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顺日俄监狱旧址博物馆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位于中国辽宁省大连市旅顺口区向阳街139号。这座监狱是1902年由沙皇俄国始建,1907年日本扩建而成。监狱围墙内,占地面积2.6万平方米,有各种牢房275间,可同时关押2000多人。还有检身室、刑讯室、绞刑室和15座工场。监狱围墙外,有强迫被关押者服苦役的窑场、林场、果园、菜地等。总占地面积22.6万平方米。许多中国和朝鲜、日本、俄罗斯、埃及等国家的人民曾被囚禁和屠杀于此。
    这座由两个帝国主义国家在第三国先后建造的监狱,是帝国 主义列强侵华和反人类的铁证,其野蛮和残忍程度在世界上是罕见的。 
1945年8月,苏联红军进驻旅顺,监狱解体。1971年7月,监狱旧址经过修复后,作为陈列馆向社会开放;198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将旅顺监狱旧址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这座牢房建筑呈“大”字形放射状,灰砖部分系沙俄早期修建, 红砖部分则是日本后期扩建253间。每层牢房都是并列两排,在走廊地面中间安装铁箅子,除供看守监视外,还可以透光和上下空气流通。三 面牢房的连接处设有看守台,看守可同时监视左中右三面牢房。

走进旅顺日俄监狱旧址博物馆 --------------------------------------------------------------------------------
本报记者孙立深 

  提起旅顺大狱,生于斯长于斯的大连人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是上个世纪初叶,日俄两个帝国主义为奴役蹂躏中国人民而建造的一座人间地狱。历史学家称其为“东方的奥斯威辛”。今日的旅顺大狱旧址早已辟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新近又更名为“旅顺日俄监狱旧址博物馆”,并且增挂“大连市近代史研究所”的牌子,其突出的社会影响备受世人瞩目。这里以“文物安全为立馆之本,阵地展览为发展之本,科学研究为振兴之本”走出一条办馆新路,仿佛是那大墙下的玉兰花,开得是那么洁白、清馨……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博物馆大事记 

  (1902年—2003年) 

  1902年沙俄开始动工修建旅顺监狱。1903年日俄战争爆发,旅顺监狱建设停工。1907年日本开始扩建并使用监狱。定名为“关东都督府监狱署”。1920年更名为“关东厅监狱”。1926年更名为“关东厅刑务所”。1934年更名为“关东刑务所”。1939年更名为“旅顺刑务所”。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苏联红军接管旅顺监狱,监狱解体。1971年旅顺监狱旧址和《帝国主义侵华罪行展览》正式向公众开放。1983年成立“旅顺帝国主义侵华遗迹保管所”。1988年国务院公布旅顺监狱旧址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2年更名为“旅顺日俄监狱旧址陈列馆”。1994年中共大连市委、市政府命名旅顺监狱旧址为首批爱国主义教育基地。1996年被评为全国文物系统优秀爱国主义教育基地。1997年被评为辽宁省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2001年陈列馆建立自主网站发布平台和数字化监控系统。2002年举办“旅顺监狱旧址百年变迁学术研讨会”。建立“吉林大学教学实习基地”。2003年更名为“旅顺日俄监狱旧址博物馆”,并组建“大连市近代史研究所”。 

  博物馆简介 记录一个世纪的沧桑风云铭刻一个民族的不屈不挠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位于旅顺口区向阳街139号。这座监狱由沙俄于1902年始建,日本于1907年扩建而成。监狱围墙内占地面积2.6万平方米,有各种牢房275间,工场15座,可同时关押2000多人。监狱围墙外,有强迫被关押者服苦役的窑场、林场、果园、菜地等,总占地面积22.6万平方米。中国和朝鲜、日本、俄罗斯、埃及等国家的许多仁人志士曾被囚禁和屠杀于此。1945年8月,苏联红军进驻旅顺,监狱解体。 

