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油田历史陈列馆

陈列馆简介 
  大庆油田历史陈列馆是全国第一个以石油工业为题材的原址性纪念馆。该馆位于大庆市萨尔图区中七路32号,原为大庆石油会战指挥部所在地。2005年3月8日,决定把“二号院”建成大庆油田历史陈列馆。国务委员周永康为大庆油田历史陈列馆题写馆名,大庆老领导张轰题写“大庆石油会战指挥部旧址”。建设大庆油田历史陈列馆历时18个月零18天,于2006年9月26日落成开馆。2007年12月4日,在全国旅游景区质量等级评定委员会公告上,大庆油田历史陈列馆被评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是最“年轻”的国家4A级旅游景区。
  大庆油田历史陈列馆占地面积15900多平方米,陈展面积4200多平方米,拥有馆藏展品7458件。馆内陈列分为“岁月•大庆”、“松辽惊雷,油出大庆”、“艰苦创业,光辉历程”、“大庆赤子,油田脊梁”、“大庆精神,民族之魂”、“巨大贡献,卓越品牌”、“春风沐雨,光耀征程”、“油田•百年”、“百年油田畅想”九部分。通过采用编年体和专题式有机结合的方式,全面展示了大庆油田46年的辉煌发展历程,油田领导的泱泱风范,企业文化的继承创新,大庆油田的巨大贡献,中央领导的亲切关怀等内容,突出表现了党领导建设社会主义工业企业成功典范的主题。
  陈列馆宗旨
  爱国主义教育的基地、企业形象展示的窗口、油田历史研究的场所、优秀文化交流的平台、缅怀石油先辈的殿堂、旅游休闲观光的圣地
  陈列馆九个展馆名称
  “岁月·大庆”
  “松辽惊雷,油出大庆”
  “艰苦创业,光辉历程”
  “大庆赤子,油田脊梁”
  “大庆精神,民族之魂”
  “巨大贡献,卓越品牌”
  “春风沐雨,光耀征程” 
  “油田·百年”
  “百年油田畅想”
  主题雕塑“起点·永续”的寓意
  雕塑地面部分高4.7米,寓意大庆油田发现47周年。起点:寓意着“松基三井”是大庆油田的“起点”,“二号院”是石油大会战的“起点”,1959年9月26日是新中国石油工业的“起点”,今天是大庆油田昂首百年的“起点”。永续:寓意着大庆油田追求资源采掘型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实施“持续有效发展,创建百年油田”战略,永续为祖国献石油、献能源的伟大事业。同时也寓意着大庆精神、铁人精神薪火相传,万古长青
  从进入展馆大门的第一步起,脚下用青铜铜板铺就的“大庆之路”镶嵌在院内广场中轴线上,铜板全部采用浮雕文字,将大庆油田从1959年9月26日诞生到2006年9月26日47年间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用魏碑字体刻在10毫米厚的铜板上。
  “大庆之路”在馆内出现3次,但形断意连。院外部分总长56.2米,宽度1.959米,代表着大庆油田诞生于1959年。从院外走向院内,年份数字排列由大到小,表示正穿越时光隧道走进历史;当走出大庆油田历史陈列馆,“大庆之路”年份排列由小到大,寓意从历史走向未来。
  走进大门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主题雕塑“起点·永续”。雕塑是以大庆油田发现井——松基三井井口装置为主体造型,地面部分高4.7米。
  走入序厅,迎面墙上是刻有仿岩雕的“岁月·大庆”四个大字,动态风雪及呼啸的风声,伴随着《我为祖国献石油》的音乐,一幅原生态的大庆风貌展现在面前:47年前,在这片荒凉广袤的大草原上,走来豪迈的石油大军,他们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演绎着神奇,彻底改变了中国贫油落后的面貌。
  在“松辽惊雷,油出大庆”展厅,展示了大庆油田发现的历史背景和艰难过程。在“松基三井喷油”画面的展示屏前,设置了一块观众参与的触摸屏,按动按钮,迎面墙上即会映现出松基三井喷油的壮阔画卷,油流滚滚,人们欢呼雀跃……
  大庆油田诞生了!
