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英烈邓世昌

电影“甲午海战”片断:邓世昌驾驶“致远”撞击“吉野”

邓世昌简介
  民族英雄邓世昌邓世昌(1849年10月4日—1894年9月17日 ),原名永昌,字正卿。清末海军爱国将领,民族英雄。汉族,广东番禺(今广州市海珠区),祖籍广东东莞怀德乡人。生于富裕人家,其父邓焕庄,专营茶叶生意,尝于广州及津、沪、汉、香港、秦皇岛等地开设祥发源茶庄,并始建邓氏家祠。少时随父移居上海,从西方人学习算术、英语。
  1867年6月,沈葆桢(林则徐女婿)到福州马尾船政学堂任职。以制造轮船须培养造船人才,开办制造学堂(前学堂);因法国长于制造,故应用法文教学。以驾驶轮船须培养驾驶人才,开办驾驶管轮学堂(后学堂);因英国长于驾驶,故应用英文教学。这两个学堂与船厂同时兴办,所招学生,都是福建省本地人罗丰禄、何心川、蒋超英、刘步蟾、叶伯鋆、方伯谦、林同书、郑文成、林泰曾、李达璋、严复、沈有恒、邱宝仁、陈毓淞、林永升、叶祖珪、陈锦荣、黄煊、许寿山、林承谟、柴卓群、郑溥泉、黄建勋。船政第一次招考学生后,又从广东招来已学过英语,并且基础较好的学生邓世昌、叶富、吕瀚、李和、张成、李田、黎家本、林国祥、梁梓芳、卓关略等十余人。他少年时就聪颖好学,“有干略”。1868年,他怀着救国的志愿,以各门课程考核皆优的成绩考入福州船政学堂学习航海,成为该学堂驾驶班第一届学生。他在福州船政学堂毕业后,1871年被派到“建威”练习驾驶,随船巡历南洋各岛。1874年被任命为“琛海”兵船大副,以后历任“海东云舰”、“振威舰”、“飞霆舰”等兵船管带。1879年,李鸿章筹办北洋海军,他被调到北洋海军,任“镇南”炮船的管带。1867年入马尾船政学堂驾驶班第一期学习,1871年,被派至“建威”舰练习航海。1874年以优异成绩毕业,并被船政大臣沈葆桢奖以五品军功任命为“琛航”运船管带,次年任“海东云”炮舰管带,时值日军侵台,邓世昌奉命扼守澎湖、基隆等要塞,得补千总。又调任振威炮舰管带,代理“扬武”快船管驾,升守备,加都司衔。1880年调入北洋水师,先后担任“飞霆”、“镇南”蚊炮船管带和“扬威舰”、“致远”舰管带。1894年9月17日在中日甲午黄海海战中壮烈牺牲。

邓世昌,原名永昌,字正卿。北洋海军将领,近代中国著名的爱国主义者,民族英雄。

  1849年10月,邓世昌出生于广州番禺县龙导尾乡(今属广州市海珠区)一个茶叶商家庭。鸦片战争后,《南京条约》签订,广东成了西方列强侵略中国的前哨阵地,广州是鸦片战争的爆发地,邓世昌从小耳闻目睹外国入侵者的罪恶,萌芽了发奋报国的思想。

  19世纪60年代初,邓世昌随经商的父亲来到上海。当时,上海已经成为帝国主义侵略中国最大的桥头堡。在黄埔江畔,看到挂着各种旗帜的外国军舰在中国内江上任意进出,畅通无阻,年仅十几岁的邓世昌慨然兴叹:中外通商日盛,外舰来华日多,中国的弱点都被外人探知,假使中国不用西法建立海军,一旦强邻肇衅,何以御之?于是他立志努力学习,将来投身海军,保卫祖国的海疆。

