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文学馆

  为了宣传和研究冰心,经中共福建省委、省政府批准,由福建省文联、冰心研究会组织实施,于1997年在冰心先生的故乡建立冰心文学馆。冰心文学馆为福建省文联下属事业单位,设有办公室、研究展览部、联络开发部等。它位于长乐市爱心公园内,占地面积12亩,建筑总面积4500多平方米。由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建筑大师齐康教授设计。在1999年5月举行的榕城杯十佳建筑景观评选中荣登榜首。它的主要职能是存列和展出冰心的生平事迹和创作成就,宣传和研究冰心的文学成就和爱国爱乡的精神,开展文学创作,繁荣文学事业,建立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促进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

  冰心文学馆馆内设有两个展览厅,面积约1000平方米,固定陈列有《冰心生平与创作展览》,展出反映冰心一生主要事迹和创作生涯的照片及实物资料等800多件,是目前国内有关冰心生平及创作内容最为全面的大型展览。冰心文学馆自1997年8月25日建成开馆以来,已先后接待来自全国各地和海外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观众近20万人次。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彭冲同志在参观时说,冰心是位国际性的作家,30年代就是大名人。她的《寄小读者》我们都读过,写得好。现在有的孩子不知道冰心,应该让孩子们多读她的书,她是提倡博爱的。中共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郑必坚在参观后说,冰心热爱和平,热爱生活,提倡真善美,是一位了不起的人道主义者。她的作品对青少年大有益处,学生来这里参观,比上几节课更有效果。这些都是爱国主义教育、精神文明建设的资源,一定要很好地利用这个资源,这是其他东西不能替代的。

  冰心文学馆在馆藏展览的基础上,以冰心生平为线索,制作了一套流动展览,在海内外举办巡回展出,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受到了当地的媒体和社会各界人士的关注和好评。

  冰心文学馆已建立了冰心网站WWW.bingxin.org,在网站上人们可以看到冰心生平的详细介绍,查到冰心的所有作品,了解冰心研究的最新信息和冰心文学馆的动态。网站已成为世界各地朋友和有关研究者进一步认识冰心和冰心文学馆的窗口。

  2002年,冰心文学馆还成功举办了首届"冰心杯"全国中小学生作文大赛,全国31个省市的数千名中小学生参加了比赛。通过作文大赛,进一步宣传冰心的爱心精神,同时也使广大中小学生从中得到很好的教益,这一活动受到全国各地参赛学校和学生的积极响应和一致好评。今后,该馆将每年举办一届,使其成为冰心文学馆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一个品牌。

  近日,冰心的家人将冰心先生生前居住在中央民族大学教授楼34单元所使用的遗物全部捐赠给冰心文学馆。这一大批冰心遗物的入驻,将进一步提高冰心文学馆的文物价值与收藏地位,为宣传和研究冰心,对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提供更为丰富的资源。冰心文学馆将根据这批遗物,按照冰心居住过的中央民族大学教授楼34单元3号室的原貌,复制两个房间,里面完全按照冰心生前所用过的实物存列,成为后人了解和触摸这位"文学大师"永久的纪念地。



爱的“灯台守” 





1993年冬日的一天,走过凤凰池省文联大院那棵婆娑的大榕树到冰心研究会报到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木屐的嘎达嘎达的声音,都是樱花绚烂、小橘灯闪烁的影子。

那时,冰心的作品,我还只读过《小橘灯》、《一只木屐》、《樱花赞》以及《寄小读者》中的几篇,但早已被她清新温雅的笔触所吸引,被她诗意明净的情怀所感化。听说能在冰心研究会工作,我的心不禁涌起一种宁静的喜悦、一种含蓄的骄傲。时至今日,任何时候,只要提笔写下“冰心研究会”、“冰心文学馆”几个字,我的心总会涌起一种安宁的欢欣。这种欢欣感、安宁感来自冰心精神的朗照。最初在中学课堂上滋生出对冰心的敬慕之后,我又在冰心研究会、冰心文学馆的工作中一步步加深了对冰心博大爱心的领会。由于工作上的亲缘关系,《冰心全集》成了我枕边随手翻阅的书籍。我看到了她在“秋风萧瑟、月明星稀”的夜晚与泰戈尔的心灵共鸣,听到了她说的“几句爱海的孩子气的话”;我领会到了她对儿童拳拳不变的爱心,感受到了她面对花儿猫儿时的喜悦之情;我知道了她少女时代就有作一个“灯台守”、指引雾中航船的心愿,见到了她古稀之年为教育事业、知识分子问题积极呼吁的身影……。

