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河烈士陵园

   热河革命烈士纪念馆位于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河北省承德市区南部的松鹤山上。坐西朝东,地势高敞,占地面积8万平方米。馆区内松柏苍翠,建筑古朴,与历史文化名城格调合谐,相映成辉。自1995年以来先后被民政部,河北省委、省政府,承德市委、市政府命名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走进大门拾阶而上,依山就势的98级台阶,寓意着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九一八”国难,永远不会忘记日本帝国主义在侵华战争中犯下的滔天罪行。随着台阶的逐步升高,一种崇敬、庄严的感觉油然而生。通过长达百米的宽阔甬道,占地1200多平方米的纪念碑主体展现在眼前。两层碑栏之上,矗立着由花岗岩砌筑、高达31.6米的革命烈士纪念碑,其建筑风格、碑身式样、汉白玉浮雕均出自建造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同一批能工巧匠之手。碑身正面,朱德委员长亲笔题写的“革命烈士永垂不朽”8个金色大字熠熠生辉。纪念碑的后面是占地420平方米的“陈列馆”。展厅正面悬挂着肖克将军题写的“陈列馆”牌匾。
    承德,古称热河。地处内蒙古高原和松辽平原之间,是连接东北、华北的枢纽,沟通关内外的咽喉。满清王朝在这里修建避暑山庄而控制塞外,“左通辽沈,右引回回,北控蒙古,南制天下”。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它的行政建制始于清朝雍正元年(1723年),1928年建热河省,1949年1月10日成立热河省人民政府,辖:承德市;围场、隆化、丰宁、滦平、平泉、青龙、兴隆、承德、朝阳、北票、建平、建昌、凌源、宁城、赤峰、乌丹16县;敖汉、喀喇沁、翁牛特、喀喇沁左4旗。总面积19万平方千米。1956年1月热河省撤销省建制,承德市划归河北省。
     英雄的热河人民是富有光荣革命传统和爱国精神的人民,为谋求解放曾经进行过英勇顽强的斗争,从反对封建主义和帝国主义势力的金丹教起义,到铧子沟人民的抗洋拒官斗争,热河人民不怕流血牺牲,前赴后继,在中国革命斗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者为了实现吞并中国的野心,热河就成了他们侵略扩张道路上的严重障碍,这样就使热河成了抗日战争的焦点和舆论的中心。
1933年元月,日寇兵分三路向热河进犯,伪热河省主席汤玉麟奉行不抵抗政策,节节败退,带领3万人马弃承德而逃,日军于3月4日占领了热河省会——承德。但是英雄的热河人民是不甘沦为亡国奴的,反抗日本侵略者的烈火燃遍了热河土地。1933年12月11日,兴隆县黄花川孙杖子村农民孙永勤举起了“天下第一军、杀富又济贫”的抗日大旗,成立了民众军,发动了黄花川农民抗日大爆动。队伍很快发展到5000余人。1934年5月,孙永勤接受共产党的建议,将民众军改为抗日救国军。这一支军队转战于长城内外,与日伪军作战200余次,攻克敌据点100多个,歼敌5000余人,威震长城内外。1935年5月,抗日救国军在遵化茅山一带陷入日伪军1万多人的包围,全军将士与日寇激战三昼夜,身负重伤的孙永勤让战士把他抬到阵地上指挥战斗,不幸中弹,壮烈牺牲。时年44岁。1938年毛泽东同志在著名的“八一宣言”中赞扬他是“为国捐躯的民族英雄”。
