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英名将陈化成

(1776—1842)

  陈化成(1776—1842)是鸦片战争时期,守卫吴淞,英勇抗英著名将领。字业章,号莲峰,福建同安县(今属厦门市)人。他出生金门,自幼熟习水性,精武艺,尚气节,智勇过人。年二十八,加入清军水师。嘉庆二年(1797年)捕“洋盗”出力,拔补额外外委。后来,随同王得禄攻捕“洋盗”孙太,并参与李长庚镇压东南沿海势力最大的蔡牵海商抗清集团。历任把总、千总、参将、副将、总兵等职。道光十年(1830年)升为福建水师提督。驭军有纪律,约己尤严,时称“廉将”。他巡阅台湾时,随行将卒虽众,但对各地文武所供应“馈送”,一无所受,当时人称赞“所过如未尝有兵者”。 
  道光十二年(1832年),英国东印度公司派遣“阿美士德”号到厦门进行间谍活动,陈化成召见该舰胡夏米等人,并命令水师严加监视,驱逐出港。后来,英舰闯入闽、浙各洋,侵扰我国东南沿海,陈化成督率水师,认真巡逻,严行堵截。道光十三年(1833年),陈化成率领水师搜查金门、厦门一带的鸦片走私巢穴,四面兜擒,人船俱获,并对附近陈头等八乡,按户清查,窝巢尽毁。道光十五年(1835年)英舰到闽挑衅,被陈化成驱逐。道光十七年(1837年),英舰进窥闽安五虎洋面,闽安副将周廷祥出面制止,英领事借口接回居漳浦的英国“难民”,换坐小船,入口投书,陈化成不予接见,并派人转谕:海面“难民”,应照例翻译说明情况,由我国护送到广州回国,现“难民”未供系英国人,而且,英领事禀文亦未将“难民”姓名指出,难于凭信。即令水师将小船押至大船,驱出领海,维护了我国外交尊严。 
  道光十九年(1839年)春,钦差大臣林则徐到粤,查禁海口,严厉禁烟,英国鸦片船在广东活动日见困难,便转向福建活动。同年十月,英舰三艘停泊泉州梅林洋面,陈化成率水师前往驱逐,英舰仍抛泊不动,陈化成即令水师炮火,连环轰击,英舰一面挂帆,一面用炮抗拒,边拒边走,向外洋狼狈逃驶。道光二十年(1840年)春,英舰累次窜入闽洋骚扰,陈化成率水师出击,在战斗中,足受炮伤,仍鼓勇督师进击。他素以英勇善战闻名,被称为“陈老虎”。 
  道光二十年(1840年),陈化成调任江南提督。六月初七日(7月5日)英军攻陷定海,江、浙震动。当时传言浙江和议有成约,英吉利将就抚浙江,广东将撤防,他则“独谓款约不可恃,请留所部兵弗去。”七、八月间,英军屡用舢板船突入吴淞口,测量水势,均被陈化成率部开炮击退。 
  陈化成驻防吴淞,不避风雨暑热,住宿单布帐房,与士卒同甘苦。平时生活,异常简朴,他身为提督,每当肩舆出入,往往自备薪水,不用仪仗。这年秋天,一天夜间飓风大作,暴雨倾注,潮水溢过塘面,部将纷纷劝他移帐,他说:“大帐一移,三军掠扰,且我就高燥,而士卒湫溢,于心何安?”一直坚持到潮退。当时,江苏巡抚裕谦,署两江总督,驻在宝山,他派人驶马专程探望陈化成可曾移帐。听到马蹄声,陈化成从容地从帐中走出来,使来人很受感动。冬天,大雪压帐,刺骨严寒,彻夜难眠,陈化成却时常摇驾小舟,迎着风浪,往来海滨巡查,或踏雪行营,问寒问暖,见士卒衣着单薄,便赶制棉衣发给他们。他体恤士卒如家人,士卒皆称他“陈老佛”。后来,牛鉴任两江总督,得知陈化成忠勇粗食,“疑其囊涩”,便令军需处每十日送给他二百五十两白银,陈化成拒其拉拢,坚辞不受。他的生日,某些营弁特制金字旗,送来祝寿,也被他拒绝,立命撕裂。他为官廉洁,军纪严明,生活朴俭,受到吴淞一带人民的称赞:“官兵都吸民膏髓,陈公但饮吴淞水”。 
  吴淞口位于黄浦江与吴淞江汇入长江的出口处,是保卫上海和长江门户的首要阵地。陈化成在两江总督裕谦的支持下,积极备战,大力加强阵地防御 。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冬,他疏通了宝山顺通河,将挑出之土,修筑土城,加高海塘。并且,在沿江两岸筑土塘,高约两丈,顶宽一丈七、八尺,土塘之上,添筑“土牛”,形如雉谍。从吴淞镇到宝山县,共添筑“土牛”二十六座,既可御敌,又能藏身,自外观之,俨如一道长城。他还积极倡议在上海设立铸炮厂,自造新炮,并派人到湖北采购精铁十二万斤,又从宝苏局拨运洋铜十二万三千斤。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四至九月间,开炉铸炮,共铸成四千至一千斤大小铜炮五十尊,六千至四千斤大小铁炮十二尊,还利用废炮二万余斤,重铸二三千斤至数百斤的大小炮,以供急用。当时,江苏营伍,废驰已久,从未讲求训练,各营备将,相率因循,水师尤甚。陈化成从福建带来勇敢善战亲兵一千人,分驻吴淞、上海两处,并从中挑出富有作战经验的军官到各营教练。他亲临教场,授以避炮法,士卒无不信服,并经常对士兵进行爱国教育。他说:“人莫不有一死,为国而死,死亦何妨?我无畏死之心,则贼无不灭矣!”陈化成在吴淞深得士卒心,连侵略者也畏其威名,有所谓: 
