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子口战役纪念馆

  近年来,甘肃迭部县充分挖掘腊子口战役遗址及纪念馆,俄界会议等革命遗址所蕴含的历史、文化、精神和思想内涵,整合资源,传承长征精神,精心打造“天险腊子口”品牌,大力开展爱国主义教育,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应。
  1935年、1936年红军两次途径甘肃省迭部县,境内留下了举世闻名的天险腊子口战役、俄界会议等遗址。为了纪念在腊子口战役中光荣牺牲的革命先烈和战役的辉煌胜利,甘肃省政府于1980年8月修建了腊子口战役纪念碑、腊子口战役纪念馆,将其列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并先后将其确定为省级国防教育基地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迭部县为充分发挥腊子口爱国主义教育、革命传统教育和青少年道德教育基地的主导作用,配合有关部门健全完善了共建共育制度,同周边邻近市县建立了长期联系点,研究制定工作计划,组织开展入党、入团、入队等宣誓仪式等主题鲜明、生动活泼的团队活动,使爱国主义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制度化、经常化。每逢“五一”、“五四”、“六一”、“七一”、“十一”等节日,迭部县都在腊子口战役纪念馆组织党团员和青少年举行入党、入团、入队宣誓,重温入党誓词,主题班队会等活动,并经常与甘南藏族自治州、各县团委和青少年教育办公室、各中小学联合举办诗歌朗诵会、读书会、歌咏会、夏令营等活动,还结合相关纪念日举办“藏族人民怀念红军”、“民族团结进步”、“祭先烈 学雷锋”、“党在我心中”、“重走长征路”、“寻访革命遗址”等活动,把到腊子口纪念馆的参观学习作为校外教育的首选地,形式活泼,针对性强,成为青少年校外教育的重要课堂。为做好公益服务,腊子口战役纪念馆坚持实行免费参观,已先后接待游客132.2万人次,其中大中小学生达50万余人次,举办各类活动3315次。
  据介绍,新建的腊子口战役纪念馆建筑面积3657平方米,基础设施投资690万元,展出内容包括红军遗留在甘南的各类革命文物和电文史料,藏族群众帮助红军架栈道、开仓放粮、救助流落的伤残病红军的相关资料图片,红军途径甘南路线图,俄界会议和腊子口战役相关资料、图片及油画艺术品,还能播放腊子口战役影片等。腊子口战役纪念馆是为纪念红军长征胜利、开展爱国主义教育而修建,在腊子口战役纪念馆中陈列着红军长征的珍贵文物和史料介绍,成为宣传党和红军革命英雄事迹的重要基地。近年来,腊子口战役纪念馆充分利用红色教育资源优势,根据不同的观众群体,组织开展了形式多样、主题鲜明、生动活泼的活动,使爱国主义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制度化、经常化,促进了地区红色旅游的发展,推动了地方经济的不断增长。
  目前,腊子口战役纪念馆已成为甘肃省进行爱国主义教育、革命传统教育、未成年人思想道德教育、国防教育和荣辱观教育的重点基地,腊子口也成为全国重点建设的100个“红色旅游经典景区”之一,属全国12个“重点红色旅游区”之一的“雪山草地红色旅游区”范围,已被列入全国红色旅游“30条精品线”中。

   腊子口战役简介
  腊子口在迭部县东北,是迭部通往汉族地区的门户和重要交通孔道。腊子口系藏语之转音,意为“险绝的山道峡口”。实如其名,腊子口周围群山耸列,峡口如刀劈斧削,腊子口河从峡口奔涌而出,两崖林密道隘,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天险腊子口”是举世闻名的腊子口战役纪念地。1935年9月,毛泽东、周恩来率领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在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途中,越过雪山草地后,到达腊子口。
  甘肃国民党守军沿朱李沟口、腊子口、康多、道藏、黑扎一带分点布设了数道防线。尤以腊子口为其防守重点,在桥头和两侧山腰均构筑了碉堡,并在山坡上修筑大量防御工事和军需仓库,敌人妄图凭借天险把红军扼阻在腊子口以南峡谷中。是时,红军左侧有卓尼杨土司的上万骑兵,右侧有胡宗南主力,如不能很快突破腊子口,就会面临被敌人三面合围的危险。
  毛主席毅然决定立即夺取腊子口,打通红军北上通道。红军将士通过正面强攻与攀登悬崖峭壁迂回包剿的战术,经过两天的激烈的浴血战斗,英勇善战的红军出奇制胜,击溃甘肃省军阀第十四师师长鲁大昌早已部署好的守军,于9月17日凌晨全面攻克腊子口天险,使国民党企图阻挡红军北上抗日的阴谋彻底破产。从此,天险腊子口成为中国革命史上举世闻名的革命胜迹,驰名中外。突破天险腊子口后,红军主力从朱立沟(朱李沟景区)翻山越岭到达哈达铺,红军余部从牛路沟(即一线天景区)翻山到达岷县,沿途有当年红军走过的木桥和栈道。从这里可以缅怀革命先烈为了革命事业,为了建立新中国,历经千辛万苦,抛头颅、洒热血,浴血奋战的情景,也可以重走长征路,接受爱国主义教育。这一仗红军打出了军威,打开了进军甘肃的大门,为后续部队开辟了道路。英雄的红四团以自己英勇顽强的战斗,在腊子口树立了与日月同辉的历史丰碑。
  为了纪念腊子口战役,甘肃省人民政府于1980年8月21日在腊子口战役纪念地修建了纪念碑。1993由迭部林业局出资重建。纪念碑南、西两面镌刻着杨成武将军亲笔题字“腊子口战役纪念碑”;北面镌刻着省人民政府对腊子口战役的简介和对革命烈士仰慕缅怀之碑文:“腊子口战役的辉煌胜利将永远彪炳我国革命史册;在腊子口战役中光荣牺牲的革命烈士永垂不朽!”
