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鄂边苏区鹤峰革命烈士陵园

    满山红烈士陵园位于鹤峰县城娄水河畔,全称为湘鄂边苏区革命烈士陵园,因满山红土鹃花盛开而得名“满山红”,1962年建园,1978年重修,立有高22米的“湘鄂边苏区革命烈士纪念碑”,以纪念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中鹤峰苏区牲牺的英雄儿女而建的满山红烈士陵园。青松翠柏中,安葬着红九师师长段德昌、湘鄂边苏区创始之一的红三军第九师参谋长王炳南、湘鄂边苏区重要军事干部贺英的忠骨。

    1928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武装在南昌举行震惊世界的“八一南昌起义”失败之后,起义总指挥之一的贺龙同志,放弃去苏联学习的机会,向党中央提出返回湘鄂边,在洪湖、桑植、鹤峰一带组建中国工农工军,得到党中央的同意。1928年3月,贺龙、关响应、段德昌等人在洪湖组建中国工农红军红二军团。1929年初,贺龙率领红军主力解放鹤峰县城,在鹤峰创 建了湘鄂西第一个县苏维埃政府,贺龙同志11次进出鹤峰县城,率领中国工农红军红二六军团驰骋于湘鄂边,开展了与国民党军队长达数年的艰苦卓绝的战斗。后于1934年奉党中央之命由贵州转战北上,与中央红军在陕甘宁会合,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红二方面军,成为中国革命斗争历史上一支重要的党的武装。

    从鹤峰苏区走出的廖汉生、张才千、贺端斋、关响应等成为共和国将军,贺龙军长也成为共和国十大元帅之一,其女贺捷生现为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少将。

 

贺龙元帅的大姐--贺英烈士 

贺英烈士之墓(图右)

   贺龙有三位武艺高强的姐妹,贺香姑、贺戊妹、贺满姑。她们活跃在湘西,配合红军,为建立根据地立下了汗马功劳。最后在与敌人的斗争中壮烈牺牲。

贺英,原名贺民英,乳名香姑,1886年农历4月14日生于湖南省桑植县洪家关。姊妹七人,她为长女。因家境贫寒,自幼即跟随父母劳动,分担家务。1906年,与表兄谷绩廷结婚后,协助谷组建土著武装,屯驻云景寨,与地方恶势力抗衡。她性情豁达,嫉恶如仇,勇武胜于须眉,深受部下拥戴。1916年,她支持长弟贺龙杀掉了桑植县大劣绅朱海珊,赶走知县陈慕功,推举慈利会党首领卓晓初出任桑植县长。1922年,丈夫谷绩廷被土著军阀陈渠珍派人诱杀。她拿起丈夫留下的枪,率领云景寨弟兄,抗官府、杀豪绅、防土匪、护穷人,开始了更加顽强地斗争。1926年夏,贺龙率国民革命军第九军第一师自铜仁出师北伐时,贺英联络桑植县民军文南甫、李云清、刘玉阶等部进占桑植县城,赶走县长马策,驱逐驻军团长肖善堂,城内群众和各界人士大开城门,送“万民伞”,欢迎贺英进城。贺英部队纪律严明,进城后,城内秩序井然,民众安居乐业。1927年初,贺英接贺龙信,同妹妹贺满姑一起到武汉小住。受大革命影响,贺龙决心搞一批武器回湘西坚持斗争,离汉前夕对贺龙说:“国民党那帮人只顾升官发财,不要指望他们能干出什么好事来。”“你只管大胆干,在外面不行就回湘西去,乡亲们会支持你的。”回家乡后,贺英积极组建武装,半月内即扩兵数百,声势益大。

贺英的武艺十分高强,曾经只身深入一个土匪巢穴,生擒了匪首,从而收编了几百土匪。

1928年春,贺龙、周逸群、卢冬生等受中共中央指派到湘鄂西开展武装斗争。贺英得信后即刻带领部属一千余人参加“洪家关聚义”。工农革命军攻占桑植县城失利后,贺英一面掩护工农革命军家属,一面联络桑(植)鹤(峰)边界白果垭、罗峪、红土坪等地亲族旧部接应工农革命军,她率领少数武装到桑植鹤峰
边界大山中活动。9月16日,罗峪团防刘子维突然袭击贺英游击队驻地青塆。

