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西抗战纪念馆(腾冲国殇墓园)

  滇西抗战纪念馆(腾冲国殇墓园):位于云南省腾冲县城西南1千米的叠水河畔小团坡下,占地80余亩。1945年7月7日(即卢沟桥事变8周年纪念日)落成。辛亥革命元老、爱国人士李根源先生取楚辞“国殇”之篇名,为国殇墓园。“国殇"即为国作战而牺牲的壮士。国殇墓园是一座埋葬着滇西抗战中为国捐躯的8000,这是目前全国最大的烈士陵园。 1996年被国务院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整个国殇墓园以小团坡为起点,在其东北向的中轴线上,建有"攻克腾冲阵亡将士纪念塔"、"腾冲战区抗日烈士墓"、"抗日英烈纪念堂" 及墓园大门。 国殇墓园建成于1945年7月7日,占地88亩,主体建筑以中轴对称、台阶递进形式,由大门经长通道循石级而上至第一台阶,再循石级而上,至嵌有蒋中正题李根源书之“碧血千秋”刻石的第二级台阶挡土墙,沿墙分两侧上至第二台阶,建有忠烈祠。忠烈祠上檐下悬蒋中正题“河岳英灵”匾额;祠堂正门上悬国民党元老、大书法家于右任手书的“忠烈祠”匾额,祠内外立柱悬挂何应钦及远征军二十集团军军、师将领的题联;走廊两侧有蒋中正签署的保护国殇墓园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布告”,二十集团军总司令何揆彰的“腾冲会战概要”、“忠烈祠碑”等碑记。祠内正面为孙中山像及遗嘱,两侧墙体嵌阵亡将士题名碑石,共9618人。忠烈祠后为相对高度31米的圆锥形小团坡,自下而上小碑林立,碑下均葬有阵亡官兵骨灰罐,墓园大门一侧筑有“倭冢”一座,埋日军尸于其中,并由李根源先生题书刻石名"倭家",以示侵略者的失败。纪念塔建于坡顶。坡上苍松翠柏,青草黄花,相伴着3168座排列整齐、挺然屹立的碑石,每块碑石上刻有一位当年攻城阵亡烈士的姓名、籍贯、军衔、职务等。墓园西边,大盈江水汹涌狂奔,滴水瀑布的巨大轰鸣回应着墓园之松涛呜咽;隔涧相对的龙光台上,明将邓子龙所书"剑扫风烟"4个大字依稀可见;风岭晴岗在它的东侧,高耸的文笔塔与纪念塔相对应;向南望,美丽的和顺侨乡烟霞檬拢,风光晴旋;极目北眺,笼笼朝云,瑞祥生辉;有名的史迪威公路--那条壮士们用生命捍卫的"抗战大动脉",从它的旁边婉蜒而过。坡前,是抗日英烈纪念堂。堂中陈列有碑刻的"总理遗嘱"及"天下为公"之训言。 

腾冲为云南省西部重镇,1942年被日本侵略军占领,1944年5月,为了完成打通中缅公路的战略计划,策应密支那驻印军作战,中国远征军第二十集团军以六个师的兵力向占据腾冲达两年之久的侵华日军发起反攻,经历大小战斗80余次,于9月14日收复腾冲城,全歼守城日军6千余人,我军亦阵亡少将团长李颐、覃子斌等将士8000余人,地方武装阵亡官兵1000余人,盟军(美)阵亡将士19名。为纪念捐躯英烈腾冲人民在腾冲古城郊外一座圆形小山修建了“国殇墓园”。

1945年7月7日滇西抗战纪念馆落成。辛亥革命元老、爱国人士李根源先生取楚辞“国殇”之篇名,为国殇墓园。“国殇"即为国作战而牺牲的壮士。国殇墓园是一座埋葬着滇西抗战中为国捐躯的8000,这是目前全国最大的烈士陵园。1996年被国务院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整个国殇墓园以小团坡为起点,在其东北向的中轴线上,建有"攻克腾冲阵亡将士纪念塔"、"腾冲战区抗日烈士墓"、"抗日英烈纪念堂" 及墓园大门。 
国殇墓园建成于1945年7月7日,主体建筑以中轴对称、台阶递进形式。忠烈祠上檐下悬蒋中正题“河岳英灵”匾额;祠堂正门上悬国民党元老、大书法家于右任手书的“忠烈祠”匾额,祠内外立柱悬挂何应钦及远征军二十集团军军、师将领的题联;走廊两侧有蒋中正签署的保护国殇墓园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布告”,二十集团军总司令何揆彰的“腾冲会战概要”、“碑”等碑记。祠内正面为孙中山像及遗嘱,两侧墙体嵌阵亡将士题名碑石,共9618人。忠烈祠后为相对高度31米的圆锥形小团坡,自下而上小碑林立,碑下均葬有阵亡官兵骨灰罐,墓园大门一侧筑有“倭冢”一座,埋日军尸于其中,并由李根源先生题书刻石名“倭家”,以示侵略者的失败。纪念塔建于坡顶。坡上苍松翠柏,青草黄花,相伴着3168座排列整齐、挺然屹立的碑石,每块碑石上刻有一位当年攻城阵亡烈士的姓名、籍贯、军衔、职务等。坡前,是抗日英烈纪念堂。堂中陈列有碑刻的“总理遗嘱”及“天下为公”之训言。