  1971年7月,旅顺监狱旧址经过修复后,作为展览馆向社会开放。1988年,国务院将旅顺监狱旧址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5年,被评为全国文博系统优秀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32年来,陈列馆立足现场陈列,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不断拓宽展线,让观众常看常新;利用文物史料,广泛进行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采用“请进来———阵地宣传,走出去———流动展览”等多种形式,充分发挥其教育功能,完成了单纯以图片为展览形式的展览馆向以具有藏品征集保管、科学研究、对外宣传教育三大功能作用的博物馆的转变。累计接待观众700余万人次。 

  这座具有百年历史的监狱,是由两个帝国主义国家在我国先后建造的,是帝国主义列强侵华和反人类的铁证,其野蛮和残忍程度在世界历史上是罕见的;也是我国目前保存最完整、内涵最丰富、规模最大、展线最长、国际性最强的遗址类博物馆,其纪念意义、教育意义和史料意义在世界历史上也是独一无二的。 

  科研兴馆,敢问路在何方 

  20世纪70年代建馆之初,这里还只是纯粹以图片展览为主的展览馆。经过30余年的发展,已完成了向具有文物收藏、科学研究、宣传教育三大功能作用的博物馆的转变。在一个只有15个全民事业编制的集体中,他们一方面要管理好占地2.6万平方米的旧址现场,一方面要肩负起大连地区自1840年以来至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前这一历史阶段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教育等诸多领域的科研工作。全体员工中,高级研究人员仅有2名,中级研究人员5名,然而他们对自己从事的事业充满信心。 

  为了不负重托办好展馆,主要领导曾亲自带队走出去,在全国同类型的博物馆中开展调研,寻找自己在同类型馆中的位置。经过深思熟虑后,结合承担的科研课题,确定了专业人员的研究方向,中日甲午战争史、日俄战争史、日本殖民统治史、中共大连地方组织史等重大课题均被落实到专人的头上。同时,鼓励大家协同作战,克服以往那种单打独斗式的自选课题研究方法,以集体的智慧和团队的精神,推进课题研究。自己馆内的力量不够,就组织社会力量,成立了专家组,聘请大连市有名望的文博、历史学家,在一起为选题进行论证,对研究人员的课题给予周密的指导。一个月过去了,一年过去了,在常人眼里认为不可能的事在这里出现了!在短短的两年中,他们编辑出版了各种专著十二种,形成大连近代史研究丛书系列读本。 

  在实践中他们还巧妙地采取“嫁接”技术,走博物馆与高等院校联合之路,以推动科研工作的进行。他们与吉林大学联合建立“吉林大学教学实习基地”,成为全国第一家馆校联合的样板。借助大学雄厚的师资力量,完成了全国博物馆界具有特色的科研课题《博物馆公众调查》。一系列的科研活动不仅锻炼了专业人员的业务能力,提高了专业研究水平,同时进一步扩大了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影响和作用。 

  文物保护,倾注深情一片 

   

  2002年,正是旅顺监狱旧址历经百年沧桑的日子。百年的风雨历程,让这里的一砖一瓦都成为最具形象力、最有说服力的文物。一座监狱旧址就是一部物化了的中华民族近代苦难史,它作为历史的物质遗存,是中华民族不屈不挠斗争的重要见证,是光辉灿烂的中华民族精神的重要载体。正是鉴于这样的一种认识,员工们对于文物保护别有一番热情,他们以质朴的语言,把这种心情表露无遗:“百年的建筑要不倒、不塌,文物的功效要永续利用,日常维修要分轻重缓急,流散文物更要以抢救为主。” 

  2001年“五一”、“十一”黄金周期间,因观众大量增加,造成旧址牢房二楼局部产生震颤。发现这种情况,馆里立即与大连理工大学力学研究所取得联系,并会同建筑设计部门的专家一同来到现场,进行勘查,找出了症结所在。为了保证展馆的安全,就在观众量和经济收入非常可观之时,该馆果断进行闭馆维修,仅此一项投资就超出120余万元,与此同时,还对泛滥严重的白蚂蚁进行了全面的灭杀。2003年3月,他们又再次邀请北京古建筑维修研究所的专家到馆,对旧址内所有的建筑给予一次彻底的检测,随即他们结合检测的结果,对今后的维修工作制定了科学、规范的计划。 

