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革命烈士陵园

 吉林市革命烈士陵园位于风景秀丽的北山公园内,占地15995平方米。由烈士墓区、烈士纪念塔、烈士纪念馆三部分组成。烈士墓区建于1954年,占地面积6000平方米,安葬着237位不同时期牺牲的革命先烈和病故革命军人。1962年9月7日被吉林市人民委员会确定为重点保护单位。1984年被吉林省政府确定为省级保护单位,1987年4月21日被吉林省政府确定为重点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2001年4月30日吉林市革命烈士陵园被国务院批准为全国重点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
  烈士纪念塔建成于1956年10月,占地面积3472.5平方米,塔高28米,塔基由五角星和圆形图案组成,塔身呈等边五棱形,花岗岩石结构,建筑面积1134平方米。2001年由政府出资对塔身题字进行重新铂金处理,2002年又对塔座及台阶进行重新修缮。
  吉林市革命烈士纪念馆占地面积5443平方米,为民族传统四合院式琉璃瓦起脊建筑,竣工于1993年7月1日,建筑面积1634平方米。1993年8月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来吉林视察时,亲笔为吉林市革命烈士纪念馆题写了馆名。1994年12月被吉林省委、省政府确定为吉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04年4月被吉林省委命名为吉林省中共党史教育基地。
  吉林市革命烈士纪念馆是东北地区展出抗联英烈最多、事迹最集中的纪念馆。该馆陈列面积518平方米,分三个展厅,共展出23位英烈的事迹。正厅是杨靖宇将军的亲密战友、抗日民族英雄、中共吉林省委(当时称东、南满省委)第一任省委书记、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政委兼副总司令魏拯民烈士的专馆。二、三展厅分别展出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的22位英烈事迹。三个展厅共陈列实物120件、照片(画像)316张、图表11幅。馆藏烈士文字资料400余万字。
  每逢清明节期间,全市党政军领导和各界群众纷纷集会于烈士陵园,祭扫烈士墓塔,缅怀革命先烈。清明之后,五四、六一、七一、八一,各单位的党团组织、少先队也在这里举行入党、入团、入队宣誓,进行革命传统教育。自1995年4月5日开馆以来,年接待人数达10万人以上。进入2000年后接待人数每年达4万人左右。这里成为吉林市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综合阵地。1995年9月被国家民政部评为全国烈士纪念建筑物管理工作先进单位。
  吉林市革命烈士纪念馆除了吉林省、市民政部的领导及干部群众师生官兵视察参观外,还有浙江和江苏省民政部门的领导、黑龙江省东北抗联白山黑水记者采访团、公安部“警民万里情”英模报告团、民政部民政干部管理学院的师生等团体,先后在这里举行各种活动。这对提高吉林市革命烈士陵园的知名度,加强陵园管理工作起到了推动作用。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发展,纪念馆每年都要接待众多的海外侨胞和外国游客,为对外宣传吉林市的改革和建设成就起到了窗口作用。由于魏拯民同志生前是朝鲜国家主席金日成同志的亲密战友,朝鲜平壤历史博物馆馆长曾率团于1995年10月来吉林市革命烈士纪念馆参观考察,从而开拓了国际性的文化交往。
  近几年,吉林市政府加大了对吉林市革命烈士陵园的财政投入。2000年9月1日经过清理改建的花园式墓区正式落成。烈士墓区安葬革命烈士72位,红军10位。红军墓区安葬革命烈士4位,老红军、病故革命军人、革命干部200多位。使这块精神文明建设的特殊阵地逐步得到完善。

