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英雄戚继光

戚继光概述

戚继光(1528-11-12-1588-01-05) 字元敬,号南塘,晚号孟诸,汉族,山东登州人。明代著名抗倭将领、民族英雄、军事家、武术家。世人称起带领的军队为“戚家军”。戚继光与俞大猷齐名。 

生平简介
  戚继光(1528-11-12-1588-01-05) 明代著名抗倭将领、民族英雄、军事家、武术家。字元敬,号南塘,晚号孟诸,汉族,山东登州人。父戚景通,世代为官,嘉靖17年,戚继光10岁继承其父爵,官居四品。嘉靖28年(1549)参加武举,在考试时庚戍之变发生,于是戚继光被分配到蓟门。与鞑靼军战斗后写下了《备俺答册》。于闽、浙、粤沿海诸地抗击来犯倭寇,历十余年,大小八十余战,终于扫平倭寇之患。少时好读书,通经史大义。嘉靖二十三年(1544)依例袭父职为登州卫指挥佥事。三十二年,任都指挥佥事,备倭山东。三十四年,调任浙江都司佥事。旋进参将。分守宁波、绍兴、台州(今浙江临海)三府。三十六年以劾免官,旋以平汪直功复官,改守台州、金华、严州(今浙江建德东北)三府。时浙江多被倭患,而旧军素质不良。戚继光招募农民和矿徒,组成新军。严明纪律,赏罚必信,并配以精良战船和兵械,精心训练;他还针对南方多湖泽的地形和倭寇作战的特点,审情度势,创造了攻防兼宜的“鸳鸯阵”战术,以十一人为一队,配以盾、矛、枪、狼筅、刀等长短兵器,因敌因地变换队形,灵活作战。每战多捷,世人称为“戚家军”。戚继光与俞大猷齐名。
戚家军
  戚家军成军于治世(相对明末),所面对的敌人以倭寇中的萨摩人为主。戚家军赖以成名的,是严明的军纪,职业化的训练水平,东亚最先进的装备,百战百胜的战绩和高达十余万级的斩级记录。
  戚家军嘉靖三十八年(1559)成军于浙江义乌,总兵力四千人,主力是义乌农民和矿工。自成军起,大小数百战未尝败绩。比较有名的大战有:嘉靖四十年台州之役,经新河,花街,上峰岭,藤岭,长沙等战斗,十三战十三捷,斩杀真倭3000余级,烧杀溺毙无算;福建之役,总兵力六千,经横屿,牛田,林墩三战,斩真倭5000余级,其中横屿之战是一场精彩的步炮协同作战,先以火炮击沉倭寇战船并轰击倭寇大营,再以突击队强行登陆突破倭寇本阵,斩杀倭寇头领。嘉靖四十二年平海卫,仙游,王仓坪,蔡丕岭四战,斩真倭20000余,另于广东剿灭勾结倭寇的海盗吴平,斩从倭30000,吴平逃亡海上.。同时还创造了,以平均每22人伤亡,换取斩杀1000人的冷兵器时代敌我伤亡比的奇迹。
  戚家军的胜利还建立在严格甚至是严酷的军法上:如果作战不力而战败,主将战死,所有偏将斩首;偏将战死,手下所有千总斩首,千总战死,手下所有百总斩首;百总战死,手下所有旗总斩首;旗总战死,手下队长斩首,队长战死,而手下士兵没有斩获,十名士兵全部斩首。斩级的赏赐也颇丰,每一级赏银40两!(明中期白银40两约现在12000元,这也是为什么士兵都会全力作战,一直战斗到获胜或是战死。而且对日倭基本上全是斩杀。) 
  戚家军的纪律严明也是闻名天下,但凡出征时有扰民行为的一律斩首示众,所以戚家军无论在哪里作战都能够获得当地百姓的支持,就连少数民族都愿意为之誓死效命,这样的军队在封建王朝是独一无二的.。
  隆庆元年,戚继光及其老部下3000人调往京师,督阵蓟辽,编练车步骑营三万。隆庆二年,朵颜部酋长董狐狸帅蒙古铁骑30000入寇,戚继光以车营抵挡,自己率8000铳骑突袭董狐狸牙帐,全歼朵颜30000铁骑,俘董狐狸侄子长昂,董狐狸仅以身免,逼董狐狸扣关请罪;万历三年,长秃帅兀良哈铁骑50000入寇,戚继光又率8000铳骑出塞包抄,全歼50000蒙古军,活捉长秃。
  自嘉靖三十八年戚家军成军到万历十一年戚继光去职,戚家军共斩级十五万余级,如果完全论功行赏,戚继光的爵位可以升到侯爵级。这在日久承平的万历中兴时期是很恐怖的战绩。
  戚家军的威名并没有因为戚继光的去职而低落,以戚家军为种子的浙兵一直是明后期国防力量的主力,万历朝鲜之役,浙兵首登平壤,立下头功,其中许多人还是戚继光的老部下,如攻克牡丹台的老将吴惟忠。袁崇焕的关宁铁骑最初也是由两万浙兵构成。 
