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 .九 运动

1935年12月9日,北平(北京)学生数千人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举行了抗日救国示威游行。

 华北事变后,民族危机空前严重。中国共产党发出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号召,推动了全国抗日救亡运动的高涨。处在国防最前线的北平学生,痛切感到“华北之大,已经安放不得一张平静的书桌了”。1935年春夏之交,中共河北省委特派员李常青抵北平,建立由彭涛等组成的中共北平临时工作委员会,指定周小舟负责中华民族武装自卫委员会北平分会的工作。在中共北平临时工作委员会的领导下,1935年11月18日,北平市大中学校学生联合会成立。随后,学联决定以请愿的方式,发动一次抗日救国行动。12月6日,北平15所大中学校发表宣言,反对华北“防共自治”,要求国民党政府讨伐殷汝耕,宣布对日本的外交政策,动员全国对敌抵抗,切实开放人民言论、结社、集会自由。这时,传来冀察政务委员会将于12月9日成立的消息。北平学联党团决定在这一天举行抗日救国请愿。12月7日,北平学联召开各校代表会议,议定请愿游行的集合时间、行动路线和口号等。会后,各校学生自治会紧张地进行动员和准备工作。12月9日,寒风凛冽,滴水成冰。在黄敬、姚依林、郭明秋等共产党员的组织和指挥下,参加抗日救国请愿游行的爱国学生涌上街头。走在队伍前列的是东北大学、中国大学、北平师范大学和市立女一中等校的学生。警察当局事先得知学生要请愿游行,清晨即下达戒严令,在一些街道要冲设了岗哨。清华大学、燕京大学等城外学生被军警阻拦,在西直门同军警发生冲突。上午10时许,城内一两千名学生冲破军警的阻拦,汇集到新华门前。他们高呼“停止内战,一致对外!”“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反对华北五省自治!”“收复东北失地!”“打倒汉奸卖国贼!”“武装保卫华北!”等口号,表达了全国人民抗日救国的呼声。各校临时推举董毓华、宋黎、于刚等12人为代表,向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代委员长何应钦递交请愿书,提出6项要求:一、反对华北成立防共自治委员会及其类似组织;二、反对一切中日间的秘密交涉,立即公布应付目前危机的外交政策;三、保障人民言论、集会、出版自由;四、停止内战,立刻准备对外的自卫战争;五、不得任意逮捕人民;六、立即释放被捕学生。何应钦避而不见。请愿不成,群情激愤。各校代表当即决定改为示威游行。队伍由新华门出发,经西单、西四,然后奔向沙滩、东单,再到天安门举行学生大会。一路上,不时有冲出军警包围的法商学院、北平大学医学院、中法大学、北京大学等大中学校的学生加入游行行列,队伍逐渐扩大到五六千人。行进中,学生们向沿街的群众宣讲抗日救国的道理,散发传单,得到群众的鼓掌和支持。当游行队伍前锋到达王府井大街,后尾尚未走出南池子时,大批警察手执大刀、木棍、水龙,对付手无寸铁的爱国学生。爱国学生不畏强暴,队伍仍在继续前进。这时,警察打开水龙,冰冷的水柱喷射在学生们身上,接着又挥舞皮鞭、枪柄、木棍殴打。学生们与军警展开英勇的搏斗,有百余人受伤。游行队伍被打散。12月10日,北平各大中学校发表联合宣言,宣布自即日起举行总罢课。提出罢课的具体目标是:一、誓死反对分割我国领土主权的傀儡组织;二、反对投降外交;三、要求动员全国抗日;四、争取救国自由。呼吁全国各界立即响应,一致行动。要求当局立即释放被捕学生,撤回封锁各校的军警。同日,北平学联发布《宣传大纲》,指出在目前形势下,首先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反对危害民族生存的残暴内战,反对一切出卖民族利益的政策和行动。强调要实现中华民族的自由解放,必须联合全国民众,结成统一战线。在罢课中,各校学生建立和健全了自己的组织。北京大学成立了学生救国会,发表宣言,反对成立冀察政务委员会。清华大学、燕京大学等校学生会组织专题讨论会、文艺社、宣传队等,开展抗日救亡活动。从12月11日开始,天津、保定、太原、上海、杭州、武汉、广州、成都、重庆等大中城市先后爆发学生的爱国集会和示威游行,许多大中学校及工会等组织,纷纷给北平学生发来函电,支持北平学生的爱国行动。北平学联在中共北平临时工委的具体领导下,及时地研究制订了组织更大规模示威游行的计划。12月14日,北平报纸登载了国民党当局定于12月16日成立冀察政务委员会的消息。北平学联即决定在这一天再次举行示威游行,把学生抗日救国运动推向新的高潮。12月16日清晨,北平各校学生分为4个大队,分别由东北大学、中国大学、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率领,举行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参加的学生总计1万余人。他们高举校旗,打着“反对华北特殊化!”“反对成立冀察政务委员会!”等横幅,向天桥进发。上午11时左右,汇集到天桥广场上的学生和市民举行大会。游行指挥部负责人黄敬站在一辆电车上慷慨激昂地发表演说,并带领群众高呼口号。大会通过了反对冀察政务委员会,反对华北任何傀儡组织,要求停止内战、一致对外,收复东北失地,争取抗日和爱国自由等8个决议案。会后,游行队伍奔向冀察政务委员会预定成立的地点——东交民巷口的外交大楼举行总示威。队伍走到前门,遭到大批警察和保安队的拦截。经学生代表反复交涉,军警才让游行队伍分批分别由前门和宣武门进入内城。在宣武门,爱国学生遭到上千名军警的血腥镇压,有二三十人被捕,近400人受伤。北平学生的抗日救国示威游行,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政府的卖国活动,迫使冀察政务委员会不得不延期成立。一二九运动得到全国人民的支持和响应。天津、上海、南京、武汉、广州、杭州、西安、开封、济南、太原、长沙、桂林、重庆等城市的爱国学生举行请愿集会、示威游行,或发表宣言、通电,声援北平学生的爱国行动。陕甘苏区学生联合会也发出响应的通电,苏区各界民众集会声援全国各地学生的抗日救国运动。12月18日,中华全国总工会发表《为援助北平学生救国运动告工友书》,号召全国各业、各厂的男女工友起来召集群众会议,发表宣言和通电,抗议汉奸卖国贼出卖华北与屠杀、逮捕爱国学生。12月21日,上海市总工会通电声援北平学生,呼吁全国同胞一致兴起,集合民族整个的力量,反对任何伪组织之存在,以维护主权而保国土。广州铁路工人、上海邮务、铁路工人举行集会,发通电,要求对日宣战。鲁迅、宋庆龄等爱国知名人士赞扬爱国学生的英勇奋斗精神,捐款支持学生抗日救国运动。海外华侨也以各种方式支援爱国学生。一二九运动广泛地宣传了中国共产党停止内战、一致对外的抗日主张,掀起了全国抗日救国运动的新高潮。