    为了反抗日本侵略者的血腥统治,1938年6月,热河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发动了震惊中外的冀热边抗日大爆动,在热河境内建立了11个抗日县政权,组织了众多的抗日游击队和民兵,在长达500千米的长城沿线同敌人展开了艰苦卓绝的敌后“无人区”斗争。经过12年半的浴血奋战,付出了10余万人的牺牲代价,仅承德市西郊的水泉沟“万人坑”就有3万多抗日军民及无辜群众惨遭杀害,终于在1945年8月打败了日本侵略者,赢得了抗日战争的完全胜利。
    在三年解放战争中,中国共产党以热河为中心,建立了冀热辽革命根据地,为挺进东北,解放华北做出了重要贡献。在隆化战斗中又涌现出全国著名的战斗英雄董存瑞,“为了新中国,冲啊!”那惊天动地的呐喊,至今仍然鼓舞着全国人民为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而奋斗!
   热河省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决定在承德市修建热河革命烈士纪念馆。1956年破土动工,1965年竣工并正式开放。原热河省省长李运昌亲笔题写了馆名。建馆40余年来,纪念馆收集了数千万字的烈士资料和大量的革命文物,保存了5000多名烈士英名录。馆藏著名烈士有:民族英雄孙永勤,我党早期活动家、热河民军司令陈镜湖,冀东军分区副司令员包森,迁遵兴联合县县长姚铁民,西安事变中捉蒋功臣刘桂五,全国战斗英雄董存瑞等数十位烈士事迹。其中团职以上30余名,立卷达200多名。根据形势的需要,先后举办过5次大型资料陈列、革命烈士事迹展览;革命文物展览;接待观众达200余万人次。为弘扬爱国主义精神,教育广大青少年和加强精神文明建设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1995年以来,这里已成为国家、省、市三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河北省重点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先后与承德医学院、石油专科学校、承德市实验小学等全市10余所院校结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共建单位”。来这里参谒和游览的人员络绎不绝。每逢清明节、五四青年节、七一党的生日、国庆节等重大节日,承德市各界人士都在这里举行纪念活动,更是青少年入队、入团,新党员入党,新战士入伍宣誓和广大人民群众进行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的主要场所,是集教育与游览为一体的花园式单位,早已成为承德市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窗口。
    位于承德市市区南部,承德市体育场对面,占地面积17公顷。纪念馆是根据1995年热河省人民代表大会决议而建的。主要是纪念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为热河解放而牺牲的革命烈士。始建于1957年,竣工于1963年。
     热河革命烈士纪念馆坐西面东,依山崖而建,山势陡峻,高耸的烈士纪念塔十分壮观。进馆门登118级石级至馆内。馆区正面主体建筑是烈士纪念塔。塔身断面为长方形,总高32。45米,花岗岩料石结构。塔身正面嵌白色大理石,镌刻朱德委员长题词“革命烈士永垂不朽”八个槌金大字。塔冠以黄、蓝两色琉璃瓦饰顶。塔座为石砌,高低两层。纪念塔正后方为陈列馆,建筑面积400余平方米。展出了抗日民族英雄孙永勤等烈士的事迹。