  戚家军百战不败的原因在于戚继光的治军思想极为先进,以东亚最先进的武器装备部队,后膛的神威将军炮,佛郎机炮,大口径的加农炮发熕,鸟铳,倭刀,铁甲,戚家军的装备绝对是东亚第一,世界前列。要知道三十年之后的日本最强悍的萨摩兵团,全军有两万只火枪,却只有两门轻炮,全日本到了江户时代才开始有大型的火炮出现。而戚家军作为一支地方军队,其火器的先进程度甚至直逼京都神机营。
抗击倭寇


  戚继光铜像
  嘉靖三十四年(I555年),江浙倭患极为严重,朝廷升戚继光为参将,由山东调往浙江,镇守宁波、绍兴、台州三府,抵御倭寇的侵略。来到浙江后,戚继光马上检阅当地军队,发现军队中恶习泛滥,认为这样一支军队怎么能打败倭寇,于是出榜招兵,另建一支新军。不久,一支由义乌的农民和矿工组成的三千人的军队组建起来,戚继光对这支军队进行了严格训练,并更新了战舰、火器等装备,很快就使这支新军成为日后让倭寇闻风丧胆的“戚家军”。 戚继光又根据江南地区地形多沼泽,道路弯曲,兵力不易展开以及倭寇善于设伏、短兵相接等特点,创造了中国古代军事史上著名的“鸳鸯阵”。一个鸳鸯阵由十一名士兵组成,在这十一个人中,有一个人是队长,他站在队伍的前列中央,其余十个人分成两列纵队,站在他的背后。虽说只有十个人,他们却持有四种不同的武器,并组成了五道互相配合的攻击线,在队长身后,是两名持有标枪的盾牌兵,他们用盾牌掩护自己和后面的战友,并首先投掷标枪发动进攻。掩护盾牌兵的,是站在他们后面的狼筅兵,所谓狼筅,是一种特制的兵器,形状十分怪异,以长铁棍为主干,上面扎满铁枝和倒刺,往前一挺,跟铁丝网一样,任谁也过不来。狼筅兵的后面,是四名长矛兵,他们是队伍的攻击主力,看见敌人,就使用长矛前刺队列的最后,是两名短刀手,防止对手迂回,从侧翼保护长枪手。这个阵型毫无弱点,十一个人互相配合,互相掩护,构成一个完美的杀阵。而且此阵型还可以变换为两种模式,一种是五行阵(即队长身后的两列纵队各自分开,以五人为单位进行布阵,狼筅兵迈步向前,与盾牌并列,形成第一道防线,两名长枪手跟随其后,短刀手殿后。此阵型多用于狭窄地区的巷战),另一种是三才阵(即狼筅兵迅速上前,超越所有同伴,站在队伍的最前面,两名长枪手紧跟在他的身后,盾牌手和短刀手分别站在长枪手的侧方,保护他们的侧翼。阵型在狼筅兵的带领下,开始发动进攻)。
  嘉靖四十年(1561年)五月,倭寇一万余人大举侵入浙东沿海的台州府属的圻头、桃渚以及温州沿海地区,并兵分两路,妄图侵占台州、宁海。戚继光闻讯后,即以一部分兵力守卫台州,亲自率主力前往宁海迎敌。戚家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到达宁海,切断了正在桃渚烧杀抢掠的倭寇的去路,迫使敌人在龙山地区进行决战。戚继光下令攻击,士兵个个同仇敌忾,怀着满腔怒火冲向敌阵,曾经不可一世的倭寇在戚家军攻势下一触即溃,残敌败退到雁门岭。雁门岭位于温州西面,地势险要,倭寇五年前在此击败过明军。苟延残喘的倭寇仍企图凭借险要地形,顽抗到底,妄想重温五年前的美梦。戚家军乘胜进攻,经过一番激烈战斗,将雁门岭上的倭寇残余全部剿灭。但在此时,另一支敌军却趁戚继光进攻雁门岭之际,进攻台州。台州兵力不多,且城墙不固,处境甚为紧急。戚继光闻报后,即刻回师救援。戚继光一到台州城下,运用先以火器进攻,接着以大队人马进击的战术攻入敌阵,并身先士卒,亲临火线鼓舞士气。在戚继光的激励下,士兵更加奋勇当先,义无反顾地杀入敌阵。狡诈的倭寇招架不住,便故意将抢夺的金银财宝扔到地上,引诱戚军拣拾,然后回师反扑。然而倭寇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戚家军纪律严明,人人都对倭寇犯下的罪行怀着刻骨仇恨,区区宝物又岂能动摇抗敌决心。戚军愈战愈勇,奋勇杀敌,很快就歼灭了这股倭寇。此战,斩首三百零八个,生擒巨魁两人,其余倭寇淹死江中。戚军伤亡极少,仅三名官兵阵亡。值得一提的是,当戚军出击时,伙军刚开始做饭。全军凯旋时,饭才刚熟。这足见戚继光行动之迅速。
  戚继光消灭这股倭寇后不久,又有一股倭寇向台州袭来。戚继光立即集合军队,向倭寇的驻地圻头进发。倭寇见戚家军至,便龟缩在营垒里坚守不出,恰在此时又逢大雨,戚继光只好在倭垒附近驻扎下来。双方相持三天后,倭寇得知台州有备,放弃了原定计划,将进攻目标转向处州。戚继光敏锐洞察到敌军意图,派出一支军队在倭寇的必经之地,仙居的上峰岭设伏,另派一支军队尾随敌军。为避免伏兵暴露,戚继光令士兵用松枝遮蔽身体。倭寇来到上峰岭,见四处尽是苍松翠柏,打消了被伏击的疑虑,便大摇大摆地进入上峰岭。当倭寇路程过半时,一声如惊雷般的炮响划破山谷的寂静,数千戚家军将士有如神兵天降,向倭寇杀来。戚家军的喊杀声和倭寇的哀嚎声交织在一起在山谷中久久回荡。在戚家军的冲杀下,倭寇伤亡惨重,惊慌失措的残余势力逃到附近村子的百姓家寻求躲避。百姓早对倭寇的暴行恨之入骨,倭寇逃入村中时,百姓像对待过街老鼠,群起而攻,将这些倭寇全部消灭。
