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西老工业基地展览馆

  铁西老工业基地展览馆是指铁西区铸造博物馆和工人村生活馆这两个馆,铸造博物馆是在沈阳铸造厂原址的基础上改建的,工人村生活馆是我国首个以工人生活为题材的原生态博物馆。
  铁西区铸造博物馆是由沈阳铸造厂翻砂车间改造而成的,一批“退了休”的老车床、破铣床、旧拖拉机重新上岗,共同见证沈阳工业半个世纪的艰辛与辉煌。
  工人村是我国最早的也是最大的工人聚集区,“这里曾经是新中国工人阶级当家做主的象征,以楼上楼下、电灯电话闻名全国。它是中国最大、最密集的重工业和装备制造业基地工人生活的缩影,真实见证了东北工业发展历史及发展进程中工人阶级的酸甜苦辣。”工人村是1952年按着苏联设计的“三层起脊闷顶式住宅”图纸建设的,1952年9月23日在沈阳西部一大片荒原上举行了奠基仪式,仅两个半月,到当年的12月就盖起了79栋大楼,建了3396间宿舍完成了一期工程,创造了当时沈阳建筑史上的“沈阳速度”。1954年续建13栋,1957年续建51栋。三次共完成143栋苏式风格的建筑,形成总占地面积73万平方米建筑面积40万多平方米的庞大建筑群。

沈阳铁西铸造博物馆:大工业时代的化石 

  当年的一间旧厂房,如今却成了文物,工业文明的痕迹在铁西甚至沈阳,都已经成为历史的记忆,值得我们去细细品味。
  铁西区卫工北街和北一马路的交会处,几间巨大的厂房绵延在一片33万平方米的范围内。
  过去的50多年里,它曾是拥有几千名职工的铸造专业化企业沈阳铸造厂;沈阳铸造厂大型铸造一(翻砂)车间旧址始建于1956年,占地4万平方米,主体建筑1.78万平方米,呈“工”字形。走进这间老厂房改建的博物馆,一进门是一个50吨钢锭模模型,这是2002年沈阳铸造厂为韩国生产的当时国内同类模型中最大的钢锭模。这个中空的圆柱形的大家伙立在门口,仿佛是个时光隧道的入口,把人们带进铁西的工业历史之中。
  这里仿佛是进了传说中的巨人国,就像那个被当成养鱼池的冷渣罐一样,巨人当年用过的焖火窑如今被改建成了小型的放映厅,一个窑内坐二三十人是不成问题的。而昔日的焖火窑窑车,如今已改成小型演艺舞台,一架老式的钢琴和呈弧形的铸造模件充当的座椅,多少让这里冷冰冰的钢铁工业气息,沾染上很多艺术的气质。
  “很像北京的798,不过这里的艺术气息更多一些来自工厂车间自身的金属味。”一位游人这样评价。

  虽然这里的一切都是巨大的,可铸造出的每一个成品都精致到细节,工人师傅们的心灵手巧丝毫不逊于女子的手工,不过是巨手中使用巨大的绣花针而已。
  铁西的工业文化底蕴深厚,这座博物馆的前身便是已经拥有几十年沧桑历史的沈阳铸造厂。作为铁西工业文化的一个缩影,记录和讲述着铁西工业企业和工人阶级为“共和国装备部”而奋斗的一个个故事。
  “沈阳铸造厂是1948年沈阳解放后,由‘日伪’时期遗留下来的高砂制作所、‘满洲机件材料株式会社’、森田铁工所、津村制作所等12家私人工厂合并而成的,当时叫第六机器厂西分厂。”李喜昌师傅如今是博物馆的顾问,对于他为之工作了几十年的老厂的历史如数家珍。
  1950年,原东北工业部机器工业管理局将第三机器厂、第六机器厂各划出一部分合并成沈阳锅炉厂,生产暖气器材、低压锅炉及附属零件等产品,同年9月又改名为沈阳暖气器材厂。
  1956年,根据第一机械工业部设计局和苏联专家的建议,为了发挥铸造专业化生产的优越性,一机部决定将沈阳水泵厂、沈阳鼓风机厂的铸造车间合并到该厂,正式建立了铸造专业化企业并改名为沈阳铸造厂。
  1958年和1966年,又分别将沈阳市有色金属铸造厂和沈阳重型机器厂铸铁车间先后合并到该厂,并确定该厂主要为鼓风、水泵、重型提供毛坯铸件。
  1969年初中即将毕业的李喜昌师傅来到了铸造厂,跟着他的师傅刘德福,开始学习维修工程的技术。这门手艺被李师傅称为“上天入地”。
  “上到天车下到地沟,哪里出了问题都少不了我们。”李师傅记忆中最艰苦的还是下地沟维修,“因为在地沟里灰尘特别大,几乎对面看不见人。有一次工厂里一个师傅的孩子来找爸爸,说了名字以后别人给孩子指着人群中的方向,结果孩子来回了三次,在一群戴着口罩灰头土脸的人群中竟然没认出来哪个是自己的爸爸。”
  进入新世纪以后,当铁西老工业区在“东搬西建”的过程中,沈阳铸造厂搬迁到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沈阳铸造厂大型一(翻砂)车间旧址被作为沈阳工业的代表保留了下来,并改建成一座能够充分反映沈阳铁西老工业基地工业文脉的博物馆。
  虽然建博物馆的打算已经成形,可在馆内放些什么却需要斟酌,那么多的藏品是从哪里来的呢?
  李喜昌师傅最初就负责收集藏品的工作。比如“三朝元老”的考勤板就是李喜昌和其他工作人员发现的宝贝,这是在1937年“满洲住友金属株式会社奉天工厂”时开始使用,是铁西殖民工业、国民党统治时期工业和共和国工业发展史的见证。
  此外,还有很多老的机器设备,基本就是李喜昌师傅在各个老工厂的废旧仓库捡回来的,有些是人家不愿意要的,可是每次发现一种值得被展出来的机器时,李师傅就像是见到老朋友一样高兴。
  就这样,由工业会展区、创意产业区、文化演艺区以及铁西工业发展回顾展区四部分组成的铸造博物馆建成了,馆内存放1500余件沈阳铸造厂和铁西各大企业、科研院所研制生产及应用的设备和铸件。同时,博物馆还用大量的实物、文字、图片和音像资料,再现铸造厂七大铸造工艺流程及车间工人生产劳动的场景。
  如今,在馆内展出的不仅仅是当年使用的风冲子、风铲等老式工具,也有一些发展中的新技术,比如当年使用的黏土砂,如今早已被树脂砂代替,更加干净环保。
  工业遗产是老工业基地在发展进程中的一个历史符号,新兴的工业代替了旧的,但是如果就此让工业遗迹消失,就等于割断了城市的历史。我国第一台车床,第一台变压器,第一台压缩机,第一台水下机器人等数百个新中国第一在这里诞生,一间老厂房能够被保留成一部中国工业历史的活教科书,工业文化才能成为城市未来发展的启迪。

