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南烈士陵园

 冀南(七七事变前称直南)指今天的河北省南部,即东临津浦路,西依太行山,北靠德石路,南至晋、豫、鲁三省接壤毗邻的广大地区,辖44个县市。1949年8月,根据党中央的决定,撤销冀南行政区。
  冀南人民有着悠久的革命斗争传统,在中国共产党的影响下,于1925年先后在邢台四师、大名七师、冀县六师建立了中共党组织,从此点燃起革命的星星之火。1935年历时一年多的“冀南农民武装暴动”,波澜壮阔,声势浩大,有力地打击了反动势力,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抗日战争爆发后,一二九师开赴冀南,开创敌后抗日根据地,在异常艰苦的环境下,与日本侵略军进行了长达八年的艰苦卓绝的武装斗争。在解放战争时期,冀南人民为保卫胜利果实,争取全国解放,踊跃参军参战,成千上万的优秀儿女奔赴前线,后方发展生产,节衣缩食,把大批的粮食、衣服、鞋袜等物品,源源不断地送上前方。在艰苦的战争年代里,冀南人民以5万多名优秀儿女的生命,换来了革命斗争的胜利,换来了幸福美好的今天。
  为了缅怀先烈,教育后人,冀南行署于1946年3月1日决定在南宫城内修建冀南区烈士陵园。陵园正门,是一座坐西朝东的高大牌坊,上面刻有原冀南行政公署主任宋任穷同志的题字:“冀南区烈士陵园”。
  距牌坊西260米处是陵园大门,进入陵园在柏油路中段两侧各有一组八路军和民兵抗击日寇的大型塑像。再往西,柏油路北侧是耸立于陵园中心的主体建筑——冀南烈士纪念塔。塔高29.5米,建筑面积384.895平方米,塔盘呈圆形,用7000块青石砌成,直径35米,分上下两层平台,平台四周是精心装饰的水磨石栏杆。塔身南面刻有毛泽东同志的题词:“为国牺牲,永垂不朽”。塔北面刻有邓小平同志的题字:“冀南烈士纪念塔”。
  烈士纪念塔之北,一条水泥板路直通陵园另一大型建筑——冀南革命斗争纪念馆。在馆塔中间,一条东西路与南北路交叉,形成一个十字路口。东西路两端各有一座拱门,东拱门上书“加强团结”,西拱门上书“浩气长存”。坐落在十字路口东北角和西北角的是1949年建成的两座小型纪念碑,碑上刻有原冀南区领导人刘志坚、陈再道、杨秀峰、李菁玉、范若一、马国瑞的题词。占地700余平方米的“冀南革命斗争纪念馆”,馆名由原冀南军区领导胥光义题写。馆内展览着冀南建党初期至全国解放各个时期的革命斗争历程。展览是1999年新布展的,展览通过200余幅图片、文字、沙盘、模型、实物、图表、景箱、场景复原等现代化手段,生动地再现了冀南革命斗争历程。馆的北面是四合院,西厅和北厅是由刘志坚同志题写的“英烈堂”和“铭碑堂”,英烈堂展览着冀南百余名著名烈士的事迹。通过照片、简历、实物展示着革命先烈在战争年代那可歌可泣的革命斗争精神。铭碑堂内展录三十余幅烈士遗诗和豪言壮语,几十幅冀南原领导人的亲笔题词和著名书法家书写的歌颂先烈的笔迹。东面有一小型影视厅和贵宾接待室。
  烈士纪念塔的西面是烈士纪念亭,1986年建成,是座具有民族风格的双层八角亭,高10米,全部木质结构,亭基四周是汉白玉栏杆,亭内是高2米的八面汉白玉石碑,碑上刻有徐向前、陈再道、王任重同志的题词及原冀南牺牲的近千名县团级以上烈士英名。

  陵园南部为墓区,1959年修建的大型革命烈士公墓内安放着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牺牲的633名无名烈士遗骨。公墓广场之西的烈士单人墓区内安葬着模范县长郭企之、游击队长刘文信等100位烈士遗骨,每座墓都是用花岗岩石砌筑,上面黑花岗岩石板刻有烈士生平简历,整个墓区坐落在鲜花丛绿之中。烈士骨灰室建筑面积490平方米,1977年建成,室内安放着35名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牺牲的烈士骨灰,展录着冀南区44个县市五万余名烈士英名。
