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楼红军东征纪念馆

 红军东征纪念馆是为了纪念1936年毛泽东率红一方面军东渡黄河,建立抗日山西根据地的历史业绩而立,是省级规模的纪念馆。馆舍位于石楼县城,建筑面积1.1万平米,主体建筑占地1100平方米,分展厅与纪念碑两部分,整体建筑气势恢弘,造型优美,碑体直耸云天,型如一艘前进中的帆船,象征着红军精神永存。
  该馆位于山西省石楼县城,1991年中央批准建馆,1992年省计委批准立项,1993年8月正式动工修建,1996年5月5日建成开馆,总投资115万元,是一座全面反映红军东征历史的纪念馆,直属于山西省文物局。占地面积11000平方米,建筑面积1100平方米,江泽民同志题写馆名。主展馆分为序厅和四个展厅,布置有“红军东征”基本陈列,展出历史照片197幅,珍贵文物75件/套,文字图表70余份,全面再现1936年2月20日,红一方面军在毛泽东、彭德怀率领下,以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军的名义渡河东征,在山西境内转战50余县,同蒋阎军队展开激战,历时75天,于5月5日回师陕北的历程。
  展厅中一幅巨大的红军东征电动沙盘模型,运用声、光、电科技手段直观地再现了红军东征战斗的全过程。左右两厅陈列有老领导、老红军的题词30余幅。
  馆背百级台阶以上,是“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纪念碑”,两侧是亭台、花草和一排排的青松翠柏。



红军东征在石楼 

  1936年的红军东征,是中国共产党北上抗日,拯救中华民族危亡的壮举。当时,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华气焰咄咄逼人,抢占我东北三省之后继而又入侵华北,形势万分危急,而国民党反动派却采取不抵抗主义,不惜出卖国土主权以求苟安.中国共产党在此紧急关头,决心唤起全体民众,发动抗日救亡运动。于是,不顾长征的疲倦,在1935年12月,中共中央召开了瓦窑堡会议,毅然决定组成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军渡过黄河进行东征,开赴华北抗日前线,直接对日作战.

  东征红军先头部队十五军团,于1936年2月20日晚开始渡河行动,经过激战,抢渡黄河天险成功。21日晨,毛泽东率总部来到河西清涧县古渡西辛关。毛泽东隔河望了望已被红军攻克的原阎军河防碉堡,随即上船,急流稳渡,过了黄河。

  一上岸,毛泽东来到石楼东辛关一家店中歇息。店掌柜白乙民是地下党员,以开店作掩护,负责两岸的通讯联络,暗中发展党员,是一处可靠的碉堡户。稍事休息听取白乙民汇报后,毛泽东便启程,率总部人员登上了村后的官道山。晨风吹拂,寒意忧在,毛泽东十分精神地走在官道山上,不久登上一处叫冠子峁的山头上,毛泽东环首远眺,面对山舞银蛇的大好河山,顿失滔滔的黄河急流,遥想长城内外的北国风光,拯救华夏儿女于水深火热的豪情汹涌澎湃,一首咏雪绝唱随即而生。这时警卫员把早饭递上来,是一盒小米饭,几块老腌菜。他一边大口大口嚼着饭菜,发出冰渣的声响,一边再一次提醒总部人员,石楼是阎锡山统治了几十年的“白地”,受反动宣传影响,群众一时可能不了解我们,你们要做好群众工作,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不拿群众一针一线。饭后片刻,经义牒,再往东10华里,来到留村。这是义牒以东第一个大村子,一条官道从村下穿过,路下面,由东北、东南而来的两条河流的交汇处,有一处座南向北的独立四合院,片石修筑的窑洞和院墙,隔河与村子对面相望。这是一处店房院,有前客栈、后客栈、中客栈,前后流水潺潺,周遭柏树森森,就近饮马,安全方便,确是一处难得的驻脚之所。据传,当年李自成曾在这里住过,因能留住“闯王”,所以改为留村。毛泽东住在中客栈。亲切地同掌柜交谈,问这问那,从家庭生活、旅店的生意,到山川名胜、风土人情。东征结束,他回师陕北以后,一次,碰到从石楼过河参加红军的任侠惠时,还向他打问留村客栈掌柜的情况。在繁忙的战争年代,对一个只见过一面的普通老百姓,他竟如此记惦关心,真叫人感动,也说明留村给主席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毛泽东歇脚留村以后,红军宣传队不顾疲劳,立即走进村里穷苦老百姓家中,宣传革命道理。同是天下受苦人,心有灵犀一点通。穷苦人马上组织起来了,成立了村苏维埃政府,年轻人热情更高,许多人当场要求参加红军。看到这种情景,毛泽东十分高兴地说:阎锡山吹嘘山西是他的“模范省”,可山西老百姓还是拥护红军,不喜欢阎锡山。山西人民迟早要起来革命的。