 1935年12月9日 上午10时,北平各大中学学生3000余人齐集新华门前请愿。随后举行大规模示威游行,反对设立冀察政务委员会,反对华北 “防共自治运动”,反对日本侵略华北。  游行队伍在西单和东长安街与军警发生冲突,学生受伤颇多,被捕者数十人。
  12月10日 北平各校学生实行总罢课。杭州浙江大学学生会决议,响应北平学生运动,并通电全国。
  12月11日 南京国民政府指派“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17人,指定宋哲元为委员长。宋哲元派军警分驻各大学校门,严禁学生出校游行示威。  12月12日 上海、南京、武汉和广州等地大、中学校学生声援北平学生。
  12月13日 北平6所大学的校长联名发表《告同学书》,称:被捕学生已完全释放,请愿及罢课的目的已经达到,望同学们即日恢复学业。
  12月14日 北平市长秦德纯邀各校学生代表举行茶话会,力劝学生即日复课,“勿作轨外行动”,“顾及华北现在环境,勿因言语引起对外纠纷”。  上海各大学学生救国会成立,通电声援北平学生运动。
  12月15日 北平市政府与各大学当局宣布,自16日起学生一律上课,如有违反,严惩不贷。
  12月16日 北平44所大中学校学生1万余人,再次举行游行示威。游行队伍遭军警镇压,被捕者二三十人,受伤400余人。
  学生游行队伍集合在天桥、正阳门召开市民大会,市民2万余人参加。
  北平罢工、罢市、罢课。
  原定本日成立的“冀察政务委员会”,延期成立。  12月17日 宋哲元发表《告北平学生书》,称“有共党煽动利用学生爱国运动”,如仍有"轨外行动",决予"适当制止"。  1936年1月 京、津等地学生组织南下宣传团,深入到工农群众中去宣传抗日。
  3月31日 为北平第17中学学生郭清死于狱中,北平举行抬棺示威游行。
  5月28日 北平举行示威游行,游行的口号是:"拥护29军抗日"、" 发扬29军抗日传统"、"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等。  5月30日 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兼29军军长宋哲元发表谈话,表示" 若日本仍然增兵华北,余将与29军将士实行抗日"。  6月13日 北平学生举行第4次示威游行,反对日本继续向华北增兵。沿途军警对游行队伍不加干涉,并予以同情。
  12月12日 北平学生举行第5次示威游行,高呼"援助绥远抗战"、" 各党派联合起来"等口号。

事件经过

北平各校通电

国民政府、行政院、军事委员会钧鉴;全国各报馆、各通讯社、各杂志社、各机关、各法团、各学校、各学生团体及全国民众公鉴:

