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丘淮海战役陈官庄烈士陵园

陈官庄烈士陵园-基本介绍 

   位于永城市东北25公里陈官庄村南,311国道北侧,为纪念淮海战役第三阶段陈官庄地区歼灭战中牺牲的烈士而建。该陵园1974年奠基,1978年建成,占地约200由,座北向南,正中为花岗岩烈士纪念碑,高25米,上刻周恩来总理手书“淮海英雄永垂千古”八个大字。碑前为广场,碑后有烈士陈列馆和歼灭战纪念馆分列两侧,北部树荫下有烈士公墓和单人墓,墓周有周恩来、朱德、邓小平、刘伯承、陈毅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题词。

    淮海战役陈官庄地区歼灭战烈士陵园,座落在当年淮海战役第三阶段围歼杜聿明集团的中心战场--永城市东北二十公里的陈官庄。陵园占地200余亩,园内水泥道路经三纬四,两旁冬青成行,松柏苍翠,象征着烈士们的革命精神万古长青。整个陵园占地面积二百多亩,园内柏油路径三纬四,总长达两公里以上,苍松翠柏左右成行四季长青,庄严肃穆,象征着烈士们的革命精神万古长青,体现了英雄们的伟大业绩。
一九六三年建园后安葬了部分烈士,一九七四年开始修建了部分纪念工程。雄伟庄严的烈士纪念馆和烈士陈列馆相对称,整齐大方。后半部一片冬夏长青的柏树林中,建有烈士公墓和单身烈士墓,安葬两千多名为国为民英勇牺牲的烈士,在淮海战役三十周年之际,淮海战役陈官庄地区歼灭战烈士陵园落成。
烈士公墓于一九七五年七月兴建,同年十一月建成,座落在陵园后部中心位置,高八米,内十二层,安葬烈士二千多名。前有雄伟的墓碑,刻有“淮海战役陈官庄地区歼灭战烈士公墓”的金光大字。
陈列馆于一九七六年建成,富有民族风格的“天井”式建筑物,面积为五百平方米,位于陵园的东面。
纪念馆于一九七五年建成,面积为七百二十平方米,馆内分正厅、序言、战役实施(其中包括六个部分),共展出革命文物、历史照片四百余件,这些革命文物和照片充分体现了党中央、毛主席的英明领导和组织指挥,体现了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伟大胜利,体现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伟大历史功勋,体现了人民战争的巨大威力。

   淮海战役陈官庄地区歼灭战烈士陵园建成开放以来,每年接待中外各界人士10余万人次。先后被命名为“河南省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全国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全国重点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

永远的淮海丰碑——为纪念淮海战役胜利60周年而作 

     在广袤的黄淮海平原,一座日益现代化的区域性中心城市——商丘——目前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迅速崛起,越来越受到世人瞩目。  

    商丘偎依黄河,连着豫鲁苏皖四省,乃黄淮平原腹地。正是因为这种优越的自然地理条件,商丘人民曾经创造了灿烂的文明,载入了中华民族乃至人类文明发展的史册;正是因为这种优越的自然地理条件,商丘自古以来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商丘人民饱受战火的洗礼和蹂躏。

    在黑暗中探索光明,在逆境中不屈不挠,在困难中奋勇向前,勤劳勇敢的商丘人民从不畏缩,永不屈服。这是商丘人民矢志不渝的精神品格。无论是在血雨腥风的大革命时期、艰苦卓绝的土地革命战争时期,还是在抵御外倭的抗日战争时期,商丘人民的斗志愈挫愈勇,前进的脚步从未停歇。

   60年前,淮海战役在商丘打响。这是一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光明与黑暗的角逐,是攸关着中国两种命运、两个前途的殊死决战。在伟大的淮海战役中,商丘人民一切为了战争、一切为了前线、一切为了胜利,踊跃参军支前、捐粮送被、抢救伤员、修路架桥,为淮海战役的胜利和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特殊贡献和巨大牺牲,商丘人民的凝聚力、战斗力由此提升到新的高度,商丘人民的精神品格由此达到新的境界。

   在伟大的淮海战役中,英勇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牺牲13万余人,加之牺牲的地方武装和支前民工,这个数字更为沉重。如今,无数革命先烈以生命和鲜血、广大人民群众以坚毅和智慧培育锻造地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牺牲、特别能创造的伟大的淮海精神,犹如一座不朽的精神丰碑,高高矗立在商丘大地上——激励着商丘人民不断从胜利走向新的更大的胜利。

