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福山革命遗址

 天福山景区是文登市又一处重要的观光旅游胜地,也是山东省重点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天福山位于文登市城区东20公里处,与昆嵛山遥相对峙。它座落在一片丘陵之中,群山拱卫,山清谷幽,植物广被,远离尘嚣,环境清新,犹如世外桃源,自古便有“天赐福地”之称,故名天福山。天下名山僧占多。旧时这里建有庙观,僧人道士在此隐居修炼。然而,真正使天福山扬名不朽的,则是它一度成为胶东的“井岗山”,是胶东抗日救国的重要策源地。“七七”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大举进攻中国,胶东也很快沦入日本军国主义的铁蹄之下。为拯救民族危亡,1937年12月24日,中共胶东特委书记理琪等利用天福山地形优势,在这里领导了威震全国的天福山起义,创立了胶东第一支人民武装——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打响了胶东抗日第一枪。 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文登上万名优秀儿女血洒疆场,一代又一代人前赴后继,在党的领导下与全国人民一道,终于迎来了民族的独立和解放。天福山现有庙屋5间,东厢房3间,为天福山起义时中共胶东特委临时会址。天福山起义的军旗现珍藏于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

天福山起义 

  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军发动了卢沟桥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日军继侵占北平、天津等城市后,一路沿津浦线直下山东。至当年10月,德州、平原、禹城等地已相继失陷。日军沿胶济铁路继续东犯,随时准备进攻青岛,局势十分危急。
  为联合国民党共同抗日,中共胶东临时工委派柳运光、于烺与驻牟平县的国民党胶东政训处主任屈凌汉和国民党文登县县长李毓英谈判,商谈联合抗日事宜;曹漫之、李耀文等也在荣成国民党军队和县政府积极开展统战活动。与此同时,中共山东省委也委派在北京上学的共产党员林一山(泽头镇林村人)回到胶东,发动群众抗日,组建抗日武装。林一山回到胶东后,东到文登、威海、荣成,西去蓬莱、黄县,积极与各县的党组织联系,进行武装起义的发动工作。 
  国难当头,联合抗日是唯一的出路。1937年12月初,国共谈判达成了释放政治犯的协议。被国民党关押在济南监狱长达1年的共产党员理琪、宋竹庭、宋澄、邹恒禄等人出狱后,马上被山东省委派回胶东开展抗日工作。理琪接到的任务是回胶东组建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 
当年12月15日,理琪带着党的指示,匆匆从济南重返沟于家村。当晚他便组织召开了紧急会议,决定于12月24日在天福山举行抗日武装起义,并以昆嵛山红军游击队于得水的队伍为基础,组建第三军。 
  虽然时隔72个春秋,但天福山起义那激动人心的时刻,柳运光、张玉华、刘中华等亲历者至今仍记忆犹新。起义的前一天,天空突然飘起了雪花。寒冷的傍晚,起义人员在起义骨干的带领下,分头向天福山秘密进发。 

  24日凌晨两三点钟,理琪、吕志恒、林一山、张修己等胶东特委领导冒着积雪登上了天福山。山顶上有座玉皇庙,是起义的指挥部。他们叫开庙门,庙里的王道士先是疑惧,后来知道是武装起义打日本鬼子的,立即跑前跑后为大家烧水。就在这个时候,王道士的老婆生下一个儿子,王道士连忙请理琪等人为他儿子起个名字。理琪等人议论了一下,说,就叫“新民”吧。王道士连连称赞:好!好!孩子就叫“新民”。而大家也认为“这是个好兆头”。这一“小插曲”过后,大家接着凑在煤油灯下,再次周密地研究天亮后起义的具体行动。
  12月24日上午九点,在天福山玉皇庙前的场院,一面鲜红的抗日旗帜迎风飘扬起来。起义队伍聚集在玉皇庙前的银杏树下,队形按一、二、三中队的序列编成三排横队。当日,理琪首先宣读了党的《抗日救国十大纲领》,传达了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山东省委关于抗日武装起义的指示。他郑重宣布:“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正式成立!”顷刻间,天福山上“坚决拥护共产党领导抗战!”“中国人民团结起来抗日救国!”“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等口号与欢呼声此起彼伏,经久不息。 
  柳运光回忆说,天福山武装起义的主力,除了来自“一一·四”暴动后幸存的昆嵛山游击队外,还有一些农民、爱国学生和进步知识分子,共有80余人,顶多二十几杆枪,都是“一一·四”暴动时留下来的。按照中共山东省委的指示,胶东特委将参加天福山起义的人员整编为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第一大队,于得水为大队长、宋澄为政委。第一大队下设三个中队。
  天福山武装起义的消息,很快传遍了附近的村庄,人们纷纷奔走相告,为胶东第一支抗日武装的创建欢欣鼓舞,还有很多人自发来到山上,加入抗日行列。

天福山起义纪念塔 
   天福山起义纪念塔,雄伟壮观、气贯长虹,为天福山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重要组成部分。始建于1973年,“天福山起义纪念塔”为郭沫若题写。塔身镌刻着毛泽东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八个大字,是天福山起义精神的生动写照。 

  英烈千秋颂,丰碑万代存。理琪当年攻打牟平雷神庙之役壮烈牺牲;天福山起义的重要组织领导者之一、三军政治部主任林一山,解放后任水利部长兼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主任,是“三峡工程”的最早倡导者之一;天福山起义时任三军一大队中队指导员的刘中华,后担任海军第六舰队司令员兼政委,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天福山起义时三军一大队中队指导员张玉华,后任南京军区副政委,1964年被授予少将军衔。天福山起义时曾在三军政治部负责宣传工作的刘汉,后任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馆长,1964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抗日战争时期,曾任文登独立营政治干事的张序登,后担任广州军副司令员,1988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为弘扬天福山起义精神,文登市委市政府还在城区建成了“天福山公园”,公园内矗立着天福山起义大型组雕。1962年8月26日,郭沫若特地为理琪写了挽诗以志纪念。诗云:

  天福英雄是理琪,献身革命忘国私。

  当年猛打雷神庙,今日高标星宿旗。

  万代东风吹海陆,一方化雨仰宗师。

  天福英雄今安在,青松对语诉君听。

  文登多少佳儿女,接力还需步伐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