  此后,戚继光又取得几场胜利,至此,倭寇在浙江的势力基本上清除,浙江又恢复稳定和安宁。戚继光在浙江抗倭战争中,取得了九战九捷,歼敌六千的辉煌战绩。当戚家军凯旋归来时,台州人民出城欢迎,人群组成一条二十多里长的长龙,欢声雷动,共同庆贺英雄归来。
  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七月,戚继光被任命为上将军,率领六千军队到福建平定倭患。当时,倭寇在福建的活动十分猖獗,倭寇在宁德的横屿、福清的牛田、兴化的林墩修筑大量倭垒,以此为基地大肆在福建沿海各地进行烧杀掳掠。八月,戚继光到达福建,仔细观察战场形势,决定集中兵力,首先拔除倭寇在横屿的基地。横屿位于宁德县城东北十里,漳湾之东的海中,与大陆一衣带水,离岸约十里,和大陆中间隔着一片浅滩。涨潮时一片汪洋,退潮全是泥滩,人和舟船难以通过。倭寇在岛上约千余人,并筑木城建基地,和牛田、林墩互为支援,妄图长期据守。要收复横屿,必须解决漳湾上的倭寇党羽,方可进兵。戚继光对倭寇党羽晓以大义,并保证对他们过去的罪行既往不咎,最终使其全体投诚。八月九日早晨,戚继光利用退潮之机,让士兵用稻草铺路,一鼓作气,登上岸去。继而三面包抄,前后夹攻,焚烧岛上木城,在戚家军凌厉攻势下,倭寇负隅顽抗。经过六小时的鏖战,岛上倭寇全部肃清,此战,生擒九十余人,斩首二千六百余,救出被掳百姓三千七百余人,收复了被倭寇据守三年的横屿。
  此时分布在福建沿海各地的倭寇数万人,听说戚家军到来,全都到牛田集中,分别在杞店、西林、上薛、木岭、葛塘、闻读等地据守,筑成一道延绵三十里的营垒。九月一日夜,戚继光率领所部,轻装衔枚,悄悄地向杞店急驰。到了倭巢,越墙而入,打开倭巢大门,大军一拥而入,倭寇从梦中惊醒,在懵懵转向之中,命丧黄泉。战斗一结束,戚继光又马不停蹄赶往银屏山设伏,将前来救援的七百倭寇全部消灭。之后,戚继光乘胜追击,连破牛田、上薛、闻读等巢,一路追到新塘,共计斩首六百八十人,收降数千,解救被掳男女九百五十四人。盘据在西林、木岭的倭寇见牛田已破,抱头鼠窜地向惠安、晋江一带逃遁。
  九月十二日,戚家军从福清出发向兴化进攻,沿途歼灭倭寇千余,并于十三日黄昏收复兴化。十四日夜,大军乘着皎洁的月光风驰电掣般向倭寇据守的林墩前进,在黎明之前到达林墩后,遂发起进攻。当一轮红日从地平线升起时,倭寇才发现戚军到来,仓皇应战。经过几个小时的激烈战斗。二千余倭寇在戚家军猛烈攻击下灰飞烟灭。此后,戚继光又在福清打退了倭寇的反扑。至此,福建的倭患暂时得到了缓解,戚继光遂班师回浙。
  戚继光回浙不久,倭寇又卷土重来,这年冬,倭寇再度侵占兴化。朝廷急忙任命抗倭名将俞大猷为福建总兵,同时急调戚继光再次入闽。倭寇获悉戚家军前来,便于次年一月,匆匆从兴化撤出,退守兴化东南的平海卫。
  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四月二十日,戚继光率军抵达福建渚林,与俞大猷和广东总兵刘显所部会合。二十一日夜,在福建巡抚谭纶的指挥下,戚继光为中军,刘显、俞大猷为左、右的三路大军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平海卫进攻。戚家军率先登城遭遇二千倭兵的阻击,戚继光令部队以火器反击,倭寇损失惨重,残兵退守平海卫附近的许家村。戚继光乘胜追击,俞、刘二部紧随奋进,在许家村乘风放火,许家村顿时火光冲天,倭垒化为焦土,倭寇死伤不计其数。次日又追剿倭寇一百七十余,解救百姓三千,取得了平海卫大捷。接着,戚继光又连续作战,将马鼻、小石岭等地的倭寇全部剿灭,从而结束了福建莆田地区长达九年的倭患。
