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家湾湘鄂西革命根据地旧址

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瞿家湾湘鄂西革命根据地旧址
  瞿家湾湘鄂西革命根据地旧址:位于湖北省洪湖市瞿家湾。1931年3月至7月,1932年4月至9月,中共中央湘鄂西分局曾两度设于洪湖瞿家湾。瞿家湾现保存有革命旧址35处,遗址4处,主要有湘鄂西省军委、省委旧址、中共中央湘鄂西分局、湘鄂西省委宣传部、《工农日报》社、《红旗日报》社旧址、红军被服厂旧址、湘鄂西省苏维埃政府旧址等。现在在湘鄂西省军委旧址还建立了洪湖革命历史博物馆瞿家湾陈列室。1988年国务院公布为第三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为国家级的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 
  1927年底,共产党人贺龙、周逸群到华容、石首、安乡、监利等地,领导群众开展游击战争。1928年秋,转战桑植、鹤峰、石门等地,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后改称红二军),开辟了湘鄂边根据地。 1930年春,在监利附近成立了红六军,不久攻占沔阳、潜江、华容、石首等地,开辟了洪湖根据地。同年7月,红二军和红六军在湖北公安会师,组成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军团,贺龙任总指挥,周逸群任政治委员,孙德清任参谋长,柳直荀任政治部主任,从此,湘鄂边、洪湖两个根据地联成一片,形成了湘鄂西革命根据地,并建立了中共中央湘鄂西分局、中共湘鄂西省委、省苏维埃政府、省革命军事委员会等机关。

特稿:再见瞿家湾 

   在我梦中有座小镇,对于我总是那般魂牵梦绕。这座小镇便是闻名遐迩的湘鄂西革命根据地首府——瞿家湾。
红荷吐艳、莲菱飘香时节,伴着那曲广为传唱的《洪湖水》,我再次踏访了这座水乡名镇。
那古老的小街,以她特有的浓重别开生面。窄窄的街道两旁,一扇扇剥落了油漆的木板大门制造着一种神秘的森严,檐瓦、门楼及格子窗框上都刻着精细的花纹图案,参差的屋顶一条一块地尽铺着那种古老的黑色鱼鳞瓦。那些砌过了屋顶的山墙造型,横看如座座威严的牌坊;错落的飞檐上也铺着黑瓦,竖看如条条蠕动的巨蟒。那些看似一体的建筑,其实每幢都各成体系,每一系列横竖交错,形状又不尽相同,单看那起伏跌宕又错落有致的屋顶,就有不尽的诗情画意。还有那独具特色的宅门,一般为敞亮的大门,下有台阶,阶旁有下马石,门槛较高,门枕石外侧常做成抱鼓石或石狮子。门框上的门簪多做成八边形或雕上精美的花饰,正中走马板上刻有反映“家风”的匾额,像什么厚德、凝秀、勤俭之类。徜徉在这老街,心中有一种痛饮明清文化“陈年佳酿”的满足。 
  这小镇的闻名不仅在于她具有明清建筑艺术与楚地民俗文化完美结合的特色,更在于她曾为中国革命的燎原之势点亮了星星之火,在中国革命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据记载,这座小镇始建于明弘治年间。1931年6月贺龙、周逸群、段德昌等老一辈革命先驱,在这里建立起了湘鄂西革命根据地,使这座小镇成为当年湘鄂西地区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的中心。这座弹丸小镇,在革命战争年代却容纳了红军、赤卫队的千军万马,吓得敌人胆颤心惊。瞿家湾以它在湘鄂西革命中独领风骚的历史地位,连同在这里发生的革命壮举一起名噪九州。 

    踏着斑驳的石板街,沉吟每一处旧址。这里的“中共中央湘鄂西分局”、“中共湘鄂西省委员会”、“湘鄂西苏维埃省政府”、“湘鄂西革命军事委员会”、“《红旗日报》社”、“《工农日报》社”等39处旧址,都在向人们陈述那难忘岁月的血与火的战斗。这是一片赤红的土地,一条革命的老街。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浸透着先烈的热血,每一段墙壁都刻有英雄的誓言,无论你走进哪一幢房子,那刀砍弹击的印记,那风吹雨打的斑痕,都会向你诉说当年发生在它身边的革命壮举。在这里,我仿佛看到了贺老总手握压着荷叶烟丝的老虎烟斗和将军们在昏暗油灯下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绰绰身影;在这里,我仿佛聆听到了出征将士豪迈的脚步声和战马的嘶鸣以及欢庆的锣鼓;在这里,我仿佛闻到了载着胜利喜讯的《红旗日报》、《工农日报》飘散出的阵阵墨香…… 