   时值淮海战役胜利暨商丘解放60周年,让我们沿着淮海战役在商丘留下的足迹,走进那震惊世界的伟大的淮海战役。

  张公店 打响淮海战役第一枪

   张公店村位于商丘东35公里。60年前,淮海战役第一枪在这里打响。

   让我们走进那场异常残酷激烈的张公店战斗。

   随着辽沈战役的胜利结束,蒋介石为巩固其岌岌可危地反动统治,将目光投向了淮海平原。此时,在以徐州为中心的陇海铁路郑州至连云港段、津浦铁路薛城至蚌埠段,集结着国民党军刘峙集团。这是蒋介石最大最强的战略集团,担负着拱卫南京的重任。面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强大攻势,蒋介石不得不“暂取战略守势”,将7个兵团、2个绥靖区、34个军、82个师的80万兵力收缩于徐州、蚌埠之间,妄图阻挡解放军南进。

   一场规模空前的殊死决战正在酝酿着。陈毅、粟裕日夜守着地图,思考着战役部署,思索着中华民族的命运:淮海平原辽阔无边,适于大兵团作战;将敌主力吸引到淮海战场,逐一歼灭,实现将敌有生力量消灭在长江以北的战略意图,这样,祖国的解放大业定是指日可待。粟裕遂向党中央、毛主席建议举行淮海战役。毛主席对此十分赞赏:“举行淮海战役甚为必要”,遂令华东、中原人民解放军23个步兵纵队、1个特种兵纵队等60万人参加淮海战役。

   1948年11月6日,国民党军181师进驻张公店地区,着力构建集群式阵地防御体系,掩护刘汝明部由商丘东撤徐州。为“割歼敌第四绥靖区刘汝明部砀山以西,以调动邱清泉第二兵团西援”,正在徐州东围歼黄伯韬兵团的华野主力,急调2个纵队南下。东进至夏邑、永城的中野3个纵队也奉命急转北上,在商丘至砀山陇海铁路一线,对张公店地区之敌形成了包围之势。

   11月7日,中野一纵经过一小时激战,首歼胡楼之敌;与此同时,与之密切配合的华野三纵一举攻陷了西魏庄、董米庄、马庄。在清除张公店外围之敌后,中野一纵于7日21时向张公店发起了猛烈攻击。

   中野一纵与敌181师曾多次交锋。181师系敌精锐之师,武器精良,装备齐全,善于防御、顽守和反攻,具有较强的战斗力。加之张公店外有沟壕围寨,内有地堡群,沿街房射击孔密集,地形较为复杂,易守难攻,181师更是胸有成竹,甚是狂妄自大。中野一纵无论在兵力上,还是在武器装备上都处于劣势。对此,中野一纵采取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的方针,于11月8日攻陷张公店,俘敌5600余人,缴获大批武器弹药及军需物资,获得彻底胜利。

张公店战斗,消灭了敌人有生力量,迟滞了国民党军东撤图谋,有力支援了我军东线作战,并由此揭开了淮海战役的序幕。

张菜园 淮海战役指挥中心

傍着105国道的张菜园村位于商丘市南,距离市区仅10余公里。60年前,淮海战役总前委指挥部暨中原野战军司令部曾驻于该村,领导和指挥伟大的淮海战役。

站在那砖木结构的由厅堂、东西厢房和大门组成的革命旧址前,眺望淮海大地,我们耳边依稀响着隆隆的枪炮声和将士们冲锋陷阵的呐喊声,仿佛看到淮海战役规模宏大、气势磅礴的战争场景……

随着淮海战役的打响,华东野战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捣徐州以东,于1948年11月11日将黄伯韬兵团合围于碾庄圩地区。在此期间,中原野战军发起徐蚌作战,攻克了敌重要补给基地宿县,一举切断了徐埠线,完成了对徐州的战略包围,为淮海战役的全面胜利创造了有利条件。

至此,似乎已幡然醒悟的蒋介石,急令黄伯韬兵团原地固守待援,令邱清泉兵团转移徐州实施东援,令李弥兵团坚守徐州,令孙元良兵团北进,令李延年、刘汝明、黄维三兵团向宿县挺进……

由此,中央军委改变原来计划,决定华东、中原两大野战军并肩作战,成立了以邓小平为书记的淮海战役总前委,统一指挥淮海战役。

此后,人民解放军以雷霆万钧之势,步步进逼;国民党军以潮落之状节节败退,溃不成军——

11月22日,人民解放军在碾庄圩全歼黄伯韬兵团,取得了淮海战役第一阶段的重大胜利:歼敌1个军团部、8个军部、18个整师,计17.8万余人;