   今年是滇西抗战龙陵松山战役和腾冲攻城战役胜利六十周年。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悲壮历史中,滇西抗战写下了辉煌一页。60年后的今天,重新回顾这一段沉重的历史,回顾那血与火的岁月,重新审视滇西抗战在中国抗战史上的重大作用,有着特殊的意义。
   1941年12月8日,日军偷袭美国珍珠港成功,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法西斯侵占了东南亚各国,从海上封锁了我国的海上交通后,妄图再切断我国惟一的陆路国际交通线滇缅公路。因此,其加紧了对缅甸的侵略。应英军要求,我国组成了3个军10万人的远征军,两次从滇西进入缅甸,解救了被日军围困的英军总司令亚力山大将军等7000多人。滇西成为了抵抗日本法西斯的重要战场。 
  1942年5月初,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军的铁蹄从缅甸踏进滇西畹町、腾冲,5月5日到达龙陵松山下怒江惠通桥。从此,敌我双方隔怒江对峙两年多,我国当时惟一的国际交通被中断。美国援华物资只能由美国驻华陈纳德的航空队及中国航空公司,从印度经喜马拉雅山的驼峰航线,以每月4万多吨的运力空运到昆明,陆路只能由丽江马帮从印度经西藏的古驿道驮运到丽江、大理,再由汽车转运至昆明。当时汽车油料供应非常困难,大部分汽车改用酒精、木炭做燃料。由中美两国从印度雷多经缅甸与日军边战斗边抢建的一条史迪威公路(也叫中印公路),连结到了滇缅公路。同时中美两国沿这条公路线修建了一条中印输油管道从印度经缅甸到达昆明。公路1945年1月27日全部通车,输油管道3月10日完工通油,11月停止输油,共输油料45万多吨。 

 

  1944年5月,我国军队得到美国的训练、装备和供给,与美国窦恩少将指挥的Y部队作战参谋团,在中美空军混合大队的配合下,渡过怒江向日本侵略军展开反攻战。我驻印军也在缅甸与美国盟军并肩打击日本侵略军,夺取重镇密支那。当年与我军并肩战斗的史迪威将军,临终时遗嘱把骨灰的部分洒在中国土地上。 

  松山战役是滇西抗日战争中至关重要的起决定性的战役,松山是滇缅公路的咽喉要道。松山雄峙于怒江西岸,高于江面950米,在松山顶上可控制滇缅公路约70公里,山势险要易守难攻,日军占据两年多,筑成布满山头上下3层、用3厘米厚钢板筑成的密集堡垒,重炮弹击中也无济于事。日军构筑阵地相互连接坚固,难以摧毁,配备有长期充足的水电、武器、食品、卫生物资及军妓等。我军曾4次攻击到达松山顶点的主堡垒上面,因不能进入堡垒内部而受斜面日军火力阻击,我军伤亡惨重无法占领。8月11日我军在敌堡垒下30米构筑两条坑道装入3吨美国TNT黄色炸药,于8月20日对日军主要堡垒实施爆炸。于9月7日完全歼灭日军3000多人。 

  我军取得松山战役的胜利,继续收复腾冲、龙陵、芒市,于1945年1月20日消灭畹町日寇,被日本法西斯侵占的国土全部收复,我滇西军队与驻印军歼灭缅北日军的部队,在畹町附近的芒市会师。1945年3月30日我国远征军与在缅甸共同作战的盟国军队在缅甸乔梅会师。从此,侵犯滇西和缅甸的日本法西斯被彻底歼灭。 

  滇西抗日战争的胜利,打通了滇缅公路连接通往印度的史迪威公路,盟国的援华物资由中印公路接滇缅公路运往昆明、重庆,加强了抗日战争的实力。滇西抗日战争胜利,我国抗日战争全面反攻,支援了盟国在太平洋的反攻战,我国对世界反法西斯阵线作出了贡献。云南省军民对我国的抗日战争,作出了巨大的牺牲和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