  其实,博物馆对文物保护并不仅仅局限在旧址的维修上,征集近现代历史文物同样是他们一项主要的工作。凡是来到旅顺监狱旧址参观的人都会记得那些造型各异的石碑。这些石碑在“十年动乱”之中,惨遭浩劫。为了不让这些石碑成为某些无知之人的垫脚石和建筑用材,他们苦苦寻觅,克服千难万险,把它们抢救入馆。最近,当他们得知原日本殖民统治期间的市役所将被拆除,便立即派人赶赴现场,将当时的大型吊灯及部分吊灯底台征集入馆。当有人告知他们发现了明末将领黄龙墓碑的碑额时,馆长亲自带队奔赴现场,在最短的时间,用最快的速度将这一珍贵的文物抢救下来。一些同行在得知此事后,用了“兵贵神速”评价这次征集活动。从建馆之初一件文物也没有,到今日仓稟丰满,是一个多么大的飞跃呵!今天,当你来到这些文物面前,每一位员工都可以如数家珍般地向你讲述一段相关的征集故事。 

  阵地展览,更似战地黄花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博物馆在建馆的30余年中,紧紧地依托监狱旧址,举办了具有自身特色和品位的展览。人们在参观后普遍感到:这里的展览历史最真,内容最实,是原汁原味的未加任何包装和修饰的最具震撼力的展览。博物馆人以自己辛勤的工作赢来了一个个荣誉:全国文物博物馆系统优秀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辽宁省及大连市优秀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辽宁省国防教育基地……当地还有20余家大、中、小学校和两个著名的军事院校都把这里选定为自己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02年还荣获大连市人民政府颁发的先进集体荣誉称号。 

  对于博物馆人来说,光有一个监狱现场陈列那还是远远不够的。监狱旧址,让人只感觉到了帝国主义列强的残暴,并没有反映出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人那种惊天动地的斗争精神。要让那静止不语的旧址,说出最具震撼力的语言。他们利用所发掘的事实,先后举办了以人物为主体的“铁窗英魂展”。从上个世纪20年代第一位中共大连地委书记在狱中的斗争史实,到抗日战争已胜利之时却英勇就义的刘逢川、何汉清等烈士,一组群体人物在这里给予了真实的再现。展厅里“国际歌”萦绕低迴,鲜花簇拥着英雄的雕像,一首“满江红”镌刻在展墙上,简洁的手法,意喻的深刻,不知打动了多少人…… 

  而这里所举办的“日俄侵占旅大物证展”则以一块块残缺的石碑,一件件布满铁锈的大炮、鱼雷,向人们倾诉自日俄战争以来大连人民所遭受的苦难,多少人在这里步履变得沉重,仿佛历史的屈辱就发生在昨天。他们还坚持每年引进一个展览,与自身的陈列遥相呼应。前些年就分别从哈尔滨和抚顺引进了“黑土英魂”、“阳光下的罪恶”、“从皇帝到公民”等陈列,2002年又引进了“詹洪阁收藏日本侵华史料展”,记得那时,参观者络绎不绝,中央电视台都给予了报道。 

  一个只有15个编制的博物馆承担起了大连市百年历史的研究、宣传任务,硬是干出了一番令人难以置信的业绩。究其原因,市里主管部门的领导说得好:这里的人想干事,能干事,会干事。在这里不难感悟到一种精神,一种团队的凝聚力,或许这也是他们所奋斗的目标“学习、拼搏、创新、务实,打造精品博物馆”的魅力所在吧。我们衷心地祝愿这株文博园地的玉兰花在今后绽放得更加绚丽多彩。 

  【文物的故事】 

  为寻碑三上老横山 

  20世纪70年代,旅顺日俄监狱旧址陈列馆从市文物店征集到一块“剑山塔志”。这是在一块白瓷方牌上用蓝色以日文书写的塔志铭文。这段文字记述了1904年日俄两军在今旅顺龙塘街道黄泥川居民委胡家大岭老横山上的鏖战情况。塔志犹存,却不见那昔日的塔碑。 

