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行知纪念馆

   陶行知纪念馆,在歙县城内。纪念馆旧为崇一学堂,为人民教育家陶行知幼年就读之所,内陈有陶行知遗物和著名遗联“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宋庆龄为陶行知纪念馆题辞称之为:“万世师表”。 
  陶行知纪念馆坐落在安徽省黄山市歙县小北街。纪念馆建成于1984年,由瞻仰厅、放像厅、书画厅和5个大展厅组成。瞻仰厅正中是陶行知半身塑像,身后上方是宋庆龄题匾“万世师表”,正面是毛泽东题词“伟大的人民教育家陶行知先生”,屏风正面是陶行知手书“爱满天下”,背面是江泽民题词“学习陶行知教育思想,促进教育改革”,柱子上是郭沫若手书陶行知名言。 
  陶行知纪念馆东眺问政山,南瞰长庆塔,西邻许国石坊,北附崇一学堂(陶行知少年就读处)。
  新建部份与老馆衔接,占地面积1700平方米,建筑面积3600平方米,仿徽派建筑青瓦粉墙,高脊飞檐,花窗格门,徽派雕刻,匾额楹联,曲径迥廊,庭院花苑,好一派徽文化神韵。馆名乃1984年初建时,三进中南海,请时任党中央总书记胡耀邦亲笔题写。
  一进大门,宏伟典雅,风格独特的瞻仰厅展现在你的眼前。“万世师表”匾额,金光灿灿,系宋庆龄手迹。陶行知书写的对联“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是他终生恪守的人生真谛。“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属陶行知的教育名言,乃郭沫若手书。正中照壁上“伟大的人民教育家”金色大字,潇洒飘逸,刚劲有力,是一代领袖毛泽东同志对陶行知先生的誉称。
  2.6米高的陶行知雕像屹立中央,展现了这位伟大的人民教育家高大形象。他气质超凡,和光满面;他博爱存心,立德建业;他倾情教育,手不释卷;他为国为民,勇往直前。汉白玉的质地,象征着他洁白无瑕的高尚人格。形如磐石的像座,标志着他不惧不屈的坚强性格。青松翠柏,隐示着其言、其德、其业万古长青。 
  展厅分7个时期展示陶行知光辉的一生:出生农村清寒家庭,留美归来后站在五四运动前列;任《新教育》杂志主编和中华教育改进社总干事,最早注意乡村教育,成为新教育运动的旗手;走遍全国进行抗日教育的宣传;积极投入反内战反饥饿争民主的运动.

陶行知纪念馆的历史重任

胡国枢
在陶行知研究事业中,陶行知纪念馆工作的意义与重要性,无论怎么说都不会过头,因为它太重要了。只有陶馆才可生动地完整地长久地再现这位稀世难得的人才的历史。 

随着时间的流逝,哲人在远去,将渐渐地离开后人鲜明的记忆,时间愈久,人们脑海中的影子愈依稀,这是任何历史人物都难以避免的命运。而纪念馆、纪念堂等类似建设是一种最为有效的补救之法。当然,首先还在于历史人物本身有值得人们纪念的地方,否则凭空捏造或其人后光不大,也就难以久传。像行路之人,体弱力衰行不过百里就走不动了。又如登山,只有少数勇士才能攀上喜玛拉雅山之顶峰。在历史长河中也是这种情况,能世世代代流传下去,久传不衰的也只是有少数英雄豪杰哲人智者。纪念用的建设场地历代名称不一,起的作用是相同的,由于情况有别、条件差异,时空影响也就不同。可以举孔子为例,山东曲阜之孔陵、孔府、孔庙之保护与建设可作模范,规模之宏伟、气势之壮观、文物之珍贵,堪称是一个巨大的孔子博物馆群,儒学巨大文化遗存,其影响、作用、价值正可与孔子本人的历史地位、历史价值相媲美! 