我在工作接触中还有幸亲眼见到了她自身的道德实践。她一笔又一笔地出巨资捐助福建和外省市受灾的小学,一般人总以为她有稿费,收入不少,个人生活条件总该是不错的。可是,2000年10月走进她生前的居室时,虽然我早已知道她的生活是俭朴的,但起居条件的简单朴素还是大大地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看看屋内光秃秃的水泥地、摸摸那早已用旧的书桌床被,再抬头望那玫瑰花瓣后她宁静的画像,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滚了下来。我想,一个人一生这样在一言一行中认认真真去实践“牺牲自己,服务社会”的诺言,是多么不容易呀!冰心家之行是我至今为止受到的最好的道德教育。

在冰心研究会和冰心文学馆的各项活动中,我还亲身感受到了人们对她的衷心爱戴。在筹建冰心文学馆的过程中,我深深地体会到了福建人、长乐人作为冰心乡亲的自豪感;在冰心国际学术研讨会的会务工作中,我也深深感受到了海内外学者对冰心的敬仰之心。在福州、在北京,每一次的冰心书画展、冰心生平与作品展中,总有白发苍苍的“小读者”拿着笔记本认真地抄着、记着。在中国现代文学馆的展览中,一个薪金微薄的保安掏钱来买冰心录像带,因为他看过以后觉得“实在是太好了”。

如今,冰心先生已经离开我们仙逝了,但每当坐在文学馆的办公桌前,望着馆外公园那青青碧草,望着楼前冰心与孩子们亲切交谈的雕像,我总感觉到冰心精神永远朗照在我们的心田中。看到一批又一批的学生在老师、家长的带领下欢快地走进爱心公园、虔敬地踏上文学馆的台阶,我知道她那纯洁博大的爱心,已经逐渐融入我们民族一代又一代的血液中,滋养着我们民族的精神气质。

世事纷扰,我愿自己在冰心的辉光下永葆一副朴素明心,我愿我们的冰心文学馆永远是一个爱的“灯台守”!(李 清)


爱的吸引力 





1999年初夏的一个夜晚,当我在教工宿舍随手翻阅一份报纸时,一则“招聘启事”吸引了我,内容是冰心文学馆招聘讲解员。我立即想起了小城里最美丽的建筑-----冰心文学馆,它坐落在爱心公园里。在它刚落成时,爱心公园尚未完全建好,我记得草地上还有未清理完的土石堆,我来到此处游玩拍照。当时我是绝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与它产生联系的。我取出相册,端详了一阵,似乎产生了勇气,有一个声音叫我不妨一试。

第二天,怀着对冰心先生的崇敬和对新工作的期待,我踏进了冰心文学馆。展览部的刘东方主任看了我的简历,询问了一些基本情况,和蔼地告诉我回去等待面试通知。在这期间,我重新温习了冰心先生经典的文章,对她加深了认识,心想如果真得有机会为冰心老人做一点事情是多么自豪多么荣幸啊。终于等到了面试的这一天,看到那么多来面试的女孩,心里真是没底啊。但我还是发挥了自己最大的努力,表现得最好。过了一段漫长等待的日子,终于接到通知,我幸运地被录用了。在我的本命年-----2000年的春节过后,我正式调入了冰心文学馆,担任一位讲解员。从此,我开始了新的人生道路。

