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宁市六连岭烈士陵园

 

六连岭烈士陵园大门

 六连岭烈士陵园是全国革命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位于万宁市和乐镇六连村。1961年,万宁县(今万宁市)人民政府为纪念坚持六连岭革命斗争而牺牲的近千名烈士,在六连岭东麓兴建“纪念碑”和“纪念亭”。1976年扩建为“六连岭烈士陵园”,占地面积242亩。园里有赣湘闽粤四省百县青年代表营造的10多亩成片纪念林。纪念碑由钢筋水泥和花岗岩砌成,呈方形塔状,高14米,碑身正面刻有“革命烈士永垂不朽”;碑座正面刻碑文,简介六连岭革命根据地的创立、发展及其历史地位。碑背浮雕1957年朱德视察六连岭时的诗作。
   六连岭烈士陵园是全国革命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位于海南省万宁市和乐镇六连村。管理单位是万宁市民政局。

    1961年,万宁县(今万宁市)人民政府为纪念坚持六连岭革命斗争而牺牲的近千名烈士,在六连岭东麓兴建“纪念碑”和“纪念亭”。1976年扩建为“六连岭烈士陵园”。陵园占地面积242亩,建筑面积1000多平方米。大门为绿色琉璃瓦顶,上面有海南省委第一任书记许士杰的题字:“六连岭烈士陵园”。大门左上方是朱德题诗:“六连岭上现彩云,竖起红旗革命军。二十余年游击战,海南人民树功勋。”大门右上方是董必武题诗:“六连岭树红旗日,五指山防白匪时。二十三年根据地,一心革命费坚持。”园里有赣湘闽粤四省百县青年代表营造的10多亩成片纪念林,大道两旁椰树挺拔,松柏苍翠,花果琳琅。主要建筑物有纪念碑和纪念亭。纪念碑由钢筋水泥和花岗岩砌成,呈方形塔状,高14米,碑基宽2.66米,双层基座,四周栏杆分内外两层。碑正面刻着“革命烈士永垂不朽”,下端刻有碑文:“长期坚持六连岭斗争而牺牲的同志们,你们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遵循毛主席的人民战争思想,同国内外敌人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23年红旗不倒,为解放海南岛而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纪念亭呈六角形,砖木结构,高8米,直径8米。亭壁上书写着朱德和董必武的诗词。
1    927年大革命失败后,琼崖地委和海口农训所的党员转移至六连岭(因六峰相联而得名)北麓乐会县第四区,万宁县中共党组织和农训所的学员也转移至六连岭东麓的万宁县第四区军寮村,同海口、乐会的农训所学员会合,并合编成一支农军。5月22日,农军在军寮村向国民党军打响了以革命武装反抗反革命武装的枪声,揭开了武装斗争的序幕。7月,中共万宁县委在六连岭成立。在党中央八七会议的指导下,万宁县农民开展武装暴动,掀起土地革命高潮。1928年6月,万宁县苏维埃政府在六连岭成立,创办了苏区合作社、红军医院、列宁学校,使六连岭成为琼崖东区较巩固的革命根据地。1928年6月至1932年,国民党蔡廷锴部和陈汉光部先后来琼围剿六连岭革命根据地。六连岭根据地仅存27位同志。这些同志坚守红军洞,百折不挠,前赴后继,同敌人和饥饿进行了顽强的斗争,坚持六连岭根据地革命红旗不倒。
    抗日战争时期,六连岭根据地武装由10多名短枪战士发展为琼崖抗日独立总队第九中队,继而发展为人数达900多人的琼崖抗日总队第三支队。中共乐万县委和乐万县抗日民主政府也在六连岭成立。琼崖抗日军政学校、琼崖党校、军械厂、第三支队医院都在六连岭创办,六连岭根据地成为琼崖东区人民抗日的大本营,为中国革命和海南的解放斗争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六连岭 

