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 东北军民抗击沙俄


入侵之战 东北的悲剧
东北各族人民的抗俄斗争,是中国人民反对外来侵略斗争史上光辉的一页。 在帝国主义企图瓜分中国的狂潮中,沙皇俄国首先侵入了中国东北。吞并中国东北, 是沙俄的既定国策。八国联军侵华战争一开始,沙俄就把对华作战区划分为两个战场, 即京津战场和“满洲”战场。在京津战场,沙俄参与八国联军一道行动,进攻天津和北 京;在“满洲”战场,沙俄则排斥其他列强,采取单独军事行动。 沙俄打着“保护中东铁路”的旗号,出动了18万军队,从瑷珲、满洲里、珲春、三 江口、旅顺等地,分六路侵入我国东北地区,妄图实现独霸东北的野心。 在沙俄侵略军武装进犯的严重形势下,东北军民斗志空前高涨。东北军民的斗争, 和关内有不同点,它打击的对象是沙俄帝国主义。东北各民族、各阶层人民,包括一部 分爱国官兵,组成广泛的爱国反帝阵线,团结抗俄,并肩战斗,这是东北军民斗志空前 高涨的主要标志,也是抗俄斗争的力量所在。当时,北起黑龙江畔,南迄渤海湾,东自 乌苏里江边,西至呼伦贝尔草原,到处燃烧着抗击沙俄入侵的熊熊烈火。 1900年7月8日,沙俄阿穆尔总督格罗德柯夫借口“护路”,要求把集结在海兰泡的 数千名俄军经瑷珲(今爱辉)、齐齐哈尔,开往哈尔滨,遭到黑龙江将军寿山的严词拒 绝。但沙俄无视寿山的照会,7月12日和13日,满载军队和战备物资的兵舰和驳船,从 水路下航黑龙江,运往大沽、旅顺、哈尔滨等地。14日,沙俄阿穆尔州军事长官格里布 斯基派出一个纵队企图越江偷袭瑷珲。15日,当他们行至三道沟附近时,被瑷珲守军阻 截,俄军“先发难端”,向我阵地轰击。守军被迫进行自卫还击,打死打伤俄兵7人, 俄军被迫返回。 7月17—21日,沙俄制造了20世纪震惊世界的“黑龙江上的悲剧”,屠杀海兰泡和 江东六十四屯的中国居民7000余人。沙俄的暴行,更加激发了江东人民的抗俄斗志,许 多青壮年自动地武装起来进行自卫。18日,江东人民配合清军伏击了俄军在卜尔多屯的 一号哨所,杀得俄军横尸遍地。中国军民拔掉了敌人据点,焚毁了一座火药库,缴获了 不少枪械弹药。 8月1日深夜,俄军5艘火轮在江面上一字排开,先向黑河屯猛烈轰击,而后几次企 图登陆,都被瑷珲军民打退。这时,背后又响起枪声。原来是另一支数千人的俄军从五 道沟偷渡登陆,直插驻守黑河屯瑷珲军民的背后。尽管俄军两面夹攻,瑷珲军民毫不畏 惧,坚守阵地,子弹打光了,就搬起石头砸,抡起大刀拚,打退了俄军的多次冲锋。驻 守黑河屯的爱国军民,同敌军鏖战4小时,因寡不敌众,最后撤出阵地。 8月4日晨,1万名俄军从东、北、南三面对瑷珲古城发动疯狂的进攻,守城军民死 力拒敌。在城郊,有300名士兵英勇不屈地坚持战斗,直至壮烈牺牲。在城内巷战中, 爱国军民据守房屋,进行顽强抵抗。有的“同心守家”,矢志抗俄; 有的死守着炮架、阵地工事,直至阵亡;有的炸毁据守的房屋,纵火自焚,与冲上 来的敌人同归于尽。英雄的瑷珲军民为了保卫祖国的神圣领土和自己的家园,竭尽了全 力。 在吉林,阿列克谢耶夫少将率领哈巴罗夫斯克纵队3250人,乘江轮22艘,带拖船56 只,从伯力出发,沿松花江逆流而上,于7月17日侵占了拉哈苏苏(今同江)和富克锦 (今富锦)防区,直扑水陆交通重镇三姓(今黑龙江省依兰县)。26日,在倭和江口, 爱国军民击退了俄军的疯狂进攻,打坏俄轮1艘,打沉驳船1只。28日,俄军水陆并进, 向倭和江右岸的倭肯哈达阵地进攻,爱国军民在山南石灰窑道口一带,又歼灭俄军数百 名,打沉俄轮1艘。在三姓城郊,水师营的炮手向驶来的俄轮发射100余炮,击毙俄兵20 余名。 从9时激战到12时,城中被俄炮击中起火,守军撤出,三姓城失守。 7月18日,数千名俄军袭击宁古塔(今黑龙江宁安县)防营。驻守防营的官兵沉着 固守,双方对峙一整天。由于中国军民的英勇抵御,使俄军不能前进一步。