如同许许多多中国的孩子,我也是读着冰心先生的文章长大的。我喜欢她那美丽清新的文字,透过那些文字我看到了一个神奇美好的世界。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她就是一位伟大的热爱儿童的作家。而我在学习与工作中,逐渐全面地了解了冰心。她不仅是一位作家,还是诗人、翻译家和优秀的社会活动家,更重要的是她富有爱心,怀有正气,越是熟悉冰心我越是热爱冰心。在我向人们介绍冰心生平与创作、宣传她的爱心精神的同时,也亲身感受到人们对冰心先生的景仰爱戴。

1999年9月,冰心文学馆召开了《冰心文学首届国际学术研讨会》。作为工作人员,第一次经历这一重大的活动,我的心情十分激动。我看到,研究冰心的不仅有国内文学界的专家学者,还有来自海外的研究者。原来冰心先生在海外也具有广泛的影响力。在这次会议上,我也第一次见到了冰心的小女儿吴青和她的丈夫陈恕教授。他们完全没有所谓名人的架子,他们谦逊有礼,平易近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与大家亲切交谈,鼓励我们不断学习进取。吴青教授还十分善解人意,愉快地和我们合影留念。尽管我从未见过冰心先生,但是从吴青身上也可以感受到冰心先生的为人处世的。

为了纪念冰心先生诞辰100周年,2000年10月,冰心文学馆在北京市中国现代文学馆举办了《永远的爱心-----冰心生平与创作展览》。不用说那场面的隆重、来宾的尊贵,印在我脑海里给我深深触动的是那些平凡的默默无闻的参观者。北京的10月已是寒冷的深秋,然而展厅里却充满了浓浓的暖意。来参观的人们不分男女老少,都怀着一颗虔诚的心。孩子们叽叽喳喳,发出阵阵惊叹声,围着冰心的爱猫标本看个不够。他们在签名簿上用稚嫩的笔划写下:“我要向冰心奶奶学习!”而上了年纪的老人,戴着老花眼镜,手里拿着笔记本,极其认真地一边看一边记,绝不漏过一幅图、一个字。甚至他们发现了说明条上被我们疏忽的错误,让我们赶紧改正,令我们十分惭愧。他们说,50年前就读过冰心先生的文章,对她十分崇拜。今天能够看到她的生平展览真是太高兴了。由于中国现代文学馆离市中心较远,很多人倒了好几趟车就为了专程前来看这个展览。有一位女士,当她下班坐车来到这里,只看了半小时,就要关门了,她没有办法看完。第二天我们发现她又在这个时候来了,还是没有办法看完,结果第三天她又来了,才把所有内容看完。这次展览,不仅给首都观众一份精神的馈赠,也给我们自己带回了心灵的启迪。

本馆内的展览同样吸引着全国各地热爱冰心的人们。有一些远道而来的参观者,经常到馆里时我们已关闭了展厅,可是听了他们的叙述,看到他们急切的表情,我们往往又再度打开展厅,让他们尽情参观,直到依依不舍地离去。更有一些有心人,来参观时带来了玫瑰花篮,表达对冰心先生的爱戴。我们会细心地呵护,每天浇水,直至凋谢,我们知道冰心先生最喜欢玫瑰了。有一天,几位参观者也给冰心奶奶献上花篮。他们说,他们来自上海,巴金先生住在上海,与冰心先生是老朋友了,这次正好来到福建,一定要替巴老来看看冰心的这个展览。

虽然遇到的都是一些小事,可往往令我感动。我体会到了人们的爱心,体会到了冰心先生永恒的魅力。我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感到由衷的快乐。(林芝)


走近冰心 





在我记忆的七色板中,惜日许多光彩耀人的往事,在奔流东去的时光长河里,已被冲刷得黯然失色,唯有拜访冰心先生的那一幕情景就像夜空上的繁星,总在我脑海里闪烁,任时空变迁也无法抹去……