  频岁民族多难,失地丧权,已至于无可让步之地;近则北方各省复有组织特殊政治机构之酝酿。自叛逆殷汝耕倡乱冀东,汉奸益形活跃,背景所在,尽人而知。顾其范围,又岂止此!华北之经济利益,乃至于领土主权,转瞬将非我有。
  强敌已入腹心,偷息绝不可得。自治不幸实现,则在“防共自治”名义之下,敌骑可以恣意冲撞,即我民族覆亡之时。数年来之教训,“以夷制夷”既不可行,而“苟求偏安”又岂事实所许可?此时之势,抵抗为唯一出路,若犹高唱“协调、忍耐”,岂将俟破亡而后为“最后关头”乎?
  吾民誓死反对断送领土及主权之自治行动以及任何变相之独立阴谋,以其纯为暴敌所一手造成者也。凡有倡言自治之人均为汉奸、民族之蠡贼,人人皆得而诛之。应请政府立即下令讨伐首倡叛乱之殷汝耕,收回冀东,以保持领土及行政之完整。虽然,今日之华北,敌方伸手攫取,而我政府果有何对策,地方当局具何决心,吾民殊不能了然。推而广之,我对敌之外交政策究何决定,吾民亦无从知之。国家之外交手段,自不能任意公开,顾外交大计,则未闻有不可告人者也。政府诚以民族存亡为重者,应即公开外交政策,更应与吾民以集会、结社、言论之自由,俾真正之民意得伸,而作为抗敌政府之后盾也。
  今日而欲求生路,唯有动员全国抵抗之一途。不战固不得幸生,即一切局部抵御亦无裨于大局。吾民要求政府立即领导全国民众以4万万人之力量发展民族斗争;一方实行与一切被压迫民族,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及敌国内以同情心对我之人民密切联合;并取消一切对敌债款,没收敌在我境内之一切财产及汉奸之逆产,以充实抵抗力量。民族解放之途径,舍此莫由。11月19日五全代会蒋介石先生对外关系演词中谓:“和平未到完全绝望时期,决不放弃和平;牺牲未到最后关头,亦不轻言牺牲。”吾民兹以今日之情形为问:和平岂尚有望?最后关头岂尚未到?若尚固执“安内攘外”、“生聚教训”之见,诚恐内部既不得安,外患又与日俱甚,将见国亡之后,适受敌人之“教训”,资敌人以“生聚”也。阿比西尼亚以褊小之国而能动员民众抵抗意大利之侵略,使其强敌不得畅所欲为,“九·一八”之变,我以不抵抗而丧失东北四省之地,抵抗与不抵抗之悬殊如此。“一·二八”之役,我以局部作战,虽赖民众之拥护而造片段光荣,然卒有停战协定;长城各口之战,亦以局部抵御而留“塘沽协定”之羞,则又不动员全国之结果也。长城、淞沪诸战役,敌以倾国之师,挟械精饷足之利来犯,而犹在沪三易主帅,在长城迭受创击者,则以我民众之纷纷起立,无论在物质上在精神上均予我军以援助也,向使当时即能动员全国,又焉至于有今日之形势哉!
是知我之力固足以抵抗也,今而急起,事尚可为;若再因循,后将无及矣!
  设今日而犹存“偏安”之幸心,以华北乃至于沿海之地事敌,挟财货退处偶陬,以为假我数年,屯聚训练,然后有为,是何异于痴人梦想!敌蠢食以进,数年之后,隅陬之地亦将不免于亡,则岂具“国则必亡,我独后亡”之决心乎?设今日而犹行“佯战”之手段,驱地方军队作战,而中枢靳一弹而不给,且与敌交饮香槟,则局部虽坚苦支撑亦无能为力,终复产生停战协定,而亡国随之矣。故吾民深不愿思及二者,而惟冀政府出以动员全国抵抗也。
吾民置身危城,日受熬煎,顾瞻前途,已不能再事容忍,愿对政府作如左之请求,希国人共起督促之:
  (一)誓死反对“防共自治”。请政府即下令讨伐叛逆殷汝耕!
  (二)请政府宣布对敌外交政策!
  (三)请政府动员全国对敌抵抗!
  (四)

请政府切实解放人民言论、结社、集会之自由!
  私立北平燕京大学学生自治会
  国立清华大学学生自治会
  国立北平师范大学各班代表联合会
  国立东北大学级长会
  国立北平大学法商学院三院学生自治会
国立交通大学、北平铁道管理学院学生自治会、国立北洋工学院学生自治会、私立朝阳学院学生自治会、私立华北学院学生自治会、河北省立法商学院学生自治会、河北省立工业学院学生自治会、北平市立第一女子中学学生自治会、私立北平今是中学学生自治会、私立北平艺文中学学生自治会、私立北平崇实中学学生自治会同启

  一九三五年十二月六日"《中国现代史资料选辑》第4册

 

12月9日,城里游行学生振臂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倒汉奸卖国贼!”

城里学生的游行队伍

政府出动大批军警殴打、逮捕学生

学生队伍冲破西便门附近的京汉铁路门进入城里

北大学生与警察拼搏,争夺水龙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