贺英当时与队员正吃饭,贺英姥姥家的四表弟王华正在哨位上,他听到崖壳地的芭蕉叶哗哗响,知道有情况,马上鸣枪报警。贺英听到枪声,立即指挥着徐焕然、向连生、唐佑清、龚香莲、贺满姑、张月园等一面抵抗敌人,一面掩护家属和孩子们撤走。待家属和孩子们撤走后,敌人已冲进了村子。激战中,贺英的贴身警卫龚香莲为掩护贺英腹部不幸中弹。龚香莲是贺英最喜爱的女兵之一,每晚都睡在她的身边,贺英像对待女儿一样待她。龚香莲强忍伤痛,一手捂着血流不止的小肚子,一手不断放枪把敌人引开。跑了一阵之后,她的肠子流了出来,拖在地上,实在跑不动了,就停下来和敌人接火,最后字弹用尽,胸部和头部又各中了一抢,头壳被打爆了,脑浆四溅,英勇牺牲了。

贺满姑带几个人冲了出去。贺英、徐焕然、唐志么、王华正等几个人跑到了一座山上,徐焕然的4 岁儿子,突围时没带出来,亦被敌人抓走。

贺英等几个人正商量如何收容失散的同志时,刘子维又指挥人马冲杀过来,敌人边冲边喊:“贺寡妇只剩两杆空枪了,追上去抓活的呀!”

敌人发疯地向山上冲,贺英等边抵抗边撤,一颗子弹穿透她右臂,她撕下一块衣襟,缠了一下,又与敌人打了起来,最后,她和几个队员终于冲出敌人重围。到了堰娅附近的一个叫凤翅山,才停住了脚,凤翅山上有座青峰庙,这是个尼姑庙,庙里的老尼姑与贺英相识,老尼姑见贺英满身是血,忙拿出自己的衣衫给贺英换上。

为了收容失散的队员,贺英在这一带坚持了二十多天,打听失散队员的下落,一些被打散的队员陆陆续续地来到了这里。对于龚香莲的牺牲,大家都很悲痛,尤其是贺英,更是难过。

10月17日、11月15日,湖南《大公报》报道说:“女匪贺仙姑(注:仙姑和香姑在方言中同音)身穿长衫,女扮男装”,“约两三百人,连枪居多,逃入鄂境梅坪”。

1928年10月,工农革命军在石门受挫,贺龙率部退桑鹤边休整,处境艰难。此时,贺英倾尽积蓄,多方筹措,亲自带游击队到堰垭,给工农革命军送棉花、棉布、银元和子弹,并向贺龙建议:“队伍要伍,不伍不行”。贺龙接受了她的建议,进行了著名的堰垭整编。

1929年1月,鹤峰县苏维埃政权建立后,贺英特别高兴。对贺龙说:“这就好,人家养一群鸡还得有个鸡窠嘛,你带这么多兵没有个‘窠’,老是东跑西颠怎么行?”1930年春,红四军东下洪湖,贺英游击队驻守桑鹤边割耳台,负责湘鄂边苏区部分军事领导工作,还亲自安置红军的伤病员和家属。同年9月,鹤峰县五里区农民协会领导人彭兴周叛变,在五里南村杀害县委特派员和鹤峰游击大队长等19人,贺英闻讯,亲率鹤峰县游击大队姚伯超部,配合鹤峰独立团前往五里平定叛乱,恢复九区革命政权。接着同独立团长贺炳南一起率部到五峰清水湾等地打退团防对苏区的进犯。1930年12月,四川土著武装甘占元、张轩等部3000余人,被四川军阀刘湘追击,进入鹤峰边境。贺英受湘鄂边鹤峰中心县委委派,到奇峰关争取甘占元加入红军。同时写信给贺龙通报甘报情况,又亲自率游击队引导甘部向鹤峰五里坪地区转移,保证了红二军团顺利收编这支部队。

1931年4月,红三军向洪湖一带转移。有人建议贺英随贺龙到洪湖去,但贺英回答:“你们莫看我快成老太婆了,我还不愿吃现成饭呢!”此后,她一直住在割耳台,和战士们一起,战时投入战斗,平时,开荒种地,喂猪养鸡。为了保证红军子弟读书,她开办了湘鄂边第一所游击队小学校。1932年第四次反“围剿”后期,湘鄂边斗争形势异常险恶,贺英游击队在桑鹤边大山中孤军奋战,在千层壳(山名)地区坚持到1933年1月红三军打回鹤峰。