   

热河烈士陵园位于河北省承德市区南部的松鹤山上。坐西朝东,地势高敞,占地面积8万平方米。馆区内松柏苍翠,建筑古朴,与历史文化名城格调合谐,相映成辉。主要建筑有高达31.6米的纪念碑和1500平方米的三座陈列馆。走进大门拾阶而上,依山就势的98级台阶,寓意着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九一八”国难,永远不会忘记日本帝国主义在侵华战争中犯下的滔天罪行。通过长达百米的宽阔甬道,占地1200多平方米的纪念碑主体展现在眼前。两层碑栏之上,矗立着由花岗岩砌筑、高达31.6米的革命烈士纪念碑。碑身正面,朱德委员长亲笔题写的“革命烈士永垂不朽”8个金色大字熠熠生辉。纪念碑的后面是占地420平方米的“陈列馆”。展厅正面悬挂着萧克将军题写的“陈列馆”牌匾。

     承德,古称热河。位 热河烈士陵园(革命烈士纪念馆)位于河北省承德市区南部的松鹤山上。坐西朝东,地势高敞,占地面积8万平方米。馆区内松柏苍翠,建筑古朴,与历史文化名城格调合谐,相映成辉。主要建筑有高达31.6米的纪念碑和1500平方米的三座陈列馆。走进大门拾阶而上,依山就势的98级台阶,寓意着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九一八”国难,永远不会忘记日本帝国主义在侵华战争中犯下的滔天罪行。通过长达百米的宽阔甬道,占地1200多平方米的纪念碑主体展现在眼前。两层碑栏之上,矗立着由花岗岩砌筑、高达31.6米的革命烈士纪念碑。碑身正面,朱德委员长亲笔题写的“革命烈士永垂不朽”8个金色大字熠熠生辉。纪念碑的后面是占地420平方米的“陈列馆”。展厅正面悬挂着萧克将军题写的“陈列馆”牌匾。承德,古称热河。位于河北省东北部、辽宁省南部及内蒙古自治区的东南部,1949年1月10日成立热河省人民政府,辖:承德市、围场、隆化、等16县4旗。总面积19万平方千米。1956年1月热河撤销省建制,承德市划归河北省。英雄的热河人民是富有光荣革命传统和爱国精神的人民,为谋求解放曾经进行过英勇顽强的斗争,在中国革命斗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抗日战争时期为了反抗日本侵略者,1938年6月热河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发动了震惊中外的冀热边抗日大爆动,在热河境内建立了11个抗日县政权,组织了众多的抗日游击队和民兵,在长达500千米的长城沿线同敌人展开了艰苦卓绝的敌后“无人区”斗争。经过12年半的浴血奋战,付出了10余万人的牺牲代价,仅承德市西郊的水泉沟“万人坑”就有3万多抗日军民及无辜群众惨遭杀害,终于在1945年8月打败了日本侵略者,赢得了抗日战争的完全胜利。在三年解放战争中,中国共产党以热河为中心,建立了冀热辽革命根据地,为挺进东北,解放华北做出了重要贡献。在隆化战斗中又涌现出全国著名的战斗英雄董存瑞。

热河省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决定在承德市修建热河革命烈士纪念馆。1956年破土动工,1965年竣工并正式开放。原热河省省长李运昌亲笔题写了馆名。建馆40余年来,纪念馆收集了数千万字的烈士资料和大量的革命文物,保存了5000多名烈士英名录。馆藏著名烈士有:抗日民族英雄孙永勤,我党早期活动家、热河民军司令陈镜湖,冀东军分区副司令员包森,迁遵兴联合县县长姚铁民,西安事变中捉蒋功臣刘桂五,全国战斗英雄董存瑞等数十位烈士事迹。其中团职以上30余名,立卷达200多名。1995年以来,这里已成为国家、省、市三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河北省重点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
于河北省东北部、辽宁省南部及内蒙古自治区的东南部,1949年1月10日成立热河省人民政府,辖:承德市、围场、隆化、等16县4旗。总面积19万平方千米。1956年1月热河撤销省建制,承德市划归河北省。英雄的热河人民是富有光荣革命传统和爱国精神的人民,为谋求解放曾经进行过英勇顽强的斗争,在中国革命斗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抗日战争时期为了反抗日本侵略者,1938年6月热河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发动了震惊中外的冀热边抗日大爆动,在热河境内建立了11个抗日县政权,组织了众多的抗日游击队和民兵,在长达500千米的长城沿线同敌人展开了艰苦卓绝的敌后“无人区”斗争。经过12年半的浴血奋战,付出了10余万人的牺牲代价,仅承德市西郊的水泉沟“万人坑”就有3万多抗日军民及无辜群众惨遭杀害,终于在1945年8月打败了日本侵略者,赢得了抗日战争的完全胜利。在三年解放战争中,中国共产党以热河为中心,建立了冀热辽革命根据地,为挺进东北,解放华北做出了重要贡献。在隆化战斗中又涌现出全国著名的战斗英雄董存瑞。
热河省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决定在承德市修建热河革命烈士纪念馆。1956年破土动工,1965年竣工并正式开放。原    热河省省长李运昌亲笔题写了馆名。建馆40余年来,纪念馆收集了数千万字的烈士资料和大量的革命文物,保存了5000多名烈士英名录。馆藏著名烈士有:抗日民族英雄孙永勤,我党早期活动家、热河民军司令陈镜湖,冀东军分区副司令员包森,迁遵兴联合县县长姚铁民,西安事变中捉蒋功臣刘桂五,全国战斗英雄董存瑞等数十位烈士事迹。其中团职以上30余名,立卷达200多名。1995年以来,这里已成为国家、省、市三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河北省重点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