一座城市的工业记忆

  71岁的退休老技工王国良、关世奎习惯性地走进沈阳铸造厂。虽然退休十多年了,但他们仍习惯性地回厂区看看。只是这次,他们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因为曾经烟熏火燎、沙尘满布的一车间,已成了窗明几净的铸造博物馆。抚摸着被嵌在墙里的模具,王国良仿佛感觉着那热火朝天的温度,听到了震耳欲聋的轰鸣……

老技工

擦亮曾经的记忆

讲述人物:铸造博物馆“老”讲解员 李喜昌

  “听说工厂要停产,那眼泪一下子就淌下来了。”16岁就在沈阳铸造厂一车间当学徒,今年56岁的钳工技师李喜昌,与许多老技工一样,对工厂有着化不开的感情。如今,被博物馆聘为讲解员成了李喜昌最开心的事儿。身穿蓝色工作服的李师傅怀着这份情感,陪着参观者走遍了厂区每一个角落,讲解造型、打芯的每一道工序,介绍闷火窑、抛丸室等每一样设备。

  “这个厂最辉煌的时候年产量38500吨。”无论是“专业讲解员”李喜昌,还是已退休多年的老工人王国良、关世奎都能随口说出这个精准的数据。

  每每陪着参观者轻松登上连年轻人都不得不小心应付的旋梯时,年近60岁的王喜昌仍掩饰不住那份喜悦与骄傲。

小车间

感受大工业的骄傲

讲述人物:铸造博物馆“新”讲解员 崔婷婷

  轰鸣的机器不仅生产出了产品、零件,更锤炼出了工人们的铮铮铁骨。大工业的宏伟,闪烁着他们的汗水、智慧、精神,甚至是生命,那是他们的魂,也是工业文明的魂。

  而这魂,需要一种传承。

  “对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出生的人来说,工厂是个很模糊的概念。”沈阳铸造博物馆第一批讲解员,刚刚从辽宁大学人力资源管理专业毕业的大学生崔婷婷说,第一次走进博物馆,她就被企业的“功臣”——高20多米,每小时能溶化10吨铁水的冲天炉震撼了。

  随着对铸造工艺流程的深入了解,从没进过工厂的崔婷婷对工业生出了感情。“越是触摸着、回忆着、讲述着这里发生的故事,我就越能感受到那些一辈子与钢铁为伍的产业工人们为什么会对工业有难以割舍的情怀。”

  感受老工业,不仅是看,更需要去感觉、去体会。沈阳铸造博物馆馆长王凤喜介绍,即将开工建设的沈阳铸造博物馆二期工程——创意产业园地,还要引进艺术家工作室、广告制作室、动漫制作室等,实现工业文化与现代时尚文化的最佳契合。“相信这一定能吸引更多年轻人走进这里,了解、熟悉、喜欢上这些锈迹斑驳的工业遗存。”从懵懂到热爱,和崔婷婷一样的年轻人正在探求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