1933年5月5日深夜,团防覃福斋三百多人在叛徒带领下偷越大山,于6日凌晨突然包围贺英游击队驻地洞长塆。

情况是这样的:当地农会出了个叛徒名叫许黄生,他向敌人告密:“贺英的游击队躲在竹林丛中的洞长塆。”鹤峰县的团防大队长覃福斋喜出望外,立即带上保长孙海清等,率领了三百多团丁,连夜包围了游击队的驻地,钻进茂密的竹林里逐渐缩小包围圈。警惕地站在哨所的哨兵唐友清听到竹林中有响动,马上端起枪来大喝道:“干什么的?”对方“砰砰砰”射来一串子弹将他打倒在地。

贺英正在睡觉,听到枪响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好就从床上抄起枪来和敌人展开了激战。贺英镇定地拔出双枪从窗口向攻上来的敌人射出两串子弹,把敌人打得缩回了竹林里。她命令一班精强力壮的队员守住大门,叫二妹贺戊妹带领伤病员和家属,掩护他们迅速从后门撤退。

贺戊妹手握短枪带领着这些伤残老弱的人们冲出后门隐蔽地向外突围,她为了掩护大家安全撤退,向敌人连续进行射击,打得敌人不敢拢来,伤员和家属得以撤了下去。但她的腰部中了一弹,不幸负伤了,她顽强地紧捂住伤口继续战斗,子弹很快就用尽了。戊妹抽出大刀和扑上来的敌人展开了肉搏。在砍倒数名敌军后,终因寡不敌众,臀部被刺刀刺伤,接着肋下和小腹被数把刺刀攒刺,血流如注,昏迷在地。

这时,贺英正在前门双手紧握双枪,带领游击队员与敌人展开激烈的战斗,突然一颗子弹打在了她的大腿上,她“咕咚”一声倒在地上。徐涣然为她包扎,只见她健壮的右腿血流如注,子弹在雪白的大腿肚子上穿了一个黑乎乎的洞。徐涣然解下腰带,在贺英的大腿根部扎紧,然后用白布包扎好她大腿的伤口,背上她正要走,一颗子弹擦伤贺英的肋下,射中徐涣的肩膀,背不动了,只好把她放下来。贺英一边让徐涣然先走,一边继续还击,急切地说:“这时刻我怎么能离开战斗岗位,我掩护,你们赶快突围!”她不顾伤痛继续坚持战斗。“砰砰砰”、“咣咣”枪弹声响成一片。

战斗在激烈地进行,队员们的伤亡在不断地增加,贺龙的两个外甥也都负了伤,贺英的伤口在剧烈地疼痛,血在不停地从伤口往外流,她咬紧牙关,鼓励战友:“坚持就是胜利,天亮我们的人就会赶来的。”她顽强地同游击队员一道英勇地阻击敌人,使敌人不能前进。渐渐地东方透出了鱼肚白色,她知道附近的游击队、赤卫队闻到枪声会赶来救援的。

正在这时,两颗子弹击中了贺英的腹部。一颗击中击中肚脐左侧,另一颗射入小肚子。小腹部的一颗是炸子,贺英的下腹部被炸开了一个洞,粉红色的肠子顿时流出来一尺多长。贺英明白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她镇定的托住自己流出来肠子,将其塞回腹中。然后一边叫人用一尺宽的白布把自己负伤的肚子紧紧缠起来,一边把自贺满姑牺牲后一直跟随着自己的八岁的外甥向轩叫过来,强忍着伤口的剧痛将两把枪递给向轩说到:“四姥,莫哭,快去找红军,找大舅去,报……仇……”然后命令徐涣然等人撤退。

向轩接过枪,含着泪水和徐涣然等人一起撤退了。

贺英见众人撤退,她又端起枪来和敌人厮杀。时间一点点过去,她腹部缠着的雪白的绷带已经完全被鲜血浸透,她的意识逐渐模糊起来。突然,敌人射来的一颗子弹击中了香大姐的左乳房,射穿了她的心脏。她永远地倒下去了,她把一切都献给了这里的人民。

覃福斋终于带人冲进场屋,只见贺英凤眼圆睁,背靠墙壁坐在血泊中,手中仍然持着双枪。慑于贺英的威名,竟然没人敢上前查看。覃福斋命人对贺英的尸体又放了一排枪,见贺英全无反应,这才确定贺英的确断气了。