 

热河烈士陵园内著名烈士 

  刘桂五(1902-1938) 热河省凌南县八家子村(今属辽宁朝阳)人,.原为绿林行伍出身,华清池捉过蒋。38年作为骑兵第5师师长战死在内蒙抗日前线。
  曾为西北军将领宋哲元部下,庐山军官训练团第二期毕业,后编入东北军,曾任骑兵旅连长、白凤翔骑兵第六师团长等职。西安事变时,因为他和白凤翔都有为匪经历,善于“掏老窑”,因此命令他所带的团,在西安事变中直接负责攻击蒋介石侍卫警戒的二道门和五间厅。为此,张还曾特别带白凤翔和刘桂五去见过蒋介石,目的是熟悉路径,认清人,对于当时官阶仅为上校的刘桂五,倒也是难得的“殊荣”了。 这段史实其实颇为值得玩味,因为张学良引见白,刘给蒋介石的名义,恰恰是因为要派他们两人深入热河日军背后开展游击战!想来若蒋对抗日完全没有信心或者兴趣,是不会召见这两个军官的。可能蒋对张学良来说,不是不抗日,而是抗日的招法太缓,太犹豫吧。尽管有“掏老窑”的经验,由于天黑地险,蒋方卫士训练有素,攻打五间厅的战斗还是持续了相当长的时间,直到指挥抵抗的侍卫长钱大钧被弹穿胸部(后被部下扶到一个窑洞中抢救,被东北军俘获),宪兵队长蒋孝先(蒋中正之侄,俞济时之表兄)战死.才停止抵抗。这时,蒋介石已经逃入骊山,刘桂五没能将其生擒,后被刘多荃派人搜出。 西安事变解决后,白凤翔被免职,但蒋方对团级军官表示既往不咎,因此1937年10月,刘升任国民党骑兵第六师师长,下辖两个骑兵团,一个步兵团。率部防守绥远(现内蒙古呼和浩特)旗下营子。
  一九三七年,抗战爆发,国民政府命令打响抗战第一枪的马占山将军在大同组建东北挺进军,做出收复东北态势,其主力即为骑三师井得泉部与骑六师刘桂五部。由于敌我力量悬殊,察绥大部失陷,靠东北挺进军杀回东三省的可能性显然太小。但马占山毅然向北移军大青山畔的哈拉寨,以游击战术纵横伊克昭草原,并不断率军翻越大青山,向日军腹地攻击,成为晋绥侧翼的一支重要力量。八年间日军始终无法在这个地区彻底驱逐马占山所部。
  东北军骑兵部队在敌后的作战一度有声有色,马占山之外,白凤翔的热河挺进军也曾威胁多伦,辗转转战,1939年才在日军重兵攻击下于固阳兵败,地点和刘桂五战死处仅距离几十公里。 在几次穿越大青山的作战中,刘桂五利用绥远地广人稀的特点,充分运用骑兵快速,凶狠的优点,打了就走,屡立战功。一九三八年三月,为了配合傅作义部反攻绥远的作战,马占山部再次翻越大青山,在日军背后发动攻势,乘虚攻占凉城,河口,托克托等地,生擒伪蒙古军骑四团团长门树槐,刘桂五并率骑六师攻占萨拉齐火车站,活捉伪蒙康王(后作为俘虏送归重庆)切断平绥铁路。
  傅的反攻和日军(驻蒙军司令莲沼蕃中将、第二十六师团后宫淳中将)在晋北发动的攻势恰好撞车,损失较大,但日军因为平绥铁路被切断深感震惊,主力掉头攻击马占山挺进军。由于日军吸取了和马部骑兵作战的教训,组建了大编制的摩托化部队,并在飞机配合下攻击马占山部,使主力是传统骑兵的挺进军陷入被动。此时,马占山为胜利所激动,一时贪攻试图收复整个绥北,还在继续向东方百灵庙和武川方向攻击,发现情况危急后回撤不及。(夜袭武川之敌时,与敌原口联队千余人、装甲车三十余辆遭遇。武川伪军骑兵第二十五团约五百余人,也在日军指挥下,向刘部左侧攻击。刘率部奋勇抵抗,终于杀出重围,)四月二十日,后退中的挺进军被日军截击战败。刘桂五率部断后,奋力阻击,激战两天两夜,二十二日,部队在黄油干子(今包头附近)渡河时,马占山司令部突遭日军与敌坂仓混合旅团千余人及装甲车七十余辆袭击,刘师长率部就地抵抗,掩护军部撤离,不幸中弹殉国,年仅三十六岁。
  突围的马占山听说刘桂五战死,不顾危险返回后队,抚尸大哭(马与刘是东北军时代的老友,袍泽情深)。因为战况紧急,只能着部下暂时将其遗体仓促掩埋在河岸附近的乱石中。 起于草莽,殉于国家,大概就是说的刘桂五这样的军人吧。
  当时的中国政府追赠刘桂五为陆军中将。一年后马占山率部再出大青山,为刘桂五重建陵墓,穿石为忠烈祠,并立“抗日阵亡将士纪念塔”以作纪念。1961年7月,陕西省人民委员会追认刘桂五为革命烈士。

