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闇公旧居和陵园

   杨闇公旧居是重庆市文物保护单位,2A级景区。位于潼南县城西北10公里的双江古镇,是原国家主席杨尚昆及其胞兄革命先烈杨闇公的出生地。旧居是典型的穿斗悬山顶小青瓦建筑,建筑面积1100平方米,大小39间房屋,呈二进三重四合院布局,古朴典雅,是西南地区保存最完整的清代建筑之一。它始建于清同治六年(1868),1992年恢复旧居原貌,并在旧居内布置“杨闇公同志生平业绩展览”,馆内分“文字图片资料”和“复原实物”两部分,共21个展室,展线长达180米。展室分四个部分:(1)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2)共产主义运动的先驱,(3)将大革命运动推向高潮,(4)永恒的纪念。杨闇公旧居是重庆市青少年教育基地、国防教育基地、红色革命教育基地。

“杨闇公烈士陵园”。位于重庆市潼南县城郊石碾村尖山子。为重庆市重点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陵园包括直路、车场、洞道、塑像坪、墓地等五部份。目内花木丛生,苍柏肃立,浓荫中簇拥着伟岸的杨闇公塑像,寄托着人们对烈士的崇敬与怀念。塑像坪后为闇公烈士的墓茔,至前陈列着朱德、邓小平、江泽民、李鹏、杨尚昆、聂荣臻、张爱萍、廖汉生、吴玉章、任伯戈等老一辈革命家及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题词。陵园左侧还有烈士夫人赵宗楷的墓茔和为解放潼南牺牲的解放军烈士墓群。



四川党的领导人——杨闇公 

    杨闇公,名尚述,又名琨,1898年3月10日(清光绪二十四年二月十八日)出生于今重庆市潼南县双江镇。童年就读私塾。1913年在兄长杨剑秋和杨宝民的支持下,进入南京军官教导团学习军事。随后,他担负起参与策划反对袁世凯的武装起义的重要任务,曾为秘密筹集和运送军火在上海遭外国巡捕追捕,由于机智穿弄堂、越屋顶,幸而脱险。1916年初,他到江阴炮台,策动官兵举行反袁起义,因事机不密,遭北洋军阀部队围捕,幸遇一渔舟获救,逃亡上海。
    1917年,杨闇公去日本,先是在成城学校补习日语,1918年进士官学校攻读军事,课余参与组织读书会,开始接触马克思主义的著作。1919年国内爆发五四爱国运动,杨闇公积极参加留日学和和华侨的声援集会和游行,并到中国驻日公使馆请愿示威同胞时,杨闇公奋不顾身上前抢救,并与宪警搏斗。东京警视厅遂以违反治安罪将其逮捕,判处8个月徒刑。杨闇公出狱后于1920年被迫回国。
   1921年冬,杨闇公去成都,先后结识吴玉章、童庸生和刘伯承等人,引为知己,常在一起研究革命问题。1924年1月12日,杨闇公与吴玉章在成都建立了革命团体“中国青年共产党”(简称C·Y,后改称Y·C团),有团员20余人,出版机关刊物《赤心评论》,并成立社会主义研究,进步马克思主义宣传教育,引导进步青年开展的工农群众运动。1924年5月1日,中国Y·C团与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成都地区组织联合举行纪念“五一”并追悼列宁的群众集会,杨闇公发表演讲,在成都期间,杨闇公专心致志于从事革命活动,顾不上谋求职业,尤其不愿在军阀统治下谋一分差事,故经济甚为拮据。为了摆脱经济困境,他毅然卖掉由自己继承的200亩田产。他认为,自己的归宿已定,“岂能因区区遗产变我初志,人若持先人遗产为生,只可名曰吃饭虫。”他宣告:“我是旧社会的判逆,新社会的催生者。”表明他背叛封建剥削阶级而献身共产主义事业的决心。
    1924年5月,杨闇公到重庆,参加了重庆社会主认青年团组织活动。6月初,他前往上海,寻济南市中共中央和青年团中央指导。杨闇公在上少会见了青年团中央委员兼宣传部部长恽代英在与之交谈时强调革命工作要从实际入手,重视行动,反对只唱高调。杨闇公对恽代英的主张深表赞同。
   8月中旬,杨闇公到重庆,9月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不久,转入中国共产党。杨闇公入党后,随即参加青年团重庆地委的领导工作,任秘书长,不久任代理书记、书记和组织部部长,曾与奉派入川的团中央特派员萧楚女共同工作,整理和改组四川地区团组织,同时发动群众开展反帝反封建斗争。先后在重庆成立了“四川反帝国主义同盟”、“四川平民学社”开办了平民学校,并出版机关刊物——《爝光》。11月19日,“德阳丸案”发生,杨闇公与萧楚女积极组织各界群众开展大规模的抗议日本帝国主义暴行的斗争,最后迫使日方调回重庆领事,军阀政府亦换了重庆海关监督。
   1925年“五卅”惨案消息传到重庆后,杨闇公与冉钧、罗世文等党组织负责人一道,领导各进步团体成立了抗议英日帝国主义惨杀上海华人的重庆国民外交后援会,并领导重庆工人、学生和市民罢工、游行示威以及经济绝交等大规模的斗争,使外国企业和洋行人员的经济活动陷于停顿。1925年8月,杨闇公与吴玉章在重庆筹办中法学校,同时与吴玉章对四川国民党组织进行整顿。10月底,杨闇公被选为四川省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出席了国民党“二大”。
   1926年2月,中国共产党重庆地方执行委员会正式成立,杨闇公任书记,领导全川各地党组织进行革命斗争。
   随着革命形势的发展,国家主义派和国民党右派的反动气焰日益嚣张,它们对共产党领导的群众活动,进行破坏捣乱,杨闇公组织各界群众进行反击。这时国民党右派在重庆总土地会另立一个国民党四川省党部。同莲花池的国民党左派省党部对立。杨闇公领导国民党左派同右派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并利用刘湘改旗易帜的有利局势,迫使刘湘查封了总土地会的国民党右派党部。
   中共重庆地方执行委员会积极开展各地农民运动、工人运动和群众性的反帝反封建斗争外,还着眼于开展军事工作,派了大批得力人员深入川军部队,以便掌握武装。1926年11月,以杨闇公为书记,刘伯承、朱德为委员的中共重庆地委军事委员会成立,准备发动顺庆、泸州起义,首先消灭川北军阀,然后挥师入陕,与冯玉祥的国民军相接应后,在中原与北伐军胜利会师。12月初,泸州、顺庆起义先期发动,震撼全川,成立了以刘伯承为总司令的国民革命军各路军总指挥部。起义军坚持战斗达5个月之久,这是具有战略意义的革命创举。
   1927年3月31日,中共重庆地委和国民党左派省党部组织各界群众,在打枪坝举行反对英美炮击南京市民大会。会前反动军阀已扬言对其进行镇压,并对杨闇公施以恐吓,企图阻止大会的召开。杨闇公置生死于度外,率领地委和省党部主要负责人,毅然如期赴会,指挥一切。反动军阀按预谋对与会群众实行惨绝人寰的大屠杀,造成千人以上的伤亡。陈达三、漆南薰、冉钧等领导人先后遇难。杨闇公于事变当日跳城墙脱离险境,仍坚持领导斗争,不幸于4月3日被特务逮捕,虽经受酷刑犹战斗至最后一息,4月6日,被刽子手剜眼、割舌、剁手,最后连中三枪,壮烈牺牲于重庆浮图关,年仅29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