  1866年,清闽浙总督兼福州船政大臣左宗棠在马尾建立福州船政局,创办马尾船政学堂,以培养中国自己的造船技术人员和精通航海的海军军官。年仅18岁的邓世昌毅然辞别了父母,考入福州船政学堂驾驶班,终于实现了投身海军的愿望。在船政学堂攻读的5年内,他孜孜不倦,精心钻研,风涛、天文、地理、测量、电算、绘图、驾驶等无不精通。接任左宗棠的沈葆桢很看重他的才华与能力,称赞他是船政学堂中"最伶俐的青年"。尤其在随"建威"舰到南洋的实习中,邓世昌在实际驾驶、管理舰船等方面都表现得非常出色,受到外籍教官的好评。1871年底,沈葆桢派他去"建威"号兵轮任职,邓世昌上舰后,"执事惟谨"、以身作则、爱护士兵,很快在部属中树立起威信。1874年,沈葆桢上奏朝廷,褒奖邓世昌五品军功。次年,邓世昌任"海东云"炮舰管带。1879年,沈葆桢死后,李鸿章在天津设水师营务处,开始执掌海军大权。李鸿章得知邓世昌是海军中难得的人才,于是特将其调到北洋海军,担任刚从英国购买的"飞霆"号炮舰管带。同年,北洋舰队在英国订购的"镇东"、"镇西"、"镇南"、"镇北"四艘炮舰抵达,北洋水师初具规模,邓世昌调任"镇南"号管带。1880年,新任北洋海军总教习葛雷森率四舰赴渤海、黄海一带巡弋,"镇南"不幸触礁,邓世昌即被撤职,管带由英国人章斯敦接任。同年12月,邓世昌以副管带身份随记名提督丁汝昌赴英国接收"超勇"、"扬威"两艘快艇。这次出洋长达10个月之久,至1882年9月方回国。1882年冬,日本派兵入侵朝鲜,清政府应朝鲜王朝请求,派丁汝昌率"超勇"、"扬威"、"威远"三艘兵舰抵达仁川,邓世昌随队前住。一天后,日本兵舰匆忙赶到,几经冲突不得入仁川港,被迫退去。这次远征归国后,邓世昌晋升为游击,清政府赐其"勃勇巴图鲁"勇号,任"扬威"舰管带。此后"扬威"长期往来于天津、朝鲜之间,冬日则驰骋东海一带,镇守台湾、福建海疆。

  1884年6月,法国侵略军向驻守谅山的中国驻军进攻,中法战争爆发。是年8月,法国舰队进攻台湾,中国海军出动迎敌,邓世昌随舰参加。此时其祖父、父亲双亡,但邓世昌以国事为重,终不归乡探视。马尾海战一役,中国福建水师全军覆灭,作为战役的目击者,邓世昌的感受是极为痛切的。

  福建水师覆没后,国内舆论哗然,清政府决心购买大型铁甲舰,以充实海军。1887年,北洋海军在英、德两国订购的"致远"、"靖远"、"经远"、"来远"四舰完工,李鸿章派北洋海军总查英人琅威理前往验收,邓世昌以营务处副将衔参将兼"致远"号管带的职衔,与邱宝仁、叶祖珪、林永升等同往接收,所有的文报、银钱等事由邓世昌一手经理。在当时的中国海军中,多数人都受过新式军事教育,一部分还曾留学西欧诸国,具有新的军事科学知识和民主思想,邓世昌是其中的杰出代表。他虽从未留学,但平日刻苦学习,时人称赞其"西学湛深"。从英国归国途中,邓世昌表现出他的冷静沉着和超凡勇敢。舰队行至西班牙,有一次邓世昌乘舢板回"致远"舰,此时风暴骤起,小舢板随时都有被吞没的危险。邓世昌镇定自若,亲自把舵,迎着风浪前进,终于安全登上"致远"。行至地中海时,"致远"舰因添煤过多,烟焰从烟筒喷出,招致起火,在一片混乱中,邓世昌沉着地命令打开火门,堵塞烟洞,扑灭了大火。在长达数月、行程万里的远航中,印度洋一段航程最为恶劣。这里海浪有时高达十几米,邓世昌抱病指挥航行,使舰队安然通过。

