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和浩特市武川县德胜沟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旧址

 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中最艰苦的根据地之一。武川是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的中心地带,境内的得胜沟是大青山支队司令部和绥远省委、绥察行署、地委所在地,被称为塞外“小延安”。1964年,内蒙古自治区把得胜沟确定为第一批保护文物单位。1966年11月,在武川县大青山乡井尔沟村修建了井尔沟烈士陵园。1986年10月3日大青山英雄纪念碑建成,1989年8月30日被列为第二批全国重点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
    2005年3月23日,得胜沟抗日游击根据地司令部旧址被中宣部、国家发改委等13部委确定为全国100个红色旅游经典景区之一。如今,通往得胜沟的红色公路和大青山革命纪念馆已经建成,通往井尔沟的村级公路正在紧张施工建设,即将交付使用。红色旅游已成为县旅游业发展格局中的重要组成内容。 2006年10月14日,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和内蒙古军区举行了“纪念姚喆诞辰100周年座谈会”。2006年元月,有许嘉璐、布赫、霍英东、李嘉诚、高占祥等海内外知名人士发起的捐助山区贫困学生就读高等院校公益行动的“山花工程”,首期捐助曾为中国革命做出巨大牺牲和卓越贡献的10个山老区,大青山革命老区即成为其中之一。2007年11月15日—16日,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山花工程”执行委员会主席高占祥和“山花工程”爱心大使及文促会领导来到革命老区,举行了“山花工程”大青山助学行动,进一步确立了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在全国的重要地位。

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旧址解说词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朋友:

大家好!我是来自革命老区武川县的讲解员苏雅洁。

    绵延千里的大青山峰峦叠翠,气象万千,在那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年代里,它与高高井冈、巍巍太行一样,曾有多少革命志士以这里为根据地,同敌寇进行了殊死的斗争。
值此新中国60华诞之际,让我们沿着革命先辈的足迹,走进素有“大青山抗日根据地中心地带”之称的武川县,追寻那段由鲜血铸就的历史。
   位于武川县境内大青山深处的得胜沟,曾是当年八路军大青山支队司令部、绥远省委、省行署机关的驻地,被人称作“塞外小延安”。1938年5月14日,党中央、毛主席给在晋西北的八路军总指挥朱德、副总指挥彭德怀、八路军120师师长贺龙、政委关向应发出电文:“在平绥路以北沿大青山脉建立游击根据地甚关重要,请你们迅即考虑此事”。贺龙师长根据毛主席的指示,认真调查了大青山区的地形,随即选派120师358旅715团和师直骑兵连组成大青山支队,由李井泉任司令员兼政委,姚喆任参谋长,于1938年8月,从山西五寨出发,突破敌人重重封锁和堵截,两次北上,于9月1日越过平绥铁路,胜利挺进大青山,开辟了得胜沟等抗日根据地。从此这个山环水绕的小小山寨,在四周山脚下挖出一排排土窑洞,搭起一间间小茅庵,巍巍大青山燃起了熊熊的抗日烽火:夜袭陶林镇、攻克乌兰花、激战马场梁、伏击蜈蚣坝、保卫井尔沟、血战韩庆坝……大青山支队犹如一把锋利的钢刀直插敌人的心脏,仅用了3个多月的时间,就开辟了绥中、绥西、绥南三块游击区,把红色革命的种子播洒在大青山南北。
距武川县得胜沟乡政府20公里的得胜沟,那里山大沟深,地形险要,易守难攻。现有司令部、卫生队、教导队、电台等遗址,李井泉、姚喆、黄厚、杨植林等领导人住过的窑洞和办公用的石磨、树墩。存有八路军作战使用过的电台、战刀、手榴弹、马镫、火盆等珍贵文物.司令部旧址是三间低矮的窝棚,中间一扇门,西边墙上各开一个二尺左右的大户牖,门前一扇废石磨,一个树墩,这就是当年司令部的全部陈设.在那艰苦的岁月里,司令部的领导同志就是在这里住宿、开会并指挥作战.1964年被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列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景区内除了众多的革命遗址,自然风景十分独特:沟沟相连,溪泉缠绕,山青水秀,峰耸入云,有狮子嘴、石门、佛爷洞、晾人台、响沙湾、虎头山等自然景点,四面起伏的山架形成的天然屏障,怀抱着得胜沟,一条小河绕村而过,类似延河长流不息,集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于一体,革命气势恢弘。
如今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司令部旧址------得胜沟,已被命名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肓基地、全区红色教育基地、全区廉政教育基地,武川县被中宣部等13部委列为全国百佳红色经典旅游区之一,特别是随着去年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展馆的落成,到这里瞻仰接受教育的游人更是络绎不绝,成群结队的学生、干部、群众、部队纷至沓来,瞻仰遗址、继承遗志、弘扬遗风,已成为缅怀历史、教育后人的凭吊胜地。
“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让我们永远铭记和弘扬老一辈革命者对党和人民无限忠诚的精神,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为建设永不受辱的强大祖国一往无前、奋斗不息!