覃福斋下令将贺英的尸体和重伤昏迷的贺戊妹抬去县城领赏。走到村外一块水田里,突然听到身后洞长塆喊杀连天,原来徐涣然带着增援的赤卫队赶回来了。情急之下,覃福斋一刀砍下贺英的头颅提在手里,又割下贺戊妹的首级将其杀害。然后命人将两女的四肢砍下,十来个团丁每人各扛一节尸块,加快速度,逃了回去。

徐涣然等人重夺洞长塆却不见了贺英姐妹的尸体。第二天敌人发布告示,声称已经将“巨匪贺仙姑等人击毙正法”,贺英姐妹的头颅,被肢解的四肢和赤裸的躯干被悬挂在四门示众。

得知大姐贺英、二姐贺戊妹英勇牺牲,惨遭分尸示众。贺龙心如刀绞,恳求贺炳炎去收尸。他说:“你带点钱去,总还剩得有点骨头渣渣吧,收拾一下。”

在当地群众的帮助下,收拢了烈士的遗体,缝合起来入殓安葬。解放后,烈士的遗骨被迁葬到了烈士陵园。

革命烈士——王炳南 

    王炳南(1892—1933),湖南桑植人。1919年加入贺龙部队。曾任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营长。1927年参加南昌起义,后回家乡组织革命武装,进行游击战争。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参加湘西起义,是湘鄂边苏区创始人之一。1929年后曾任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军第四师师长、洪湖独立师师长、第三军第九师参谋长。1933年在“肃反”中被错杀于鹤峰麻水。

王炳南烈士墓碑

革命烈士段德昌 

段德昌烈士之墓

简介

段德昌是中国工农红军杰出指挥员,军事家。字裕后,号魂,1904年生,湖南南县人。1925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转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6月毕业后,参加北伐战争。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在南县、华容、石首、公安等地进行革命活动。曾任中共公安县委书记,领导该县年关暴动。曾介绍国民党军湖南独立第5师1团团长彭德怀加入中国共产党。1931年4月任红3军(红2军团改编)第9师师长,指挥部队连战连捷,取得三官殿、沙岗、普济观、郝穴、汪家桥、龙王集、文家墩、新沟嘴等战斗的胜利。被湘鄂西苏区军民誉为“常胜将军”。是年秋,在国民党军大规模“围剿”下,红3军被迫离开洪湖苏区。他率9师担负阻击、断后等艰巨任务,转战3500余公里,于12月下旬到达湘鄂边。1933年牺牲,年仅29岁。