   六连岭—因六峰相连,逶迤腾浪,故古时有"连峰耸翠"的美名,是万州八景之一。

   六连岭景色奇特,从岭下向上环视,只见周围众峰罗列,岭峰耸翠,巍峨挺拔,遥望六峰落雾,似六位少女亭亭玉立,楚楚动人。这里山势宏伟,丘壑纵横,林木葱笼,水草丰盛,有着丰富的热带雨林资源,是海南省不可多得的天然植物王国。从六连岭东麓登山,沿着小道向六连岭主峰太师椅攀登,一路拾级而上,但见这里山势忽高忽低,森林密布,绿叶成荫,古木参天。木质藤从这棵树爬到那棵树,往返穿梭,把林间的树木都缠了起来。大树底下灌木丛生,花繁草茂,千姿百态,游客至此,油然萌发“百川归流,团结就是力量”的感触。野花争妍,林间散发着阵阵清香,来到了半山腰,这里另是一番景趣,林丛中,小鸟在树上呢喃吱啁,时而传来鹧鸪"山又清,好啊"的叫声。山腰间一支小山泉曲回朝下,潺潺流过。在这儿,鸟儿引颈,水泉叮咚,绿叶沙沙,汇成一曲动听的森林交响乐,古人游览此地曾留下诗句:游人到此欣无尽,乔木犹闻出谷莺。沿着通幽曲径登上太师椅峰,站在顶巅极目远眺,众峰起伏环拱,满目皆绿,林荫下条条山道蜿蜓龙蛇,山川秀色环抱六连北麓,东折出海,好一派青山秀水景色。清代诗人游览六连岭时曾留下诗句“极目青山耸太清,连峰突兀相迎;高擎碧落真难混,秀邑浓烟绘不成,声阔禽飞常唤侣,林深兽走莫知名;高低胜景看无厌,斗酒呼朋意尽倾”。游览了太师椅峰,绕过东南面,从西南沿一条崎岖山道徐徐而下,翻过两座幽深的山谷,来到六连岭南麓,再登上一座小山峰,便到当年琼崖苏维埃 政权所在地,这里山势险峻,峰峦叠嶂,林木盘根错节,密密麻麻,荆棘丛生,是天然屏障,当年红军就是靠着这险要山势,经受恶劣环境的磨练,把革命的火种传播和壮大,燃遍整个海南。这里有个石洞叫"红军洞"。古名是寒洞,外观巨石倚斜轩然如石室,洞前乱藤缠吊,洞内五洞连环,洞底下有清冽的泉水,洞里空气清新凉爽。古人到此曾留下诗句:"洞中况复客人坐,把酒临风意亦倾。"这洞是当年红军伤病员的壮身之地,进洞后沿一出口处走出,再朝西北踏上一块平坦之地,这便是当年红军操练的地方,称为红军操场,操场上陈列着红军练武用的刀、枪、木棍、砖块等,政治学习用的石板、石桌。当年这里创办过高级列宁学校、军事学校、红军机械厂等。今日的红军洞,不仅是六连岭旅游区一个神奇的景观。而且是人们追忆革命历史,缅怀先烈,进行革命传统和爱国主义教育的好场所。六连岭属五指山支脉,北至琼海、定安交界处,南和陵水、保亭两面三刀县接壤,西与马鞍山相连,东临大海。山脉南北走向,而积394平方公里。其六峰是:带尖顶、太师椅、石狗咀、三支香、鼻谷架、第一架、六峰高度相差不大,最高峰太师椅峰海拔558米。六连岭有青皮、芳高、母生、红绸、黑绸、若楝等珍稀植物,林业面积18000多亩,属海南省天然植物保护区。六连岭不仅以其高峻的山峰,美丽的森林而闻名,而且岭中有无数深涧石洞,古时为鹿麋唤侣聚会之所。革命战争时期则是琼崖革命坚持23年武装斗争,建立革命根据地,革命同志艰苦栖身之所,是海南革命的胜地,朱德同志在视察六连岭时,欣然赋诗《六连岭》:"六连岭上彩云生,竖起红旗革命军。二十三年游击战,海南群众庆翻身。" 六连岭,以其六峰峻秀,连岗叠嶂,林海绿荫的自然景色和23年红旗不倒的丰功伟绩列入了《中国名胜古迹辞典》。

六连岭红色旅游区

     六连岭位于我市西北部,距市中心30公里。六连岭革命根据地是党领导人民群众在海南坚持对敌斗争时间最长、规模最大的根据地之一,被誉为“海南的井冈山”。1957年2月20日,党和国家领导人董必武、朱德等同志来海南视察工作时,曾在六连岭下缅怀了先烈们的光辉业绩,并分别赋诗抒怀:“六连岭树红旗日,五指山防白匪时,二十三年根据地,一心革命贵坚持”、“六连岭上现彩云,竖起红旗革命军,二十余年游击战,海南人民树功勋”。为了纪念海南省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牺牲的革命烈士,党和政府于1961年在六连岭南麓修建六连岭革命烈士陵园。1989年8月20日,国务院批准将万宁六连岭革命烈士陵园列为全国重点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去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2004—2010年全国红色旅游发展规划纲要》提出发展红色旅游,为我市六连岭红色旅游区的建设提供了良好发展机遇,六连岭红色旅游区的开发建设,将对促进老区经济的发展,改善老区人民生活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

    六连岭为五指山余脉,由六峰连在一起,而得其名,最高峰海拨558米。六连岭南侧为和乐镇辖区,北侧为国营东岭农场垦区;地形多为山地和丘陵地。区内的革命烈士陵园占地面积17.5公顷,陵园内有保存较好的革命烈士纪念碑一座,还有由中南四省百县共青团联合在陵园内种植的纪念林;在六连岭的南麓的丘陵地带,均已不同程度种植上果树等经济作物;岭上有一条长达数公里的大峡谷,从山脚一直伸入山峰之间,谷中终年流水不断;岭上还有红军洞、红军医院、红军操场等革命遗址;团椅峰是六连岭的一个高峰,因其状似团椅而得名,民间有“六连团椅无人坐”之说,称六连岭团椅峰是风水宝地,主出将相,但至今尚未有主入座。团椅峰地势险要,不易攀登、是登山探奇访幽的好去处。今日的红军洞,不仅是六连岭旅游区一个神奇的景观。而且是人们追忆革命历史,缅怀先烈,进行革命传统和爱国主义教育的好场所。六连岭属五指山支脉,北至琼海、定安交界处,南和陵水、保亭两面三刀县接壤,西与马鞍山相连,东临大海。山脉南北走向,而积394平方公里。其六峰是:带尖顶、太师椅、石狗咀、三支香、鼻谷架、第一架、六峰高度相差不大,最高峰太师椅峰海拔558米。 