大青山抗日往事 

  任何幸福和谐的生活,都需要几代人付出努力和心血,甚至是生命的代价。在内蒙古这片神圣的土地上,有一代又一代的人用他们的坚韧、顽强和无比的信心换来了巨大贡献。在革命时期,这种执著虽带有着惨烈的味道,却有着无穷的力量和更深远的意义。今天,我们来听几个似乎有点“古老”的故事,但愿在日新月异的今天,它能有一种更特别的味道。

  ★“八路军采购”张润喜

  张润喜,大青山井尔沟东窑子村贫苦农民。抗战期间,他三十多岁,身材高大魁梧,为人忠实厚道,人称“大润喜”。八路军到井尔沟后,他给八路军当了“采购员”。八路军战士多为南方人,不习惯吃莜面、山药,都爱吃辣椒,张润喜赶着毛驴白天从东窑子翻山下川,趁夜买回两麻袋辣椒、两坨子菜。他还经常为八路军买油、盐、酱、醋、毛巾、肥皂、牙刷及布匹等。
  1939年秋,大润喜乘夜进归绥城,分儿个晚上买了油印机等印刷用品,部队及时印出了战报和传单。随着斗争环境的变化,八路军伤病员逐渐增多,大润喜依靠群众,托人从归绥买回了药品。
  1939年至1940年,大青山支队建立骑兵。一次,支队搞回二百多匹马,因没有鞍,不能骑用。大润喜化装成商人,进归绥城购买马鞍。次日,大润喜以商人的身份进鞍子辅买好马鞍后,又翻过后墙,穿过胡同,把鞍子装在伪乡长派来的大车上伪装起来,以伪乡长名义,趁夜将马鞍拉到乌素图,转运进井尔沟。
  鞍子刚运进山,被日伪军发现。日军当即出兵追击,未找到大润喜的影子。从此,日军知道山里有个“八路军采购”常进出归绥,千方百计想抓住他。大润喜在群众的掩护下,直到抗战胜利,日军也未摸到他的影子。
★八路军交通员郭理当

  郭理当是蘑菇窑大顺城农民,在八路军大青山支队郭义华股长帮助培养下,1942年被吸收为八路军的交通员,负责黑沙兔、马莲滩、尔扣不浪、东土城一带乡村的情报、物资和粮食的传送工作,还发动群众,组织群众为大青山里的八路军运送物资、粮食,传递情报。他胆大心细,勇敢机智,在极端艰苦的环境下工作,不辞劳苦,积极肯干,经常在敌人的眼鼻下活动。不幸被汉奸白官盯住,要捉拿郭理当。
  有一天白官得知郭理当在家中,带匪兵抓人扑空,就将郭的父母亲和妻子捆绑起来毒打,灌辣椒汽油水,他们至死只字不说,白官顽匪穷凶极恶,抢光家中所有的东西,连个小勺都不留。敌人想方设法捉拿郭理当,到处设埋伏。郭理当白天在深山中活动,夜晚到平川组织群众把收藏的粮食运往山里。
  1944年阴历十月初四,郭理当在尔扣不浪刚刚安排好运粮计划,还未能进山时,被汉奸白官带来的匪兵包围起来,扒掉郭身上穿的皮衣,仅留一短裤,五花大绑捆了起来,12个匪兵用寒光刺刀逼着郭理当,汉奸白官手拿大刀在郭眼前晃来晃去,厉声喊道:“你还给八路送粮不﹖”
  郭理当义正词严说:“你们这伙吃人肉喝人血的坏种不消灭完,我还要给八路送粮”汉奸白官用大刀刺向郭的肋部,其他匪兵的刺刀一起从不同方向刺入郭的胸膛。郭理当鲜血直流,倒在血泊中,瞪大眼睛紧握拳头。惨无人道的匪徒还怕郭没死,又在眉头上猛砍一刀……郭理当壮烈牺牲了,时年仅33岁。