  为了找到塔碑,陈列馆的同志们头一次来到了老横山,可是在海拔393米的高山上,但见一片茫茫林海,何处可见往日的硝烟和炮声?通过调查得知,当时,日本殖民当局因参战的日军士兵多来自四国地区的德岛,其家乡有一山名曰“剑山”,为此把老横山改名为“剑山”,原碑就立在老横山的主峰。 

  第一次寻碑的结果令人失望。但大家仍不改初衷,发誓定要找到这块石碑,这便有了第二次再上老横山。在这次寻碑中,采取了散兵作战,分头寻找的方式。为了避免迷路,大家每隔几分钟就互相喊几声。但此次收获仍不大,只拾获两个日俄战争期间俄军的炮弹箱。 

  从那时起一晃过去了十余年,往日的希冀再次勾起同志们的“奢望”,于是有了三上老横山的经历。此次之行可谓披荆斩棘,大有不见石碑不复还的气概。或许功夫不负有心人吧,终天在一沟涧中发现了刻有“剑山”二字,重约两吨的石碑。兴奋与喜悦让一群寻碑者忘记了疲劳,忘记了饥渴。遂又有一番“艰苦卓绝”的奋战,费时4日,从老横山上将这石碑运到馆内,向观众展出。1996年,国家文物局专家组鉴定该石碑为国家一级文物。 

  千辛万苦收回万灵塔碑 

  说起大连的红房子,老码头工人及上了年纪的老大连人真是咬牙欲碎。那是日本殖民统治下咱中国穷工人的地狱啊!在日本鬼子工头的欺压盘剥下,不知有多少中国工人惨死于这里。为了麻痹欺骗中国工人,鬼子工头在红房子修了一座天德寺庙,建了一座万灵塔。解放后,觉醒了的中国工人将此塔扒掉以解心头之恨。 

  20世纪70年代末,旅顺日俄监狱旧址陈列馆的同志们来到红房子旧址考察,发现了被拆毁的万灵塔碑,当时此物已是一片狼藉,上面覆盖了厚厚的生活垃圾。身为文物工作者,责任和义务驱使大家要把这件实物抢救回来。可一经询问,碑重是25吨。这对一个只有十几个人的陈列馆来说,真是一道难题。但就是这支能打硬仗的队伍,克服种种困难,最终把这件庞然大物从大连寺儿沟运到了旅顺日俄监狱旧址内,精心收藏了起来。1996年,国家文物局专家组鉴定其为国家一级文物。 

  满洲省委书记的文具盒 

  在《旅顺日俄监狱旧址陈列馆藏品集》这部书中,第一页展现给读者的是一组做工精细,透出几分古拙之气的笔筒、砚台盒和文具盒。这就是曾任中共满洲省委书记王立功的遗物。 

  王立功,旅顺人。大连工人运动的先驱。1923年12月2日,会同傅景阳等人发起成立了“大连中华工学会”,担任组织部干事,翌年12月出任工学会宣传教育部副主任。在此期间,他以曾在沙河口技工养成所当见习生时做过木匠的手艺,亲手制作笔筒、文具盒、砚台盒等学习用具。1926年担任中共大连地委工运部副部长,亲自组织并参加震惊全国的“福纺”纱厂工人罢工,这些文具便成为他学习和进行宣传鼓动的锐利武器。1934年,年仅30岁的王立功被疾病夺去了生命。 

  1975年,王立功的弟弟王立业听说旅顺日俄监狱旧址陈列馆准备举办纪念“四二七”大罢工文物资料展,老人不顾年老体弱亲自来到馆内,将家中珍藏多年的烈士遗物捐献给馆里。当时,老人眼含热泪,用颤抖的双手抚摩这几件珍贵文物,嘴里呐呐地说道:“总算找到了好去处。” 