  毛泽东有首堪称千古绝唱的词《沁园春·雪》,是东征期间写就的,据刘兴汉《〈沁园春·雪〉写作时、地的论证》和盛文庭《毛泽东同志〈沁园春·雪〉写作发表问题》的文章记述,这首词“写于1936年2月22日或23日。”而毛泽东是21日晨渡过黄河的,也就是说是在到石楼后写就的,更具体点讲很可能是在留村写就的。词中对祖国壮丽山河的赞美,对古今朝人物的褒贬,是激励东征将士勇往直前,为人民建功利业的号角。这首词后来毛泽东去重庆谈判时公开对外发表,轰动山城,连蒋介石也不得不叹为观止。《沁园春·雪》与石楼,或者说与石楼留村紧相连属,实在是我们石楼人民的骄傲。

  2月23日早晨,毛泽东偕夫人贺子珍率总部人员,离开留村,经石家坪到达张家塌,住在景文平家。在这里指挥了过河后的两个胜仗,即关上战斗和篷门战斗,使红军突破天险后冲破阎军第二道防线,实现了东征开始后第一步战略任务。毛泽东在张家塌居住8天,然后翻越四十里山北端的老子王山顶,折向东北小道经神渠、木那、孟家塔到达县城北15华里的西卫村。这个村子位于屈产河中游的河川上。由此往南经石楼城可通永和县,由城折东可到交口、孝义,往北则可到柳林、三交、离石等处。

  毛泽东住在村子西南坪上张希良家的四合院里。庭院座西向东,倚着一座缓坡小山,对面正好隔了北去的屈产河看东山上的日出。大门外是一块空场地,靠院墙有拴马的石桩。院内西面3孔正窑,高大宽敞,门窗雕花精细。南北两侧各有3孔岔窑,比正窑小些。正窑台阶下偏右一盘小石磨。整个院落内的窑洞、围墙,都用河石砌成。真是一家标准的本地庄户人家。住所下面不远,就是屈产河。毛泽东于东征激战之中,来这里小驻,清清的河水为他洗尘,驰骋疆场的战马在这里饱饮。

  进村这一天,村里人虽不知道了是什么官儿,但心里都觉得不一般,有的胆小,跑到村外去躲,毛泽东一进村,就派人把外面的老百姓都找回来。他住的这家房东也回来了,他道歉感谢后,就从正窑里搬出来,自己下榻在另一孔岔窑中。
 毛泽东在这里住了6个日夜,主持召开了重要会议。部署了东征红军扩红、筹款、赤化三大任务,并首次让与会的同志们传阅了《沁园春·雪》,大家感到十分高兴。在这短短的6天里,他和夫人贺子珍与房东老太太一家相处十分融洽。老太太问贺子珍丈夫姓什么?贺子珍直率地回答:姓毛。临走时,贺子珍还把自己的绣花手绢和一个红花格的带盖铁盒送给房东的两个孩子做纪念。

  3月5日,毛泽东同总部随行人员一起离开西卫,沿东卫河沟继续东进,经马门庄、东石羊等几个村到了马家庄,毛泽东住在村中半坡上丁盛才家的四合院中,次日清晨继续东进。到达隰县(今交口县)水头村。这以后,他率领的红军总部与从石口而来的东征主力时分时合,转战于石楼、交口、永河、隰县等地,与阻截红军东进的晋军周旋。同时所到之处建立红色政权,扩大红军影响。3月16日,毛泽东专程从康城红军总部又来到石楼,听取当日到达石楼的中央联络局长李克农关于洛川会谈的汇报,并决定,周恩来作为中央的全权代表赴延安与张学良谈判,共商联合抗日大事。