生平
段德昌,字裕后,号魂,1904年8月19日出生于湖南南县九都山九屋场。他幼年丧母,父亲长期在外工作,祖母把他抚育成人,送他在当地读书,后就读于长沙商业专门学校,19岁时父亲病逝,因家贫而辍学。
1924年,段德昌离开家乡,在华容与留法归国的共产党员何长工等一起创办新华学校。1925年“五卅‘惨案前后,任南县第一国民小学教员,接触到《向导》、《新青年》等进步书刊,受到共产主义思想的熏陶。当反帝大风暴席卷全国的时候,段德昌与其他进步青年一道,发起组织青沪惨案雪耻会,并担任该会调查股主任。当年6月加入共青团,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随即被党组织选派到黄埔军官学校第四期学习。“中山舰事件”后,被国民党右派开除出军校,转入毛泽东、李富春等主办的中央政治讲习班学习。结业后参加北伐战争,先后担任国民革命军第八军第五师政治部秘书和第二师政治部秘书长。在参加攻打武昌的战斗中,段德昌结识了该师一团一营长、后来成为共和国元帅的彭德怀,两人遂成为至诚的师友。彭德怀加入中国共产党,就是由段德昌介绍的。后来,彭德怀在《彭德怀自述》一书中,对段德昌给予他的关怀、教育和培养,表达了无限的敬意与感激之情。1927年,段德昌担任贺龙任军长的国民革命军二十军三师二团党代表,参加“八一”南昌起义。起义受挫后,他根据党的指示,由宜昌转到鄂西、鄂中一带农村,秘密领导农民运动。秋收暴动中,他左眼被烧伤,遂潜回家乡医治。伤愈后,于当年冬前往公安一带秘密组建党的基层组织和工农武装。恢复公安县委后,他担任县委书记、鄂西特委委员兼共青团特委书记。1928年春节前夕,段德昌成功地组织和领导了公安县年关暴动,点燃了荆江两岸的革命火炬。1928年5月,他率领游击队渡江东下,初创了洪湖根据地的基础。后来,段德昌与周逸群、贺龙一道,成为湘鄂西革命根据地的主要创始人。
1929年春,段德昌率洪湖游击队进入江陵、石首、监利开展游击战争,建立了三县红色政权。8月,鄂西游击总队成立,段任参谋长,后代总队长。在游击战中,段德昌与周逸群一道,首创“敌来我飞、敌去我归、敌多则跑、敌少则搞”的游击战术,与1930年12月毛泽东提出的|“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游击战术原则有同曲异工之妙。可以说,段德昌是毛泽东这一军事思想的最早创始人之一。同年底,鄂西游击总队扩编为红独一师,段任师长。1930年2月,独一师升编为红六军,段任副军长、前委委员兼第一纵队司令员。随后,在鄂西特委的领导下,他率红六军战斗在荆江两岸,将江陵、石首、监利、河阳、潜江等县苏区连成一片,湘鄂西革命根据地的中心——洪湖苏区正式诞生。
1930年7月4日,贺龙率红四军东进,在公安南平与红六军会师,组成红二军团,贺龙任总指挥,周逸群任总政委,段德昌任红六军副军长兼十七师师长,后任军长。9月,以李立三为首的中共中央派邓中夏到湘鄂西,排斥周逸群的领导,强行调遣红二军团渡江南下,配合一三军团攻打长沙。段德昌大力支持周逸群的正确领导,提出巩固新苏区、停止南征的主张,被中央代表否决。结果,南征失利,不仅丢了新苏区,而且连洪湖老根据地也几乎全部丧失。面对不利局面,段与贺龙极力主张回师洪湖,重振根据地,遭到排斥。同年12月,段被调任湘鄂西联县政府赤色警卫队总队长。对此,贺龙十分气愤。后来他在《回忆二方面军》中写道:“邓名义上要段德昌去后方搞赤卫队,实际上是撤了他的职。”
段德昌回洪湖后,即与周逸群一起,将红二军团失散回洪湖的1000多名战士集合起来,组成新六军,段任军长。1931年1至5月,国民党先后调集五个旅的兵力,向洪湖苏区发动两次大规模的“围剿”,苏区大部分地区被敌占领。段回洪湖后即率领新六军和赤色警卫总队,采取“只打虚,不打实;不胜不打,要打必胜”的战术,灵活机动地与敌周旋,胜利粉碎了敌人的“围剿”,恢复了洪湖苏区,新六军也发展到2000余人。3月以后,以王明为首的中共中央派夏曦主持湘鄂西工作,新六军改编为红三军第九师,段任师长。周逸群牺牲后,段德昌成为洪湖苏区的主要领导人。
1931年夏,国民党政府军向洪湖苏区发动第三次“围剿”,段德昌率红九师二十六团北上开辟天(门)潜(江)苏区,破除洪湖北面之敌,并胜利迎接贺龙红三军东进洪湖,同年11月,段代表洪湖苏区出席瑞金全国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被选为中央工农民主政府执行委员。至1932年上半年,在粉碎第三次“围剿”的过程中,段率领红九师取得了龙王集、文家墩、新沟嘴三大战斗的胜利,共歼敌一万多人,缴枪一万余支。此后,湘鄂西根据地军民就送给了段德昌“常胜将军”的美名。
