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西北局岷州会议纪念馆

中共中央西北局岷州会议纪念馆

  岷县位于甘肃省南部,定西市西南部,洮河中游,地处青藏高原东麓与西秦岭陇南山地接壤区,海拔2040—3872米之间,面积3500多平方公里,有“西控青海、南通巴蜀、东去三秦”之说,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中国工农红军两次途经岷县,在岷县作战、休整近两个月,在这里播下了革命的火种,留下了一笔宝贵而丰富的红色旅游资源。
  岷县三十里铺“岷州会议”纪念馆于1997年维修建成,由红军老将士、原中共中央副主席李德生同志题名。纪念馆2001年被确定为“省级国防教育基地”,2004年被省委宣传部命名为“全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05年被国家列入全国100个红色旅游经典景区和30条精品线路之中。
  1936年7月1日二、四方面军在甘孜会师,7月27日,经党中央批准,成立了由张国焘为书记、任弼时为副书记,朱德、陈昌浩、关向应、贺龙、徐向前、王震等为委员的中共中央西北局。8月8日中国工农红军总司令部(西北局)率领二、四方面军,爬雪山过草地,突破天险腊子口抵达岷县,司令部机关设在这座院子里,直至9月30日才撤离北上。当时总司令朱德、总政委张国焘、四方面军政委陈昌浩就在这里办公、住宿。9月13日,党中央制定了《静会战役计划》,决定集中一、二四三大主力红军在静宁、会宁地区打击胡宗南部,巩固和扩大西北革命根据地。但张国焘却公然违反中央电令,坚持在甘南建立根据地或由临潭西进青海,而后向甘西和新疆进军,对党中央北上方针借故推迟,拒不执行。针对张国焘对党中央方针动摇、迟疑的态度,为了统一思想、达成共识,中共中央西北局于1936年9月16日至18日在司令部驻地即这座子北屋正厅中召开了“岷州会议”。参加会议的有朱德、张国焘、徐向前、贺龙、关向应、陈昌浩、李卓然以及五军军长董振堂、九军军长孙玉清等。会议就党中央《静会战役计划》出现了两种意见,张国焘等少数人认为与胡宗南在静会地区作战是不利的,主张红四方面军由临潭西进青海,占领甘西。以朱德为代表的多数同志认为党中央的方针是正确的,集中一、四方面军主力,在静会地区击败胡宗南部是完全可能的,时机紧迫,红四方面军应立即北上。朱德的主张得到了陈昌浩等同志的支持。会议最后说服了张国焘,接受了中央方针,制定了实施中央《静会战役计划》的《通庄静会战役计划》。9月18日,朱德、张国焘、陈昌浩联名致电党中央,报告了西北局岷州会议决定和《通庄静会战役计划》,直至10月4日拂晓前红军全部撤离岷县,迅速北上。
  西北局“岷州会议”是红二、四方面军北上甘南后召开的一次十分重要的会议。此次会议的召开及制定的正确作战方针,不仅对四方面军北上,粉碎敌人“围剿”具有重要作用,而且对实现三大主力红军会师有着重要的意义。
  另外红军在驻岷作战休整期间,还在三十里铺建立了第一个中共甘肃省委和甘肃省苏维埃政府,筹集粮款物资,动员3000多名岷州儿女参加红军等等,开展了一系列的革命活动。 