  这场面,再现了当时中国人民期盼国家富强繁荣、自力更生、奋发图强、自立于民族之林的心声;再现了新中国的石油工人期盼改变中国贫油现状的强烈愿望。
  这场面在以后无数次地出现。
  大庆油田首列原油外运、大庆油田年产原油千万吨、大庆油田原油产量实现5000万吨、大庆油田原油产量5000万吨以上稳产……每一次辉煌都是对“松基三井喷油”的回应和继续。
  “艰苦创业,光辉历程”展厅主要展示大庆油田47年的光辉发展历程,大庆油田的成长始终伴随着共和国的发展和振兴。
  在一个醒目的展位,铁人王进喜带领1205队来大庆参加会战时使用的钻机主机静静地卧在那里,这部钻机主机就是当年铁人和工人们在萨尔图下车后,没有吊车卸钻机时,硬是靠人拉肩扛将它运到井位。
  47年来,这种精神被大庆人继承下来,并将延续下去。那种迎难而上的品格无时不在油田的每一个角落体现。
  2004年7月,大庆人在大庆外围找大庆,在大庆底下找大庆的愿望得以实现。大庆油田组织了徐家围子深层天然气勘探会战,所有参战的队伍以铁人为榜样,战酷夏、斗严寒,克服了无数难以想象的困难,目前已完成50余口深探井的施工任务,已提交1000亿立方米天然气储量,终于发现了我国东部的一个大气田。
  2005年夏,在完成对俄卸油管线施工的“南三工程”中,大庆人是在与秒针赛跑的紧张氛围里进行的。大庆建设者们在有限的时间内,在有限的空间内,在有限的操作面上,不仅保质保量地完成了油系统、污水系统、消防系统等相关配套系统建设,而且创造出令人惊奇的“南三速度”。
  一张1962年5月29日的《战报》,这是当时会战工委的机关报,也是现在的《大庆日报》的前身。微微发黄的纸张,也透露出当时那个特殊年代的痕迹。在一版头条的位置刊登一篇《一把火烧出的问题》的文章。这让记者联想到大庆油田岗位责任制的建立、执行、完善、发展的脉络。
  会战初期,由于缺乏大油田的管理经验,当时的一个注水站失了一把火。会战工委就此开展了一场大讨论,北二注水站率先建立了“岗位责任制”并在全油田推广,油田的管理水平从此上了一个新台阶。40多年来,抓基层是大庆油田始终如一的做法,基层建设的水平也越来越高。从会战初期的1205钻井队、1202钻井队、西水源、油建十一中队,到现在的GW58钻井队、2287地震队、中十六联合站、采油四十九队等一大批基层建设的标杆立在那里,甚至是一批老标杆几十年站在排头不退让,带动了全油田几千个基层队你追我赶地争创一流,全油田后进赶先进、先进更先进的局面经久不衰。
  在复原的“干打垒”、“露天电影场”的局部模型前,展现在记者眼前的是那“青天一顶、脚踏荒原”的会战环境……
  而在同一展厅内的大庆文化广场缩微景观上,又展示了大庆人现代的、文明优雅的生活环境。这是在重组以后,大庆局和油田公司两大企业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团结协作,相互支持,共同发展,在保持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前提下,改善职工生活环境,先后为油田职工建起了“铁人广场”、“创业广场”、“石油广场”等大型休闲娱乐场地,使构建和谐企业、和谐社会见到明显效果。
  在“巨大贡献,卓越品牌”展厅,主要展示了大庆油田47年创造的巨大贡献和宝贵经验,以及饮誉世界的卓越品牌。同时,展示了大庆油田开拓海内外市场的相关内容,充分证明了大庆油田的实力和在国际石油行业中的地位。
  2000年以后,大庆油田积极实施“走出去”的战略,大庆油田的钻井、物探、压裂、修井、录井、射孔、试油、采油工程、聚合物驱油技术等队伍先后进入国内外市场。工程技术服务和产品销售遍布国内29个省市自治区,外部市场施工队伍达270多支。
  在“油田·百年”展厅,显示屏里播放着胡锦涛总书记关于能源战略安全的视频资料,进一步揭示了维护国家石油战略安全的重要意义。创建百年油田,大庆人责无旁贷,也是历史赋予大庆人的光荣使命。
  在此展厅,“大庆之路”再次出现。它以2006年9月26日为起点,截取了几个有标志性的年份,把大庆油田公司“十一五”规划的目标镌刻其上。