那是1997年5月,在冰心的故乡福建省长乐市的城西耸立着一座刚刚竣工的,白墙灰瓦,颇具闽情韵味且气势恢宏的建筑——冰心文学馆。根据省政府和省文联的决定,于当年8月25日冰心先生处女作发表纪念日举行开馆典礼。那时,馆内各厅堂正赶着装修,我负责《冰心生平与创作展览》的陈列设计与制作重任。由于我对冰心先生的了解甚少,为了搞好展览设计只有通过读介绍冰心的书籍和查阅照片资料为参考,但这只能停留在感性的认识上。就在这关键时刻,馆筹建办领导决定派遣我和陆广星同志一起前往北京征集有关冰心资料,并委托冰心的女婿陈恕老师安排我们俩去探望冰心先生。这份美差着实让我激动难寝。因为冰心文学馆筹建办的每位同志都有一个梦寐以求的愿望,就是有一天能见上冰心一面。显然我和陆广星是他们当中的幸运儿。不过,我心里很明白,这是领导为了让我在设计“展览”陈列中能够更准确地把握主题而精心安排我去感悟世纪冰心的人格内涵,这对我开拓展览设计思路与创意,将会是一个质的飞跃。馆领导的支持与信任,也激励着我尽心尽力去完成好任务。

五月,在江南已是春暖花开时节,然而,这时的北京却常刮沙尘暴。我与陆广星6日下午到达北京,下榻中国作协大楼。第二天,当我们来到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宿舍楼34单元3号房的冰心家门前,首先映入我眼中的是在许多拜访冰心文章中都提到过的“医嘱谢客”四个字,曾有许多敬仰冰心的人们来到冰心家门口,都因为冰心老人身体不好被“医嘱谢客”的告示给挡了回去,而留下遗憾。但老人家若是听说福建家乡来了客人,既使身体状况再差也会热情接待,这又使得“医嘱谢客”四个字,延伸出许多冰心对故乡情深义重的故事。此时,冰心先生虽然是在北京医院养病,但我还是急切叩开这扇门,去了解冰心先生曾经创作生活的环境。陈恕老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吴青、陈恕夫妇为照顾冰心他们居住一起),我一边听陈恕老师讲解冰心事迹一边拍摄着照片。我曾听说过冰心老人生活很俭朴,百闻不如一见,确实如人们所说的那样俭朴;她的卧室兼做书房,房间里摆着一架床,靠阳台的窗台边是一张办公桌和靠背椅,在办公桌后在立着一架书橱,就这几样家具也是样式陈旧面漆都已剥落。白灰墙上挂着一幅她祖父写的字,另一边挂着她老伴吴文藻先生的遗像。地面毫无装饰,原始的水泥地面,经过日久行走磨擦,在光照下散发着幽光,使室内越显得纯朴、宁静。我思索着这就是冰心先生的家,她生活如此节俭,却关心妇女、儿童,关心受灾的人民群众,关心着教育,将自己有限的积蓄和稿费,都捐给了妇女、儿童和教育事业、捐献给灾区人民。她这种淡泊、豁达、仁爱宽厚、无私奉献的高尚品德和爱心精神,怎不令人们敬佩和爱戴!冰心老人的爱猫“咪咪”不知何时也来到我们大家当中,它一会爬上书桌,一会儿绕着陈恕老师撒娇。我们就抓住这个机会与“咪咪”合影留念,见到“咪咪”那淘气可爱的样子,我似乎感觉到昔日主人在家的身影——冰心老人专注地写作,“咪咪”盘坐在一旁认真地审阅……。于是,想见到冰心先生的愿望越加强烈。陈恕老师告诉我们,冰心先生的身体很虚弱,大多数时间是卧床静养,只有在晴天身体状况较好时,才会起来坐着轮椅,在走廊上晒晒太阳。并约定次日上午我们在住处等他电话,安排去探望冰心先生的时间。那天晚上,我就在心中默默祈祷着,老天爷给个好天气,祝愿冰心先生身体健康。