魏拯民生平简介 

  “革命不能光靠勇敢和热情,还要有政治头脑,要有远大理想。政治是武器,它不但能使我们进步,更能有力量打击敌人,咱们抗联的每一个指战员都要做政治宣传员。” 
   ――魏拯民 
  魏拯民(1909-1941),原名关有维,字泊张。1909年2月出生于山西省屯留县。早年因积极参加进步学生运动被开除学籍。1926年6月在太原一中入团。1927年1月转为中共党员。先后在北平、安阳等地进行革命宣传活动。他文武双全,是东北抗联的著名将领和卓越的政治工作者。魏拯民创办了中共屯留临时支部党刊《锄耕》,指导家乡的革命斗争。
  “九一八”事变后,被派到东北工作,任中共哈尔滨市道外区委书记、市委书记,发动和组织群众进行抗日斗争。1934年冬被派到东满,以东满党的建设和朝鲜革命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他走遍了各根据地和游击区,深受同志们的信任和支持。后任中共东满特委书记,参与领导创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2军,任政治委员,联合东满地区各抗日武装开展游击战。任中共东满特委书记任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政委时,起草《告各反日部队书》,号召一切力量协同作战,。1935年夏作为东北抗日游击的唯一党代表,曾赴莫斯科参加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回国后,1936年3月任东满省委书记、东北抗日联军第2军政治委员。同军长王德泰指挥所部北上牡丹江地区和远征南满地区,打通与吉东和南满的联系,与抗联第1、第5军配合作战,扩大抗日游击区。同年7月后,任中共南满省委书记、东北抗联第1路军总政治部主任、第1路军副总司令,与第1路军总司令兼政治委员杨靖宇指挥所部在辉南、抚松、蒙江(今靖宇)、金川、桦甸等地打击伪军,挫败日伪军多次大规模的“讨伐”,曾指挥大沙河、寒葱岭等战斗。
  魏拯民先后担任东北抗联第二军政委兼党委书记,东北抗联第一路军政委,东南满省委书记兼抗联第一路军党委书记,抗联第一路军副总司令。他能征善战,指挥有方,使东南满地区的抗日工作得到空前发展,取得了多次胜利。1940年3月,杨靖宇牺牲后,他接替杨靖宇全面统帅第一路军。1941年3月8日,由于叛徒告密,不幸牺牲,年仅32岁。 
  不仅是一位深谋远虑的军事指挥员,更是一位稳重老练的政治工作干部。他在东、南满地区长期担任党的主要领导干部,为军队和地方党的建设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魏拯民积极发展地方党组织,为建立革命根据地立下了汗马功劳。在他的组织下,抚松、长白等县的地方党组织迅速建立了起来,有力地打击了日伪统治。长白山抗日游击根据地的建立,使日本侵略者惶恐不安,除了调集重兵“讨伐”外,还采取了“归大屯”政策,实行野蛮的“三光”政策,制造无人区,把群众赶到“集团部落”里,再用“保甲连坐法”及种种法西斯手段,管制老百姓,妄图完全破坏抗日联军与地方老百姓的关系。在地方党组织被破坏以后,魏拯民仍然坚持从部队抽调骨干力量到地方开展工作,使抗日联军得到了群众的支持。住在夹皮沟的抗日老人陈德寿冒着生命危险为部队送粮食、必要的生活用品和敌人的情报。后来,老人被敌人抓住,敌人对他严刑拷打。但是,老人被放出来之后,又避开敌人的监视,从围墙下面的水洞爬出来,冒着鹅毛大雪给部队送来了玉米、小米、盐和火柴。 