  开馆以来,展馆秉承“发扬大庆精神,铸就精品展馆”的核心理念,坚持贴近实际、贴近群众、贴近生活的方针,优化全国先进教育模式,面向社会实行免费开放,为大众走进展馆、亲近历史、接受教育敞开绿色通道;采取预约讲解与定时讲解相结合的方式,最大化给予讲解服务;总结了专家版、成人版、学生版、英文版等多种版本讲解词,设置了不同时长的讲解路线,突出教育的人性化和实效性;探索出阵地教育、网络教育、活动教育、异地宣讲教育等多种方法,与社会各界、各级组织开展入党入团宣誓、“会战传统教育”等各种主题教育活动、送展览到基层活动上千场次,充分发挥展馆服务社会促文明、服务企业聚合力、服务观众育美德的强大作用。
  2009年6月26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视察展馆,称赞讲解员讲得好。开馆两年多,展馆完成了国家、省部级以上团体接待任务10多万人次,累计接待国内外游客100多万人次,赢得社会各界广泛赞誉。
  大庆油田历史陈列馆既是企业形象展示的窗口,也是油田历史研究的场所;既是优秀文化交流的平台,也是缅怀石油先辈的殿堂和旅游休闲观光的圣地。
  2009年07月16日 大庆油田历史陈列馆“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举行揭牌仪式。

大庆油田—简介
  大庆油田是20世纪60~80年代中国最大的油区,位于松辽平原中央部分,滨洲铁路横贯油田中部。其中大庆油田为大型背斜构造油藏,自北而南有喇嘛甸、萨尔图、杏树岗等高点。油层为中生代陆相白垩纪砂岩,深度900米~1200米,中等渗透率。原油为石蜡基,具有含蜡量高(20%~30%),凝固点高(25℃~30℃),粘度高(地面粘度35),含硫低(在0.1%以下)的特点。原油比重0.83~0.86。1959年,在高台子油田钻出第一口油井,1960年3月,大庆油田投入开发建设。1976年以来,年产原油一直在5000万吨以上,1983年产油5235万吨。大庆油区的发现和开发,证实了陆相地层能够生油并能形成大油田,从而丰富和发展了石油地质学理论,改变了中国石油工业落后面貌,对中国工业发展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大庆油田我国目前最大的油田,于1960年投入开发建设,由萨尔图、杏树岗、喇嘛甸、朝阳沟等48个规模不等的油气田组成,面积约6000平方公里。勘探范围主要包括东北和西北两大探区,共计14个盆地,登记探矿权面积23万平方公里。油田自1960年投入开发建设,累计探明石油地质储量56.7亿吨,累计生产原油18.21亿吨,占同期全国陆上石油总产量的47%;探明天然气地质储量548.2亿立方米,上缴各种资金并承担原油价差1万多亿元,特别是实现年产原油5000万吨连续27年高产稳产,创造了世界油田开发史上的奇迹。
  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是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是以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为主营业务的国有控股特大型企业。1999年底,大庆油田重组改制、分开分立。2000年1月1日,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正式注册成立,并随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在美国和香港上市。注册资本475亿元,现资产总额1089亿元,员工总数90427人。公司成立六年来,累计生产原油2.94亿吨,天然气130亿立方米,年均油气当量保持在5000万吨以上;实现销售收入5840亿元,利税总额4795亿元,连年荣登中国纳税百强企业榜首。
  1959年9月26日16时许,在松嫩平原上一个叫大同的小镇附近,从一座名为“松基三井 ”的油井里喷射出的黑色油流改写了中国石油工业的历史:松辽盆地发现了世界级的特大砂岩油田!