5月8日,虽然探望冰心先生是安排在下午,但我们还是激动得一大早就起床看天气。托冰心老人的福气,昨日还是满天刮着灰蒙蒙沙尘暴,今晨已是晴空万里和风习习。等待是最难熬的事,感觉时间流动得比往日缓慢了许多。好不容易到晌午才盼来陈恕老师的电话,他告诉我们,由于临时有一场学术会议要参加,他不能够陪同我们去探望冰心先生,但已同北京医院专家病区的门卫及冰心先生的护理员交待清楚,约定拜会冰心先生在下午3时。听完电话后,我们立马出发前往北京医院。同时,我们还约了中国现代文学馆展览部的沐定胜老师一起去,以便相互帮助拍照。

北京医院旁有一排的花店,我们想到冰心先生一生爱祖国、爱人民、爱妇女、儿童,同时,她也热爱自然、热爱生活,她尤其喜欢玫瑰花,所以我们选了一家花店,告诉店主,要买玫瑰花。店主笑盈盈地说:“送给冰心老人的吧,我给你们挑选最好的玫瑰。”从店主精心挑选包装玫瑰花的动态,看得出他对冰心先生的崇敬之情。我们手里捧着玫瑰花,怀着激动的心情,踏进了北京医院,穿过专家病区里的长长走廊,来到了304冰心先生的病房。病房里的陈设十分简洁;有一架床,床上盖着印有“北京医院”字样的洁白床单,床边的床头柜上摆着一个淘气的小男孩骑在牛背上的陶瓷工艺品。床的对面是一对用来接待客人的沙发,在窗台下有一张桌子,桌面放着一只花瓶和一架收音机。由于我们想早点见到冰心先生,比原定拜访时间早来了四十多分钟。此时冰心先生不在病房,隔壁病友的家属告诉我们:“冰心老人得知家乡来客人了,她特别高兴,午休不一儿会就起来了,看约见客人的时间还不到,就坐上轮椅先出去散步,沐浴阳光。”还是沐老师眼快,瞧,冰心先生回来了。我回头望去,只见远处坐在轮椅上的冰心在护理员的推动下,正缓缓穿过长廊,向我们走来。阳光温柔地透过长廊的窗子,洒在洁净的水磨石地面上,也洒在冰心老人慈祥、微笑的脸庞上。越来越近,冰心先生的形象渐渐清淅地展现在我的眼前:98岁高龄的冰心先生,已不是我在照片印象中那样健康神采,在她高高额头上布满了深深的皱纹,脸上散布着老人斑点,头顶上只有稀疏的一些银发,高高突起的颧骨,显得特别消瘦,那双虽然已不清澈的眼睛,却依然炯炯有神。我们几位一起捧着玫瑰花迎上去,将玫瑰花献给了冰心先生,老人家特别高兴,将玫瑰花抱在怀里连声说:“谢谢”。我们一边推着轮椅护送冰心先生回病房,一边抓住机会与冰心先生合影。我拿出已落成的冰心文学馆照片给先生看,她一边看一边说:“建得很漂亮,感谢家乡人民的厚爱。向王炳根先生问好!建这么大的房子让他操心了。”面对年事已高的冰心先生,我明白她已不可能去参加开馆典礼,但是,我还是告诉她开馆就定在8月25日,希望她能够去参加开馆庆典。她无不遗憾地说:“很想去,只可惜年事太高不便出门,去不了啰。”冰心先生虽然说话的声音很微弱,但她思维还很清楚。时间在欢快、激动的气氛中不知不觉地度过半个多时辰,这时护理员担心冰心先生过于疲劳,提醒我们该结束拜访了,大家才从激动中回过神来。此时,看到冰心先生怀里还抱着那一大束的玫瑰花,我心里想这下该累着了老人家了,于是赶忙将冰心先生怀里的玫瑰花,插放在花瓶上,不无抱歉地说;“花太重了吧!”冰心先生她微笑着:“是太重了,可是大家都在拍照,玫瑰花点缀着好看。”听了这句话,我的眼眶湿润了……98岁年高龄的冰心老人为了满足我们这几位“贪心”拍照的小孩子,她宁用自己累着,还默默地承受。这就是世纪冰心的为人风范,她宽厚待人、气度宏大,深深打动了我的心灵。相形之下我内心感到无比的惭愧,心中油然生起对冰心先生深深的敬仰……

告别了冰心,告别了北京,我的心情还久久不能平静,冰心先生那慈祥、温厚、宁静、淡泊、超然飘逸和博大的爱心,不正是我设计《冰心生平与创作展览》的灵魂吗!