12月15日,人民解放军在双堆集地区全歼黄维兵团,取得了淮海战役第二阶段的伟大胜利:歼敌2个军团部、6个军部、16个师、1个快速纵队,计20万余人。

黄维兵团被歼,李延年、刘汝明兵团溃逃淮河以南,陷入孤立无援的杜聿明集团龟缩在陈官庄地区,妄图伺机突围。

为便于指挥淮海战役第三阶段战斗,并研究部署淮海战役胜利结束后人民解放军战略行动,12月31日,邓小平率领淮海战役总前委,从宿县迁至张菜园村。此后,邓小平等在商丘度过了80多个日夜,与商丘人民结下了深厚感情。

在此之前,邓小平曾先后4次挥师商丘——

1946年8月10日,邓小平和刘伯承抵达商丘,发起陇海战役,攻克虞城等5座县城和夏邑刘堤圈火车站,歼敌1.6万余人,有效策应了中原解放军突围;

1947年1月27日,邓小平率领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六、第七纵队开赴商丘,先后攻克柘城、鹿邑、杞县、亳县、睢县、宁陵6座县城,歼敌9800余人,沉重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

1947年8月13日,邓小平和刘伯承率部经过商丘,穿越陇海线,突破敌中原战略防线,转入外线作战,揭开了人民解放军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的序幕;

1948年10月31日,邓小平率中原野战军进驻商丘,和陈毅等筹建淮海战役统一指挥系统,制定钳制邱清泉、孙元良兵团作战方案,指挥中原野战军掣肘黄维兵团,指导豫皖苏军区和地方党组织成立支前司令部,为发起淮海战役作了充分准备。

淮海战役胜利结束后,邓小平、刘伯承、陈毅、粟裕、谭震林又投入了紧张的工作,在张菜园那些简陋的民房里日夜构想着部队南进战略计划,为祖国的解放大业废寝忘食、殚精竭虑。我们可从他们在商丘的活动日志中领略其博大胸怀、崇高品格和不朽的丰功伟绩——

1949年1月10,即淮海战役胜利结束当天,总前委向党中央、毛主席书面报告关于淮海战役期间部队思想情况、歼灭黄维兵团作战的初步总结;发出《两个月整训的军事政治工作大纲》,领导中原野战军开始进行为期两个月的整训,邓小平为此专门组织编写了《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人民军队要作遵守纪律执行政策的模范》两本教材;

1月29日至2月1日,总前委在商丘古城圣公会礼堂组织召开中原解放区创建以来第一次盛会——中原局扩大会议。邓小平、陈毅、邓子恢、张际春、李先念、李雪峰、宋任穷、刘子久、陈赓,及中原军区所属各军区、中原野战军各纵队首长、各区党委负责人、郑州开封两市负责人参加了会议。会议传达学习了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精神,总结了淮海战役和中原解放区党政军各方面的工作,讨论了渡江作战有关问题,为渡江作战的胜利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

2月5日,中原野战军转发中央军委关于中原野战军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的命令,由刘伯承任司令员、邓小平任政委兼第二野战军前委书记、张际春任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李达任参谋长。二野开始整编工作,为南渡长江积极准备;

2月9日,总前委在商丘古城召开渡江作战会议,具体研究部署渡江作战,并向中央军委报告关于渡江作战方案和准备工作意见;

2月28日,邓小平、陈毅赴西柏坡参加党的七届二中全会;

3月7日,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开始向长江北岸挺进,准备渡江作战……

3月24日,在商丘人民依依不舍的目光里,总前委和中原野战军机关从张菜园出发,南下安徽六安——迈上了新的革命征程。

陈官庄 淮海战役歼灭战

陈官庄位于商丘东100余公里处。60年前,淮海战役的最后决战在这里举行。

黄维兵团被全歼之后,杜聿明集团被紧紧包围在陈官庄地区,惶惶不可终日。为配合平津战役,华东野战军奉命转入战地休整,对杜聿明集团加强政治攻势,围而不打。

此时的杜聿明集团已是奄奄一息。重重包围圈内,呈现出一番萎靡颓败的末日景象。虽然杜聿明集团装备精良,但被困于弹丸之地,欲动不能。饥饿使敌不战而溃,处处弥漫着浓浓的死亡气息。尚不死心的蒋介石调集大量飞机,每天空投食品,却也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这时,凛冽的寒风裹着雨雪,一连疯狂了几个昼夜。包围圈内雪上加霜,更是困难重重,因饥寒致死致残事件频频发生。