  1935年9月17日,红1军2师4团向腊子口发动了猛烈的进攻。可连续冲锋十几次都没有成功。在半夜时分,部队暂停进攻,重新研究作战方案。他们决定兵分两路:一路由政委杨成武率领第6连从正面进行夜袭,夺取木桥;另一路由团长王开湘率领第1、第2连,悄悄地迂回到腊子口右侧,攀登陡峭的崖壁,摸到敌人后面去。
  天险腊子口地势十分险要。是甘川通道的咽喉。1935年,中国工农红军长征途经腊子口,在这里取得了腊子口战役的伟大胜利。为纪念红军长征的壮举,缅怀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腊子口战役,国务院决定将腊子口列为国家一类文物保护单位,甘肃省人民政府于1984年在此修建了腊子口战役纪念碑。
腊子口战役死伤多少人
  1935年9月16日,毛泽东率一军团来到腊子口外。在离腊子口不远的朵里寺,向林彪、聂荣臻、罗瑞卿、刘亚楼等人部署腊子口战斗。 
  聂荣臻和林彪从朵里寺毛泽东的住处出来,天正在下毛毛细雨,前面高峻的腊子山正锁在云雾里。白龙江的支流石沙河从栈道底下奔腾而过。一尺多宽的小小栈道,被荒草和枝条掩着。他们顺着这条小径一直前进到二师师部,与左权一起实地勘察了地形,对二师师长陈光和政治委员肖华布置了攻打腊子口的任务。 
  腊子口,可谓险峻已极。长征途中他们经过的险关不算少了,但像这样险恶之地还没见过。小小的口子,不过30米宽,两面都是绝壁,形成一个长达百米的甬道。湍急的腊子河从这道缝隙里奔流而下,河上架着一座木桥,成了两山间唯一的连接点。桥头筑有坚固的碉堡,桥西是纵深阵地,桥东山坡上筑满了三角形碉堡。腊子口后面没有仓库,屯积着大批粮食,敌人做了长期死守的准备。桥头守军两个营,整个腊子山梯次配备了一个旅。在岷州城内,还驻扎着鲁大昌4个团的主力部队,随时可以增援。 
  入夜,战斗打响了。攻打腊子口的是二师四团,六连担任主毛泽东一次又一次地派人到军团指挥所,问六连突击队的位置,有什么困难,要不要增援。聂荣臻听着口子上传来的手榴弹的爆炸声,派人了解战斗进展情况,知道仗打得很艰苦。由于口子太窄,敌人用手榴弹控制了木桥前面那段隘路, 50米的路面上铺了一层手榴弹破片和没有拉弦的手榴弹,有的地方已经堆了起来。六连已伤亡多人。 
  午夜两点钟,林、聂令六连撤下来休息,重新组织进攻。 
  他们来到四团指挥所,组织指战员共同想办法,经讨论决定:仍以六连正面进攻,吸引住敌人;以一、二连从腊子口的右侧,攀登陡峭的崖壁,摸到敌人背后去进行突袭。 
  究竟怎样攀登这样笔立陡峭的崖壁呢?有一个外号叫“云贵川”的从贵州入伍的苗族小战士毛遂自荐。他用一个带铁钩的长竿子,钩住岩缝,像猴子那样攀上险峻高耸的绝壁,然后从上面放下绳索,迂回部队便顺着这条绳索一个一个地都攀上去了。可惜这个苗族小战士只留下了外号,没有留下姓名。 
  这时,林彪、聂荣臻、左权就站在相距200米远的栈道旁边的树林里,敌人的子弹不时飞进树林,二师政治部组织科长刘发英就是在这里负重伤后牺牲的。 
  主攻的六连重新调整部署,组织敢死队,隐蔽地接近到桥的这一端。一个战士抓着桥下横木过桥时掉迸了激流,把敌人惊动了,敌人向桥下猛烈射击,从而也就吸引了敌人的火力,连长胡炳云乘机带着人冲上去,与敌人展开肉搏战。 
  正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腊子口背后的半山腰升起一颗表示迂回成功的白色信号弹。白色信号弹刚从高空闪烁着徐徐下降,红色信号弹接着钻进苍穹。 
  放信号的是四团通信股长潘峰,他只顾高兴忽略了上前一步便是悬崖,就这样从悬崖上滚落下来,多亏一条小路把他挡住了,才没掉进激流。他从昏迷中醒过来时,天已拂晓,发现敌人正向后溃退。他成了腊子口胜利的目击者。 
  腊子口的顶峰披上霞辉时,六连敢死队与四团团长王开湘率领的迂回部队胜利会师。敌人逃跑时在老林里放起了火,一时间火乘风势,烈焰腾空,噼噼啪啪之声遍山崩响。勇士们在忽闪忽闪的火焰中冲过去,长追不舍。 
  聂荣臻来到腊子口桥头,面对半尺深的手榴弹破片层,伫立良久,慨然长叹。他想,关非不险,路非不难,倘使我们的部队有一营之众纵深防守,纵有10万之师又焉能扣关而入?是我们的部队太勇猛、太机智了! 
  没见伤亡数字。据我估计,最多几十人。因为战斗规模不大,且采取了佯攻和偷袭方式,敌军一触即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