   这里有个石洞叫"红军洞"。古名是寒洞,外观巨石倚斜轩然如石室,洞前乱藤缠吊,洞内五洞连环,洞底下有清冽的泉水,洞里空气清新凉爽。古人到此曾留下诗句:"洞中况复客人坐,把酒临风意亦倾。"这洞是当年红军伤病员的壮身之地,进洞后沿一出口处走出,再朝西北踏上一块平坦之地,这便是当年红军操练的地方,称为红军操场,操场上陈列着红军练武用的刀、枪、木棍、砖块等,政治学习用的石板、石桌。当年这里创办过高级列宁学校、军事学校、红军机械厂等。

    六连岭上彩云生,竖起红旗革命军。二十三年游击战,海南群众庆翻身。

琼崖纵队老战士韩春岛回忆六连岭战斗 
─── 山上与敌人玩捉迷藏 

    “入党时我只有16岁,还是文昌中学的学生,为了继承父亲的光荣,继承全村人的光荣,我当时选择了加入中国共产党,一心就想踏着父亲的足迹继续革命。”85岁高龄的韩春岛老人,谈到为什么要投身革命,仍然像当年申请入党时一样,信念坚定,言词铿锵有力。

    昨天,记者来到琼崖纵队老革命韩春岛老人的家里。韩老身体还很硬朗,那段留在记忆深处的战争岁月,在韩老的心里永远也抹不去。

入党时只有16岁

据韩老介绍,他1938年参加中国共产党,当年只有16岁,当时还是文昌中学的学生。韩老的父亲韩丰夫(又名韩登三)是共产党员,很早就投身到革命中。民国15年,国民党全面通缉韩老的父亲,为躲避通缉,父亲从此杳无音讯,所有人都以为父亲被国民党杀害了(后来知道逃生到南洋)。于是,韩老成了烈士遗孤,得到村里人的很多照顾。

作为一个烈士的后代,韩老从小就觉得自己应该继续走父亲的路,韩老认为,投身革命是他最好的选择。韩老带着全村人的希望,加入共产党,参加了琼崖纵队,1940年参加琼崖工学高级班,毕业后正式投入到革命战争中。

与敌人周旋缴获第一门炮

在韩老的脑海里,印象最为深刻的战役就是万宁六连岭战役。据他回忆,当年是与国民党第46军韩练诚的部队作战,韩老任琼崖纵队三支队一大队政委。为躲避国民党的围剿,韩老带领100多名战士住在山上。可敌人带领了几百人搜山,想把这支队伍全部消灭。

当时琼崖纵队战士们的生活非常艰苦,没有正规军装,穿的是老百姓的衣服。这正好迷惑了敌人,给敌人的作战增加了难度。由于敌众我寡,这场战争只能斗智不能硬拼。韩老带领战士们与敌人在山上玩起了捉迷藏。由于对六连岭的地形较熟悉,韩老不与敌人正面作战,而是带领战士迂回包抄敌人,常常钻到敌人屁股后面,打他个措手不及。几场游击战下来,他们缴获了敌军好几架机关枪。

“有一次,我们部队的行踪被敌人发现了,一场硬仗开始了。由于占据有利地形,战士们的武器装备简单反而便于移动,我们就这里开几枪,那里扔几个手榴弹,敌人被打得晕头转向。那一场仗打得漂亮啊,不仅歼灭了大部分敌人,还缴获了一门小钢炮,成了琼崖纵队缴获的第一门炮。”说到这里,韩老爽朗地笑起来。

把记忆藏在心底

韩老家里还有一位老革命,就是韩老的妻子张自新,她曾是抗美援朝医疗队的女战士。张老说,由于知道韩老在琼崖纵队曾抗过日,打过国民党,所以她对这段历史很感兴趣,孩子们更是很崇拜父亲,希望了解父亲的光荣事迹。可与韩老生活了这么多年,韩老从来不主动给她和孩子们讲战争的事。
    于是,张老就经常翻看有关琼崖纵队的历史和回忆录,孩子们也是经常看有关海南战争的书籍,希望从中了解到更多关于父亲的事。韩老却说,“那是一段很艰苦的岁月,战争的胜利是众多战士的生命换来的,这份光荣不是我一个人的。回忆起并肩作战的战友们牺牲了,我内心觉得很沉痛,所以我更想把它埋藏在心里。”

    离休后,琼崖纵队老战士韩春岛和老伴参加省老干部艺术团。如今,韩老已经跳不动舞了,唱歌和读诗词成了老人新的爱好。黄一冰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