面对重重困难,杜聿明集团突围企图被迫搁浅,只好听天由命。萎靡不振的高级将领们有如惊弓之鸟,更是慌恐不安。杜聿明终日躲在掩蔽部里静坐不语,对壁叹息。李弥哀叹道:“这是天数,不是人力所能挽救得了的,这次会不会打死,要看祖宗的阴德了。”将官们有的求神占卦,有的准备伺机逃命。

但杜聿明集团拒不投降。粟裕说:“这是一只死老虎,但我们不可轻敌,要把死老虎当活老虎打。”随着人民解放军总攻时间的临近,蒋介石又故技重演,要求谈判求和,妄图赢得喘息机会,卷土重来。

1949年1月6日,杜聿明集团拟欲突围时,华东野战军突然从东、北、南三个方向对其实施攻击。经过20多天的休整,华东野战军士气昂扬,势如破竹,连战连捷——

1月6日,华东野战军9个纵队揳入邱清泉兵团和李弥兵团结合部,攻克13个村庄,俘敌7000余人,歼敌近万人;

1月7日,华东野战军攻克李弥兵团司令部驻地青龙集,收复敌23个据点,俘敌3000余人,歼敌3个整团零2个连,逼近杜聿明集团指挥部;

1月8日,面对杜聿明集团有收缩突围之意图,华东野战军及时调整部署兵力,攻克5个村庄,歼敌2个团零2个特种兵连;

1月9日,杜聿明集团在20多架飞机的掩护下,企图夺路向西突围,华东野战军之八纵、九纵等予以迎头痛击,三纵、四纵、十纵等部奋力直追,逼近杜聿明集团指挥中心——陈官庄;

1月10日,华东野战军一举攻克陈官庄及邱清泉兵团指挥部驻地陈庄,邱清泉当场丧命,杜聿明狼狈被俘,李弥仓惶潜逃。失掉了指挥中心,杜聿明集团各部纷纷缴械投降。强大的杜聿明集团“好比一个雪球”,仅在滚烫的水里挣扎了4个昼夜,就不复存在了。

至此,中原野战军、华东野战军两支主力,以伤亡13.4万余人的代价,歼灭国民党军1个“剿共”指挥部、5个兵团部、22个军部、56个师部,共计55.5万人——历时66天的淮海战役胜利结束。

邓小平激动地说:毛泽东的战略思想,就是把蒋介石的部队封锁在长江以北,不让他跑掉,毛泽东的战略思想,如愿以偿地实现了。

毛泽东高兴地说:淮海战役打得好,好比一锅夹生饭,还没有完全煮熟,硬是被一口一口地吃下去了。
远在几千里之外的斯大林由衷地赞叹道:60万战胜了80万,奇迹,真是奇迹!

商丘火车站 淮海战役后勤保障基地

如今的商丘火车站,是豫东地区铁路枢纽和旅客运输桥头堡,商丘经济社会发展的助推器;60年前,是淮海战役主要后勤保障基地和支前运输总枢纽。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后勤保障始终关系战争成败。早在淮海战役发起之前,中央军委就明确指示华东和中原野战军,必须在做好包括后勤工作在内的准备后,方能开始行动,并派总后勤部部长杨立三统筹淮海战役的后勤工作。1948年11月,淮海战役总前委发布了《中原军区对淮海战役后勤部署》,并成立了交通司令部,对淮海战役后勤工作作了具体部署。

11月13日,中原军区发出了《关于加强各级后勤组织的决定》,要求各地集中一切人力、物力、财力支援前线。豫皖苏分局着力建立一套完善的后勤支前组织领导机构,在所属各地委成立了支前司令部和支前委员会,所属县成立了支前指挥部,在铁路公路沿线设立了兵站。

11月19日,商丘兵站在商丘火车站挂牌成立,负责保障物资收发、保卫、运输、通讯等工作。邓小平、刘伯承、陈毅指示:所有后勤保障物资,不管中原的,还是华北冀鲁豫、晋察冀的都要送到商丘,由商丘兵站分发转运前线。

对商丘兵站的历史性贡献,我们可以从中原军区交通运输司令部副政委兼商丘兵站站长杨国宇的日记中捕捉一些真实的细节——

11月23日:接前司来电:“国宇,大战业已开始,商丘之山炮弹、迫击炮弹、炸药、手榴弹,立即雇用商务车,务于25日前送至永宿之间丰善集。”