  邓世昌治军严明,即使在航海途中也终日训练,一天变阵数次,悬旗传令,或防御、或进攻,将士们踊跃奋发。他对士兵十分爱护,在这次远航中,因气候恶劣,其他舰的升火水手许多病亡,而"致远"只有一名水手病故。此事若告知总查英人琅威理,必然按西方习俗将其沉入海底。邓世昌按照中国人的习俗,备棺装殓,使死者得到陆葬,瞑目九泉;使生者益于节哀,感到宽慰。舰船行经直布罗陀海峡时,有一批被西班牙掠卖到那里的广东华工求见,恳请搭救他们回国。邓世昌毫不犹豫地把这些"食不饱,寒无衣"的劳工带回祖国,与家人团聚。次年4月,4舰安全驶抵天津大沽。不久,李鸿章检阅北洋舰队操练,邓世昌表现出色,队形、射击皆列为优等。李鸿章以训练得力请奏赏其"噶尔萨巴图鲁"称号,并赏给他三代一品封典。同年,台湾爆发了农民起义,清政府派丁汝昌率海军前去镇压,邓世昌以副将身份协同前往。邓世昌因镇压农民起义有功,被提升为总兵。这年10月,北洋海军正式成军,邓世昌被任命为"致远"舰管带,以副将补用,又加总兵衔。

  1894年7月25日,日本侵略者不宣而战,向行驶在牙山丰岛海面的北洋海军运兵船发动突然袭击,击沉"高升"号等舰只。其时,邓世昌"愤欲进兵",为死难的将士报仇雪恨。他对官兵说:"人谁不死,但愿死得其所耳!""设有不测,誓与日舰同沉!"在黄海大战中,他实践了自己的誓言。

  1894年9月17日中午12时50分,中日两国舰队在大东沟附近的黄海海面相遇,黄海大战打响。邓世昌指挥"致远"舰冲锋在前,勇不可挡。他命令官兵,开放舰首尾主炮,同时又发射机器格林炮,"先后共百余处,击中日舰甚多"。但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凭借速度快、速射炮多的优势,避开"定远"、"镇远"两舰的猛烈炮火,绕攻北洋舰队右翼舰船。"超勇"、"扬威"相继中弹起火,北洋舰队处于不利位置。面对危急情况,邓世昌激励将士说:"吾辈从军卫国,早置生死于度外,今日之事,有死而已。"致远舰全体将士同仇敌忾,义无反顾,同日本侵略者展开了英勇博战。双方激战至下午2时30分,号称"帝国精锐"的日本"吉野"、"高千穗"、"秋津洲"、"浪速"四舰从北洋舰队右翼向左回旋,驶至"定远"的前方,步步紧逼,并企图施放鱼雷。"定远"情况危急,旗舰的安危直接影响到全军的胜败。邓世昌为保护旗舰,毅然"开足机轮,驶出定远之前",迎战敌舰。战不多时,日舰"以四舰环攻之",邓世昌毫无惧色,镇定自若,指挥全舰将士还击敌人。海战进行至下午3时多,"致远"舰多处受伤,水线下已进水,舰身倾斜,且弹药将尽,情况异常危急。正在此时,日舰"吉野"驶近"致远",邓世昌想与它同归于尽,以为海战取胜扫清最大障碍。他对大副陈金揆说:"倭舰专恃吉野,苟沉是船,是我军可以集事"。于是,"致远"舰"鼓轮驾驶,且沿途鸣炮",直冲"吉野"而去。已受重伤的"吉野"急忙逃跑躲避,并连连向"致远"发射鱼雷。3时30分,"致远"舰中鱼雷,汽锅爆炸,最终在东经12度34分、北纬39度30分沉没。全舰200多名将士除27人获救外全部壮烈牺牲。邓世昌坠水后,侍从刘忠递给他救生圈,他断然拒绝,并且高喊:"事已如此,义不独生"。接着,又有一艘鱼雷艇快速驶来,水手们高呼:"邓大人,快上扎杆!"他不应,仍复奋掷自沉。这时,他的爱犬游到他的身边,衔住他的手臂,被他推开;爱犬又衔住他的头发,他先将爱犬按入水中,自己也随之沉入波涛之中。邓世昌牺牲时年仅45岁。