1932年7月,敌调集10万重兵,向洪湖苏区发动第四次“围剿”。面对强敌,段德昌与贺龙等主张采用运动战和游击战相结合的方法,集中优势兵力寻机歼敌,以夏曦为首的湘鄂西中央分局执行王明“左”的路线,要求红军打阵地战,“不使一寸土地为敌人蹂躏”,并在苏区开展大“肃反”,苏区大批党政军骨干遭杀害,结果第四次反“围剿”失败。10月,洪湖苏区几乎全部丧失。11月,红三军被迫撤离洪湖苏区,从随县北部出发,取道豫西南、陕东南、川东,进行八千里“小长征”。途中,段率九师负责阻击、断后,保证了红三军于1933年1月安全转移到湘鄂边。
段德昌不仅具有卓越的军事才能,而且还是一位有名的儒将。他天资聪明,1914年10岁时就以诗文对联出口成章而小有名气。一天,南县劝学所所长严世杰到段德昌就读的五德书屋视察,听到私塾先生对段德昌的介绍后,赞不绝口。于是便出一上联要段德昌作对:“孔夫子、关夫子,两位夫子,圣灵威德同结万世”。段德昌听后不慌不忙地站起来,出口对道:“著春秋、看春秋、一部春秋,庙堂香火永续千秋”。严世杰听罢,连夸段德昌是一位奇才。段提任红六军长后,在洪湖的一次战斗中俘虏了当地“白极会”匪首颜定成。颜曾饱读经书,有出口成章之能,而且自负得很,从不拿正眼瞧工农革命将士。这次被俘后很不服气,想用诗文来难一难段德昌,煞煞红军的锐气。当段德昌提审他时,他爱理不理,突然出一拆字上联,高声吟道:“骑奇马,张长弓,琴瑟琵琶八王子,王玉在上,单独作战。‘段德昌会意,不加思索,昂首对出下联:“袭龙衣,作乍人,魑魅魉四鬼儿,鬼鬼居边,合手都拿!”下联一出,匪首惊得目瞪口呆,对段德昌刮目相看,连连叩头认罪。
段德昌到湘鄂边后,时值湘鄂西的“肃反”达到了高潮。段德昌一边率军同敌苦战,一边同夏曦“左”的路线作坚决斗争。他曾当着夏曦的面质问:“你谁都不相信,把党团组织都解散了,连党都不相信了。你把红军搞完了、苏区搞光了,你是革命的功臣,还是革命的罪人?”洪湖根据地丧失后,段痛心疾首,多次向夏曦提出如何恢复洪湖苏区的设想和建议,并立下了“给我四十条枪,三年内不恢复洪湖苏区,提头来见”的誓言,但都被拒绝。就因为这,段德昌被诬为分裂红军的“改组派”而遭到逮捕。此前,段就预感自己将遭到不测,于是将于谦《石灰吟》“平锤万菌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一诗抄下,贴在住所的石洞中,以抒其怀。段德昌被捕后,贺龙曾同夏曦据理力争,夏曦拍着桌子,直呼贺文常的名字,以贺龙眼中没有湘鄂西中央分局相要挟,才把贺龙的意见顶回去。樊哲祥同志1980年11月在接受五峰苏区调查组采访时回忆说:“段德昌是一个常胜将军,我跟他当过随从参谋。他只比我大两岁,如果不被夏曦杀掉,可能是元帅,许光达是他手下的师长,也是大将嘛。‘杀段德昌,还开了公审大会的,枪毙时,好多战士、代表都在场。我们不敢哭出声,因为夏曦在场。后见贺龙哭出了声,我们才敢哭,一下子都在哭啊!
1933年5月1日中午时分,段德昌吃完粉蒸肉后,把筷子交给贺龙,高呼“同志们,永别了!祝革命早日成功!中国共产党万岁!苏维埃万岁!”夏曦见此情形,连连喊道:“赶快行刑!”几名持枪战士推着段德昌离开会场,正在这时,只听一人大喊:“慢!”原来是贺龙,他端着一碗粉蒸肉。来到段德昌面前,含泪说:“德昌,吃点吧。”段德昌抬眼看了看贺龙,几滴泪珠滚了下来。贺龙喝令左右:“给段师长松绑。”战士们不敢动手。贺龙就亲自为段德昌解开绳索。又把粉蒸肉端到段德昌面前,段德昌接过粉蒸肉,拿起筷子,吃了几口,而后,深情地望了贺龙一眼,把筷子交给贺龙,挺胸走向刑场,贺龙含泪背转身,片刻,段德昌被砍死。段德昌英勇就义于马东县金果坪,时年29岁。这位为创建新中国而苦苦奋斗的军事奇才,就这样英年早逝了!

后事
段德昌牺牲后,湘鄂西苏区群众含泪埋葬了他的遗体,并在坟前栽下了代表他年龄的29颗青松。
1944年4月,中国共产党在延安召开六届七中全会,通过中共历史上第一个关于历史问题的决议,为召开党的“七大”和全面清算王明“左”的路线做思想和组织上的准备。会上,毛泽东为冤死的段德昌平反昭雪。
1952年,毛泽东又亲自为段德昌签发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第一号烈士证书。
1953年1月,段德昌的遗骸被迁葬于鹤峰下坪,1962年再迁至鹤峰满山红烈士陵园。
1988年,中央军委将段德昌列为共和国历史上的33位军事家之一。人们不禁要问,段德昌是什么人?什么原因使他享有这么高的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