19日,狡猾 的俄军施展了围塔打援的诡计,派出一支俄军攻打宁古塔,清军闻讯赴援,被攻塔的俄 军堵住,激战半日。正在力难支持的危急时刻,宁古塔的40余名义和团健儿手持大刀、 扎抢,突然而至,给予清军有力支援。义和团和爱国官兵合力攻击,打退了俄军的进攻。 7月30日,俄军从波谢特出发,攻占了珲春城南的黑顶子,然后进攻东、西两炮台。 两炮台猛烈还击,给俄军以惨重杀伤。不料东炮台被俄军炮火击中震裂,英勇的炮手们 依然坚守岗位,向冲近炮台的俄军发出最后一炮,当场击毙敌炮兵连长波斯特尼科夫和 6名士兵。午后2时,珲春城陷落。 三姓、珲春先后失守,使宁古塔处在俄军的包围之中。义和团和清军官兵协同作战, 使宁古塔城岿然屹立。俄军从海参崴调1个团的兵力增援。8月28日,俄军向宁古塔城发 起猛攻,爱国军民浴血奋战,打退了俄军的多次进攻。29日,俄军发起凌厉攻势,破城 而入。义和团和爱国军民在宁古塔的保卫战中,不屈不挠,英勇顽强,作出了最大的努 力。他们与优于自己数十倍的俄军相持40余天,这在东北军民抗俄斗争史上是光彩绚丽 的一章。 在俄军大举进犯黑龙江,吉林的同时,从旅顺派遣的一支俄军和米申科的“护路” 队在佛莱舍尔少将的指挥下,北犯海城、熊岳、盖平(今盖县)、营口等地。 辽南中东路沿线的广大人民深受沙俄的欺凌、压迫,这一地区的义和团也最活跃。 参加人数之多,斗争规模之大,超过东北其他地区。义和团和爱国军民高举“为祖国和 真理”的大旗,联合战斗,英勇抗击了沙俄的进犯。 7月15日,俄军先夺占海城周围的唐王山和亮甲山,然后向城内开炮射击。由于军 民坚守城池,俄军未能得逞。7月27日,在金山岭、老虎山一带,双方鏖战一昼夜,互 有伤亡,战斗暂处相持阶段。 7月25日和8月1日,海城右翼的熊岳、盖平先后沦于敌手。8月4日,海城左翼的营 口也被俄军占领。8月10日,俄军分兵三路进攻海城。爱国军民在虎庄屯、邓家台等地 奋力抵御,后撤至唐王山、亮甲山与守山部队会合。此时,敌军也尾随而至,向唐王山 开炮。双方炮火对射不久,守军大炮被敌炮轰坏,炮兵陆续撤出阵地,转移到城东北的 隅双山。 俄军乘虚抢占了唐王山。就在这时,海城的义和团和红灯照手持大刀、长矛、利剑, 向敌军发起猛烈反攻。他们大张旗帜,结队上山,欲与俄军决一死战。俄军连忙开枪射 击,但并未吓退这些勇士。前面的人倒下了,后面的人继续往上爬,毫不畏惧地迎着敌 人冲上去,勇敢地扑向敌人。英雄们虽然倒在血泊中,但他们这种前仆后继的大无畏的 革命精神气壮山河,可歌可泣。 8月12日,俄军占领海城后,辽南保卫战进入第二阶段,即辽阳高地的阻击战。正 在这时,沙皇尼古拉二世悍然指令俄军加强进攻。于是,沙俄增兵遣将,进犯辽阳。 9月21日,沙俄中将苏鲍季奇率领一支俄军由旅顺到达营口,使在辽南的俄军达2万 人,分东、中、西三路北进。9月23日,西路俄军进袭牛庄。爱国军民埋伏在高梁地里, 痛击俄军,奋战一天后退守大望台。在大望台激战两日,杀伤相当,再退刘二堡。26日, 中路和东路俄军攻袭鞍山站。在鞍山站北的山地里,俄军遇到不屈不挠的抵抗,米申科 率领的两个中队几乎被歼灭。27日,爱国军民会集在沙河南八卦沟,布置了一个蹄形阵 地,又把米申科率领的东路俄军团团围住。俄军中路主力部队赶到,才把他们救了出来。 9月28日,另一支俄军猛扑辽阳城,辽阳失守。10月1日,俄军占领奉天(今沈阳), 4日占领锦州,6日占领铁岭。 辽宁全省基本上控制在沙俄手中。 东北军民的抗俄斗争坚持了3个月之久,不少战役打得很出色。虽然最后仍归于失 败,那是由于缺乏纪律,特别是缺乏统一的最高指挥,造成指挥不灵,部队各行其是, 在战斗中彼此接应不及。同时,清朝地方官吏忠实地秉承慈禧太后的“谕旨”,执行妥 协投降政策,也对东北军民的抗俄斗争起了严重的破坏作里。吉林各地的抗俄斗争,就 是在沙俄侵略军和吉林将军长顺的联合镇压下失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