  半个世纪过去了,冀南烈士陵园已经成为冀南大地上一部打开的历史教科书,从中我们看到了无数革命先烈在艰苦的战争年代,万难不怯,舍生忘死,为共产主义理想而献身的高大形象,看到了他们毁家纾难、大义灭亲、公而忘私的崇高精神,看到了他们茹苦食淡、甘于清贫、廉洁奉公的高尚情操。他们无论是在血与火的战场上,还是在白色恐怖的刑场上,无论是在生与死的紧要关头,还是在平凡的日常生活中,处处表现了共产党人的真正本色,显示了共产党人的高风亮节。他们的精神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楷模。
  20世纪初期,冀南深受帝国主义侵略和军阀混战之苦,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为探寻救国救民之路,一些仁人志士在黑暗中不断摸索。五四运动和中国共产党的成立,使进步思想很快传遍全国,也影响着冀南大地。大名县的冯品毅、磁县的王子清分别从北京回来宣传新文化思想,组织进步学社,到1925年先后在邢台四师、大名七师、冀县六师等地建立了党的组织,并发展了一批党员。随即在农村、矿山、铁路也相继建立了党的组织,从此冀南大地上点燃起革命的星星之火,到1935年初,最终汇合成了著名的“冀南农民武装暴动”。
  冀南农民武装暴动始于1934年4月,首先砸了巨鹿的团城民团局子、南宫王道寨警察局,缴了十几条枪。斗争逐步延伸到整个冀南。1936年1月28日,各游击队改编成华北人民抗日讨蒋救国军第一军第一师,刘文忠任师长。此时武装力量已发展到1000余人,700条枪,党员5000余人,整个游击战争达到高潮。这极大地震动和打击了国民党反动势力,蒋介石急令冀察政务主任宋哲元限期“围剿”。由于当时敌我力量悬殊,加上经验不足,斗争最终失败,游击队被迫转入地下。国民党大肆逮捕和屠杀共产党员,张兆丰、刘文信、杨保身、吴子林、鲍海方等先后被害。游击队长刘文信被捕后,敌人企图从他口中得到游击队的下落:“你的领导人是谁?”文信回答:“是共产党”,“你领导的党员是谁?”“是被压迫、受剥削和求解放的劳苦大众”。敌人无计可施,就对刘文信施以酷刑。文信以坚定的革命意志和对党的忠诚信念,宁死不屈,敌人无奈之下,终于对刘文信下了毒手,他牺牲时只有21岁。冀南暴动虽然失败,但其影响是巨大的,它扩大了党在群众中的威信和影响,锻炼了一批干部队伍,打击了反动势力,为以后的革命斗争播下了火种。
  “七七事变”后,冀南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开展了英勇无畏的敌后抗日斗争,为中华民族的自由和解放,献出了自己无数优秀儿女的生命。
  
  1939年2月,曲周县抗日县长郭企之在南里岳村被捕。敌人用铁丝穿透了郭企之的两个手腕,然后又拧在一起,鲜血把地面染红了一大片。日本侵略军凑过来问:“你是什么人?”郭企之知道自己的身份已暴露,便用脚在地上写了“县长”两个大字。日本侵略军被他的英雄气概和苍劲有力的两个大字吓呆了。3月29日下午,在酷刑、利诱全都无效之后,敌人把郭企之押到城东北角一个已挖好的土坑旁,当敌人再次劝降时,郭企之轻蔑地瞟了敌人一眼说:“共产党员是不怕死的!”说完纵身跳进土坑。当黄土埋到胸口时,日军宪兵队长平岛再次劝降,郭企之用尽最后力气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牺牲时年仅24岁。
  抗日战争爆发后,冀南军民在一二九师刘伯承、邓小平首长领导下,先后发起了破袭公路、讨伐国民党叛逆军、参加“百团大战”等战役,粉碎了日寇的“囚笼战术”。冀南抗日根据地的创建和壮大,成了侵华日军的心腹之患。日本帝国主义为把华北作为它进行太平洋战争的后方基地,于1942年4月29日,对冀南抗日根据地进行了空前规模的大扫荡,制造了骇人听闻的“四·二九”铁壁合围大惨案。
  这次合围,敌人搞了两个圈,一是合围邢济路南的临西、邱县、威县一带,重点合围四分区和新四旅。
