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市塔山烈士陵园 

 

塔山革命烈士陵园始建于1963年,1996年把烈士陵园辟为“全民国防教育基地”。1997年被确定为“辽宁省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1999年被确定为“辽宁省全民国防教育基地”。

  陵园包括塔山阻击战革命烈士英雄纪念碑,合葬着700多名烈士的烈士墓园。由于塔山阻击战的艰苦和惨烈,许许多多经历过那场战役的老将军对塔山刻骨铭心,生前就要求死后葬在这里,因此,目前烈士陵园中还留有5位将军的坟墓。在塔山阻击战纪念馆中,展出了塔山阻击战的图片和烈士生前的遗物。

  塔山烈士陵园每年接待4万多名国内外参观者和游客,团中央雏鹰中心每年都组织上千名青少年到陵园进行革命传统教育,陵园已成为国防大学的战役、战例教育基地。

     塔山革命烈士陵园位于葫芦岛市连山区塔山乡塔山村东山岗上(战时“塔山英雄团”前沿指挥所所在地),是为纪念辽沈战役塔山阻击战中英勇牺牲的革命烈士而修建。距市区12公里,沈山铁路、公路在陵园南、北侧山脚蜿蜒穿过。初建于1953年,于1963年10月重建。占地1.1万平方米,园林22万平方米。

  塔山是关内外交通的咽喉,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明朝宣德三年(公元1428年),为了防范北部少数民族不断骚扰,加强辽东防御,于曹庄、汤池之北置宁远卫(今兴城),统五千户所。又于城东五十里塔山,别置中左千户所。宣德五年(公元1430年)建塔山城,当时城周围三里一百八十四步,高二丈五尺,设三座城门,南为海宁门,西为安平门,东为义仓门。嘉靖四十二年(公元1563年)重修塔山城,在原基础上加高三尺。清兵入关的几个决定性战役在此进行。崇祯十五年(公元1642年)四月初八,清兵列红衣炮于塔山城西,攻毁城垣二十余丈。四月二十二日杏山失守后,皇太极命毁松山、杏山、塔山三城,至今城遗基可寻。

  1948年10月10日,塔山阻击战打响,我东北野战军4纵、11纵、独立4师、6师在塔山地区阻击锦西、葫芦岛增援锦州的国民党军队。经过6天6夜的浴血奋战,战胜了拥有现代化装备的国民党优势兵力,歼敌7000多人,创造了以少胜多、以劣胜强的光辉战例。塔山阻击战为保证我军攻占锦州,乃至配合辽西歼敌,取得整个辽沈战役胜利起到了关键作用。

  陵园由牌楼、革命纪念塔、革命烈士公墓、将军墓、纪念馆等组成。进入陵园,通道两侧青松林立,一座高大的仿古牌楼雄居路口,牌楼正上方由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上将题写的“塔山革命烈士陵园”八个大字金光夺目。

  塔山革命烈士纪念塔位于山顶,塔高12.5米,全部由花岗岩砌成,塔身为正方形石柱,象征人民军队如擎天之柱,拔地而起。左右辅以连体副碑,象征人民群众对子弟兵的支援和扶持。塔座正面镶有石雕花圈,以示对烈士的永远祭奠。塔顶雕有云环纹饰,象征烈士们叱咤风云的英雄气概。塔两侧上方高悬着军功章浮雕,永久记载着烈士们的丰功伟绩。塔的背面镌刻碑文,讲述了战斗经过和英雄事迹,供人们瞻仰和缅怀。塔的正面有陈云题词:“塔山阻击战革命烈士永垂不朽”。塔基周围松柏常青。站在塔台向山下望去,八千米防线尽收眼底。

  在纪念塔的前方有容纳万人的广场。广场右侧是由东野第二兵团司令员程子华题名的“塔山阻击战纪念馆”,翠瓦丹墙,古香古色。馆内陈列许多锦旗、奖章、图表、照片、遗物、支前用品。一幅幅塔山阻击战态势图,向人们展示了50年前我军那场“人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存亡”、与十倍于我之敌浴血奋战六昼夜,打退了敌人11个师兵力数十次冲锋的宏伟悲壮的战斗场面。战后34团被纵队授予“塔山英雄团”,28团被纵队授予“塔山守备英雄团”,36团被纵队授予“白台山英雄团”,纵队炮团被授予“威振敌胆”奖旗。

  在纪念塔的后侧,是1997年10月由市政府投资40万元建成的革命烈士公墓。公墓四周有白玉护栏,公墓内合葬着743位烈士的尸骨。公墓前耸立一座黑色大理石纪念碑,碑的正面由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张万年题写的“塔山英烈万古流芳”八个金色大字,碑的后面镌刻着743位革命烈士的英名录。

  在纪念碑的前方分别耸立着五位将军的墓碑,他们生前直接指挥了著名的塔山阻击战,死后不约而同的留下遗嘱,把骨灰的全部或部分葬在塔山,与当年牺牲的烈士们永远在一起。这些生为塔山之虎,死做塔山之松的将军是:东北野战军第四纵队司令员吴克华、副司令员胡奇才(1955年分别被授予中将军衔)、参谋长李福泽、第四纵12师师长江燮元(1955年分别被授予少将军衔)、塔山英雄团团长焦玉山(1964年晋升为少将军衔)。

