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 抗击八国联军的大沽、天津之战


席卷华北,震撼中外
中国人民抗击八国联军的大沽、天津之战,是以义和团为主体的反抗外来侵略的战 争,从1900年6月15日开始到7月14日结束,历时1个月,中经大沽之战、老龙头火车站 争夺战、紫竹林租界攻坚战和八里台保卫战,最后以义和团撤离天津,八国联军分区占 领而结束。 这场战争是由帝国主义列强仇视义和团运动而引起的。 义和团运动1898年首先在山东兴起,是一次以农民为主体的群众性反帝爱国运动。 它席卷华北,震撼中外。 帝国主义列强对义和团运动的兴起,一方面感到惊恐不安,另一方面却认为是入侵 中国的好机会。于是,列强纷纷制造出兵镇压义和团和瓜分中国的舆论。各国驻华公使 一再向清政府施加压力,限令清政府尽快镇压义和团。 帝国主义列强除以“保护使馆”为名,组成所谓特遣卫队进京外,还调集军舰到大 沽口外示威。各国侵略军也陆续从大沽登陆,开进天津租界。 6月15日,各国海军头目密谋夺取大沽炮台,控制津沽通道,并于当晚派日军300人 登陆。16日,各国海军头目联合向大沽炮台守将、天津镇总兵罗荣光发出最后通牒,要 求“暂借”炮台,限定在17日凌晨2时以前必须将炮台交出,否则将用武力夺取。当天 下午,俄、英、德等国的小分队相继登陆,配合日军小分队完成了占领塘沽车站和包抄、 进攻炮台的准备。 大沽炮台守将罗荣光义正辞严地拒绝了八国联军的无理要求,并严阵以待来犯之敌。 6月17日凌晨,在俄国海军中将基利杰勃兰特指挥下,八国联军兵舰10余艘悍然从 海面和炮台后侧同时向大沽炮台发起猛攻。罗荣光率领守卫炮台官兵英勇抵抗,开炮还 击。 双方鏖战6小时,共击沉击伤敌舰6艘,打死打伤敌军130多人。后因弹药库被敌炮 击中,守军弹药不继,又无援军,处境极为不利。这时,陆上的敌军又乘势猛攻炮台, 使守军腹背受敌,伤亡很重。晨5时,日军攻占北岸第一炮台;6时,英军攻占第二炮台; 7时,各炮台全被敌军攻占,大沽失陷。 罗荣光退到天津,后服毒自杀。 大沽保卫战,在当时是一场毫无希望获胜的战争,但罗荣光为首的大沽军民,视死 如归,浴血奋战,他们所表现的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将千古流传。 天津保卫战是从6月中旬开始的。15日晚,盘踞在老龙头火车站(今天津站)的沙 俄侵略军向义和团袭击,义和团也出动400余人进行英勇还击。这次战斗揭开了天津保 卫战的序幕。天津附近各县的义和团民闻讯,纷纷赶来增援。原在静海县的义和团首领 曹福田也在这时进入天津。在天津的义和团民已近3万人。 曹福田率大队义和团民一到天津,就径直前往总督衙门去找裕禄。裕禄不但恭恭敬 敬地接见他,还答应派官兵配合作战,并给令箭一支,准许曹福田调用军队。 6月17日下午,英、德两国军队进攻天津武备学堂。驻守在这里的几十名学生英勇 反击,他们隐蔽在房子里,从四面八方射击敌人,火力十分猛烈。敌军攻不进去,便放 火焚烧,引起军火爆炸,几十名学生壮烈牺牲。 17日晚,从大沽登陆的侵略军乘火车开往天津,同守护天津站的清军开火。曹福田 闻讯,即率领大队团民前往救援。 他亲临前线,组织团民与官兵合力反攻,一直战斗到深夜,打死打伤敌军500多人, 迫使敌军向租界转移。义和团和清军夺回了车站以北全部据点。此后,小战斗时有发生, 但敌军不敢恋战。 7月5日,裕禄邀集曹福田和6月底进入天津的静海县独流镇义和团首领张德成,以 及聂士成、马玉昆共同商讨战守计划。