11月26日:集中100万斤粮食、柴。设人民解放军招待所、蒋军招待所。1500床被子送前方。

11月30日:加强兵站组织,中站设协理员,分站设指导员,以加强中站、分站工作。前方再派一中站。

12月5日:不管敌情如何,前方来领弹药的,还有后方送弹药汽车、马车络绎不绝。

12月10日:商丘站又堆成粮山、面山、鞋子山,医药、猪肉、蔬菜、慰问品,送来的下车,送走的上车。一个轮子的小车,二、三轮的车,最占地方的是孔夫子四轮车,不知走了几天几夜才到商丘,非常动人。

12月11日:为了车辆来去顺通,专门设了交通岗,像和尚念经样:走左边!靠右边走……

12月13日:冀鲁豫三分区来人接洽运粮1万万斤,到此地接收。有的是粮,有的是面。

12月15日:今天怎么这样高兴?原来我们这伙人辛苦了一个月没有白费。黄维、胡琏两个家伙的兵团全部被歼灭在双堆集。这一下,炮弹该不要得那样急了。我们快失业了。

12月17日:华北的弹药滚滚来,粮食如山,人车如海……

由此,我们可以想见,弹药、粮食、布匹、服装、军鞋等支前物资,一时间从四面八方,通过津浦、平汉、陇海铁路,通过公路和水路云集商丘,商丘兵站物资堆积成山——为淮海战役的伟大胜利提供了坚强的保障。

由此,我们可以想见,商丘通往淮海战场的铁路、公路、水路和羊肠小道上,一时间挤满了火车、汽车、胶轮车、太平车、手拉车、架子车、三轮车,浩浩荡荡的运输大军昼夜不停地奔赴在淮海前线上——为淮海战役注入了无穷的力量。

历史永远铭记商丘人民之于淮海战役的贡献——

迟滞敌人东调——1948年11月2日,豫皖苏三分区商南支队,在杜集区阻击孙元良兵团;11月9日,豫皖苏军区独立旅在南坪集追击向宿县撤退的孙元良兵团后续部队,歼敌两个连;11月12日,豫皖苏军区独立旅在大王柳伏击孙元良兵团122师,使孙元良兵团草木皆兵,惶惶不可终日,迟滞一夜才到达预定地点。

解放夏邑县城——1948年11月6日,豫皖苏军区包围夏邑县城,并实施攻击,外围之敌迅速土崩瓦解。城内之敌突围未果,加之军心涣散、士气低落,于11月16日缴械投降,夏邑县城获得解放。

堵截杜聿明——1948年12月,在冀鲁豫地方兵团配合华东野战军日夜追击狼狈西逃的杜聿明集团之时,豫皖苏三分区沿永城西北、东南一线加紧构筑工事,配合野战军将杜聿明集团死死包围在永城东北、萧县西南地区。

追歼孙元良——1948年12月6日,豫皖苏军区地方武装配合华东野战军将西逃的孙元良兵团大部歼灭在永城以北、夏邑以南地区;商亳鹿柘等地方武装配合华东野战军骑兵团歼灭了逃往亳北的孙元良兵团先头部队。

围歼抓捕零散残敌——1948年12月8日,豫皖苏行政公署、豫皖苏军区联合发出《关于捕捉散兵、维护社会治安的紧急通令》。之后,商丘地区各地政府、地方武装、民兵及广大群众联防戒严,赢得了一场歼灭、收容溃敌的特殊战争。

阻击李延年刘汝明兵团——1948年12月9日至15日,在李延年、刘汝明两兵团从蚌埠北进,企图南北夹击中原野战军,解黄维兵团之围时,豫皖苏支队奔赴宿怀,配合解放军部队在鲍家集地区与敌激战,打破了敌人战略企图。

配合陈官庄围歼战——1949年1月6日至10日,冀鲁豫军区在陈官庄东南围歼李弥兵团497团;冀鲁豫三分区在夏邑城南阻击邱清泉部队;豫皖苏三分区等在永城西北歼敌1万余人。

畅通交通通讯——在公路交通方面,商丘人民提出:战场转到哪里,运输线路就修到哪里,赶修了雪枫至商丘、雪枫至亳县等7条公路;在铁路交通方面,为修复敌人破坏的商丘境内陇海铁路,商丘火车站职工昼夜不停地抢修铁路和车站,使列车顺利通行;通讯工程方面,架设了4条长途电话线。

筹备后勤给养——为了淮海战役的胜利,商丘人民捐粮捐物,竭尽所有,全力支前。据不完全统计,商丘人民共支援粮食1.22亿斤、柴草3.86亿斤、军鞋64.1万双、布匹29.4万米等。

