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新万人坑死难矿工纪念馆

  阜新万人坑死难矿工纪念馆位于阜新市太平区孙家湾南山,原为日伪统治时期埋葬死难矿工及抗暴青工的墓地,是日本侵略者残害矿工所犯滔天罪行的铁证。1968年9月阜新矿务局在原址建成阶级教育展览馆,1992年9月更名为阜新煤炭博物馆,2007年10月移交阜新市政府管理并改称现馆名。

  阜新煤田从1897年发现,到1948年3月阜新解放前的半个多世纪的发展历程中,阜新煤矿工人经受了帝、封、官三座大山的重重压迫,特别是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者武装占领了全东北,从此开始了长达14年的殖民统治。在这14年中,日本帝国主义为了“大东亚圣战”,对阜新煤田实行了疯狂的“人肉开采”政策,仅从1936年至1945年的10年间就掠走2500多万吨煤炭资源,同时,也造成了数十万矿工的死亡。日寇为埋葬日益聚增的死难矿工,于1940年前后在矿区附近设立了4个满炭墓地,占地50.412万平方米,掩埋死难矿工约11万多人,各墓地埋人数以万计,故称“万人坑”。

  孙家湾万人坑就是其中的一座,占地面积20.388万平方米。建馆时在孙家湾万人坑的东坡和西坡发掘出两处遗骨坑,依原葬形态建起两座纪念馆。

  东坡的一处埋葬的是反抗日伪黑暗统治,为争取民族解放而惨遭日寇屠杀的爱国青年志士137人,称为“抗暴青工遗骨馆”。其中,1942年9月2日发生在新邱下菜园子、震惊日伪当局的“特殊工人大暴动”部分牺牲的壮士也埋在这里。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帝国主义为了适应战争的需要,加紧对东北煤炭及各种资源的掠夺,从1941年以后,每年驱使200多万中国劳工从事繁重的苦役,而有相当一部分是来自华北的“特殊工人”。日伪“满炭”阜新矿业所使用“特殊工人”始于1941年初,到1943年5月,相继有10批“特殊工人”被押送到阜新煤矿。“特殊工人”的大房子与普通工人宿舍隔离,周围设外墙或电网。他们被编成班组,实行“连坐法”,即“一人犯罪,众人受累;一人逃跑,全班坐牢”。宪兵和特务经常巡视“特殊工人”大房子,窥探反满抗日言行,发现他们有逃亡企图的就将其射杀,对稍有不逊的或表示反抗的就实行监禁。沉重的苦役、恶劣的作业环境、非人的生活待遇、可怕的疾病和瘟疫,使“特殊工人”的死亡与日俱增。1941年9月,日本帝国主义为了强化在阜新煤矿的法西斯统治,又设立了“海州工人辅导所”。这是日本宪兵队所属的特别监狱,主要关押敢于反抗的“特殊工人”,上下班都有矿警和把头押送,劳动时间长达10小时以上。1943年后,在“辅导所”的基础上又建立了“矫正辅导院”,直属于伪满司法部大臣管理,主要关押对象是“重大政治嫌疑”、“逃跑嫌疑”、“煽动逃跑嫌疑”等所谓的政治犯。海州工人辅导所经常在押的有200多人,1941年内共收押20多批,大约1500人左右。当时的“特殊工人”李振军(原全国武装警察部队政委)回忆说:“新邱下菜园子暴动失败后,我们200余名‘特殊工人’当即被捕,押送到海州辅导所关押,当时敌人采用冻饿政策,致使我们大批‘特殊工人’死于辅导所内。我记得有时一天有死十几名的,也有死二十几名的,这些人死后都被扒光衣服,扔到死人仓库里,攒到一个星期后,就用车拉到孙家湾万人坑一起埋了。”

  西坡的一处埋了大约300多名矿工,他们在日寇法西斯统治和封建把头的非人折磨下,有的在坑下被冒顶砸死、瓦斯熏死,有的冻死、饿死、病死,有的被活活打死,更有甚者是被活埋的,所以称作“死难矿工遗骨馆”。分南北两坑,间距22米。南坑于沟坡挖就,东高西低,高低差约1米,南北长11.1米,宽3.5米,坑深不及1米,坑里露出尸体52具,分双行将4尸下肢交叉相压。北坑平底,南北长13米,宽3.5米,深约1米,坑内露出尸骨58具,尸体单层平放。两坑露出的尸骨中均有身体残缺者,有的肢骨、椎骨、肋骨折断或颅骨穿洞、断裂。由此不难想象死难矿工所受残酷折磨。另外,从东馆至西馆之间还建有7个死难矿工单人典型馆和一个聚敛散落矿工遗骨的百骨厅。此外,还在山坡上建有一座矿史陈列馆。

  所有这些遗址建筑只是当年数十万死难矿工被迫害的缩影,它真实形象地记录了当年煤矿工人的悲惨生活和反抗日本侵略暴行的斗争历史,控诉着日本侵略者令人发指的罪恶,它是日本侵略者侵华的最有力的历史见证。

  建馆以来的40余年间,先后共接待各地参观者300多万人(包括国外团体)。1988年12月被辽宁省列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5年3月被省委宣传部等部门命名为“辽宁省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1998年12月被省国防教育委员会命名为“辽宁省国防教育基地”、2007年4月被省政府重新命名为“辽宁省国防教育基地”。