最后决定,由义和团担任天津城防任务,并扼守 东门外接近紫竹林租界一带;马玉昆部进驻老龙头火车站,防备敌军偷袭这一战略要地, 并控制紫竹林租界的西北要道,切断天津租界与大沽的联系;聂士成部驻扎南门外海光 寺一带,以阻止敌人窜扰南门,并威胁紫竹林租界背后。这是一个完整的作战方案,它 形成了对紫竹林租界三面包抄的态势。 老龙头火车站位于租界西北,地势重要。由于马玉昆畏葸不前,拱手将这个战略要 地送给了侵略者,有俄军1700人盘踞在这里。它沦于敌手后,造成敌人钳制天津的威胁。 为了夺下老龙头火车站,曹福田挑选出一支500人的突击队,为避免白天冲杀伤亡过重, 决定夜袭火车站。清军水师营副将黄星海亲自携带大炮赶来助战。7月5日夜间,义和团 在水师营炮火的掩护下,奋勇杀敌,毙伤许多敌人。敌军招架不住,便抱头逃回租界。 曹福田收复了老龙头火车站,并控制了紫竹林租界的西北交通要道。 7月5日下午,军事会议刚刚开完,张德成就率领“天下第一团”几千人进驻马家口, 直捣租界腹地。7月6日夜间,敌军企图偷袭马家口。张德成得到报告后,将计就计,伏 击了偷袭之敌,歼敌大部,首战告捷。9日,张德成率部向租界发动进攻,歼敌多人, 再一次获得赫赫战果。经过这两次战斗,敌军对义和团的肉搏攻坚,自知难于抵抗,便 在租界内重要街道路口埋设地雷,妄图阻挡义和团进攻租界。 为了减少伤亡,张德成用战国时田单的火牛破敌办法,巧摆火牛阵,大破敌军的地 雷群,把敌人重重设防、层层布阵的巢穴深处搅了个天翻地覆。 与此同时,曹福田也亲率所部义和团由老龙头火车站向新浮桥发起猛攻,压迫敌人 的右侧防线;聂士成部则越过南郊八里台,迂回到小营门附近,向租界背后开炮猛轰; 巾帼英雄“红灯照”更是全体出动,日夜奔走在战斗第一线,送水送饭,抢救伤员。保 卫天津的战斗,就在义和团的冲杀声中进入了最高潮。 7月9日,八国联军在天津城南发起总攻。聂士成在八里台指挥将士英勇抵抗。战斗 中,他身先士卒,冲锋在前,两腿被炮弹打伤,血流如注,仍坚持督军苦战。最后“身 中数炮,腹裂肠出而死”,为保卫天津流尽了最后一滴血。聂士成的牺牲使清军失去了 指挥,使防御天津的力量急剧衰退。 7月12日,八国联军各路增兵均已到来,约1.4万人。 13日晨,八国联军分两路向天津城发动总攻。一路由俄、德为主的5000人进攻东城 和东北角三岔河阵地;一路以日、美、英为主的5000人进攻南门。其余的2000多人驻扎 租界和火车站,作为后援。 在这即将决战的紧急关头,直隶总督裕禄和守卫天津城的清军提督宋庆、马玉昆等 却率部逃跑。仅有练军、水师营和新招募的芦台团练,总数几千人守卫天津。义和团由 于连日伤亡及宋庆等的摧残,也只剩下1万人。在这极端危急的情况下,义和团和清军 部分爱国官兵怀着保卫祖国的决心,同侵略者进行了英勇的搏斗,特别是在南门一带, 义和团坚守城头,英勇机智地射击敌人,使日、美等国侵略军遭到惨重损失。 正在双方鏖战之时,北京耶稣教美以美会派往天津递送情报的汉汗郑殿芳将天津南 面一段城墙曾经倒塌过的详情密告日军。14日晨,日军伪装成团民模样,混到墙根,炸 开那段城墙,侵略军蜂拥而入,攻占了南门。但联军也付出了死伤750多人的代价。这 时,坚守在东北角一带的义和团和部分爱国官兵,腹背受敌,在歼灭沙俄侵略军200多 人以后,被迫撤离,天津最后陷入敌手。 天津城池虽然被八国联军所攻破,但是义和团和一部分清军爱国官兵发挥了勇敢顽 强的战斗精神,在极端不利的条件下,坚守天津达1月之久。他们顽强的战斗精神和大 义凛然的英雄形象,使侵略者望而生畏。天津保卫战,充分显示了中国人民力量的伟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