  当时正值国庆10周年之际,时任黑龙江省委书记的欧阳钦提议将大同改为大庆,将大庆油田作为一份特殊的厚礼献给成立10周年的新中国。
  “大庆”,这个源于石油、取之国庆的名字,从此叫响全国,传扬世界。
大庆油田—相关新闻
  说起“大庆”,我们整理出若干个“链接”———
  大庆油田的诞生,使中国石油工业从此走进了历史的新纪元。1963年12月4日,新华社播发《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新闻公报》,首次向世界宣告:“我国需要的石油,过去大部分依靠进口,现在已经可以基本自给了。”中国石油工业彻底甩掉了“贫油”的帽子,中国人民使用“洋油”的时代一去不复返。
  从1976年,大庆油田原油年产量首次突破5000万吨大关,进入世界特大型油田的行列。1978年,全国原油年总产量突破1亿吨,从此进入世界产油大国行列。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从此开始的改革开放,有了立足的“血液”保障。年产5000万吨的纪录,大庆人奇迹般地保持了27年。
  大庆油田实现持续稳产高产的骄人业绩,有力地保证了中国石油工业“稳定东部,开发西部”战略目标的实施。与大庆的稳产相对应的,是国家建设的稳固;与大庆高产相对应的,是国家发展的高速度。
  大庆开发46年间,累计生产原油18.21亿吨,相当于为全国人民每人生产原油近1.4吨,累计向国家上缴各种资金(包括承担原油差价)总计超过1万亿元。
  如果你觉得以上的新闻背景有些繁杂和遥远,那就看一份最新的资料———“9月10日,中国纳税500强揭晓。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以278.90亿元的纳税额第五次荣登榜首。”
  我特别注意了与此相关的报道,几乎都是这般寥寥数语。而大庆人早已习惯了默默的钻探、默默的采油,早已习惯了这样的无怨无悔。
  问题是,大庆人可以默默奉献,但默默奉献绝不等同于默默无闻。无论对于谁,对这一段不该遗忘不能遗忘的历史的“大面积”的淡忘,都是一件值得认真反思的事。就这一点探索下去,这其中一定涉及到信仰、信念、价值观、方向感等等,这是不容小视的一个大课题。
  二十世纪是石油世纪,二十世纪的战争中大多数人的血都是为石油流淌的。这些话早已不新鲜了。当历史进入了二十一世纪的近几年,世界各国即使是普通的人也已经真正地意识到了石油沉甸甸的分量。
  为了帮助思考,不妨再引用两组数字:自1993年起,我国成为原油净进口国,进口量为930万吨,对外依存度仅为6%;12年以后的2004年,国内生产原油1.75亿吨,对外依存度达到45.7%。在这12年间,国内石油年产量增长不足250万吨,而石油消费年增长却在1000万吨以上。
  根据有关研究部门预测,到2020年,我国石油需求将达4.5亿吨以上,国内可能产出1.8到2亿吨原油,预计缺口2.52.7亿吨。
  尽管我国是资源大国,但人均拥有量大大低于世界平均水平。我国石油剩余可采储量24.3亿吨,居世界第11位,但人均只有1.89吨,相当于世界平均水平(25吨)的7.6%。
  这些枯燥的数字意味着,早已被我们甩进了太平洋的“缺油大国”的帽子,我们不得不重新戴上。
  与国家的大发展同步,与国家的大目标一致,这就是大庆人在新世纪赋予“铁人精神”的新内涵。
  大庆:精神的经典
大庆油田—“铁人”王进喜
  写大庆,怎么能不提到“铁人”王进喜?