陈镜湖
姓 名:陈镜湖 
性 别:男
民 族:汉族
籍 贯:辽宁建平
出生年月:1901年
牺牲日期:1933年12月 
  陈镜湖字印潭,号小秋。化名李铁然,曾用名陈龙川、陈士秋、李国才、李学孔、宫子明。辽宁省建平县富山乡南井村人。中共党员。大革命时期参加革命,任中共热河工委负责人,中共内蒙古特别委员会书记。辽宁地区党的早期革命活动家。
  在天津直隶省立一中和南开大学读书时,积极参加“五四”运动,是“学生救国团”“南下宣传团”的骨干。1919年9月,他和韩麟符组织与“觉悟社”齐名的“新生社”,后来,在李大钊的帮助下改组为”马克思主义研究会”。1923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不久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并以个人名义加入国民党。1924年1月,他被选为直隶省代表参加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后去冯玉祥部队做兵运工作,任宋哲元部支队长。“北京政变”后,冯部改编为中国国民军,他被委任为热河民军司令。孙中山北上途经天津时,他做为孙先生北上宣传员,多次谒见聆听其教诲。孙中山逝世时,他代表热河省参加祭奠,并出席了国民议会促进会代表大会。会后回到热河,以国民党省党部执行委员、中共热河工委负责人的身份开展工作。在纪念“五四运动”六周年大会上他发表演说,痛斥帝国主义妄图瓜分中国的罪行,高呼“猛醒吧,睡狮!觉悟吧,中国!”。
  1925年秋,李大钊在张家口主持召开了“内蒙古工农兵大同盟”代表大会。他是热河省代表,被选为中央执行委员。这时,我党建立的“内蒙古特别民军”编成,他被任为第二骑兵纵队司令。不久,该军加入国民军在热河同东北军作战。1926年8月,该军退入包头,9月参加冯玉祥的“五原誓师”后,他带队进入陕西。1927年4月,他被选为内蒙古出席中共“五大”代表。在他去土默特旗准备参加会议时被捕,不久,经组织营救获释。去北京工作。
  1930年秋,中共顺直省委遭到破坏,他为接通党的关系,穿越蒙古草原去苏联,经共产国际联系,恢复了党的关系。回国后,他接受党中央恢复、整顿内蒙特委的重任,于同年9月组成了新的特委,他化名李铁然任书记。一年多来,他向党中央写了“内蒙党报告”、“内蒙特委致中央的信”、“内蒙特委书记李铁然报告”、“内蒙古一般政治状况分析”等十余分材料,为党中央指导内蒙工作提供了可靠的依据。1933年2月,在前委书记柯庆施领导下,陈镜湖率党内部分人员加入冯玉祥的“察省民众抗日同盟军”,陈任参议。同年12月他去张北点验抗日武装部队,途中遭到反动民团袭击,不幸中弹牺牲。
  陈镜湖牺牲后,被历史尘封了半个世纪,并背着“军阀”的劣名,其本人及家属多年遭受不公正的对待。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建平县委在党史资料征集过程中,终于搞清楚了陈镜湖的革命经历与光辉业绩。1983年1月7日,辽宁省人民政府正式追认陈镜湖为革命烈士,并在陈镜湖的家乡为其建墓立碑