  这年十月,戚继光升任总兵,领闽浙粤三省军务。此时,不甘心失败的倭寇又集结二万七千人,战船六十八艘,气势汹汹地向福建沿海杀来。戚继光带兵出击,取得水战六捷、陆战六捷歼敌三千的胜利,使倭寇遭到沉重打击。十一月七日,倭寇从东沙登陆,进攻仙游县城,建立东南西三座倭垒,将仙游围住。十二月二十五日,戚继光兵分五路,当天就攻克三座倭垒,擒斩倭寇千余人,解除了仙游之围。万余残寇流窜到惠安、晋江、同安等地。嘉靖四十三年二月,戚继光先后在王仑坪、蔡丕屹两次战斗中给倭寇的残部以毁灭性打击,肃清了倭寇在福建的势力。接着,戚继光又挥军广东,将与倭寇勾结的山寇吴平的势力铲除,结束了广东倭患。
  隆庆二年(1568年),戚继光以都督同知总理蓟州(今天津蓟县)、昌平、保定三镇练兵事务,后又为总兵官,兼镇守蓟州、永平、山海诸处,并督帅十二路军戎事,因屡立战功,万历二年(1574年)升左都督,七年加太子太保,录功加少保。为当国大臣高拱、张居正等倚重。戚继光在蓟州十六年。加固长城,筑建炖台,整顿屯田,训练军队,制订车、步、骑配合作战的战术,形成墙、台、堑密切联络的防御体系,多次击退侵扰之敌,军威大振,蓟门平静。时人誉为“足称振古之名将,无愧万里之长城”。
  戚继光在张居正死后受到排挤。万历十一年被调任广东总兵官。十三年以年老多病,谢职归家,十五年病逝,著有《纪效新书》、《练兵实纪》两部军事名著均被列为中国古代十大兵书和《止止堂集》等,备受兵家重视。浙江省台州所属古城桃渚建有戚继光纪念馆。
戚继光与长城
  隆庆初年,"给事中吴时来以蓟门多警,请召大猷、继光专训边卒。部议独用继光,乃召之。二年五月命以都督同知总理蓟州、昌平、保定三镇练兵事。"这样戚继光再次来到他年轻时曾经戍守之地,直到万历十一年被调往广东。这十几年时间,他为明朝长城防御体系的最终完善以及抵制蒙古族入侵,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修建长城
  明朝为加强北方防务,将长城沿线划分为九个防御区,分别驻有重兵,称之为九边或九镇,每镇均设有总兵官管辖。蓟镇东起山海关,西至居庸关,拱卫京师,是九镇中最重要的一镇。戚继光为蓟镇总兵官。
  蓟镇长城最早修建于明朝初期,"洪武六年,命大将军徐达等备山西、北平边,谕令各上方略。从淮安侯华云龙言,自永平、蓟州、密云迤西二千余里,关隘百二十又九,皆置戍守"。"洪武十四年徐达发燕石等卫屯兵万五千一百人修永宁、界岭等三十二关"。虽然到弘治、嘉靖年间长城也都有所修筑,但过于简单。真正大规模的修筑则从隆庆至万历初由戚继光完成的。
  戚继光修建的长城由城墙、敌台、墙台、烽火台、关城等几部分组成。他巡行塞上,经过仔细考察,认为这些边墙不仅低薄,而且颓废较多,根本无法阻遏蒙古人的武装袭击。而且在旧长城线上虽有一些砖石小台,但这种小台彼此之间毫无联系,既不能掩蔽士卒,又没有地方贮存军火器具,敌军只要登高发矢,台上守军就很难固守,不利于战斗。于是他上疏言道:"蓟镇边垣,延袤二千里,一瑕则百坚皆瑕。比来岁修岁圮,徒费无益。请跨墙为台,睥睨四达。台高五丈,虚中为三层,台宿百人,铠仗糗粮具备。令戍卒画地受工,先建千二百座。"于是自隆庆三年起,开始了艰巨的修墙、筑台工程,戚继光亲自监工,对工程质量要求极为严格。他将城墙分为一、二、三等,双侧包砖城墙为一等边墙,单侧包砖城墙为二等边墙,石城为三等边墙,要冲地段一律包砖,严禁任何偷工减料现象。在城墙垛口下的宇墙上以一定的距离及地势情况设置了望孔、射孔,有些地段在外侧城墙筑有雷石凹槽溜道,大大加强了防卫能力。
  在加固城墙的同时,又修建空心敌台。所谓空心敌台分为三层:基座、中空及顶部楼橹。在戚继光所著《练兵杂纪》中对空心敌台有这样的记载:"今建空心敌台,尽将通人马处堵塞。其制:高三、四丈不等,周围阔十二丈,有十七、八丈不等者。凡冲处数十步或一百步一台;缓处或四、五十步,或二百步不等者为一台。两台相应,左右相救,骑墙而立。造台法:下筑基与边墙平,外出一丈四、五尺有余,中间空豁,四面箭窗,上建楼橹,环以垛口,内卫战卒,下发火炮,外击敌人。敌矢不能及,敌骑不敢近。每台百总一名,专管调度攻打。"
  墙台是齐墙而建的平台,上面也可以放置军械、粮草等物品,并且可以协助敌台攻击来犯的近敌。烽火台与敌台密切配合,形成一定的传烽路线,一遇敌情,举烽鸣烟放炮,迅速地把情况传递到蓟镇防线。而关隘处建筑的城堡,在战时守兵登城打仗,平时则可在城门设卡盘查过往行人。一时间在东起山海关,西到居庸关的两千里防线上,长城随着地势蜿蜒起伏,加之疏密分布的敌台、烽火台、关城等建筑,高下相间,蔚为壮观。