   往事如烟,忠魂悠然。将军一去不复返,但当年用鲜血和生命所锻造的“洪湖精神”,却穿越时空的隧道,化作一股神奇的力量,催动着老区儿女把家乡建设成先辈期待的美好天堂。 

   而今的瞿家湾是一方生机勃发、日新月异的热土。稻花飘香、蛙鼓虫鸣的田野上响起隆隆机声,一座座工厂众泥土中崛起;鸡相闻、炊烟袅袅的小村庄长成了现代化的新城镇;荷锄稼穑的庄稼人,摇身一变成了领取工薪的“上班族”……所有这些无不向人们展示着这水乡小镇的巨变。 

   走访瞿家湾,我获得了这样一组数据:到2000年底,全镇内生产总值2.08亿元,比1993年增长32倍;工农业总产值24.98亿元,比1993年增长39.7倍;财政收入3200万元,比1993年增长18倍;旅游收入7000余万元;农村人平纯收入3850元,比1993年增长8倍;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5840元;镇区面积发展到12.8平方公里,是1993年底的4.2倍;镇区道路硬化、自来水厂供水普及率100%,绿化覆盖率近35%;供电、邮电、通讯、环卫、公交、消防,以及文化、教育、卫生等基础设施齐全。一个融人文景观及自然风光的旅游区、生态农业及观光农业的示范区、农副水产品加工及食品工业的工业区于一体的现代化城镇悄然崛起。 

记得十年前,我也是被那支风靡了半个多世纪、优美动听的《洪湖水》所激动,青春的脚步拜谒过这座小镇,那时,我却无缘体会到当年红飘带的壮观,只是感受到红飘带的凝重。当今天再次踏上这片热土时,我着实没想到、也不敢相信,呈现在眼前的这座漂漂亮亮的小城就是十年前的全国27个重点老区贫困乡镇之一。 

   其实,在全国那么多老区里边,瞿家湾至多只能算是个后起之秀。直到1994年,这个小镇的人平收入尚不足650元,就在这时,从瞿家湾走出去的瞿兆玉带着老区人的朴实、憨厚和诚挚,带领中国蓝田总公司在这洪湖岸边小镇展开了大规模的投资。他们围绕“(老区+品牌+洪湖资源)+开放政策+(故土情怀+现代企业)”这道命题,反复切磋、探讨、分值、份额、总量、系数、参数、自变量、因变量、不变量……运算的结果:春光一片灿烂。于是,洪湖岸边的古镇瞿家湾诞生了一个现代化的企业;于是,古老的瞿家湾石破天惊地在统计报表上出现了“工业产值、利润”;于是,在新世纪的霞光中飘出了一面耀眼于神州大地的农业产业化大旗;于是,蓝田日暖玉生烟,在瞿家湾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幻化出烟霞升腾、蔚为奇观的现代化小城镇。 

    千百年来,荷锄稼穑是农村、农民单一、永恒的主题,而今,在瞿家湾这座小镇,这单一、永恒的主题已如原子、中子一般裂变得那样缤纷多彩:一、二、三产业并起、农业产业化、农民城镇化、农民小康化……在这里,农民这个千古不变的称谓有了更广阔的内涵;在这里,农村这个始终与苦难泪水相伴的名称有了全新的诠释;在这里,农业这个弱质产业创造了日进斗金、日新月异的神话。这里是乡村中的都市,都市里的乡村;这里没有城乡差距,有的只是城乡交融、合力发展、相得益彰的崭新格局。 

   同在一片蓝天下呼吸,同在一块土地上奔忙,同饮一湖水,同绘一张图,是什么魔力令瞿家湾日新月异,振翼腾飞?在湘鄂西革命斗争陈列馆里,我找到了答案,这就是在中国革命史上具有不可磨灭的历史性贡献的洪湖精神。靠洪湖精神,瞿家湾迎得了新生,靠洪湖精神瞿家湾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是的,古老的篇章和崭新的篇章在这里叠加,红色的篇章和绿色的篇章在这里传承,瞿家湾人把洪湖精神镌刻在灵魂上,写在开发上,他们把60多年铸就的精神能源注入跨世纪经济腾飞的发动机里,经过十年的努力,实现了经济社会超常规、跳跃式的发展。 

古今瞿家湾,一样英雄志。这里不是天堂胜似天堂。那些在这片热土上牺牲的先烈在天有灵,一定会含笑九泉…… 

啊,瞿家湾,一片古老的土地,集结了荆楚文化的灵秀;瞿家湾,一片红色的土地,点燃了中国革命的燎原之火;瞿家湾,一片神奇的土地,探索出了中国现代农业发展的方向。 

瞿家湾,深深地祝福你永远如日中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