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煤矿遇难矿工“万人坑”展览馆

   大同煤矿遇难矿工“万人坑”展览馆:又名大同煤矿“万人坑”,位于山西省大同市矿区煤峪口南沟,因其拥有两个容纳日寇侵华期间被害矿工尸骸的山洞而得名。1962年建馆现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万人坑”分上、下两洞。上洞宽5米多,深40多米,系一自然山洞。下洞宽4米左右,深70多米,为旧时小煤窑的坑道。在两个洞内,堆满了日军二战期间占领大同后杀戮或迫害致死矿工的尸体。

  据馆藏史料记载,从1937年10月到1945年8月,日军成立大同煤矿株式会社占领大同8年,在大同掠夺煤炭1400余万吨,他们以建房、筑路为名,诱骗或强抓京、津、鲁、豫、苏、冀、皖等地大批农民和手工业者,下井充当矿工。实行野蛮的“以人换煤”政策,将6万多被摧残丧生或患病垂危的矿工扔进山洞和旧煤窑中,平均每出1000吨煤就有4名矿工死去。尤其在1942年大同矿区流行传染病,矿工死亡增加,日寇设立拉尸队把矿工尸体、生命垂危甚至认为丧失劳力的矿工扔到山谷野外、山洞和废窑中,日积月累就形成了一个个白骨累累的“万人坑”。仅在大同煤矿矿区就有20多处“万人坑”,现在仅存2处。这是日军残害中国矿工的铁证,也是日本侵华罪行的铁证。

山西大同煤峪口万人坑
  山西大同煤峪口"万人坑",是日本侵略者在华北沦陷区制造的许多"万人坑"中的一个,也是大同矿区14个"万人坑"中保存得比较完整的一个。这个"万人坑"位于大同煤峪口矿南沟的北山坡上。它分为上下两个洞:上洞宽6-7米,深40多米;下洞宽4-5米,深70多米。在这里,堆满了被害矿工的尸骨。1982年5月中旬,以武井英夫为首的27名当年在大同煤矿工作过的日本旧职员,组成"大同炭矿访华团",来到大同煤矿"万人坑"前焚香祈祷,有的还忏悔跪拜。8月中旬,日本静岗县日中友好访华团一行46人,观看了大同煤矿"万人坑",面对累累白骨,访华团团长渡边沉痛地说:"看了以后心里很不好受。历史是不会改变的。"
  煤峪口矿开采于1929年。1937年9月日本侵略军占领这个矿区后,对矿工的压榨更加野蛮和残酷。矿工们每天在刺刀和皮鞭的威速写上,到井底劳动。劳动中稍有怠慢,就会遭到皮鞭的抽打和刺刀的威胁。由于劳累过度,加上吃的极差,喝着井下的污水,工人们经常泻吐,染上各种疾病。日本监工不但不给医治,还要强迫病人下井。谁要是说声有病不能下去,谁就得先吃几林棍,或一顿皮鞭。打完后,若还说不能下井,他们就喊来拉尸队,将其抬出扔进"万人坑"。据当时一个拉尸队的副队长程重山供认,仅1942年经他们手扔进'万人坑"的就有200多人,其中活人有20多个。1942年春天,矿区霍乱流行,成批的工人病倒了。日本监工怕这种流行,影响出煤,就把400多名患者集中起来,关进一个大房子里,既不给饭吃,也不给水喝,没几天连病带饿,即死亡大半。对引,他们还嫌不够,于是,不管死的、活的,都被抬出去扔进了"万人坑"。后来"万人坑"填满了,日本侵略者发现有的活人从坑中爬了出来,便又采取更加毒辣的手段,将死了的和有病未死的人集中起来,成批地用火焚烧。每一批三四十人。生长在煤峪口村的老工人曾士贵,就是那年8月日寇一次焚尸时,虎口余生的一个。当时他因病两天没有下井,日本监工就说他得了传染病,用铁丝网封闭了他家的门窗。曾士贵乘鬼子去取汽油时,拨开铁丝从窗户上爬了出来。他正准备返回去接他的妻子和孩子的时候,鬼子回来了,把汽油一泼,一把火就把他的妻子和四岁的小孩给烧死了。
  凶残的日本侵略者推行的一种要煤不要人,用人命换煤的血腥政策。为了多出煤,他们经常搞什么"努力出煤日"。到了这一天,日本监工一起出动,手举锒头、皮鞭,强迫工人昼夜不停地干活。很多人被折磨得筋疲力尽,奄奄一息。为了多出煤,他们不管工人的死活。1938年清明节前夕阳,煤峪口矿九号掌子面的透水事故,就是一个突出的例子。这个工作面早有透水征候,工人们不止一次提出不能再采了,否则有人命危险。可是日本侵略者根本不理会这些,到了这一天,仍旧搞什么"努力出煤日",把120多名工人驱赶到九号掌子面去干活。这些工人刚走进去,就听到哗哗的水响声,大量的地下水涌了出来,很快封住了巷道,把大家困到了井下。事情发生后,许多老工人自动组织起来,几次要下井去排水,都被日本兵用刺刀挡了回去。等水退后,工人们不顾一切下去抢救时,这120多人已大部饿死了,只有12个人还有一点气,背到矿上后又死了四个,仅有八个人侥幸地活了下来。
  日本侵略者的血腥统治,激起了广大矿工的无比愤怒,纷纷起来进行斗争。工人们罢工、破坏机器、捣毁物资,斗争浪潮一个接着一个。从此,日本侵略者对矿工采取更加恐怖的措施和手段。原来,矿上只有一个用来镇压工人的武装矿警队和一个拉尸队。这时,日本人又增建了一个专门抓捕工人的督察队,一个狼狗队和一个特务密探队。他们就是凭借这五个迫害矿工的组织,布下了层层罗网。工人们要想逃走,首先就难躲过门户的严密把守。即使逃出了大门,也越不过电网;即使闯过了电网,也逃不出在矿山四处巡逻的督察队。河南籍老矿工郭双玉回忆说:"1942年,和我一起抓来的共73人。在日本鬼子的残酷折磨下,有的被砸死在井下,有的死在皮鞭下,有的因饥饿和病得爬不起来,被活活扔进了'万人坑',不长时间就死了30几个。其余的人想逃跑。有的死在电网下边,有的被狼狗咬死,有的被督察队抓回来绑在电杆上,用乱棒打死了。活下来的就只有我一个人了。"
  河南籍73名矿工的悲惨遭遇,只是煤峪口矿工人受怕害的一个缩影。据煤峪口矿史记载,日本侵略者霸占该矿八年间,有1万多人被夺了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