简要年谱
  * 嘉靖二十三年(1544年)袭父职登州卫指挥佥事。
  * 1555年秋调往浙江抗倭,任宁绍台参将,镇守宁、绍、台(今临海)三府。戚继光鉴于明军纪律松弛,素质不良,战斗力低下,至义乌招募农民和矿工3000余名,编组训练成戚家军,成为抗倭主力。(戚继光)
  * 嘉靖四十年(1561年),在台州、仙居、桃渚等处大胜倭寇,九战皆捷。次年奉调援闽,连破倭寇巢穴横屿、牛田、兴化,闽境倭寇主力被消灭殆尽。因功升署都督佥事。
  * 四十二年再援福建,破倭寇巢穴平海卫(今莆田东南),进官都督同知,升福建总兵。
  * 此后转战闽粤沿海各地,终于解除东南沿海倭患。
  * 隆庆二年(1568年),明廷特召戚继光总理蓟州、昌平、保定三镇练兵事,总兵官以下悉受节制。16年间他整饬防务,加强战备,修筑御敌台,设立武学,训练将士,编成一支车、骑、步三者皆备的精锐部队,使防御巩固,京师(今北京)安全。后被排挤,南调镇守广东。再后被诬陷夺职。
  * 1588年1月5日卒于登州。
  著作还有《莅戎要略》、《武备新书》等。因其抗倭伟绩,历来被视为民族英雄。
戚继光的诗
  1.过文登营
  冉冉双幡度海涯,晓烟低护野人家。
  谁将春色来残堞,独有天风送短茄。
  水落尚存秦代石,潮来不见汉时槎。
  遥知夷岛浮天际,未敢忘危负年华。
  (又,后两句亦作:遥知百国微茫外,未敢忘危负岁华。)
  2.马上作
  南北驱驰报国情,江花边月笑平生。
  一年三百六十日,都是横戈马上行。
  3.韬铃深处
  小筑渐高枕,忧时旧有盟。
  呼樽来揖客,挥尘坐谈兵。 
  去护牙签满,星含宝剑横。 
  封候非我意,但愿海波平。4.望阙台
  十年驱驰海色寒,
  孤臣于此望宸銮。
  繁霜尽是心头血,
  洒向千峰秋叶丹。
戚继光家族
  由戚继光儿子们编纂的《戚少保年谱耆编》,对戚继光家事、蓬莱戚氏家族事迹的记载较为系统。以下,是根据该书,结合清版《蓬莱县志》、《登州府志》、黄县《戚氏族谱》及戚继光生前挚友汪道昆所撰《孟诸戚公墓志铭》等有关史料,对戚继光家族事务的考证及结论。
  1、戚继光列祖及其事迹
   《年谱》记载:戚继光的先祖,原是春秋时卫国的大夫,封邑于河东(今属河北省),食采于戚;元末为了避乱,举家迁往安徽定远昌义乡。其始祖戚详随朱元璋起兵,征战三十余年,后来战死于云南,明廷为表彰其开国功,授其子戚斌为明威将军,世袭登州卫指挥佥事。从戚斌开始,戚氏家族在蓬莱定居。五世祖戚斌“享百岁寿,教子成名”,他在任上维修城墙,操练军队,练达而勤勉,深受下级拥戴和同僚嘉许,是公认的好官。四世祖戚珪不仅精通武艺,而且“倜傥有侠节,能文章,诗赋骈丽有唐风”,是个地方名士。戚继光说他“学问渊深,英气盖世,乃艰于嗣,纳刘媛,生我曾祖”。曾祖戚谏,从小力大过人,弱冠时曾独搏一虎,为乡里人所称道,可惜 27 岁时就去世了。戚谏有两个儿子,长子戚宣没有子嗣,过继次子戚宁的儿子景通为嗣,承袭了世职。戚景通就是戚继光的父亲。
  祖父戚宁,妻阎氏,生戚景通后六年去世;以子景通贵,赠“昭勇将军、都指挥佥事”。
  阎氏24岁而孀,“躬纺绩,事姑训子,艰苦万状,毫无怨色”,抚孤守节 63 年,含辛茹苦抚育幼子,节孝闻名乡里;87岁逝世,“从祖兆,合葬芝山之阳”。后因曾孙继光贵,追赠“太淑人”。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朝廷于登州立“母子节孝”坊和“父子总督”坊,分别褒扬阎氏及子戚景通、戚景通及子戚继光。
  2、蓬莱戚氏前八世世系
   据《年谱》记载,蓬莱戚氏家族前八世世系如下图所示: 
  (缺)
  据清顺治版《登州府志》、康熙十二年版《蓬莱县志》、乾隆版黄县《戚氏族谱·序·附录·蓬莱戚氏先代世次谱》,得蓬莱戚氏前八世世系图如下:
  (缺)
  3、戚继光父辈情况
   戚景通,字世显,“赋性刚毅好学,能尽聪明正直,通于神明,居官有守,以孝廉闻,尝提兵破刘贼及青州贼李琪等,屡立战功”,曾任江南漕运把总、山东总督备倭、大宁都司掌印、神机营副将等职,为官清廉,政声颇佳。因原配张氏不育,后又娶王氏,至 56岁得子继光,后又得子继美。
  《年谱》记载:戚景通有嫡夫人张氏、庶夫人王氏。