  拂晓时分,邱县方向响起了枪炮声,我军首先从临西与敌人交火,边打边撤。在摇鞍镇附近,新四旅一部先后被围,上午9点左右,展开了激战,敌人越来越多,战斗打得很激烈。机关枪、大炮响成一片,经过数次勇猛冲杀,十一团、七七一团先后突围。四军分区参谋长郑重、新四旅旅长雷少康和副旅长率部突围。四军分区司令员杨宏明在突围中身负重伤,因流血过多,牺牲在麦田里。四军分区政治部主任孙毅民同志在突围中牺牲。三八五旅和新四旅各一部被围困于临西贺伍庄村北,他们抢占有利地形,临时修筑工事,和敌人展开了殊死战斗。下午3时许狂风大作,烟尘弥漫,我军抓住战机猛烈反击,战斗一直打到黄昏,子弹打光了,就拚刺刀,刺刀弯了,又抡起枪托,打退了敌人一次一次的进攻。但终因寡不敌众,除一部分突围外,大部壮烈牺牲。新四旅的政治部主任陈元龙、十团团长陈子斌、十一团政委桂承志等300余名同志壮烈牺牲。
  另一个合围圈在武城以北枣强一带,主要合围冀南军区、党委、行署、七旅及六分区党政机关、部队。处在包围圈内的冀南区机关、部队以及学校等,逐步向十二里庄、王洼、郭庄靠拢集中。敌人的包围圈也随之缩小,火力越来越猛,逐步对我形成层层包围。形势越来越严峻,部队首长立即决定率军区机关部队掩护区党委、行署领导和被围困的同志一起,采取宽大正面多层次的大突围。下午2时,狂风骤起,尘沙飞扬,天空昏暗,给突围带来了有利条件。骑兵团在团长曾玉良、政委况玉强率领下像离弦的箭一样,向敌人猛烈冲击。骑兵团突到武城大辛庄时,敌人在右侧用猛烈的火力封锁了前进的道路。他们下了战马,徒步接近敌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上去,砍倒敌人的机枪射手,冲过大辛庄,终于将阻我之敌打跑,冲开了一条一二千米宽的缺口,大队人马紧跟着冲过去,突破了敌人第一层包围圈。随后又遇敌人第二层包围圈。敌人的一个骑兵部队迎面拦截,骑兵团同志机智灵活,将马隐蔽在沟里,调集了十二挺机关枪,将冲在前面的敌人打得人仰马翻,后边的敌人惊慌失措,调转马头四散退去,部队又乘机冲出了敌人的第二层包围圈。但一部分非战斗部队及地方机关人员,因缺乏战斗经验,多次突围未成被敌人冲散。
  冀南人民舍生忘死掩护营救我军干部战士的动人事迹,更是令人感动。有的妇女把怀中的婴儿交给战士扮成夫妻;有的大爷、大娘把战士当成儿女;有的把我们的同志藏在柴禾堆里、地窖里。当时的霍庄只有60多户人家,却掩护了我们50多名干部战士,在敌人的合围圈里,我们有数百名同志在群众的掩护下,得以安全脱险。
  1945年9月2日,日本侵略军在投降书上签字,抗日战争胜利结束。冀南在这八年抗战中付出了巨大代价,最值得我们缅怀的是那些用生命捍卫民族利益的英雄们:杨孝先、杨凤楼父子忠贞不屈;年仅19岁的小虎、方涛为救群众挺身而出;郭企之、樊振庭宁死不屈被日寇活埋;爱国将领范筑先父子宁死不降;胡平锷被日寇残暴地铡成三节;任光亚被捕后受尽折磨英勇就义……等等,数万名冀南儿女用自己的生命谱写了一篇篇惊天地泣鬼神的民族诗史。
  抗日战争胜利结束不久,当饱受战争之苦的人民还没有来得及享受胜利的喜悦之时,内战的烽火又燃。蒋介石开始对解放区全面进攻,英勇的冀南军民在党的领导下,奋起抗击。为支援解放战争,冀南各级组织广泛深入地发动群众、依靠群众,调动各方面力量,发展生产,支援前线,参军参战,前方需要什么,后方就支援什么,解放军打到哪里,人们就支援到哪里,从乡村到城镇,从后方到前线,到处呈现男女老少齐上阵、家家户户支前忙的动人景象。从淮海、平津战役到解放全中国,冀南人民同子弟兵一道并肩战斗,显示了人民战争的巨大威力。据不完全统计,在三年解放战争中,冀南区共有10万余人参军,织布234万米,做军鞋69万双,冀南军民在解放战争中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1989年8月20日,经国务院批准,冀南烈士陵园被列为第二批全国重点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1995年,被中共河北省委、省政府命名为河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