组织庞大运输队——不管雨雪严寒,不顾道路泥泞,不屑敌机轰炸,商丘人民组织了一支支运输队,形成了一支斩不断的钢铁运输线,源源不断地将后勤物资运往前线。据统计,商丘共出动民工116.8万人、各种车子867万辆,动用牲口26.3万头。

抢送转运伤病员——在前线,担架队冒着枪林弹雨抢救伤病员;在运输途中,担架民工舍身阻挡敌人轰炸,掩护伤病员;在后方,给予伤病员以无微不至地医护。据不完全统计,商丘共出动担架6万余副、担架民工36万余人,抢救抢运伤病员无以计算。

商丘人民的贡献融入在以下没有完全统计的数字之中:在淮海战役中,地方武装歼敌3.3万人,后方出动民工543万余人,担架26万余副,挑子35万余副,大小车辆88.1万多辆;供给粮食9.6亿多斤,运送蔬菜146万多斤,牲畜76.7万头,船只8539艘;护送伤员11万余名;参军支前10余万人。

这是人民的战争。其场面之恢宏、气势之磅礴,惊天地泣鬼神!我们可以想见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象:在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的绵绵荡荡的运输线上,数以万计的人民群众踩着泥泞小路,推着小车,抬着担架,穿梭在硝烟弥漫的淮海战场。鞋子破了,脚冻伤了,他们全然不顾,依然奔跑在雪地里;车子坏了,就用背扛肩挑,或者用马驮;饿了啃口干馍,渴了喝口冰水,也不动支前一粒粮。

在前线,人民群众抢救伤员,修路架桥,挖战壕,送弹药,站岗放哨,传递情报;在后方,人民群众做军鞋,纳军袜,缝军被,广征粮,碾米面,他们的心中始终装着前线,装着浴血奋战的子弟兵。前线与后方,心心相印,肝胆相照,水乳交融。于是,历史永远铭记了那动人的一幕:前线,人民子弟兵为了人民而冲锋陷阵,英勇杀敌,忘我献身;后方踊跃支前,救护子弟兵,未过门的姑娘将伤员冰冷的脚裹在怀里焐着,年迈的老大娘将精心熬煮的鸡汤一勺一勺地喂着伤员……

面对此情此景,陈毅激动地说:“淮海战役的胜利,是人民群众用小车推出来的。”

商丘 红色的魅力之城

商丘,是一块由淮海战役英雄等无数革命先烈染红的土地。红色,是生命的旗帜、英雄的赞歌、前进的号角;红色,放射着精神的光芒,蕴含着事业的艰辛,预示着发展的无限生机和活力。

淮海战役胜利暨商丘解放60年来,商丘人民在党的坚强领导下,继承革命先烈遗志,艰苦奋斗,开拓创新,锐意进取,努力建设幸福美好家园,不断把革命先烈未竟的事业推向前进。今日之商丘,到处充满生机活力,干部群众团结奋进,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可喜局面,一座新兴的区域性中心城市正崛起于豫东大地。

综合实力跃上新台阶。经济结构进一步优化,产业结构实现了由“一二三”向“二一三”的历史性转变。服务业迅猛发展,商贸物流业、文化产业、旅游业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我市被省政府确定为全省5个区域性物流中心城市之一。

“三农”工作步伐稳健。全市粮食总产量连续五年创历史纪录,长年产量占全省1/10强,为国家粮食安全做出了重大贡献。农业产业化、规模化、专业化发展成效显著。新农村建设取得扎实成效,基本实现了村村通公路、通电、通电话、通有线电视。

工业经济支撑有力。工业经济蓬勃发展,规模不断扩大,产业链条不断拉长,效益不断提高,工业经济的支撑地位不断增强,形成了煤炭化工业、农产品加工业、机械制造业、铝加工业等6大支柱产业和面粉、纺织、钢卷尺、肠衣、打火机等一批特色鲜明的产业集群。县域竞争力不断提升,已形成了特色鲜明的永城市面粉加工等10大经济板块。民营经济已占全市经济总量的半壁江山。

城市面貌日新月异。坚持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高水平管理、市场化运作,城市功能日益完善,城市承载产业发展、居民就业和辐射带动能力显著增强,国家园林城市创建工作扎实推进。全市城镇化率达到33.5%,形成了中心市区、县城、重点镇协调发展的城镇化格局。

    开放带动活力迸发。坚持实施开放带动主战略,把招商引资作为“天字号”工程、“一把手”工程来抓,充分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世界500强巴西淡水河谷、英荷壳牌、泰国正大、上海宝钢等大型企业和民权电厂、龙宇煤化工等大项目纷纷落户商丘。