  张夫人“静庄仁慧,孝谨出于天性,事姑尽恭,暮年不懈。侍大父巾栉翼雅,相对如宾。虽数随任,而于衣服、簪珥之饰一无所蓄,更有樛木、小星之风”。王夫人去世时,戚继光年仅十岁,张夫人对他“慈爱甚于己出”,含辛茹苦抚育他成长。张氏去世时,戚继光 24 岁,已成家。张氏虽不是戚继光生母,但对戚继光人格品性的影响,却不亚于其生母王氏。
  庶夫人王氏,系登州卫百户王公之女,戚继光生母,赠一品夫人,“赋性端庄”,与张氏相得甚懽,很受家族成员的尊重, 42 岁去世,那年戚继光只有 10 岁。
  4、戚继光兄弟姊妹
   《年谱》中提及戚继光的弟弟戚继美和一个妹妹。戚继美小戚继光 6 岁,因父功,得以诸生的身份廕“千户”,担任过都督、骠骑将军等职。《年谱》卷一有戚继光九岁时妹妹抢夺其玩具,他“手舞毒蛇逐而索之”的记载,看来戚继光有妹妹是无疑的,至于几位?有无姐姐?封建社会妇女不入谱系,《年谱》缺少记载,无从知悉。
  据清版《登州府志》、《蓬莱县志》、《重修蓬莱县志》、黄县《戚氏族谱·序·附录·蓬莱戚氏先代世次谱》,戚继光有胞弟二:继美、继明。
  《世次谱》“戚继美”条下注曰:“中武科;任狼山总兵,升贵州总兵,遂居黔中。子失名;孙司宗,任三台营参将,后失查。”而“戚继明”条下注曰:“庠生,以子金贵,赠总兵官、左都督,生一子金。”
  5、戚继光配偶及子女
   《年谱》记载,戚继光 13 岁定亲, 18 岁娶妻“万户南溪王将军栋女”王氏,后因王氏不育,又分别于36 岁、37岁、48岁娶妾沈氏、陈氏、杨氏,先后生祚国、安国、昌国、报国、兴国五子。其晚年所作《孝思祠祝文》明确地说:“今有五子一侄,率承烝尝。”
  综合分析清版《蓬莱县志》、《登州府志》、汪道昆《孟诸戚公墓志铭》、黄县《戚氏族谱·序·附录·蓬莱戚氏先代世次谱》等著所记,戚继光离世前,有“五子一侄”:祚国、安国、昌国、报国、兴国、金。其中祚国、安国、报国为陈氏所生,昌国为沈氏所生,兴国为杨氏所生,金为戚继光二弟继明之子。
  据清版《蓬莱县志》、《登州府志》、黄县《戚氏族谱·序·附录·蓬莱戚氏先代世次谱》,戚继光子嗣情况如下:戚祚国:袭“登州卫指挥佥事”,升济南府掌印都司;戚安国:荫“锦衣卫指挥”,早夭;戚昌国:字文明,中乙未武举;荫“锦衣卫指挥、都督府都督同知”;赠“骠骑将军”,赠蟒玉佩绣春刀,生三子:盘宗、显宗、振宗;戚报国:廪生,荫“锦衣卫百户”,赠“骠骑将军”;戚兴国:庠生,荫“锦衣卫指挥佥事”,赠“昭勇将军”。
  据《孟诸戚公墓志铭》、《戚大将军孟诸公小传》,戚继光还有一子名寿国。两文都称之为“胄子”,可见是受了封荫的儿子,而《年谱》中无载,可能是在王氏不育的情况下,从王氏娘家过继的养子,也即民间所说的“螟蛉子”。因他与戚氏并无真正的血缘关系,故戚继光向列祖祷告时没有提及,作为戚继光子嗣的《年谱》编者们也有足够的理由对他采取不著录的态度。
  《孟诸戚公墓志铭》载,戚继光第三妾杨氏生一子名辅国,《年谱》说杨氏生一子名兴国。从兴国是《年谱》编者之一的情况推断,似乎辅国之说难以成立。
  戚继光子嗣降生顺序,《年谱》作祚、安、昌、报、兴,与黄县《戚氏族谱·序·附录·蓬莱戚氏先代世次谱》所载相同;而汪道昆《孟诸戚公墓志铭》作“阴纳陈姬举祚国、安国、报国,沈姬举昌国,杨姬举辅国(疑为‘兴国’之误”。
  各方面资料显示,戚继光侄子只有一位,即戚金。据黄县《戚氏族谱·序·附录·蓬莱戚氏先代世次谱》载:戚继光二弟戚继明有一子名金,“号少塘,少从少保戎,屡建战功,由百户历升守备、游击、参将。万历初,从总兵刘延征关西,先诸将登高丽城,叙首功升副总兵。转江南吴松总兵。因疾辞职,回籍定远。神宗末,适边庭多事,自请出关,率兵深入被围,于浑河桥北失尽援,遂陷殁。奉旨褒恤,赠都督同知,荫子,拟谥‘武烈’。生三子,元功、元辅、元弼。世居定远,为定远派。”清道光十九年版《蓬莱县志·选举》“戚继明”名下,有“以子金贵,赠总兵左都督”之注。
  从《年谱》记载的资料看,戚继光原配王氏是位贤慧而且通情达理的人。戚继光袭职之初,家中生活困难,她曾经卖掉自己的首饰来备办招待客人的酒菜;曾买回一条鱼,全家吃鱼头和鱼尾,把鱼身留给丈夫。戚继光在浙江抗倭初期,王氏跟随左右,台州战前,有倭大举来犯,人心惶惶之际,王氏毅然决定不离险地,帮助戚继光稳定军心。台州战时,王氏与“戚家军”亲属居新河所城,守军很少,遇有大批倭寇来犯,情势危急,王氏说服守城官兵,动员城中妇孺,穿上“戚家军”服装列于城上,使了一回空城计。