  塔山革命烈士陵园每年接待国内外游客达5万多人,并已成为国防大学的战役、战例教育基地。近几年,美国、孟加拉、厄瓜多尔、玻利维亚、乌拉圭等国军事官员相继到陵园瞻仰参观。团中央雏鹰中心每年都组织两千多名青少年到陵园进行革命传统教育。1996年5月,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张震来到烈士陵园,并为纪念馆题词:“弘扬塔山精神,加强部队建设”。同年8月,当年曾参加塔山阻击战,并担任36团通信股长的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张万年来到烈士陵园,为纪念馆亲笔题词:“塔山精神,永放光芒”。1998年清明节,市委、市政府在塔山烈士陵园举行“纪念塔山阻击战胜利50周年暨烈士陵墓落成仪式”。中央、省、市领导和总政、沈阳军区、省军区及驻军、当年参战的广州军区第41集团军的领导都参加了纪念活动。

  该陵园于1997年被省委宣传部等部门授予“辽宁省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2001年被中宣部命名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1998年12月被省国防教育委员会命名为“辽宁省国防教育基地”,2007年4月被省政府重新命名为“辽宁省国防教育基地”。



塔山烈士陵园扫墓有感

    四月的天气,晴朗而清爽。万物复苏孕育着新的生机,活力中隐藏着机会,在充满养分的土壤里蠢蠢而欲动。而这充满养分的大地,是萌生万物的摇篮,也是那些为了别人的春天而逝去的人们的归属。他们长眠地下,他们安息,我说他们是清醒的,他们在用迫切的目光注视着后辈的崛起。 
  逝去的是岁月是历史,却不是一种情怀,小学起就跟随老师去塔山烈士陵园扫墓,那时觉得高高的纪念碑有着说不出的巍峨和肃穆,一朵精致的白花别于胸前,一条红领巾默默拭去纪念碑上的尘土,却拭不去内心的疑问,我们来这里做什么,他们走了,我们来看他们,他们知道吗,那高高的塔碑底下埋藏的又是什么。带着疑问而来,又带着疑问而归。一年一年,扫墓变成了习惯。 
  生死何惧!这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气质,这也是我们每一个炎黄子孙的气节。望着陵园内那长长的碑林,那一个个刻在冷冷碑石上的名字本该是一张张鲜活的笑脸。他们却长眠于此,他们有的牺牲的时候还不如我一般大,他们的人生那么短暂,他们的幸福从何谈起,可他们坦然的面对了生死,忠诚了自己的信仰。信仰最大的号召力就是让人们为之无怨无悔地付出自己的热血和青春,中国共产党这面鲜艳的旗帜永远飘在了任何一个以民族为重任的心里。这就是士气!在那种艰苦的条件下,我党军事装备和资源供给远不如那些洋枪洋炮,可就是靠了这种精神支撑我们走下来,并获得了最终的胜利。意志,这是我们民族真正最宝贵的财富,也是那个年代留给我们最珍贵的遗产。每一个民族都需要自己的文化特色,而这种文化特色又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文化理论做为支撑。中华民族的三大教派,佛、道、儒三教的核心共同点就是要积德行善,用民族精神感染别人向善、为善。纵观古今,名人必有士之精神,有大仁、大爱之心;自强不息,厚德载物之精神和舍生取义,杀身成仁之人格。如今随着社会的发展,历史的积淀更赋予了意志新的涵义,用充满张力的斗志让世界认识中国。意志,能创造奇迹,能以小博大,能加快发展的步伐,只要我们坚信为中华之崛起而奋斗,为民族尊严而奋斗,我当以我血荐轩辕。任何企图分裂我国国土,任何有损国威,阻滞发展脚步的举动,都是所不可容忍的。在旌旗招展中,只能有一面代表了我们的意志,也只有一面凝聚了我们的荣辱,无可改变。这是历史赋予我们的烙印。 
  青山埋忠骨、碧血染红旗。几代人的梦想,几代人无怨无悔的付出,换得我们今朝发展的机会。为了一个契机,为了创造一个环境,多少代人用他们的肩膀默默承担。犹如当年红军过河攻占高地,冲锋的战士踩着水中战友肩膀过河,不时有人倒下了,有人牺牲了,可这种奔跑却没有停止,因为他们知道只有不停的往前冲才有胜的希望,战友的牺牲才是值得的。而现在我们有如那些冲锋的战士,我们也必须不停的往前跑,往前冲,不住脚步的去发展和学习,只有这样才对得起为今天而倒下的先辈,我们站在他们的肩膀上去实现一个全民族共同的梦想---中华之崛起。 
  如今扫墓对我而言真的不只是一个形式,它是一个民族的血痛。扫墓是追忆,扫墓是心和心的交流,扫墓是灵魂与灵魂的碰撞。光辉的思想是不朽的,英雄的鲜血是不能白流的,历史的长河里,闪耀着无比灿烂的精神光芒,继承、发扬、光大,是我们中华民族永不丢弃的遗产。有如镌刻的“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致敬,向我们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