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 汉口汉阳保卫战


保卫辛亥首义成果的作战
武昌起义的成功,极大地震惊了清政府。1911年10月12日,清政府迅速作出反应, 撤销瑞澂职务,命他暂时署理湖广总督,带罪立动;停止永平(今河北卢龙县)秋操, 速调两镇北洋陆军星夜赴援;令陆军大臣荫昌迅速赶赴湖北,所有湖北各军及赴援军队 均任其节制;令海军提督萨镇冰率领海军和长江水师,迅速开往武汉江面。清政府的这 些措施,是企图用水陆夹攻的办法,迅速扑灭武汉地区的革命烈火。2月14日,清政府 重新起用袁世凯。同日,清政府编组一,二、三军,以随荫昌赴湖北的陆军第四镇及混 成第三协、十一协为第一军,荫昌为军统(也称总统),以陆军第五镇为第二军,冯国 璋为军统;以禁卫军和陆军第一镇为第三军,载涛为军统。在清政府的催促下,清军陆 续到达汉口附近。面对这一形势,湖北军政府于10月15日决定首先扫荡汉口敌军,然后 向北推进,以阻止清军南下。从10月18日出战汉口,到11月27日汉阳失陷,前后战斗41 天,史称“阳夏战争”或汉口、汉阳保卫战。 汉口、汉阳保卫战是辛亥革命中规模最大,战斗最激烈的一次战役,分汉口保卫战 和汉阳保卫战两个阶段。 汉口保卫战首先是从争夺刘家庙开始的。刘家庙位于汉口以北10公里处。刘家庙车 站(即江岸车站)为南下清军的必经之路,也是革命军保卫汉口的前哨阵地,当时为第 八镇统制张彪率残部占据。 10月18日凌晨,革命军第二协一部在炮火支援下,经汉口刘家花园(今武汉市少年 宫)、歆生路(今江汉路)西北端、洋商跑马场,掩护步兵沿租界后铁路挺进,以二协 四标谢元凯所部为先锋,正面进攻刘家庙。革命军发动多次冲锋,均被敌人打退,伤亡 很大。10月19日,革命军约3000人,以骑兵为前锋,在炮兵支援下,从两翼发动进攻。 战至中午,清军窜入棚户,继续顽抗。革命军组织敢死队使用火攻,清军无法立足,向 三道桥退却。革命军占领刘家庙。当晚,汉口全市欢庆刘家庙大捷,商界和市民踊跃劳 军,革命军士气大增。10月21日,革命军进攻三道桥,清军用机关枪猛烈扫射,革命军 伤亡很大。军政府当晚召开会议,鉴于进攻受挫,决定暂取守势。此后几天,两军在三 道桥南北对峙。这时,清北洋军大部南下,已部署在孝感、祁家湾、滠口一线,设司令 部于孝感。 10月26日晨,清军水陆协同,向革命军发动进攻。先由军舰数艘从翼侧向三道桥以 南革命军阵地实施火力急袭,革命军猝不及防,牺牲500余人。滠口清军乘机在机枪和 管退炮火力掩护下通过三道桥,沿铁路两侧猛攻。上午10时,革命军因减员太多,被迫 后撤至大智门一带,刘家庙落入敌手。 中午12时,革命军第四标标统谢元恺在前线指挥张景良不知去向的情况下,自告奋 勇,指挥部队反攻刘家庙,与敌人展开肉搏,清军后退,刘家庙又被革命军夺回。 10月27日,清军一路从造纸厂沿铁路正面进攻刘家庙,一路绕戴家山、姑嫂村侧击 革命军后路。战线迅速向汉口市区逼近。革命军从刘家庙逐步后撤,退守大智门一带。 清军进至洋商跑马场。当晚,军政府一面派兵增援汉口,一面致电湘、赣、陕等省,请 速出兵援汉口。这时,清廷已正式任命袁世凯为钦差大臣,全权指挥武汉战事,冯国璋 为第一军军统,段祺瑞为第二军军统,并由冯国璋亲往汉口督战。 10月28日,清军占领大智门,革命军据守歆生路,依托坚固房屋,多次打退敌人进 攻。29日,清军在优势炮火支援下,不断向前推进,相继攻占歆生路口及华商跑马场。 革命军退守玉带门及歆生路以南街市。