    发展环境宽松优良。坚持把优化发展环境作为加快发展的生命线,着力打造“诚信商丘”品牌,城市综合竞争力和对外形象日益提升,赢得了广泛赞誉。先后荣获“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先进市”、“全国双拥模范城”、“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全国平原绿化先进市”、“全国民族团结进步先进市”、“中国商贸名城”、“中国特色魅力城市200强”、“中部最佳投资城市”、“中国金融生态城市”等荣誉称号。

   新的历史起点,预示新的更大地发展。这是因为:商丘人民有着党的坚强领导,有着淮海精神的光辉普照,有着在困难面前从不畏缩、永不屈服的精神品格,有着6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30年的发展经验,有着科学的发展路径、坚实的发展基础和蓬勃的发展活力。

商丘正在跨越发展中走向全国,走向世界,走向未来!


淮海战役第三阶段全歼杜聿明集团

    当敌第十二兵团即将被歼,杜聿明集团两个兵团8个军被合围在以陈官庄为中心南北5公里,东西10公里的狭小地区内,全军覆没已成定局时,战略决战的另一个战役——平津战役已经开始。为着不使蒋介石迅速决策海运平洋地区国民党军南下,中央军委于12月14日指示淮海前线我军对杜聿明集团在若干天内“只作防御,不作攻击”。15日,我军今歼第十二乒团后,总前委依据中央军委的指示,决定华东野战军自16日起,以10天为期转入战场休整(后又延长10天);中原野战军位于宿县、蒙城、涡阳地区休整,为战役总预备队,随时准备协同华东野战军歼灭杜聿明集团,或寻歼可能自蚌埠方向再次来援之敌。华东野战军首长确定以第一、第二、第四、第八、第九、第十、第十一、渤海纵队为第一线部队,边围因敌人边休整;以第三、第六、第七、第十二、第十三、鲁中南、两广纵队,部署在夏邑、永城、濉溪口一线为第二线部队,进行休整,并随时准备配合第一线部队作战。在休整期间,华东军区抽调了16个地方团和动员了数万名新参军战士编、补入野战军。野战军各部队则普遍进行了总攻的准备工作。主要是:恢复与整顿战斗组织,吸收了大批优秀分子入党,提拔了大批干部,并从地方上动员一批干部参军,充实了基层骨干力量,普遍执行了“随俘随补,随补随战”的方针;将经过初步教育、改造的俘虏兵充实连队。到12月25日止,华东野战军已增加到46万余人。深入进行了形势任务教育和评功活动。采取广播喊话、写信、送食品、遣返俘虏等方法,对敌展开政治攻势,并广播了由毛泽东写的《敦促杜聿明等投降书》。针对敌人的防御特点,开展了敌前练兵和规模巨大的土工作业,使我军前沿阵地普遍推进到离敌前沿30至50米处。在此期间,各级支前组织和军队后勤部门,也将大批粮食和副食品、弹药等物资源源不断运送到前线,补充了部队。经过20天战场休整,部队士气旺盛,体力恢复,战斗力大为提高,为最后总攻,全歼杜聿明集团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与我军情况相反,包围圈内敌军的处境十分凄惨。从12月20日开始,战区雨雪交加,气温骤降,敌空运时续时断,粮弹不继,大批士兵冻饿而死。为求生路,成排、成连,甚至成营的官兵纷纷向我投诚,到我军发起总攻前,已达1.4万余人。但是,杜聿明等高级将领仍拒绝投降,一再请求蒋介石调西安、武汉一切可以集中的力量,与解放军决战。而蒋介石则已众叛亲离,白崇禧、傅作义部不愿也无法抽兵应援,胡宗南部远在西北,且被我西北野战军钳制,应援不及,因而只能令杜聿明待补足粮弹后,在空军支援,并施放毒气掩护下率部突围。1949年1月初,华北、东北我军已给傅作义集团以沉重打击,其退路已被切断。华东野战军经中央军委批准,决定采取先歼包围圈东部第十三兵团,再歼西部第二兵团的方针,对杜聿明集团发起总攻,并作了如下部署:以第三、第十、第四、渤海纵队及冀鲁豫军区两个独立旅为东集团,归第十纵队司令员宋时轮、政委刘培善指挥,向敌防御阵地的东部实施主要突击;以第一、第十二、第九纵队为北集团,归山东兵团兼政委谭震林、副司令员王建安指挥,由北向南攻击;以第八、第二、第十一纵队为南集团,归苏北兵团司令员韦国清、副政委吉洛指挥,由西南向东北攻击。另以第六、第七、第十三、鲁中南、两广纵队和由济南战役起义的国民党军整编第八十四师改编的第三十五军等部为战役预备队。