  邓世昌以身许国,怒沉黄海,举国上下,莫不痛悼。光绪皇帝赐予他"壮节"谥号,"入祀京师昭忠祠",追赠太子少保,还派钦差大臣到广东抚慰其家属,并亲为邓世昌撰写挽联:"此日漫挥天下泪,有公足壮海军威!"1895年,光绪皇帝又赐白银十万两,用于修建邓氏宗祠。宗祠大门两侧的楹联是"云台功首,甲午留名"。1897年朝廷又赏邓母匾额一方,以示旌表。威海人民为了纪念这位民族英雄,于卫城环翠楼中堂悬挂邓世昌肖像。荣成百姓还在成山头日主祠内立邓世昌木雕像,年年祭祀不忘。1984年,为纪念邓世昌壮烈殉国90周年,威海市政府又在市区环翠楼广场前塑造了高8米、重30多吨的邓世昌铜像,以供万世瞻仰。
邓世昌生平
  1880年李鸿章为建设北洋水师而搜集人才,因邓世昌“熟悉管驾事宜,为水师中不易得之才”而将其调至北洋属下,先后担任“飞霆”、“镇南”蚊炮船管带。同年冬天北洋在英国定购的“扬威”、“超勇”两艘巡洋舰完工,丁汝昌水师官兵200余人赴英国接舰,邓世昌随往。1881年11月安然抵达大沽口,这是中国海军首次完成北大西洋——地中海——苏伊士运河——印度洋——西太平洋航线,大大增强了中国的国际影响,邓世昌因驾舰有功被清廷授予“勃勇巴图鲁”勇名,并被任命为“扬威”舰管带。
  1887年春,邓世昌率队赴英国接收清政府向英、德订造的“致远”、“靖远”、“经远”、“来远”四艘巡洋舰,是年底回国。归途中,邓世昌沿途安排舰队操演练习。因接舰有功,升副将,获加总兵衔,任“致远”舰管带。1888年,邓世昌以总兵记名简放,并加提督衔。是年10月,北洋海军正式组建成军,邓世昌升至中军中营副将,1891年,李鸿章检阅北洋海军,邓世昌因训练有功,获“葛尔萨巴图鲁”勇名。
  1894年9月17日在大东沟海战中,邓世昌指挥“致远”舰奋勇作战,后在日舰围攻下,“致远”多处受伤全舰燃起大火,船身倾斜。邓世昌鼓励全舰官兵道:“吾辈从军卫国,早置生死于度外,今日之事,有死而已!”“倭舰专恃吉野,苟沉此舰,足以夺其气而成事”,毅然驾舰全速撞向日本主力舰“吉野”号右舷,决意与敌同归于尽。倭舰官兵见状大惊失色,集中炮火向“致远”射击,不幸一发炮弹击中“致远”舰的鱼雷发射管,管内鱼雷发生爆炸导致“致远”舰沉没。邓世昌坠落海中后,其随从以救生圈相救,被他拒绝,并说:“我立志杀敌报国,今死于海,义也,何求生为!”,所养的爱犬“太阳”亦游至其旁,口衔其臂以救,邓世昌誓与军舰共存亡,毅然按犬首入水,自己亦同沉没于波涛之中,与全舰官兵250余人一同壮烈殉国。
  邓世昌牺牲后举国震动,光绪帝垂泪撰联“此日漫挥天下泪,有公足壮海军威”,并赐予邓世昌“壮节公”谥号,追封“太子少保”,入祀京师昭忠祠,御笔亲撰祭文、碑文各一篇。李鸿章在《奏请优恤大东沟海军阵亡各员折》中为其表功,说:“……而邓世昌、刘步蟾等之功亦不可没者也”。清廷还赐给邓母一块用1.5公斤黄金制成的“教子有方”大匾,拨给邓家白银10万两以示抚恤。邓家用此款在原籍广东番禺为邓世昌修了衣冠冢,建起邓氏宗祠。威海百姓感其忠烈,也于1899年在成山上为邓世昌塑像建祠,以志永久敬仰。1996年年12月28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命名新式远洋综合训练舰为“世昌”舰,以示纪念。