   作为一个部队领导,他更加重视党在部队的领导地位。抗日联军是一支由各种抗日武装组织起来的部队,要使这支成份相对复杂的部队能够成为一支经得住考验的共产党的队伍,需要做大量细致的政治工作魏拯民在建设这支队伍的政治思想工作方面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在他所在的抗日联军第一路军中,团以上部队设党委,连设支部。他曾多次主持召开军、师党委会议,研究部队的战略方针,做战士的思想政治工作。他还在一些重要时刻,以南满省委名义给各部队党委及全体党员写信,强调执行党的政策和加强部队的政治思想工作,克服各种不良倾向的重要性。他对党员的思想教育十分重视,经常利用冬季部队在密营整训期间,举办党员训练班,亲自讲解党的基本知识、党的优良传统,强调党员在抗日民族革命战争中应该发挥模范带头作用。就是在他重病缠身,生活条件极度困苦的情况下,他仍然没有忘记对部队进行政治思想教育,他撰写文章,出版刊物,还亲自编写政治课本,组织指战员学习,以提高抗日联军指战员的马列主义水平和政治觉悟。因此,第一路军中的党员发挥了部队的中坚和核心作用。也正是因为这支部队有了一大批优秀党员干部,这支抗日队伍在东北抗日联军中成为了战斗力最强、斗争意志最坚决的部队之一。 
  在第一路军副总司令王德泰、总司令杨靖宇相继牺牲后,魏拯民承担起领导全省党的工作和直接指挥军事作战的双重重担。1940年3月,魏拯民在桦甸县头道溜河主持召开了省委扩大会议,会议决定:面对严峻的斗争形势,为了保存革命实力,也为了牵制南满日伪军,将第一路军分为两部,主力向长图路北转移,他则率一部坚持原地进行游击斗争。 
  自1935年秋以后,南满省委和南满地区的抗日联军完全失去了与党中央的联系,正如魏拯民将军1940年4月在给中央代表的报告中写的那样“……在1935年秋,就完全断绝了与中央的联系,因而也就得不到中央的具体指示……我们有如在大海中失去舵手的小舟,有如双目失明的孩提,东碰西撞,不知所从。当目前伟大的革命浪潮汹涌澎湃之际,我们却似人铜墙铁壁之中,四面不通声息,长期闷在鼓中……我们终日所希望的,就是不要再度长期中断了联络。”在这种完全与上级党组织失去联系的情况下,他不顾严重的心脏病、胃病等疾病的折磨,日以继夜地工作。为了重建遭到破坏的地方党组织,他在部队缺少干部的情况下,抽调骨干到地方从事发动群众的工作,他认为,“革命运动是群众的运动,若没有群众参加的话,革命是不能得到最后胜利的。”他还特别重视党在抗联中的领导作用,在抗联第一路军中,团以上部队设立了党委,连设支部。他经常召开军、师党委会议,始终把军队斗争置于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指导之下。对下级党员群众,魏拯民则采取编写政治课本,开办党员训练班的方式,加强政治理论教育,同时,还以其言传身教,鼓舞抗联将士的士气,坚定抗战胜利的信念。使征战在吉林境内的抗联第一路军成为东北抗联中战斗力最强、斗争意志最坚决的部队之一。身为省委书记的魏拯民还兼着部队的政治领导职务。他曾先后兼任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政委、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政委、第一路第总政治部主任主任等职。在第一路军副总司令王德泰、总司令杨靖宇相继牺牲后,魏拯民承担起领导全省党的工作和直接指挥军事作战的双重重担。1940年3月,魏拯民在桦甸县头道溜河主持召开省委扩大会议,将第一路军分为两部,主力向长图路北转移,他则率一部坚持原地斗争。指挥了攻打哈尔巴岭车站和消灭黄泥河子警察队战斗。自以为杨靖宇牺牲后,“满洲治安之癌”已经得到根治的日本关东军不得不承认,在“魏拯民代指挥”的领导下,抗联第一路军仍在战斗!
  魏拯民抱病征战半年之后,无情的病魔迫使他离开部队到桦甸县抗联密营休养。1941年3月8日,因叛徒的告密,100余敌人突然包围了桦甸县四道沟抗联密营,重病之中的魏拯民率7名抗联战士奋起反击,终因寡不敌众,全部牺牲。
  在魏拯民牺牲60年后的今天,追忆他为驱逐日本侵略者出东北的斗争经历,可谓壮丽辉煌;他为中华民族的独立解放表现的无畏精神,值得我们永世相承。魏拯民烈士现安葬于吉林市北山公园内的革命烈士陵园,并且修缮一新 维护良好,墓碑上立有半身塑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