  1月6日16时,华东野战军三个突击集团同时对敌发起猛烈攻击。在两个小时内,即歼敌第十三兵团万余人,攻占敌村落据点13个。7日,敌第十三兵团逃入第二兵团防区。我军乘势连续猛攻,又攻克村落23处。9日,敌军在20余架飞机掩护下施放毒气,向西突围,为我击退。黄昏,我军全线出击,多路插入敌阵,至10日下午4时全歼杜聿明集团,击毙第二兵团司令官邱清泉,俘虏杜聿明,仅李弥等少数人化装潜逃。至此,淮海战役胜利结束。杜聿明集团被歼后,位于淮河南岸的第六、第八兵闭和12月9日撤至扬州、南通地区的第一绥区部队,以及由武汉调达滁县地区的第二十、第二十八军,仓惶逃向江南。华东野战军第六、第七、第八、第十三纵队、江淮军区两个旅,于1月16日乘胜追击,在先期进至淮河以南的先遣纵队等部配合下,至24日,先后解放蚌埠、合肥、泰州、滁县,巢县等县城12座和江淮间广大地区,进抵长江北岸。中原军区部队到1月底解放南阳、襄樊、舒城、黄安、庐江、驻马店等城镇。

  在整个战役过程中,敌共出动驱逐机和轰炸机1340多架次,支援地面部队作战,并骚扰、破坏我后方运输线;出动运输机120多架次,输送人员并空投作战物资。其间,轰炸机还利用南京、北平等地的机场,对我实行“穿梭轰炸”,但均因“指挥不统一,与陆军协同未臻密切,致未能尽量发挥效能。”

  在战役过程中,华东局、中原局和华北冀鲁豫分局全力以赴地组织了庞大的支前工作。浩浩荡荡的支前大军,日日夜夜转战在淮海战场上。据不完全统计,支前的一、二线民工达150余万人,运送粮食达4.3亿斤,有力地保障了战役的胜利,充分体现了人民战争的强大威力。

  淮海战役是对解放战争的进程具有决定意义的三个大战役中的第二个战役。全战役自1948年11月6日至1949年1月10日,历时66天,我军以伤亡13.4万余人的代价,歼灭国民党军一个“剿总”前进指挥部、5个兵团部、22个军部、56个师,加上其他部队,共55.5万余人。其中包括蒋介石的“五大主力”的第五军和第十八军。至此,南线敌军的精锐主力已被消灭,长江中、下游以北广大地区均获解放,国民党反动统治中心南京、上海以及长江中游中心城市武汉等地已处于我军的直接威胁之下。

  这个战役,是三大战役中唯一我军在战场总兵力少于敌军的情况下讲行的。从战役的组织指挥方面说,获胜的关键在于:(一)依据全国及华东、中原战场形势的变化,适时定下了扩大原定的淮海战役规模,集中华东、中原两大野战军联合作战,求歼敌刘峙集团于淮河以北的决心,并据此调整了兵力部署和加强了各项保障工作;(二)战役第一阶段,在新安镇敌第七兵团向西撤退时,战役第二阶段,浍河北岸第十二兵团向浍河以南收缩和徐州敌杜聿明集团向西南方向撤退时,我军都能发扬不怕疲劳、不怕伤亡的作风,以最迅速的动作,多路勇猛追击和堵击,先后迅速完成了对各敌的合围;(三)攻克宿县,有效地分割了徐州守敌与由蚌埠、蒙城分头北援之敌,造成了集中兵力各个歼敌的有利态势;(四)在杜聿明集团与第十二兵团拼死顽抗,我攻击进展缓慢,和蚌埠敌逐步逼近,以及敌统帅部正酝酿从其他战场抽调兵力增援被围之敌的紧张时刻,总前委决定采取“吃一个,挟一个。看一个”的方针,集中兵力首先歼灭了第十二兵团。从而使我完全掌握了战场主动权;(五)在敌第七、第十二兵团依托村落转入阵地防御时,我军及时转变作战指导思想,迅速改野战出击为村落攻击战法,集中兵力,依靠大量土工作业和火力、爆破、突击相结合,逐点夺取敌人据守的村落,缩小包围圈,最后歼灭了被围之敌;(六)在关键时刻,组织了何基沣、张克侠率部起义,并乘何、张起义的有利时机,迅速插断了陇海路,构成了合围敌第七兵团的坚强有力的内外正面,严重地威胁了徐州,使刘峙集团陷于十分混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