包森

(1911-1942) 原名赵宝森,又名赵寒,陕西蒲城县三合乡义龙赵家村人,人称“中国的夏伯阳”,抗日民族英雄。
  1932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7年3月赴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抗战爆发后被派往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独立一师工作,任33大队总支部书记。1938年6月率40多人到冀东,在河北兴隆一带开辟抗日游击区。1939年4月下旬,包森指挥部下巧妙活捉前来捉拿自己的日本天皇表弟、宪兵大佐赤本,一时震动日本朝野。
  1939年秋包森被任命为冀东军区副司令员。1941年秋,冀东军分区开展打击伪治安军的作战行动开始后,包森多谋善断、英勇果敢,在他的指挥下,部队打了一个又一个漂亮仗。其中1942年1月燕山口内果河沿一役,他以7个连的兵力,毙俘敌伪中佐以下官兵近千人,创造了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战例。 1942年2月17日,包森所部在遵化境内野虎山一带与日伪一部遭遇,指挥战斗中不幸胸部中弹牺牲。

姚铁民 
  姚铁民,原名姚广凯,1898年出生于辽宁省海城市耿庄镇北河沿村。青年时代投身东北军,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不满国民党政府的不抵抗政策,毅然离开了东北军,几经周折,来到革命圣地延安,走上了武装抗日救国的道路。1938年,姚铁民加入中国共产党,奉命随邓华、宋时轮赴冀东开辟抗日根据地,任包森支队参谋长,率队转战长城内外,开展敌后游击斗争,九神庙一战,毙日军70余人,声威大震。姚铁民、包森曾率16名战士,血战东新庄,毙日军10余人,俘获日伪军300余人,开创了冀东游击战以少胜多的先例,被誉为“十八勇士”。1940年3月,姚铁民任迁(西)、遵(化)、兴(隆)、联合县县长,他深入发动群众,建立县区乡各级武装,组织抗日军民割电线、抓汉奸、拔据点,狠狠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1941年9月,姚铁民调任长城工作团副团长,他经常率干部冒险深入热南,开辟热南游击根据地,曾组织抗日军民进行了大规模的破坏敌伪交通活动。1943年2月9日,姚铁民在兴隆县蘑菇峪一带发动群众,遭到敌人包围被捕,被敌人关押在青龙监狱。在狱中,由于汉奸告发,敌人得知姚铁民是抗日县长,立即转押至承德监狱。面对敌人各种诱降,姚铁民严辞拒绝,面对敌人各种酷刑的折磨,姚铁民誓死如归,坚定地表示:“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要抗日到底。”1944年4月30日,姚铁民由于屡遭酷刑,不幸被折磨致死于承德监狱。终年46岁。

