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场会议会址

 1934 年 12 月 31 日至 1935 年元月 1 日,一群历史的巨人驱动着长征的铁流曾在这儿下榻,召开了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史称“猴场会议”,解决军事指挥权和红军战略方向等一系列重大问题。猴场会议后,实质上已经结束了李德的“太上皇”地位,军事指挥权已经掌握在毛泽东的手中,并实现了战略方针的转变。 
  猴场会议遗址,在草塘镇 ( 猴场 ) 西 1 公里的下司宋家湾。原为宋氏住宅,建于民国元年 (1912年)。四周用青砖砌成墙,高约 7 米,内有正厅 5 间,厢房、下厅齐全,石嵌天井,为标准的四合院,俗称“一颗印”房子。墙左侧有碉堡、马房、正厅后面有花园,桶墙右侧竹林掩映,后山古木参天。民国 37 年 (1948年),宋氏因产业纠葛将“一颗印”房子撤散变卖,屋基改作耕地,今仅有残砖碎瓦散存土中。 1982 年 8 月 25 日,经县政府批准,将“猴场会议”遗址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近年,草塘镇政府和草塘人民在集镇建立猴场会议纪念碑的同时,积极筹资,按猴场会议遗址原样进行恢复,并塑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王稼祥、张闻天、博古、李德、李富春等人开会时的群像。 
  附:猴场会议纪念碑记 
  1935 年 12 月下旬,中央红军进抵乌江南岸。 31 日下午至次日凌晨,中共中央政治局在猴场 ( 今草塘 ) 宋家湾召开扩大会议,史称猴场会议。 
  猴场会议是红军入黔后,政治局在黎平会议之后,遵义会议之前召开的一次重要会议。会议作出了《关于渡江后新的行动方针的决定》,重申了黎平会议精神,坚持渡江北上建立新苏区,完成了红军战略方向的转移;强调加强政治局对作战方针的领导,基本上结束了“左”倾冒险主义领导者的军事指挥权;确立转入反攻,消灭敌人主力的指导思想,使作战方针由消极防御、消极避战转为积极作战、积极防御;要求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赤化,积极开展政治宣传,武装群众,建立政权,扩大红军,瓦解白军,传播革命火种。遵义会议决定,红军一举突破乌江,直捣遵义,实现了红军处境的根本好转,挽救了党和红军的命运,为遵义会议的召开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值“猴场会议”召开 57 周年之际,县委、县人民政府拨款修建纪念碑,以期永志会议的伟大历史功绩。今已建成,古镇增辉,形如箭簇,意寓战略方向再次转移;体呈三棱,象征红军长征三过瓮安。望全县人民发扬革命传统,弘扬长征精神,在红军浴血奋战过的圣土上,创造出无愧于先辈的宏伟业绩。
   猴场会议遗址 现在重建好 改名为 猴场会议会址 对面就是 猴场新村

猴场会议  
  1934年12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黎平会议,确定了中央红军向黔北进军的正确战略方针。黎平会议后,毛泽东参与最高领导层工作。红军在周恩来、朱德的直接领导下,按毛泽东“避实就虚”的正确主张行动,挥戈西进,所向披靡,连克数城。胜利中,广大指战员逐渐认识到“左”倾军事路线的错误给红军带来的危害,认识到毛泽东的正确,强烈要求尽快结束“左”倾错误领导,让毛泽东回到红军的领导地位上来。而掌握红军领导权和指挥权的李德、博古置中央政治局黎平会议决议不顾,仍顽固地坚持北上黔东、再入湘西的计划,提出召开政治局会议重新研究,一路上争吵不休,并散布“到了乌江南岸,红军就该拐弯了,应当沿着打前站的六军团的路线前进”等流言蜚语,企图分散红军主力,沿乌江右岸边打游击边去湘西,实现与红二、六军团会合的计划。他们的行为引起部队思想混乱。毛泽东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如不解决,将直接影响即将进行的乌江战役。
  12月下旬,蒋介石得知红军向乌江南岸前进,急忙改变兵力部署,命湘军陈光中师和赵梦炎旅由黎平进驻剑河,王东原师驻锦屏、江口、沿河一带,章亮基、陶广2师向沅渡疾进,李云杰师向会同疾进;命薛岳兵团吴奇伟纵队四个师、周浑元二个纵队尾追红军至镇远、施秉、黄平、三穗一带;命桂军一个军进驻都匀、榕江、独山一带;令川军廖泽旅入松坎驻扎。同时,令黔军王家烈、犹国才4个师集于平越(今福泉)、马场坪、重安江等地域阻截,6个团防守江北从老君关渡以东至岩门渡以西百余里的十几个渡口,以图阻止红军“赤化黔北”,还沿江烧毁民房和船只,自以为乌江天险“扼险固守,可保无虞”。
  面对这一严重局势,李德、博古仍不放弃去湘西的意图,提出要红军“一是不过乌江”在南岸打游击;“二是回头与红二、六军团会合”。为此,中共中央在红军到达猴场的当天(31日)下午5时左右至1935年1月1日凌晨,召开了政治局会议,史称猴场会议。参加会议的有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王稼祥、张闻天、李富春、李德、博古、伍修权(翻译)。会议通过激烈的争论,再次否定李德等人回头东进与红二、六军团会合的错误主张,重申黎平会议决定,作出《关于渡江后新的行动方针的决定》,基本结束了“三人团”对红军的军事指挥权,初步形成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军事指挥中枢,为遵义会议的成功奠定了基础。会后,红军遵照会议决定,把撤离苏区以来的消极避战变为积极作战,主动出击,恢复了宣传群众、组织群众、建立革命政权的光荣传统。红军按照黎平会议决定的“应坚决消灭阻拦我之黔敌部队,对蒋、湘、桂诸敌应力争避免大的战斗,但在前进路线上与上述诸敌部队遭遇时,则应打击之,以保证我向指定地区前进”的方针,强渡乌江天险,攻占了遵义,掀开了中国革命的新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