  但是据汪道昆《孟诸戚公墓志铭》说:戚继光原配王氏蛮横而嚣张,曾因戚继光纳三姬、举五子之事,“日操白刃,愿得少保而甘心”。后来虽冰释前嫌,过继安国为子,可惜安国早夭,到头来还是“囊括其所蓄,辇而归诸王”,与戚继光弄到一拍两散的地步。这段家族秘史是不足为外人道的,因此《年谱》中没有述及。
  6、蓬莱戚氏家族宅第及修缮
  《年谱》对蓬莱戚氏的祖居位置没有确切记载,但蓬莱城西南的武霖村旧称“戚家村”,村内现存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父子总督”坊和“母子节孝”坊、明崇祯八年戚武毅公祠,与《年谱》及清版《蓬莱县志》所载相符,且有戚氏古宅基等遗迹,是蓬莱戚氏家族自戚斌始历代聚居之地无疑。
  据《年谱》记载,蓬莱戚氏家族房产,除上述城内祖居外,于祖兆芝山之西还有一处房产,可能是为安置守墓者而置备的,位置应在今蓬莱市南王镇位吴村靠近芝山的地方。嘉靖二十三年(1544年),戚继光上京办理袭职手续,为了凑够路费,戚景通卖掉了这片房产。
  戚景通曾对位于城内的祖居进行过修缮。《年谱》记载:嘉靖十八年(1539年),“时居第垂二百年,久圮,不得已而营缮之”。当时戚家不富裕,戚景通也非崇尚侈奢之人,因此,这次修缮工程可能仅仅是对祖居进行了加固和维护,并无新增。这从戚景通借“绮四户”之事教育年幼的戚继光一事就可看出。
  戚继光晚年从广东御任后回到故里,在“延师教子,纂修案牍,捐助修蓬莱阁”的同时,还“于本宅东偏,建宗祠一所”,“立家庙以祀蒸尝”。这座家庙于万历十四年(1586年)十月开工,直到第二年七月方始告成,其格局为:“周计入室,中霤稍高,前南数武为‘望云楼’,前叠石为山台,名曰‘见陇’,左右各厕以廊庑”。
  这里有个疑点:是什么原因,建一座小小家庙要花上 9 个月时间?汪道昆《孟诸戚公墓志铭》中有戚继光晚年原配王氏“囊括其所蓄,辇而归诸王”的记载。可能是由于王氏的携财而去,才使得家庙工程迟迟不能完成。
  7、其它家事、族事
   据《年谱》记载,因蓬莱戚氏一支“家运不造,伯绝仲夭,世系几废,二百年来已事纚纚焉”,为昭明先世之烈,戚家曾“考祖籍,作《列传》”一书。
  戚继光 17 岁那年,父亲戚景通去世。当时戚继光赴京办理袭职事宜未还,丧事是由戚景通原配张氏一手操办的,“其襚敛之需一皆出于称贷”,完全靠举债办的丧事。后来戚继光“追庭训,考《保定志》,据《莱山序·孝廉轶事》纪之”,写下《孝廉将军传》一文。
  戚继光 21 岁时,率山东六郡良家子更番戍蓟,长年在外。其弟继美未婚,戚继光夫人王氏卖掉部分首饰为其纳室李氏,希望在家中有个伴。李氏过门后,因年幼不懂事,与王氏不和。戚继光遂拟《黄台吟》喻之:“四瓜犹畏摘,两瓜更何如?一摘瓜分半,再摘蔓且除。家家有南亩,毋使妇人锄。”
  戚继光 27 岁时,因戚景通与夫人张氏仍未按祖制合葬,“于是起王母之柩,卜吉合葬于祖兆芝山之阳”。
  戚继光 28 岁奉诏赴浙时,其弟继美还是一介儒生,“且贫,无以为产,……遂举世俸授之,俾佐饘粥之资”。戚继光 39 岁时,“仲叔柳塘公,郡文学也,欲舍于国庠,乃举俸金五百,俾之为资”。戚继光 41 岁于蓟州任上时,其弟“领沂州总备,以清苦为言,复以二品及一品俸以佐其官”,听其“支用十年”,其弟“任偏裨”乃罢。
  戚继光在其 60 岁时作的《孝思祠祝文》中说:“所幸先后以绩进,至今官赠及四代”。
  “赠”,是指因子孙之功,而授予过世的长辈荣誉称号或爵位,也叫“封赠”。据清道光版《重修蓬莱县志·恩纶·武荫》,因戚继光之功,赠曾祖戚谏“特进荣禄大夫右都督”、祖父戚宣“荣禄大夫右都督”、祖父戚宁“荣禄大夫右都督”、父戚景通“特进荣禄大夫右都督”——只赠及三代,与戚继光说法并不相符。
戚继光抗倭成就基于军制改革
  明代名将戚继光不仅有一腔爱国热情和战场指挥才干,还是一位锐意进取、对军事制度进行改革的创新者,其行为成为当朝后期衰败阴暗局面中的一个亮点。
  1555年,戚继光调赴浙江就任都指挥使之际,中国东部沿海正不断受到倭寇侵犯。一股40多人的倭寇登陆后竟深入腹地行程千里,从浙东窜入安徽、江苏,一路掠杀,还围绕南京城兜一大圈。当时在南京驻有军队12万人,却多不敢出战。最后这股倭寇虽然被歼,但军民伤亡竟达3000多人!