如今,我将与冰心先生的珍贵合影装上框,挂在办公室案头的墙上。每当我凝望冰心先生那慈祥的脸庞,她就会给我智慧和力量,她就象一盏明灯,照亮我前进的道路。(刘东方)

冰心为事业奋斗不息的精神鼓舞着我 





五年前冰心文学馆决定在爱心公园里放置一批冰心名言石刻,石刻上的书法是请我国著名的书法家和名人撰写的,这项任务由我来执行,为此我翻阅了冰心先生的文章,节录了许多冰心名言以供这些书法家和名人节选,在这些冰心先生的精彩名言名句中给我感触最深的是:“生命从八十岁开始。”几年来,这句话一直响彻在我的耳畔,它像一盏明灯,让我看到光明,不断地给了我继续奋斗的信心和力量。

对冰心先生这句名言的理解,我经历了一个从概念到内涵的量变过程。简简单单八个字包含了一代文学大师无限的进取精神和不息的奋斗意志,冰心历经了中国从新民主主义革命到社会主义革命的重要历史阶段,她用锐利的眼光和手中的利笔去讴歌人民,讴歌革命,讴歌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得金”(注1)到八十年代,她已是世人皆知的著名文学大师和优秀的社会活动家。冰心的一生至此已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和满足,按理应该进入安度晚年,乐享天福的时候,然而,冰心先生尽管年事已高但仍未停息文学创作,依然坚持参加各种社会活动,而以这句名言成就新一轮的事业,冰心的“生命”已然超越了生理上的生命,是永远建立在新起点上的不灭的精神生命!

“生命从八十岁开始”是冰心的敬业精神!

应该说我也是一个很有事业心的人,过去的工作也取得一定的成绩,虽然无法与冰心的伟大相比,但我多多少少为祖国、为党的社会主义事业做出了自己的贡献。记得我到厦门工637工厂当工人,由于我有文化,肯动脑,工作积极,所以被厂革委会当做知识分子结合到攻关小组试制新产品。我边干边学,终于试制成功了当时市场紧缺的工业原料“硫酸铝”,并自行设计制作了一套生产设备投入生产,为厦门市填补了该产品的空白。在工厂,由于工作积极,我年年被评上先进生产者,1978年还被授予厦门市优秀共青团员称号。1986年,我在主持省曲艺家协会工作期间,还成功举办了全省首届相声大奖赛,其选拔进京参赛的作品获全国二等奖,省曲协获“伯乐奖”。1997年5月,省文联党组决定恢复我的工作并把我调到冰心文学馆,这段时间我想到自己已年过半百,接近退休边缘,身体又远不如前,再没有本钱可以象以前那样为工作去拼命,失去了上进心。因此思想比较消极和悲观。此时我有幸了解冰心,深深地为冰心的敬业精神所感动,冰心的这种精神似一股暖流涌进了我的心头,唤醒了我年轻时的革命干劲,把我拖出自悲的网结,八十尚且新生,何患五十!我决心也象冰心那样营造一个新的起点,点燃不灭的生命。

近年来,我除了完成好自已的本职工作任务外,还在同志们的协助下在厦门成功举办了冰心巡回展览,同时利用业余时间创作了数拾幅表现冰心的美术作品,其中“永远的冰心”系列藏书票入选纪念毛泽东5.23讲话六十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览,木刻版画“冰心和她的猫”入选由国家文化部、中国文联、中国画报社联合举办的世界华人艺术展并获铜奖。为社会主义文艺事业又作新的贡献。

“行百里者半于九十”(注2),现在我还是努力向冰心看齐,对工作,对事业勤勤恳恳,晚节永葆,冰心精神的光辉,永远照耀着我前进。(陈行)

注1:唐·刘禹锡词 注2:《战国策》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