在陶行知先生去世时,毛泽东同志的悼词:“伟大的人民教育家陶行知先生永垂不朽”,郭沫若说“二千年前孔仲尼,二千年后陶行知”,宋庆龄誉陶为“万世师表”,以这些当时人的评价来衡量,我们对陶行知的研究、纪念所下的功夫还差得远哩!陶行知纪念馆的工作,必须提到这个高度,这个视角来对待,来认识,来研究,来开展。 

今天,全国有五大陶行知纪念馆:南京晓庄师范陶行知纪念馆、安徽省陶行知纪念馆、上海陶行知纪念馆、重庆合川陶行知纪念馆和江苏新安旅行团历史陈列馆,以及星罗棋布在小型纪念馆(室)。 

  南京陶行知纪念馆是全国第一个陶行知纪念馆。陶先生创导生活教育运动的发祥地南京晓庄师范,又是陶先生墓地所在,陶母,妹文渼,纯宜夫人也葬于此。又有晓庄师范的烈士墓,建有南京晓庄师范陶行知纪念馆。初建于1951年。1985年扩建,1993年11月22日在晓庄劳山脚下建成新馆,与陶墓、晓庄烈士纪念碑联成一体,成为占地30余亩的“行知园”,江苏省的大型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劳山新馆隆重开馆时,时任江苏省委副书记孙家正、中陶会常务副会长方明、江苏陶研会会长罗明、南京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姜鸿兴与师生、农友代表200多人到会。馆的正面悬挂着张劲夫题写的“犁宫”、陆定一题写的“陶行知纪念馆”两块铜匾。1994年4月1日,应张劲夫之请,国家主席江泽民题写了“行知园”三个大字,9月12日“行知园”举行揭幕仪式。馆内展出380多幅珍贵历史照片,陈列陶行知遗著、遗物、手稿250多件,是迄今聚存陶先生的历史文物照片最多的一个地方。这也显示出陶先生的后裔与弟子、亲友们的无私奉献精神。该馆复制与复印了大量宝贵资料,无私支援安徽、上海等地建立陶馆,还为编辑出版二部《陶行知全集》提供珍贵资料。他们多年来积极迎来各地参观者上百万人次,精益求精地以通俗生动的讲解吸引群众,成为20世纪对国内外影响最大的陶馆。 

安徽省陶行知纪念馆有特别重要的意义,首先是建立在他的故乡歙县,馆址是他少年时期读书的崇一学堂。1983年12月破土动工,次年6月竣工落成,1984年10月举行开馆典礼,来自17个省市代表包括陶师的许多学生操震球、徐明清、李楚材、杨应彬、张健与胡晓风等200余人与陶晓光、陶城、吴树琴等陶先生的家属以及日本陶研专家斋藤秋男参加庆典,中央文化部顾问刘季平,安徽省委副书记、省长王郁昭剪彩。馆内收集保存了他早年生活、学习的遗物与其他珍贵的纪念品;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同志亲笔题写了馆名;中共中央宣传部把它列为全国一百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之一。1991年作了第一次扩建,2001年开始又一次扩建。江泽民同志去黄山时曾想去参观,因当时整修未去成,他对陶行知纪念馆建设作了重要指示。新扩建后的陶馆占地面积1700平方米,建筑面积3600平方米,既有现代化新貌又具徽州文化的神韵,现正在向全国征集纪念品与书籍资料,并于2003年11月11日举行了重修扩建后的新馆开馆典礼。得到安徽省与黄山市党政人大政协与中央有关部门领导的重视,王光宇等领导亲自多次顾问。方明会长在扩建并重新布展开馆典礼上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勉励陶行知纪念馆在推进全国陶行知研究事业中,发挥更大作用,做出更大贡献。 

陶行知先生创办山海工学团与最后工作战斗的地方上海建有上海陶行知纪念馆,2002年12月24日在行知园举行上海陶行知纪念馆新馆开馆典礼,中国陶行知研究会会长方明与教育部副部长王湛亲临剪彩,中陶会陶行知基金会韩邦彦、吴畏、丁丁、管德明、徐春轩、金若年等领导到会。这是一座设计新颖,布展合理,管理科学,有现代化设施,拥有地处全国第一大都市的区位优势的纪念馆,成为上海对外宣传先进文化的窗口,馆领导班子正雄心勃勃为建成一个学陶、研陶、宣陶、践陶多功能中心而努力。馆内辟有中国现代幼教事业的开拓者、著名幼儿教育家,陶行知的亲密战友陈鹤琴纪念室,在史料的搜集与陈列上得到陈一鸣、陈一心、陈秀云等陈氏八姐妹的有力配合,使展览布置得极为精致,必将为推进我国幼教事业发挥积极作用。 