阜新万人坑解说词 
“万人坑”概况
  阜新“万人坑”死难矿工纪念馆,是国家和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省国防教育基地,省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省红色旅游景区。位于辽宁省阜新市太平区孙家湾南山,距市区7公里。
  1968年,阜新矿务局(现阜矿集团公司)对日本侵华时期死难矿工埋葬遗址进行发掘,只用了5个月的时间,于当年9月3日落成,定名阜新矿务局阶级教育展览馆,后改为阜新“万人坑”。纪念馆主体仿南京中山陵建设格局。由于当时条件限制,仅在孙家湾南山发掘3处死难矿工遗骨遗址、7个单人典型遗骨馆、1个矿史展览馆、1个收集散落矿工遗骨的白骨厅,除白骨厅外全部就原址原葬形态而保存下来的。是全国唯一一座保存最完整、规模最大、最形象的大型死难矿工群葬遗址。
  目前,阜新“万人坑”占地20.4万平方米,建筑面积1505平方米,现有死难矿工遗骨馆11座、大型图片展览馆1座、纪念碑1座及配套花园、广场各1处。阜新“万人坑”自1968年发掘建馆以来,接待全国各地的观众达300万人次,国际友人300多人次。
  阜新“万人坑”是日本侵略者侵占中国期间,屠杀、残害中国人民留下的历史遗迹,是日本侵华的历史罪证,被史学家称为“南有南京大屠杀,北有阜新‘万人坑’”。

“万人坑”成因

  阜新“万人坑”形成于1936年至1945年10年间,这期间正是日本侵略者侵占阜新的10年。因阜新地区蕴藏着丰富的煤炭资源,日本侵略者为了掠夺这些煤炭资源,残酷地奴役、欺压、迫害煤矿工人。1936年10月1日,日伪“ 满洲炭矿株式会社”成立了“阜新矿业所”,开始全面掠夺阜新煤炭,共掠夺阜新煤炭2500多万吨,造成13万名矿工死亡。
  当时,日本侵略者为掠夺煤炭资源,从关内河北、山东等地大量骗招劳工,在生产上实行“人肉开采”政策,不管矿工死活,造成冒顶、透水、瓦斯爆炸等事故不断,吞噬无数矿工的生命;在经济上,通过把头对矿工进行敲骨吸髓的剥削,使大批矿工未老先衰,英年早逝;在政治上采取高压政策,随意打骂、虐杀中国矿工。加上卫生条件差,瘟疫流行,死者甚多。
  由于大量矿工被残害致死,无处埋葬,日本侵略者先后在阜新地区设立四大满炭墓地(民间俗称“万人坑”)。其中,新邱兴隆沟墓地始建于1939年8月,当时购地324万平方米,原为建井采煤,后划出5万多平方米为墓地;城南墓地始建于1939年11月, 购地420万平方米,也从中划出一部分土地为墓地;孙家湾墓地始建于1940年8月,占地20万平方米;五龙南沟墓地始建于1940年11月,占地18万平方米。经多方调查考证,上述4处“万人坑”总占地面积达50多万平方米,所埋葬的死难矿工至少7万人。
  很遗憾,4处“万人坑”中,只有孙家湾“万人坑”完整地保存了下来,而其他另外3处没有保存下来。据史料记载,孙家湾“万人坑”共埋葬死难矿工4万余人,它也是目前在东北境内 “万人坑”中保存最完整的也是最大的一处死难矿工“万人坑”。今天,我们参观游览的就是孙家湾“万人坑”。

  这里是抗暴青工遗骨馆,也叫东馆。墓坑长16米,宽2米,底深不足1米。共摆放137 具尸骨,是被关押在日本警备队设立的“思想矫正院”的有反满抗日思想的青壮年,因参加震惊日伪当局的新邱下菜园子大暴动而被集体屠杀的抗日志士。坑内所埋尸身分作5组,有的单层摆放,有的摆放5层,发掘后露出尸骨或仅外露头骨的共83具。

死难矿工遗骨馆

 这里是死难矿工遗骨馆,也叫西馆。分南、北两坑,间距22米。南坑长11.1米,宽3.5米,坑深不及1米,坑里埋尸52具,分双行将尸体下肢交叉相压。北坑长13米,宽3.5米,深约1米,坑内埋尸58具,尸体单层平放。两坑露出的尸骨中均有肢体残缺者,有的肢骨、椎骨、肋骨折断或颅骨穿洞、断裂。由此不难想象死难矿工所受的残酷折磨。

日本侵略者的压迫和掠夺

  历史不应忘记。日本侵略者对阜新人民的奴役和对煤炭的掠夺,给阜新人民的生命财产造成了巨大损失和严重的后果。一是夺走了阜新矿工13万人的生命,造成无数家庭家破人亡,流离失所。二是掠夺近3000万吨煤炭。其中仅1935—1945年的10年“满炭”和“满业”利用在东北所榨取的利润和实物作资本,先后在阜新的7个煤矿建起47处中小型露天和斜井,形成总规模为年产450万吨的掠夺量。10年(主要人力)累计掠采煤炭2527.5万吨,占伪满同期产量的12.4%。三是造成资源浪费严重。为了在短时期内尽可能多地掠走阜新煤炭,日本人当时进行“掠夺式”开采,哪里煤层厚、煤质好,就拼命采哪里的煤,回采率不足30%。不仅造成煤炭资源的严重破坏,而且留下许多隐患。解放后,海州露天矿的电铲曾掉进空巷,造成车毁人亡的事故。
  总之,日本帝国主义侵略阜新,给阜新人民带来巨大损失和严重后果。多少矿工家破人亡,流离失所。一层白骨千层恨,层层白骨血海仇。”万人坑”的堆堆白骨,就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铁证。
  听完我的讲解,大家心里是不是很沉重?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希望我们以此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