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烈士陵园

 广西烈士陵园:位于广西南宁市长岗路256号,始建于1961年,始称“南宁佛子岭公墓管理处”,1986年改名为"广西区烈士陵园",并由邓小平亲笔题写园名。园内环山抱水,景色秀丽,总面积2400亩,其中水面面积220亩,绿地面积占70%。园内分为烈士纪念区、游览区、公墓区3个区。烈士纪念区由陵园大道、广场、纪念馆和抗战、解放、和平3个烈士纪念小景组成,有邓小平领导百色、龙州起义等18座(组)英烈形象的大型雕塑,颇具感染力,故现对外也被称为“南宁雕塑园”。 1985年8月陵园被首批列为全国重点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民政部列为全国重点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无论是在战争年代,还是在和平时期,广西都有很多人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而英勇牺牲,涌现出近2万多名革命烈士,其中有3905名建国前牺牲的烈士,有5636名在边境自卫还击战中牺牲的烈士,还有不少没有留下姓名的先烈,默默地长眠在地下……近年来,广西非常重视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建设,不仅新建了一批革命烈士纪念碑,而且对一些烈士陵园也修缮一新。在清明节前夕,广西区民政厅向各级民政部门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切实加强对烈士墓地和纪念碑园的维修和保护。

  广西至今已建成了4个全国重点保护级别的陵(碑)园和27个自治区级保护级别的烈士陵(碑)园。如今,这些烈士陵(碑)园的所在地成了各级党组织开展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的好场所,有的已成为“红色旅游”胜地。在清明节到来之际,本报记者分别前往广西烈士陵园、百色起义烈士碑园、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烈士纪念碑园、恭城烈士陵园、靖西烈士陵园,探访各地对烈士陵园和纪念碑的保护情况,追寻革命烈士的光辉足迹,看看革命先烈长眠地的周边环境是否能让先烈们安居。有550多位从红军时代到现代化建设时期的革命英烈,长眠在广西烈士陵园的骨灰存放室内和土地中,清明节到来前夕,记者走进长年默默无闻守护烈士英灵,为烈士们的“居住”环境美化和绿化的工作者,了解到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

  陵园即景:“中华第一园”绿意盎然

  广西烈士陵园位于南宁市东郊7公里佛子岭,占地160公顷,光是围墙就长12.5公里,人们誉为“万里长城”。园内环山抱水,丘陵起伏,苍松翠柏风景秀丽,绿地面积占70%。进到园内,便可感受到处处都是让人赏心悦目的盎然绿意。陵园无论是在面积上还是在绿化上,都算得上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园林,在20世纪90年代的一次全国烈士陵园会议上,广西烈士陵园就被各地代表冠以烈士陵园中的“中华第一园”的美誉。“中华第一园”的美誉自然来之不易。广西烈士陵园园林科科长汤朝庚是1974年到该陵园工作的,他告诉记者,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烈士陵园还是十分荒凉的,1961年建园时只有10多个员工,然而,为了让烈士们舒适长眠,大伙并没有因为环境的恶劣而退却,而是齐心协力动手完成许多工作,步步建设陵园。如今,该园员工已发展到100多人,而昔日杂草丛生的荒山野岭也变成了一座既有古典幽雅韵味,又具现代社会气息的园林。

  陵园维护:搬迁墓地营造庄严气氛

  广西烈士陵园内烈士的墓地原本是分散在各个山头的,不但零乱难以营造庄严肃穆的气氛,而且也不便于亲属祭拜。有鉴于此,2000年起,陵园将原本分散在各个山头的烈士墓搬迁到一起,以便集中管理。墓地搬迁本就是一项需要慎之又慎的工作,更何况是烈士墓。据公墓科的负责人介绍,当初为了搬迁,需要把原来的墓地重新挖开把遗骸取出来,而原来的烈士墓又是水泥堆砌的,且遗骸也埋得比较深,不易挖开。为了尽量避免在开挖过程中损害烈士的遗骸,工作人员只能用手工工具慢慢挖掘,前后共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重新安置300多烈士。搬迁墓地后,烈士陵园的面貌焕然一新。现在,陵园内烈士有550多位,其中300多位已经下地安葬,每个墓穴的平均占地0.6平方米,另外200多位则存放在室内。这些革命烈士中有大革命时期的中共党员陈立业等,也有建国后牺牲的英烈,更有为保卫人民群众生命财产而献身的南宁市公安局民警劳军等烈士。对于集中一起的“烈士”,前来扫墓的烈士亲属说,到了这片墓区,不需要什么特别的装饰,崇敬之情便油然而生。

  守墓老人:十年默默看护烈士

  负责照看存放在室内尚未下葬的烈士骨灰的管理员有两人,一位是59岁的宁运轩老人,另一位是61岁的黄运荣老人。两位老人都是退休后自愿来到这里看护烈士骨灰的,至今都已有近十年光阴。他们为了照看好烈士的骨灰,平时吃住都是在馆内。每天白天就照看和打扫,到了晚上也得提高警觉,出不得一点纰漏。有人说晚上同这么多骨灰盒睡在一起,想想都有些害怕。但宁师傅对此只是笑笑,并不言怕。而为了保证烈士的骨灰安然无恙,两位管理员长年就住在馆内,即便是春节也没有回家与家人团聚,他们说做这份工作图的就是个心意。室内的烈士需要照顾,室外的烈士也不能怠慢。在墓地安葬的烈士有300多人,照顾这片墓区的是韦宝坚和覃国群两位老人。两人自1991年建墓区时就在这里工作,每天的主要工作是打扫墓区和负责墓地的维护。占地30多公顷的墓园,韦师傅和覃师傅的清扫工作可不见得轻松。烈士墓区和自由墓区虽然是分开的,但相距并不远。每天打扫的墓地既有一般百姓的,也有革命烈士的,但两位老人都一视同仁,心情上还是对烈士墓多有些敬意,虽然天天扫,月月扫,年年扫,那份敬意却始终存在着。韦师傅告诉记者,日子长了,砌墓地的石板会裂开些小缝,雨水渗入地下,时间一长就会造成烈士遗骸慢慢腐化。所以只要看到哪块墓地有裂隙,他们就会马上拿来水泥自己动手修补,防止渗水。记者随着韦师傅的脚步走到墓区,走到宁恒山烈士的墓前,老人告诉记者,这是去年才修补的一块墓地,但记者发现,这些细细的修补在整片肃穆的浅灰色中,非但没有显得不协调,反而更能显出老师傅在照顾这片墓区时的细心。记者离开时,天正下着毛毛细雨,老师傅仍在墓园里慢慢挥着扫帚默默地继续自己的工作。

  祭拜先烈:教育感化后继有人

  来瞻仰烈士,除了到墓园祭拜外,烈士们怎样走过那些洒满鲜血的革命道路的经历也成了“必修课”。纪念馆的罗馆长说,每年来纪念馆接受教育的人数基本有15000人左右,而纪念馆的接待高峰是每年的3月中旬至4月份。今年以来,这里又成了很多机关单位开展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的场所。来纪念馆学习参观的大多是大中小学生、驻桂部队及各单位的党组织,如每年都会有新兵来接受教育。此外,也有一些特殊的群体来纪念馆,比如广西女子监狱每年都会组织40人左右来此参观,往往都是些被教育感化的比较好的女服刑人员,思想上已经有了很大进步,来这里接受更深刻的教育,效果也比较好。据了解,去年有个年轻的女服刑人员在参观时十分感动,说看看那些女孩18岁就做了烈士,自己18岁却成了服刑人员,相比之下自己是多么的惭愧啊。

  作者:田桂营 林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