  王进喜 1964年年底第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召开的时候,王进喜代表全国工人发言。他的讲话以大庆会战为背景,以1205队和钻井二大队工作为主线,重点汇报了大庆工人阶级与恶劣的自然条件斗,与各种困难斗,终于取得了会战的伟大胜利。当他在大会堂朗诵起自己的那一首短诗:“石油工人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三抖。石油工人干劲大,天大的困难也不怕!”整个大会堂掌声雷动,经久不息……
  另外一个很经典的场面:跃入泥浆池里,奋力挥动着双臂。
  这是一些很经典的话语:“这困难,那困难,国家缺油是最大的困难!”、“宁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不干,半点马列主义都没有!”、“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这一切一切的“经典”,使王进喜成为那个时代上至国家领导人,下至千千万万个普通老百姓心目中的英雄,那手扶刹把的英姿,至今看来依然很“酷”。
  这一切一切的“经典”,逐渐地凝聚升华成了一种“铁人精神”。
  “爱国、敬业、求实、奉献”,就是这个“精神能源”的全部成分,它先是溶进了大庆人红色的血液里,继而溶进了石油这个黑色的“工业血液”中,接着就源源不断地输入共和国强健的躯体———民族精神的意义,扎根于人民群众的心灵中,并见诸于人民群众的行动上。大庆精神的意义尤为如此。
  有人这样比喻:在共和国建设的天平上,大庆是只举足轻重的砝码。在大庆开发建设史中截取三个时段就可以一目了然。
  ———十年动乱期间,大庆人统一的“革命思想”是:这乱、那乱,唯有大庆不能乱。与其对应的“革命行动”是:始终坚持生产一天都不停,产量逐年递增并且几乎就是在动乱结束那一年,原油年产量跃上了5000万吨大关。
  ———改革开放20年,也是大庆油田稳产高产的20年。大庆油田连续27年在5000万吨以上的稳产高产,无疑是世界油田开发史上的新纪录。高产稳产的大庆———中国石油工业的“半壁江山”和“中国精神能源”合成的强大驱动力,助推着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2003年,大庆油田提出了“创建百年油田”的战略目标。围绕这个战略目标展开的第一项战略行动就是对原油产量进行了战略性调整,年产量首次下调到5000万吨以下。
  经测算,如果在高含水后期继续维持大庆油田年产5000万吨以上,不仅地面设施将无法适应,还需要大量增加新的投入,原油操作成本也将大幅度增加,从而导致效益下滑。更重要和更严峻的局面则是:无法保持与国家的大发展同步,无法保证与国家的大目标一致。
  对大庆来说,科学的发展观首先就体现在科学的大局观。
  与国家的大发展同步,与国家的大目标一致,这就是大庆人在新世纪赋予“铁人精神”的新内涵。
  减下去的是当前,加上去的是长远;减下去的是高成本产量,加上来的是低成本效益,这是大庆人所面临的一个重大课题。如何破解这个重大课题?大庆人早已胸有成竹———打一场“技术换资源”的大战役。
  准确的表述该是,大庆人的技术换资源的行动与理论齐头并进,更有一支2万多名技术人员组成的庞大的队伍结伴而行,从而迅速创建了一个新的科技创新体系,从而迅速形成了“买不来、带不走、拆不开、偷不去、溜不掉”的企业核心竞争力。
  这样给了我们一个启示:企业不仅仅满足于做大、做强,还要考虑“做久、做长”。
  今天,当你在互联网上检索一下,当把中东、伊拉克、里海、马六甲、欧佩克、中海油收购优尼科、中石油收购斯拉夫、泰纳线等等这些关键词输入进去,显示在你眼前的一切可能就是一个国际能源安全严峻形势的新坐标。这时,不知你会不会这样想:拥有大庆,是中国人的一件实实在在的幸福的事。
  (原载《第一财经日报》,有删节,标题为本报所加)
大庆油田—大庆:钻探的深度
  大庆:钻探的深度
  其实,大庆真正的传奇恰恰就储存在我们外人几乎看不懂的一切“单调”和“单纯”中,然而,这一切的“单调”和“单纯”又都无一不体现着大庆人爱石油、懂石油、尊重石油的科学观。
  我赞同这样一个说法:在百年中国科学史上,让中华民族扬眉吐气的有两大事件,一是研制成功了“两弹一星”,一是发现了大庆油田。
  据介绍,在《日本现代史》里,经常能看到“如果当初找到大庆油田将如何如何”的词句,他们为没能在战前找到大庆油田始终感到“遗憾”。原东京工业大学教授森川清在回忆“满洲的石油开发”时说,之所以没能找到大庆油田,“是因为战前日本钻探的深度只达到大约700-800米,钻探技术是难以达到足够的深度。”实际上,标志大庆油田发现的第一口油井———松基三井,恰恰是开钻到1357-1382米之间的油层才出油的,这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这种说法。