刘桂五 

  刘桂五(1902-1938) 热河省凌南县八家子村(今属辽宁朝阳)人,.原为绿林行伍出身,华清池捉过蒋。38年作为骑兵第5师师长战死在内蒙抗日前线。
  曾为西北军将领宋哲元部下,庐山军官训练团第二期毕业,后编入东北军,曾任骑兵旅连长、白凤翔骑兵第六师团长等职。西安事变时,因为他和白凤翔都有为匪经历,善于“掏老窑”,因此命令他所带的团,在西安事变中直接负责攻击蒋介石侍卫警戒的二道门和五间厅。为此,张还曾特别带白凤翔和刘桂五去见过蒋介石,目的是熟悉路径,认清人,对于当时官阶仅为上校的刘桂五,倒也是难得的“殊荣”了。 这段史实其实颇为值得玩味,因为张学良引见白,刘给蒋介石的名义,恰恰是因为要派他们两人深入热河日军背后开展游击战!想来若蒋对抗日完全没有信心或者兴趣,是不会召见这两个军官的。可能蒋对张学良来说,不是不抗日,而是抗日的招法太缓,太犹豫吧。尽管有“掏老窑”的经验,由于天黑地险,蒋方卫士训练有素,攻打五间厅的战斗还是持续了相当长的时间,直到指挥抵抗的侍卫长钱大钧被弹穿胸部(后被部下扶到一个窑洞中抢救,被东北军俘获),宪兵队长蒋孝先(蒋中正之侄,俞济时之表兄)战死.才停止抵抗。这时,蒋介石已经逃入骊山,刘桂五没能将其生擒,后被刘多荃派人搜出。 西安事变解决后,白凤翔被免职,但蒋方对团级军官表示既往不咎,因此1937年10月,刘升任国民党骑兵第六师师长,下辖两个骑兵团,一个步兵团。率部防守绥远(现内蒙古呼和浩特)旗下营子。
  一九三七年,抗战爆发,国民政府命令打响抗战第一枪的马占山将军在大同组建东北挺进军,做出收复东北态势,其主力即为骑三师井得泉部与骑六师刘桂五部。由于敌我力量悬殊,察绥大部失陷,靠东北挺进军杀回东三省的可能性显然太小。但马占山毅然向北移军大青山畔的哈拉寨,以游击战术纵横伊克昭草原,并不断率军翻越大青山,向日军腹地攻击,成为晋绥侧翼的一支重要力量。八年间日军始终无法在这个地区彻底驱逐马占山所部。
  东北军骑兵部队在敌后的作战一度有声有色,马占山之外,白凤翔的热河挺进军也曾威胁多伦,辗转转战,1939年才在日军重兵攻击下于固阳兵败,地点和刘桂五战死处仅距离几十公里。 在几次穿越大青山的作战中,刘桂五利用绥远地广人稀的特点,充分运用骑兵快速,凶狠的优点,打了就走,屡立战功。一九三八年三月,为了配合傅作义部反攻绥远的作战,马占山部再次翻越大青山,在日军背后发动攻势,乘虚攻占凉城,河口,托克托等地,生擒伪蒙古军骑四团团长门树槐,刘桂五并率骑六师攻占萨拉齐火车站,活捉伪蒙康王(后作为俘虏送归重庆)切断平绥铁路。
  傅的反攻和日军(驻蒙军司令莲沼蕃中将、第二十六师团后宫淳中将)在晋北发动的攻势恰好撞车,损失较大,但日军因为平绥铁路被切断深感震惊,主力掉头攻击马占山挺进军。由于日军吸取了和马部骑兵作战的教训,组建了大编制的摩托化部队,并在飞机配合下攻击马占山部,使主力是传统骑兵的挺进军陷入被动。此时,马占山为胜利所激动,一时贪攻试图收复整个绥北,还在继续向东方百灵庙和武川方向攻击,发现情况危急后回撤不及。(夜袭武川之敌时,与敌原口联队千余人、装甲车三十余辆遭遇。武川伪军骑兵第二十五团约五百余人,也在日军指挥下,向刘部左侧攻击。刘率部奋勇抵抗,终于杀出重围,)四月二十日,后退中的挺进军被日军截击战败。刘桂五率部断后,奋力阻击,激战两天两夜,二十二日,部队在黄油干子(今包头附近)渡河时,马占山司令部突遭日军与敌坂仓混合旅团千余人及装甲车七十余辆袭击,刘师长率部就地抵抗,掩护军部撤离,不幸中弹殉国,年仅三十六岁。
  突围的马占山听说刘桂五战死,不顾危险返回后队,抚尸大哭(马与刘是东北军时代的老友,袍泽情深)。因为战况紧急,只能着部下暂时将其遗体仓促掩埋在河岸附近的乱石中。 起于草莽,殉于国家,大概就是说的刘桂五这样的军人吧。
  当时的中国政府追赠刘桂五为陆军中将。一年后马占山率部再出大青山,为刘桂五重建陵墓,穿石为忠烈祠,并立“抗日阵亡将士纪念塔”以作纪念。1961年7月,陕西省人民委员会追认刘桂五为革命烈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