大败,白彦虎率余部向西逃跑。清军收复库车。 10月19日,刘锦棠继续西进,21日抵拜城,22日在铜厂大败白彦虎军和伯克·胡里 军。24日,清军克阿克苏城。26日克乌什。至此,清军在一个月内驰驱1000公里,连克 南疆东四城(喀喇沙尔、库车、阿克苏、乌什)。 清军的破竹之势,使盘踞在西四城(叶尔羌、英吉沙尔、和阗、喀叶噶尔)的敌军 惊恐万分。和阗叛军呢牙斯向清军请降,并主动率兵围攻叶尔羌。伯克·胡里率兵自喀 什噶尔增援叶尔羌,打败呢牙斯。但前喀什噶尔守备何步云乘机反正,率数百满汉兵民 占据喀什噶尔汉城。伯克·胡里赶忙回救喀什噶尔。何步云派人向刘锦棠乞援。刘锦棠 当机立断,决定不待张曜全军到达,便分兵三路前进:一路由余虎恩率步骑5营从阿克 苏取道巴尔楚克(今巴楚东)直趋喀什噶尔为正兵;一路由黄万鹏率骑兵6营、张俊率 步兵3营,经乌什取道布鲁特边境,出喀什噶尔西为奇兵,约定于12月18日两路同抵喀 什噶尔;刘锦棠自率一部经巴尔楚克直捣叶尔羌和英吉沙尔,策应攻取喀什噶尔。12月 17日,余虎恩、黄万鹏等部齐至喀什噶尔,当晚一举收复该城。伯克·胡里、白彦虎率 残部逃入俄境。12月21日,刘锦棠收复叶尔羌,24日收复英吉沙尔。1878年1月2日,清 军克复和阗。至此,新疆全境除伊犁地区外,全部收复。清军收复新疆之战取得伟大胜 利。1881年,中俄通过谈判,中国收回伊犁。 清军收复新疆之战,粉碎了英、俄勾结阿古柏侵占新疆的企图,维护了中国的领土 主权,打击了侵略者的嚣张气焰,具有重大历史意义。 这次战争所以取得胜利,除战争的正义性和新疆各族人民积极支援这一根本原因外, 还有军事上的原因。首先,清军的战略方针正确。左宗棠根据西北战场具体情况,提出 “缓进急战”、“先北后南”的总的方针,把粮饷的采运、保障和武器弹药的供应放在 战略位置加以考虑,使战争准备十分充分,体现了因地制宜、打有准备之仗的原则。事 实证明,这一方针完全符合新疆战场实际,是十分正确的。其次,清军的作战指挥灵活 机动。左宗棠坐镇肃州,掌握全盘情况,而将前线指挥权赋予刘锦棠。刘锦棠和前敌诸 将积极协同,善于抓住有利战机,机断行事,从而在整个收复新疆之战中攻必克,战必 胜,势如破竹,锐不可当,充分体现了正义之师的不可战胜。 从敌方来看,阿古柏反动政权的分裂行径遭到了新疆各族人民的一致反对。在清军 的强大攻势面前,敌方难以组织起真正坚固的防卫。加上阿古柏对清军的战斗力估计不 足,又未能事先占领控制哈密、巴里坤等战略要地,在作战指挥上又执行被动挨打、消 极防御的方针,这就难以避免被清军打败的结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