这时,代理第四协统领谢元恺等领导骨干先后牺 牲,前线指挥官张景良又藏匿不出(后来发现张已通敌,便军前正法),前线指挥乏人, 部队开始涣散。 在这紧急关头,同盟会重要领导人黄兴于28日到达武昌,被推为武汉革命军总司令。 29日,黄兴设司令部于汉口满春茶园,并立即到前线视察部队,组织反击。但北洋军在 优势火力掩护下,不断向前推进。30日,冯国璋下令纵火焚烧汉口街市,革命军战士在 大火中坚持了3天3夜,于11月1日退守汉阳。11月2日,汉口完全落入敌手。此次争夺汉 口之战,双方各死伤2000余人。 11月3日,湖北军政府以都督黎元洪名义拜黄兴为战时总司令。黄兴当即率领参谋 长李书城、秘书长田桐等于汉阳城西昭忠祠设司令部,全面部署汉阳防务。革命军由于 在汉口战斗中大量减员,加上来援湘军,也不过1.3万余人。黄兴将防线布置在南岸嘴、 汉水沿岸至三眼桥一线,在武昌蛇山、汉阳龟山、汤家山安设了炮阵地,但对西侧蔡甸、 宽沟一线则未部署重兵。清军占领汉口后,将战线设在硚口至龙王庙一线,准备渡汉作 战。11月中旬,黄兴作出反攻汉口的决定。11月16日晚,担任主攻的湘鄂军在琴断口通 过浮桥,到达汉水北岸。27日晨,在黄兴指挥下,湘鄂军分左右两翼向博学书院、既济 水电厂敌阵地攻击,前锋到达玉带门。清军增援部队赶到,革命军左翼发生动摇,首先 退却,牵动全线。黄兴严令停止退却,部队皆不听命,不得不率军返回汉阳,反攻失败。 此次反攻作战,革命军伤亡800余人,士气大受影响。 清军在革命军反攻汉口受挫后,于11月20日按既定部署向汉阳发起进攻。清军一部 从新沟渡过汉水,占领汉阳门户蔡甸,并迅速推进到汉阳以西的三眼桥附近。11月21日, 两军在三眼桥展开激战。同日,另一部分清军抢渡舵落口成功,突破美娘山防线。11月 23日,清军占领美娘山,革命军趁其立足未稳,实施反击,美娘山失而复得。11月24日, 清军增兵美娘山方向,在炮兵支援下,很快攻占美娘山、仙女山。黄兴鉴于仙女山之敌 对汉阳威胁甚大,遂令预备队投入战斗,进行反击。因有的部队不听指挥,反击未能成 功。清军一部乘势进攻三眼桥。革命军被迫退守锅底山、扁担山。经反复争夺,终因力 量悬殊,锅底山、扁担山及磨子山相继失守,25日,革命军再次夺回磨子山、扁担山, 清军以炮火向革命军猛烈轰击,两山复被清军夺占。至此,汉阳周围制高点尽失。革命 军因伤亡过大,无力再组织反攻。11月27日,汉阳终于失守。 汉阳保卫战,革命军伤亡3300余人,清军亦付出了沉重代价。袁世凯面对各省纷纷 独立和起义的局势,加上没有海军支援(海军已在九江附近江面宣布站在革命军方面), 同时也为了给“和谈”留些余地,因此没有马上进攻武昌,只是隔江与革命军对峙。 汉口、汉阳保卫战虽然失败了,但其意义仍十分重大。革命军在兵力、装备、训练 各方面均处在劣势的情况下,为保卫汉口、汉阳,与敌人进行了40多天的浴血奋战,粉 碎了清政府妄想以北洋精锐之师,一举将武昌起义扼杀在摇篮中的企图,给北洋军以重 大杀伤,不但保卫了武昌的安全,而且为各省组织起义、完成独立赢得了极可宝贵的时 间。当然,从军事上分析,汉口、汉阳保卫战也有不少失误。如偏重了从正面与优势之 敌争夺阵地和街道,未能充分利用道路分歧、街道纵横的特点,迂回侧击敌人;让内奸 张景良充当前线指挥; 不顾主客观条件贸然反攻汉口;将汉阳设防重点放在汉水岸边、未能以更多兵力控 制翼侧和制高点;没有掌握足够的预备队;军队缺乏训练、不听指挥等等,都是导致汉 口、汉阳失守的重要原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