  在这期间,蒋介石应阎锡山紧急请求,派10万大军入晋,对红军围追堵截。党中央审时度势,以结成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逼蒋抗日为目的,即时地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即晋西会议。这次会议从3月20日开至27日,是流动进行的,由孝义上益村开始,后转至石楼城关镇四江村,最后在罗村结束。参加会议的有毛泽东、周恩来、张闻天、秦邦宪、王稼祥、邓发、何凯丰、张浩、彭德怀、杨尚昆等。会议讨论了中共共产党关于政治、军事、外交等诸多方面的策略;认真分析研究了同国民党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必要性和可能性,决定由王炳南同志继续说服杨虎城,以争取国民党实力派共同抗日;会议还研究了东征战略,批准了军委“以发展求巩固”的军事指导思想,广泛发动群众,壮大红军队伍。毛泽东率红军总部于3月28日离开罗村移至永和县北部继续指挥中路军狙击敌人。

 东征期间,张闻天及夫人刘英随毛泽东及总部人员转战与石楼。据刘英回忆,过河不久,主席急于上前方,只好让夫人贺子珍与她一起生活在石楼一户农家。并且说,当时贺子珍带了一只干熏鸡预备给毛主席吃的,主席硬是不要,为此还拌嘴。胡耀邦同志住在义牒郝家大庭院,任义牒工作团的团长,建立了义牒苏维埃政府,扩充子弟兵千余人,回到延安开总结会时,毛主席说,义牒工作团扩红、筹款、赤化任务完成的很好,团长胡耀邦来了没有请站起来我认识一下。当胡耀邦站起敬礼时毛主席亲切风趣的说,还是个小个子嘛!你知道吗?你考了第一。据胡耀邦女儿回忆,这是他父亲第一次与主席当面对话。

  叶剑英同志住在石楼城西二公里的王村,率部牵制敌人负责红军总部东进,圆满完成任务。毛泽东调侃说,叶剑英用一个小团的兵力包围了阎军四个整团,吓得敌军在石楼城不敢出来。陆定一在石楼城下写就了至今仍然广为流传的《红军东征歌》,欢快高昂的曲调鼓舞着红军战士勇往直前。杨尚昆同志参加了在石楼泗江、罗村等地召开的“晋西会议”,东征一年之后的第二次国共合作期间,为加强北方局的工作,刘少奇派杨尚昆同志再次来到石楼住在义牒圪堵坪,既负责北方局山西的工作,又进行山西西盟会的事宜,同时还取得与延安的联系。

  周恩来、彭德怀等不但参加了在石楼泗江、罗村召开的“晋西会议”,而且还表扬了参军的石楼小伙子郝守质、王三武、王三耀等。资料表明,毛泽东从2月22日渡河进入石楼,到3月28日离开罗村进入永和县,先后带领总部人员三次转战于石楼达19天之多,留下了珍贵的红色足迹,谱写了党史军史上的一段佳话。当年他住过的窑洞,如今仍由村民居住,外表上看同其他民房没有两样,然而当问起村里任何一个人这孔窑洞的历史时,包括孩子们,他们都会自豪地回答说:“那是毛主席住过的,毛主席!”。石楼,作为毛泽东踏上山西的第一块土地,作为党中央、红军总部入晋后第一前线指挥部所在地,为红军东征战役的胜利作出了杰出贡献。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叶剑英、张闻天、林伯渠、杨尚昆、张浩、秦邦宪、李富春、胡耀邦、陆定一、宋任穷、蔡畅、贺子珍、陈庚、杨成武、杨得志、徐海东、程子华等都曾在这里战斗生活过。

  在毛泽东诞辰一百周年之际,江泽民同志亲笔为兴建于石楼的红军东征纪念馆题写了馆名、碑名,徐才厚总参谋长参加了隆重的开馆仪式。石楼,这块红色土地,已随着红军东征的伟大业绩,随着一代伟人毛泽东的足迹而载入史册,扬名四海。东征精神已成为石楼赶超时代的精神动力,东征之路已成为连接东西的光明之路。近几年来,先后有千余人次踏上这条主席当年亲自开创的红色之路,如今,主席当年东渡黄河的辛关渡口即将建立黄河大桥,主席当年的东征之路已变成了又宽又平又直的省道二级公路,由石楼县城跨黄河大桥到延安圣地只有160余公里,延安圣地的光芒、东征精神的召唤以及对毛泽东同志的仰慕之情和老区人民的好客之情,将会吸引越来越多的四海宾朋“重走红军东征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