陶先生创办育才学校的重庆市合川草街子重庆陶行知纪念馆也已于2003年建成,即将在2004年10月举行开馆典礼。这个馆不仅着重展示了陶先生在抗日时期的精神风貌与对民族救亡、世界和平的杰出贡献,更对他后期生活教育思想、实践生动创造的育才学校和社会大学作了重点宣传,史料极为丰富,预期会给人们一个崭新的视野,成为在祖国大西南、大西北肩负重任的展馆。 

除此四馆以外,还有江苏省淮安的新安旅行团陈列馆,也是纪念陶先生的,正在设计建设。可以肯定会是一个内容丰富、别具一格的纪念馆。 

各大陶馆都塑有陶行知巨像,体态形状虽异,神彩动人则同。 

此外,一些地方或学校辟有许多小型的陶行知纪念场地,形式多样,也在起积极的影响作用。像原浙江湘湖师范的陶行知纪念室,陈列布置匠心独具,存有不少陶先生生活教育运动早期的可贵资料。江苏省吴江市“师陶馆”、山西省太原师范学院陶行知纪念馆等各有特色。 

从现有的人力、物力、财力等条件看,上述各个纪念馆的同志与有关地方领导尽了很大努力,做了许多工作,取得了显著成绩,有的藏有丰富资料,有的具有精美设计,有的管理得有条有理,有的宣传、服务工作做得有声有色,总之在推动学习、研究、宣传陶行知的事业上尽了责出了力,取得了难以估计的社会效益,有的纪念馆还被列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然而如果与山东曲阜之孔府、孔陵、孔庙稍作比拟,那么我们半点骄气也不可有,在自然环境的保护、陵园绿化上我们远远不及!在历史资料的保存、研究上我们大大不如!在宣传的声势、影响上,我们还差得远哩!在人力物力财力文化力的积聚上,我们也望尘莫及!单以研究来论,别只看到那些轰轰烈烈、熙熙攘攘的热闹场面,我们要走近陶行知,得下苦功夫呢!真正“不是过头只开头”,与陶行知有关的人、事、物的研究恐怕不到几十分之一吧,即便是陶师本人的文章、信件、日记仍有许多未找到,对他有的年份的历史记述几乎还是空白,而要对他真正了解更得深挖其植根的时代与环境,至于他的思想精神深广无比,他倡导的生活教育更是后人永远不可终极的课题呢! 

当今重要的还是继续努力把现有的纪念馆办好。 

陶行知纪念馆应是陶行知历史文物资料的聚存、展示与研究中心; 

陶行知纪念馆应是行知思想、行知精神、爱国主义、爱满天下的宣传基地; 

陶行知纪念馆应是学习陶行知、宣传生活教育理论、培养人才的学校。 

中心、基地、学校一馆三任,要做好着实有事可做,可以分工,可以协作,也可集中优势力量抓些重点搞出特色。使各陶馆地尽其材、史尽其材、人尽其材,建特色陶馆。比如南京陶馆发展为陶陵,大有前途。又比方说研究中心,哪个馆有条件,可建一支研究队伍,办一份陶研理论资料性刊物以及举办生活教育信息学院等等。生活教育理论是全民终身教育理论,是未来学习型社会的主体教育学说,宣传它、实践它、普及它任务还艰巨哩!这是陶馆义不容辞、责无旁贷的大事。特别要强调一下,也可尝试创办业余群众艺术、音乐、美术团体,天地广阔啊!实践出真知,相信陶馆会涌现出一批优秀陶研人才来。工作讲究实效而不必徒求虚名。在信息社会、网络世界,资源尽可共享,建好一馆,全球同瞻,人民资金有限,多而滥不如少而精。应费心集中力量建设好这几个馆,发挥好中心、基地、学校作用,在扩大影响、传承万代上,做文章下工夫出成绩。事在人为、计靠人谋。 

中国陶行知研究会有陶馆专业委员会,已开过三次学术年会,正以“跨入21世纪陶馆工作的建设和发展”这一主题开展研究工作,提出了“陶馆人员要成为陶行知思想的宣传者、组织者、研究者,使全国家家户户都知道陶行知”的响亮目标(见左和平《陶馆工作专业委员会第三次年会纪要》、《爱满天下》2003年6期)。相信该会在相互协作,共同建设上会有进一步的回旋余地,起更大的作用。当然得创造条件,一步步来,从实际出发,与时俱进。我们为陶馆从业人员骄傲,毕生修来才能与这位“万世师表”接上缘,可谓“三生有幸进陶馆,生逢大事岂等闲”! 

放眼未来,传承万代,陶馆铁肩,任重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