  对此,最有启发性和权威性的还是我国地质大师黄汲清的说法,他和李四光一起是“陆相地层生油”理论的提出者,他还是大庆油田的主要发现者。他曾讲:日本人在东北找了30年没有找到油田,那是因为他们不懂得陆相地层可以生油。对此,日本地质史学者也认为,从根本上说不是钻探设备不行,而是“探矿思想的问题”。
  科学,发现了大庆;科学,同样迅速地发展了大庆。
  早在1964年,大庆就在全国率先提出了向科学进军的口号。这个口号,当时曾是那样地激励着各行各业的建设者。
  据介绍,一口井打到底,在8001200米之间,通常有100多个含油的砂岩层,最厚的达20米,最薄的仅0.2米。大庆人的工作对象就在这千米之下的岩层中———那被他们形象地称为“地宫”的地方。在那里,整个石油开采系统是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黑箱”,开采工作如同一项“隐蔽工程”。
  如何保证油井准确打入有开采价值的油层?怎样确定不同性质的油层层性以采取相应的配套技术?在开采过程中,以怎样随时掌握油层的变化以改进完善工艺保持稳产?所有这一切,唯有通过可靠的数据,通过一系列反复试验才能找到答案。这便构成了大庆科学的求实精神的客观基础。
  而更为重要的是,大庆人自觉地通过实践能动地认识油层,又通过实践能动地改造油层,在不断地探索地下奥秘的过程中,逐渐掌握了油田开采的客观规律,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石油工业特色的发展道路。
  科学的力度在于求实。科学的力度也在于创新。而创新的过程,就是思想上解放的过程。
  回顾大庆油田在实现高产稳产近30年的历史,三大“科学战役”标志着大庆人经历了三次大的思想解放。
  ———大庆油田进入开发后期高含水阶段后,油田综合含水已高达90%,储采结构严重失调,成本攀升和效益下降矛盾突出,油田开发难度超过了以往任何时期。对于油田二次创业的艰难,有人形象的比喻:“油田综合含水达到90%%,就好比人被水淹到了脖子,含水95%相当于淹到了嘴,含水达到98%就要遭受灭顶之灾!”
  从历史上看,一般油田的开采高峰只能维持三五年,以后产量就会递减。但凭什么大庆油田的产量长期保持在5000万吨的水平线上?一项荣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的《高含水长期稳产注水开采技术》,硬是使大庆油田地质储量由原来的26亿吨增加到48亿吨,相当于又找到了一个大庆油田。
  ———石油是不可再生的资源,进一步提高已开发油田的采收率非常重要。大庆油田自上个世纪70年代就开始这方面的研究和实践,目前聚合物驱油技术已经在大庆等油田开始成功应用,大庆的科技工作者还在世界首创出一种更大幅度提高原油采收率的方法———泡沫复合驱油技术。仅大庆油田适用该技术的地质储量就达近20亿吨。专家认为,这是我国石油开采领域中为数不多的原始创新技术,这不仅是现今中国石油工业技术创新的亮点,对于世界石油开采也将是一场革命性的技术进步。
  第三大战役就是对“表外储层”的攻关了。让主持这个项目的首席科学家、“新时期铁人”王启民来讲述可能更生动精彩:
  大庆油田这种河湖三角洲的沉积,像一棵大树,有干、有枝、有叶,干枝叶都互相连通,如果说主力油层是杆,薄油层是枝,“表外储层”就是叶。它们都是空间上的延续,属于同一储油系统。王启民认为,大庆油田树大、根深、叶茂,“表外储层”每口井都有,每个层都有。单独看,“表外储层”很瘦,但大庆油田面积油几千平方公里,所有这类油层加起来又很“肥”。
  尽管开采这样的油层国内外都没有先例可循,但如同当年会战初期一样,大庆人这次依然是靠“两论”起家: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几个寒暑过后,“表外储层”开采这道世界性难题终于被破解。
  这项成果具有什么样的价值呢———相当于为大庆增加了一个地质储量7.4亿吨的大油田,按2亿吨可采储量计算,价值高达2000多亿元,而国家要探明同等储量的石油资源,光勘探费就需投入100多亿元。不仅技术上取得突破,经济上创造巨大效益,更重要在于还创造性地发展了石油地质理论。
  其实,大庆真正的传奇恰恰就储存在我们外人几乎看不懂的一切“单调”和“单纯”中,然而,这一切的“单调”和“单纯”又都无一不体现着大庆人爱石油、懂石油、尊重石油的科学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