  一扇带弹孔的门板 

  1976年9月,旅顺日俄监狱旧址陈列馆专业人员到大连甘井子区后革镇堡村王业盛的家中进行社会调查时,发现其家一扇门板上留有一弹孔,职业敏感告诉他们,这块门板上一定有着不寻常的故事…… 

  经打听,从这扇门板中引出了一段令人心碎的往事: 

  1898年,沙俄侵占旅大,在其长达7年的殖民统治期间,烧杀抢掠,无恶不作。1904年春节前夕,王业盛的父亲王世忠正在家中杀猪。由于他家离铁路很近,猪的嚎叫声惊动了正在巡道的沙俄士兵。他们荷枪实弹闯进王家,见王世忠手里拿着刀,便不分青红皂白开枪将他打死。子弹穿过王世忠的腹部,以及他身后的门板,就留下了这个罪恶的弹孔。 

  今天,它静卧在旅顺日俄监狱旧址博物馆的展厅中,向来往的参观者默默地倾诉着…… 

  科研出版书目 

  《难以忘却的一页———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唐功春主编。人民美术出版社2001年12月出版发行。画册装帧考究、寓意深刻,是集历史与艺术完美结合的精品,荣获大连市第十届社科优秀成果专著类二等奖。 

  《沧桑岁月———旅顺日俄监狱旧址陈列馆建馆三十周年》 

  郭富纯主编。吉林人民出版社2001年12月出版发行。全书共计20万字。记录了旅顺日俄监狱旧址陈列馆30年来从初创走向成熟的历程。《血·魂》 

  郭富纯主编。吉林人民出版社2002年8月出版发行。该书以简洁、通俗的语言对旅顺监狱旧址的现场陈列作了详细的介绍。全书采用中、英、日、韩、俄五国文字编写。《永矢不忘———旅顺大屠杀惨案》 

  郭富纯主编。吉林人民出版社2002年12月出版发行。该书收录了32篇中外史学研究工作者研究甲午战争旅顺大屠杀事件的论著及实录,为我们揭开了日本帝国主义侵华史上最早的惨绝人寰的大屠杀真相。《日俄旅大争夺战图鉴》 

  郭富纯主编。吉林人民出版社2002年12月出版发行。全书共选用历史旧照片40余幅,辅以中、英、日三国文字,将日俄战争旅大地区争夺战的进程全面地给予总结性的介绍。《大连中华工学会》 

  郭富纯主编。吉林人民出版社2002年12月出版发行。是一部书写大连工运历史的教科书。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陈列馆藏品集》 

  郭富纯主编。辽宁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年4月出版发行。该书收录了藏馆133件精品,并贯以中、英、日三国文字,与《难以忘却的一页———旅顺日俄监狱旧址》形成姊妹篇。 

  正在印刷出版的图书书目 

  《旅顺日俄监狱实录》 

  全书90万字,以翔实的史料和社会调查,向读者介绍了旅顺日俄监狱的发展过程,不失为研究旅顺监狱史的第一手资料。《大连文物史迹》 

  全书20余万字,通过图文并茂的形式,全面展示了大连地区1.7万年以来人类物质文化的遗址、遗迹。《旅顺监狱旧址百年变迁学术论文集》 

  全书44万字,以旅顺监狱旧址的百年历史为切入点,对世界中同类型的监狱旧址给予了深刻、全面的展示和剖析,并从理论上探讨了帝国主义殖民统治下司法、狱政的发展历程。《中国博物馆公众调查———以旅顺日俄监狱旧址博物馆为案例》 

  全书25万字,从多角度、多渠道对不同层次的观众进行了广泛调查,是中国博物馆学第一部以“博物馆与观众”为研究对象的专题性著作。 

  博物馆之最 

  全国最大的一座帝国主义殖民统治的旧监狱遗址。 

  中国第一个实现馆校合作,建立教学基地的博物馆。 

  中国第一个以中、英、日、俄、韩五国文字发布信息的自主网站的博物馆。《中国博物馆公众调查———以旅顺日俄监狱旧址博物馆为案例》,是中国博物馆学第一部以“博物馆与观众”为研究对象的专题性著作。 

  大连地区第一个近代史研究所诞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