 “岷州会议”纪念馆全景

红军途经岷县时用过的在盖板上绘制的地图

红军途经岷县时用过的公文包

红军途经岷县时用过的碗套

否定了张国焘的"西进计划" 西北局岷州会议 

   1936年7月5日,党中央电示:红二、六军团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二方面军,贺龙任总指挥,任弼时任政委。使二方面军与四方面军并列,统受中央领导。7月27日,党中央又批准成立了中共中央西北局,张国焘任书记,任弼时任副书记,朱德、关向应、贺龙、徐向前、王震、陈昌浩等任委员,统一指挥二、四方面军北上。此后,为了粉碎敌人的围追堵截,实现一、二、四方面军的会师计划,二、四方面军遵照党中央的指示,分别胜利实施了"岷洮西固战役"与"成徽两康战役"。四方面军于8月5日发动的"岷洮西固战役",在不足一月的时间里,先后攻占和控制了临潭、漳县、渭源、通渭四座县城及岷县、陇西、临洮、武山、宕昌等县的广大农村;二方面军于9月10日实施的"成徽两康战役"在短短的十天时间内,接连攻克成县、徽县。两当、康县四城,控制了略阳、凤县、西和、礼县、天水等陕甘两省边界地区的广大农村,迅速打开了一个新的战略区域,形成了三大主力红军齐聚甘肃,互相呼应,互为犄角的有利局面。鉴于红军三大主力即将会合的形势,同年9月13日,党中央制定了《静会战役计划》,决定集中一、二、四方面军,在静宁、会宁地区打击胡宗南部,巩固和扩大西北根据地。14日,毛泽东电示:"四方面军主力立即占领隆德、静宁、会宁、通渭地区,控制西兰大道,与一方面军在固原西部硝石河地区之部队相机靠近,阻止胡宗南西进,并相机打击之。"15日至17日,中央军委就执行静会战役计划致电朱德、张国焘等,要求四方面军速占静宁、会宁段公路。毛泽东还于15日致电彭德怀,要求一方面军在静宁、隆德地区策应四方面军。但是身为红军总政委的张国秦拥兵自重,以消极态度来对待中央指示,借故拖延而不执行。他从"在中共党内和未来的西北抗日联合政府内获得适当的地位"的野心出发,仍然醉心于"移到兰州以西的河西走廊地带,以新疆为后方,可以名为'西进计划'"的方针,坚持西进的错误主张。
    为了解决北上还是西进的问题,9月16日至18日,中共中央西北局在岷县三十里铺召开会议。朱德、张国焘、陈昌浩、李卓然、董振堂等出席了会议,会议就贯彻党中央"静会战役计划"产生了分歧。张国焘等少数人认为在静会地区与胡宗南部作战是不利的,坚持其"西进计划",主张红四方面军由临潭西进青海,经循化、乐都翻越祁连山,向河西走廊和新疆前进。朱德等大多数同志认为,集中一、四方面军主力,在静会地区击败胡宗南部是完全可能的,时机紧迫,红四方面军应立即北上。这一正确主张,得到了大多数人特别是陈昌浩的支持。对此,张国焘曾述及,他说:"这是我与陈昌浩共事以来第一次发生的意见冲突,而且发生在这个紧急关头,自然是一件颇伤脑筋的事。"
    会议最后否定了张国焘的意见,张国焘被迫同意北进。会议制定了贯彻中央方针的"通庄静会战役计划"。"计划"决定:"四方面军以迅速进出于通渭、庄浪、会宁、静宁、界石铺地区,争取迅速与一方面军会合,相机消灭胡宗南部西进先头部队。"9月18日,朱德、张国焘、陈昌浩在致电徐向前、周纯全,下达静会战役纲领的同时,也致电党中央报告了西北局岷州会议精神与"通庄静会战役计划"。
    党中央的方针也得到了红二方面军指战员的拥护与支持。9月19日至21日,贺龙、任弼时、关向应、刘伯承等致电党中央与西北局:"静会战役计划已收到,我们认为这不仅是适合当前军事。政治形势需要,而且是关系到一、二、四方面军会师,三个方面军在军事上集中统一领导的正确决定。"
   中共中央对于四方面军北上行动及时发电予以肯定与鼓励,并指明了北上后战略重点在于夺取宁夏。9月19日、21日,党中央致电西北局与二、四方面军领导,指出:"四方面军北进部署既定,对整个战略计划甚为有利。"
   随之,在执行"通庄静会战役计划"初期,虽又受到张国焘的干扰,但在朱德等红军高级将领的坚持下,最终排除了干扰,胜利实施了该计划,达到了三大主力红军在会宁大会师之目的。
    通过西北局岷州会议和"通庄静会战役计划"的制定过程,能够清楚地看到该会议的重要意义和作用:
    首先,西北局岷州会议否定了张国焘错误的"西进计划",维护了党中央的统一领导,维护了毛泽东等同志对军事斗争的正确指挥,维护了党和红军的团结;
   其次,充分体现了党指挥枪、少数服从多数、个人服从组织、党内集中统一的组织原则,保证了我军在条件有利时取得战役的节节胜利,也能使我军在条件不利,特别是遇到严重困难,军情紧急时刻很快化险为夷,转危为安;
   其三,"通庄静会战役计划"是根据党中央"静会战役计划"的精神制定的,它不仅对粉碎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有重要意义,而且对实现红军三大主力会师于西北,推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起着重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