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西南战役革命纪念地

(郓城鲁西南战役指挥部旧址、金乡鲁西南战役纪念馆)

鲁西南战役纪念馆

  鲁西南战役纪念馆位于山东省济宁市金乡县羊山革命烈士陵园(参见词条:羊山战役遗址)。
  一九四七年,刘伯承、邓小平遵照党中央的战略部署,率领晋冀鲁豫野战军挥戈南下,六月三十日夜突破黄河天险,挺进鲁西南地区。蒋介石为了阻止我军南下,仓惶从苏、豫、皖调集了三个整编师和一个旅,企图把我军消灭在黄河、运河三角地带。刘、邓首长看穿了敌人的阴谋,将计就计,趁势发动了鲁西南战役。采取“攻其一点(郓城),诱敌来援,啃其一边(定陶),各个击破”的战术,首先歼灭郓城和西路弱敌,使敌人左路陷于瘫痪状态。蒋介石的嫡系部队整编六十六师看到形势不好,龟缩到羊山集固守待援。我军迅速集中优势兵力,克服种种困难,从七月十四到七月二十八日,经过艰苦激烈的争夺战,全面歼灭了这股顽抗之敌,从而结束了整个鲁西南战役。
  鲁西南战役共歼敌四个整编师和九个半旅,共五万六千人。其中生俘六十六师中将师长宋瑞珂、七十师中将师长陈颐鼎等国民党高级将领,缴获了一大批武器装备。
  鲁西南战役的胜利,为人民解放军挺进中原,跃进大别山、把战争引向国民党统治区开辟了道路,揭开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从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的序幕,使中国人民革命战争从此开始了一个伟大转折,为夺取全国胜利创造了有利条件。
  为了纪念在鲁西南战役中英勇牺牲的我军将士,更好的继承和发扬我党我军的光荣传统,在中央军委和省、市党委、政府及有关鲁西南战役纪念馆部门的关心支持下,鲁西南战役纪念馆于鲁西南战役胜利五十周年之际落成.曾参加过鲁西南战役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亲笔题写了馆名。
  鲁西南战役纪念馆内陈列着一些鲜为人知的珍贵历史照片、电文、书信和实物等,其中有毛主席给刘、邓首长的亲笔信;有当时晋冀鲁豫野战军司令部发布的“渡河命令”电文;有刘伯承、邓小平同志过黄河以后的合影;有我军挺进大别山途中的照片;有我军包围羊山之敌和生俘敌整编六十六师中将宋瑞珂、少将参谋长郭雨林的照片;还有《人民日报》、《冀鲁豫报》、《大众日报》当时报导“鲁西南战役”和“羊山战斗”取得辉煌战果和胜利的消息等等。鲁西南战役纪念馆是我们缅怀革命先烈,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重要基地。
刘邓指挥所旧址位于山东巨野县田庄镇丁官屯村, 是解放战争时期刘伯承、邓小平指挥鲁西南战役的指挥所之一。
  一九四七年的七月份,刘邓大军率领晋冀鲁豫野战军渡过黄河向大别山挺进的途中,发起了一次对国民党军队的大规模歼灭战----鲁西南战役,由此揭开了我军由战略防御向战略进攻的序幕。当时,刘邓首长就住在此处,并指挥了著名的“六营歼灭战”和“羊山战役”。