  当时中国人口、财力和军队数量都超过日本多倍,倭寇还非正规军,然而明军几十年间在沿海却陷于被动挨打的局面。仔细分析这一反常现象,可以看出当时中日双方在军事组织和战术上的差距。倭寇虽缺乏统一指挥,只以小股力量杀人越货,却体现出日本下层社会结构的严密,其大小头目对下属能施以严格管制和指挥,还采取了飘忽不定的狡诈战法并配备了仿西洋火枪而制成的鸟铳,因而屡屡以少胜多。明朝军队量多而质差,重要原因是因其实行“卫所”世兵制,每个“军户”出丁一人,代代不变。此制度建立后,士兵逃亡和换籍众多,至明中叶以后卫所出现大量空额,所剩残卒也多为军官役用,训练废弛。偌大的明王朝,纸面上兵力多达280万人,能作战的却十分有限。
  戚继光奉命抗倭后,立即改革军制,不用卫所制的世兵,招募流亡农民和矿工,精选3000人组建新部队。这些士兵多受过倭祸之害,戚继光就此以“保国卫民”训导官兵,同时严肃军纪,实行“连坐法”,规定全队退却则队长斩首等法规,使所部战斗意志高昂。他还摈弃旧式“看武艺”的训练法,采取了鸳鸯阵等新战术,并建立了队、哨、营等新编制,组织调度比较灵活。戚继光还注重研究葡萄牙和日本的新式火器,仿制出鸟铳和“佛朗机”炮,从而使明军进入了冷热兵器混用的阶段。
  军制改革后,这支军队出现在浙东沿海战场,抗倭形势很快改观。戚继光不把数量有限的部队分兵把口,而形成一个拳头主动出击,在台州九战九捷。大感惊恐的日本海盗转而窜扰福建、广东沿海后,戚家军也随之南调。戚继光根据倭寇在海边游动需要一些据点和岛屿作为巢穴的特点,也以主动攻击为主,其中夜袭横屿岛一仗歼敌2000人。戚家军经过在浙江、福建、广东三省转战10年,日本海盗因惧歼而不敢再犯。
  后人追念戚继光这位民族英雄的业绩时,也会引出一些遗憾。从当时中日双方的战略态势看,最有效地平定倭患应是建立一支实力胜于日本海盗的舰队,以明初郑和下西洋的建船水平也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与戚继光共同作战的名将俞大猷便主张:“大治战舰,贼来则击,贼去则追,又来又击,又去又追”。防敌、歼敌于海上,确是战胜海上强敌的根本途径。然而明朝当权者承袭了农耕民族的保守观念,缺乏海洋观念,对付海上来敌主要靠的是陆战。试想,若是戚继光、俞大猷能指挥舰队驰骋东海,那将何其壮哉!后来的中国历史也必将改写。可惜这仅是一种美丽的假设,而历史是不能假设的。
戚继光是三十二势长拳创始人
  戚继光不仅能够领兵打仗,也是具有重要历史地位的武术家,兵器制造家,不管是冷兵器戚家刀,还是火炮鸟铳。说起三十二势长拳可能未必熟悉。但是太极拳实际上最早的发源就来自长拳,太极拳早期也被称作长拳。如此戚继光才是中国近代真正的武圣,冷兵器火器的制作操作,拳法刀法的创建使用,阵法练法的改革创新,无与伦比的战绩是一个家族的荣耀也是中国传统武将的智慧与风范的集大成者。其带兵之才,变革之法,武器之精,为将风范,更是无出其右。戚继光于1561年秋在台州编著的武术名著《纪效新书·拳经捷要》记有“ 宋太祖三十二长拳、六步拳、猴拳、温家七十二行拳”等十多家名著于时的拳种,而无少林拳。只载有“少林寺之棍与青田棍法相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