邓世昌后代
  邓世昌的三儿五女:邓世昌长子邓浩洪,承袭世职,任职于广东水师,1947年去世;次子邓浩洋,青年早逝;三子邓浩乾是遗腹子,曾在民国海军部供过职,1969年逝于无锡,无子,邓浩乾养女邓孝思; 邓世昌长女邓秀媛;次女邓秀蝉嫁给邓世昌同窗挚友南洋海军超武舰管带叶富的儿子叶说周[原名叶锦瑛(锳),镇雄]为妻;三女邓秀娟;四女邓秀婷;五女邓秀海。
  邓世昌孙子邓小鹏,孙女邓素娥(养女)(邓世昌长子邓浩洪后代)。
  邓世昌外孙叶裕芳,外孙女叶爱兰、叶素兰(邓世昌次女邓秀蝉后代,南洋海军超武舰管带叶富孙子、孙女)。
  邓世昌外曾孙叶兆麟、叶兆泰(邓世昌次女邓秀蝉后代,南洋海军超武舰管带叶富曾孙)。
  邓世昌曾孙邓立峰,曾孙女邓立英、邓立群、邓立庄(邓世昌长子邓浩洪后代)。
  邓立英,河北省宣化冶金环保厂高级经济师,河北省政协委员,张家口市宣化区政协副主席。
  邓世昌外玄孙叶新力、叶伟力(邓世昌次女邓秀蝉后代,南洋海军超武舰管带叶富玄孙)。
邓世昌爱国故事
  邓世昌献身大海爱国故事 
  自古以来,牺牲在战场上,一直是爱国军人引以自豪的志向。特别是那些明知死在眼前仍勇敢赴难的人,更令人崇敬。在中日甲午海战中牺牲的邓世昌就是这样的人。 
  邓世昌是我国最早的一批海军军官中的一个,是清朝北洋舰队中“致远”号的舰长。他有强烈的爱国心,常对士兵们说::“人谁无死?但愿我们死得其所,死得值!”1894年,中国和日本之间爆发了甲午战争。邓世昌多次表示:如果在海上和日舰相遇,遇到危险,我就和它同沉大海!
  这年9月的一天,日本舰队突然袭击中国舰队,一场海战打响了,这就是黄海大战。战中,中国担任指挥的旗舰被击伤,大旗被击落,邓世昌立即下令在自己的舰上升起旗帜,吸引住敌舰。他指挥的致远号在战斗中最英勇,前后火炮一齐开火,连连击中日舰。日舰包围过来,致远号受了重伤,开始倾斜,炮弹也打光了。邓世昌感到最后时刻到了,对部下说:“我们就是死,也要壮出中国海军的威风,报国的时刻到了!”他下令开足马力向日舰吉野号冲过去,要和它同归于尽,这大无畏的气概把日本人吓呆了。
  不幸一发炮弹击中“致远”舰的鱼雷发射管,管内鱼雷发生爆炸导致“致远”舰沉没。200 多名官兵大部分牺牲。邓世昌坠身入海,随从抛给他救生圈,他执意不接,爱犬“太阳”飞速游来,衔住他的衣服,使他无法下沉,可他见部下都没有生还,狠了狠心,将爱犬按入水中,一起沉入碧波,献出了宝贵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