★革命好妈妈孟玉荷 

  孟玉荷是位汉族妇女,家居卓资县榆树乡赵家沟村,其夫赵大厚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她全家9口人,有7个儿子。抗日战争中,孟玉荷一家拥护共产党,支持抗日民主政府,为革命做出很大贡献,《晋绥日报》上曾登载过她的动人事迹,称她为“拥军模范”。
  1938年,孟玉荷在中共工作人员刘啼明、曾泽西等同志的影响下,认识到“只有八路军才是我们穷苦百姓的军队。”从此,孟玉荷以满腔的热忱投身革命事业,带领着丈夫、侄子、儿子和儿媳,为八路军送信、放哨、保护伤员、存放物资。1939年初,孟玉荷和丈夫、儿子等7人在赵家沟东南方向的五道洼山上的桦树林里悄悄挖了4个山洞,为八路军存放物资。3月的一天,卓资山和三道营警察署的伪警探知赵家沟藏着八路军5包洋布,严刑拷打赵大厚,孟玉荷含泪高声喊道:“赵家沟没有八路军的布,就是打死我们也拿不出来。”以此鼓励丈夫保守秘密。赵大厚被打得皮开肉绽,始终守口如瓶。3月下旬,孟玉荷的儿子赵三才为掩护两个八路军战士被敌人抓到脑包沟,打掉了门牙、打断两根肋骨,打碎一节腰椎,落得终身残疾。5月,游击队十六七岁的小战士李三福仁外出执行任务住在孟玉荷家。半夜,枪声骤起,伪军包围了赵家沟,情况十分危急。当敌人窜进孟玉荷家搜查时,孟玉荷一把将李三福仁搂进怀里,说:“这是我的小儿子。”机智地骗走敌人。
  1941年7月,孟玉荷的七儿刚生下12天,伪军听说八路军有些枪支在赵家沟藏着,便气势汹汹地闯进她家,要她交出枪来。孟玉荷镇定地说:“八路军的枪我见过,可我们庄户人要那东西没用。”凶恶的敌人哪管她产后体虚,用枪托、木棍、皮鞋在她身上猛打猛踢,孟玉荷咬紧牙关,丝毫不露真情。敌人离开赵家沟后,孟玉荷只剩下微弱的一口气,她苏醒后又流血不止,经过邻居抢救才幸免一死。
  1942年,凉城县五区区长蔡子萍的父亲去世,他母亲悲痛不已,思夫思子整日啼哭。孟玉荷得知此事,就让侄儿赵二才把蔡子萍的母亲接到自己家,遇到敌人搜查,就把她藏在山药窖里。半年后,蔡子萍回来,母子二人才得以团聚。同年12月,孟玉荷的三媳妇苏镯女为掩护八路军被敌人用枪托打、火棍烫,竟致腿断人残两年卧床不起。敌人走后,孟玉荷抱着儿媳大哭一场,说:“你做得对,我们就是死了也不能说出八路军。”
  1943年6月,八路军的一位伤员跑到孟玉荷家,孟玉荷将这位伤员藏起来。不一会儿,伪军追兵赶到,一进门动手就打赵大厚。50多岁的赵大厚支持妻子掩护八路军,一口咬定家里没来陌生人。伪军用枪托猛击赵大厚的前胸,直把他打得昏迷不醒,第4天就撒手人间。
  1945年3月,孟玉荷给八路军藏了武器。伪军来到赵家沟,把孟玉荷的儿子、侄儿等七八人都脱了衣服,用桦梢毒打,同时还将她大病刚愈的三媳妇苏镯女用枪托打了一顿,全家遭受不幸,但无一人说出实情。
  解放战争时期,孟玉荷一家一如既往,为掩护我区干部及我军物资做出了突出贡献,特别是同当地叛徒的斗争更是惊心动魄。
  1951年秋,孟玉荷光荣地出席了全国老根据地人民代表大会,受到毛主席、周总理的亲切接见,并荣获一枚奖章。1956年, 她还担任过卓资县人民委员会的委员,她的事迹将永远铭记在人们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