鲁西南作战会议旧址:刘邓大军指挥部-----马氏庄园

  马氏庄园以是解放战争时期刘邓大军指挥部而闻名遐迩,作为一处红色旅游基地,留给我们的则是更多、更深的革命教育意义。
  据《安阳县志》1990年版、《安阳县志-文物篇》、《安阳史话》、《共和国的黎明》等文献资料记载,1947年3月22日至5月25日,人民解放军晋冀豫野战军主力部队,在刘伯承、邓小平的指挥下,发起豫北反攻作战,安阳是这次战役的主要战场之一。4月3日至10日,晋冀豫部队主力集团,曾攻克太保,歼灭了国民党河南省第三专署自卫的一、二、三总队等部共万余人,彻底破坏了安阳至汤阴段铁路。4月中旬,晋冀豫野战主力部队逼近安阳。5月7日攻克崔家桥,5月9日,主力兵临安阳城下,攻城部队逼近四关,紧缩包围圈,攻城气氛日益浓厚。城内守敌惶恐不安,士气低落,解放安阳指日可待。期间,连续攻克三官庙等据点多处。地方武装和群众积极参战,破铁路、炸桥梁、追歼窜逃之敌,取得了辉煌战果。
  1947年5月10日,党中央毛泽东主席作出将战争引向国民党统治区的战略决策,决定由刘伯承、邓小平率领野战军主力组成晋冀鲁豫南征野战军,向外线出击,执行挺进中原、创建大别山根据地的战略任务。
  刘伯承、邓小平为了执行中央指示,取得更大胜利,5月25日,下达了进攻安阳城的命令,让部队就地休整,迎接更艰巨的任务。
  刘伯承、邓小平到达安阳后,在马氏庄园设立了指挥部。6月22日,在指挥部召开了著名的“鲁西南作战会议”。
  会议室内,墙上悬挂着毛泽东和朱德总司令的照片以及标有红兰箭头的大幅军用地图。会议桌两边坐着杨勇、苏振华、陈再道、王维刚、陈锡联、彭涛、韦杰、杜义德等一、二、三、六纵队司令员、政委。正面坐着刘伯承、张际春、李达、郭天民。
  邓小平指着地图说道:“现在敌人进攻的重点是山东、陕西。山东有敌60个旅,45万人;陕北是15个旅,14万人。正像刘司令所讲的那样,敌人采用了“哑铃战略”,把两头的铁锤放到了山东和陕北。我们这里是敌人的中央战线,让敌人左右失措,把仗打到国民党的腹地去。”
  刘伯承说:“山东按住敌人的脑袋,陕北按住敌人的双腿,我们拦腰砍他一刀。”
  邓小平接着说:“这一刀一定要砍得狠,刀尖要戳穿敌人的心脏。”
  刘伯承司令员还向大家分析了大别山在战争中的地理优势,说“大别山这个地方,就像小孩子穿的肚兜一样,是长江曲回向南的一个突出部位。它雄峙国民党首都南京,面临长江中游重镇武汉,会鄂、豫、皖三省交界,是敌人战略上最敏感而薄弱的地区。第一次革命战争时期是我们的老区,群众基础好,多年来,我们的游击队一直坚持着斗争,我们容易立足生根。我军占据大别山,就可以东慑南京,西据武汉,钳制中原。”
  会上还传达了毛主席对这次行动做出的三种可能:一是付出了代价站不住脚,退回到黄河以北的老根据地;二是付出了代价站不稳脚,在周围地区坚持斗争;三是付出代价站稳了脚跟。我们要力争第三种可能的实现。……
  会后,大家在院子的“龙抱槐”下纳凉。稍作停留,各纵队首长顶着骄阳,纵马分散而去。
  6月23日,刘邓大军第一、第二、第三、第六纵队4个纵队12万余人,由安阳地区向濮阳、寿张地区出动。6月30日晚刘邓野战军四个纵队12万余人,以临濮至张秋镇300余里地段上强渡黄河,在冀鲁豫军区的配合下,发起鲁西南战役,揭开了人民解放军战略进攻的序幕。
  马氏庄园西院内完整的保存了这一具有革命历史意义的遗址。当年的会议室、办公室、刘伯承司令员和邓小平政委的下榻处、粮仓和部分士兵的居住地,向我们完整的再现了当时情景。院内的龙抱槐依然是郁郁葱葱,生机勃勃,仿佛当年刘伯承司令员和邓小平政委在树下下棋的场景又曾现在我们面前。刘邓首长在这里虽然只有短短的10余天,但是这10余天却成为安阳县的永恒,他将世世代代载入我们的史册,成为我们心中永久的丰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