  “不怕江南百万兵,只怕江南陈化成。” 
  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八月,定海再次沦陷,镇海相继失守,裕谦投池殉国。陈化成悲痛欲绝,誓死保卫吴淞要塞。他对部将说:“武臣卫国,死于疆场,幸也,尔等勉之。”
  当时,陈化成亲率苏松镇总兵周世荣部一千三百人防守西炮台;署理川沙营参将崔吉瑞带兵一千多人,防守东炮台;两江总督牛鉴带兵二千余人防守宝山县城;徐州总兵王志元带兵七百人,驻守宝山县城西北的小沙背。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四月,英舰二十七艘,陆续结集在长江口外的鸡骨礁附近,并闯入吴淞口内测量水道。五月初一日,英舰三艘,排列木头人于舰两侧,绕过小沙背,直向西炮台,妄图试探陈化成炮兵火力,陈化成严令静守不发炮,英军阴谋未能得逞。初五日,英舰结集益多,炮声震天,往返拦击商船。初六日,其部下苏松镇总兵周世荣得英军水牌浮战书,请陈化成缓师期,陈化成掷书塘外,出口号,诫备战。初七日,牛鉴亲自到陈化成帐前,以“贼锋难犯”为词,“议迎犒缓师”,陈化成坚决拒绝,并理直气壮地对他说:“某经历行阵,四十余年,今见贼异议,是畏敌也。且某奉命剿贼,有进无退!”并且,当即“严饬各营将士整器械,具战艇,身带干粮,以备御敌”。 
  初八日清晨六时,英舰分批驶入沿江,向吴淞进犯。未等敌舰全部泊定,陈化成亲自指挥西炮台最早开炮,第一发炮弹击中英军第二号战舰“布朗底”号,打死一名军官和几名水手,另一发炮弹,把轮船“弗莱克森”号的一名测量手两腿打断。双方激烈炮战两个半小时,陈化成部下的士气非常旺盛,他们的“火力不但猛烈,而且也很准确”,英军旗舰“皋华丽”号被击中多次,后樯被击中三炮,“布朗底”号被击中十四次,“西索斯梯斯”号被击中十一次,其他舰只亦被击中多次,连侵略军也不得不承认:“自与中国军队作战以来,中国人的炮火以这次为最厉害。”
  炮战自天明至日中,陈化成一直出帐挥旗发炮,与侵略军对击。但,守小沙背的王志元“按兵不动”;守东炮台的崔吉瑞则作“壁上观,不发炮”;而牛鉴见炮战获胜,率兵教场观战,英舰击毁教场将台,牛鉴十分惊恐,急檄陈化成退兵,陈化成不答应,他便混在士兵中,溃逃太仓。英军看到这个情况,决定以海军陆战队在运河内登陆,全力包抄西炮台;英舰炮火,亦并力向西炮台阵地轰击。周世荣贪生怕死,劝陈化成撤兵,陈化成拔剑怒斥:“庸奴,误识汝!”周世荣逃走后,陈化成带领亲兵数十人,坚定守卫孤立无援的西炮台阵地。他驰塘督战,炮兵缺处,则亲点火药,连开数十门。炮震手伤,血流至胫,还坚持指挥抬枪队、鸟枪队,向登岸侵略军射击。英军巨炮冲陷“土牛”,炮伤其足,他仍手执红旗,指挥塘上,施放大炮,屹然不动。登陆英军大队拥至,陈化成身中洋枪七弹不能支。当时在塘仅有三人,陈化成对武进士刘国标说:“我不能复生,汝急免我首,掷体沟中”,一恸而绝。陈化成就这样英勇战斗在自己的岗位上,与阵地共存亡。同时牺牲的,有提标中营守备韦印福等官兵八十余人。这次吴淞要塞保卫战,共击毁敌舰八艘,歼灭侵略军六百余人。 
  陈化成的遗体,后来收敛在嘉定关帝庙。吴淞人民画了两张他的遗像,一赠其子孙,一留吴淞纪念。殡葬时,数万人罢市哭奠,杀牛以祭,绅耆、士庶、妇女,以至挑夫、贩运,莫不奔走哭送,并设香案于路,人人痛哭失声。上海人民在吴淞和上海城中,还修建陈化成纪念堂,塑像供奉,每年四月逢陈化成生日时,士民纷纷前往凭吊追念,彼此“项趾相望”,无不“肃然起敬”。时人有凭吊诗云: 
  “报国捐躯日,遥天黯将星, 
  山河留壮气,风雨泣阴灵; 
  泪洒三军血,名流万载馨, 
  茫茫烟水阔,凭吊问沧溟。”
  “父老龙钟仰天哭,何时还我旧长城”,充分表达了中国人民对民族英雄陈化成的无限敬仰,对英国侵略者的无比憎恨!现陈化成纪念馆位于上海宝山区临江公园内,与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毗邻。在该公园内草坪上,立有陈化成塑像,供人瞻仰。因为陈化成童年曾在台湾台北新庄一带成长,今新庄有化成路特以纪念之。

陈化成:一身抵得百万兵的"廉将"

本文摘自《宦海悲歌:历代名臣的离奇死亡》 史荣昕 蒋焱兰著 新华出版社 

陈化成是清朝将领,曾任金门镇总兵、福建水师提督。1840年,调任江南提督。鸦片战争爆发后,率部防守吴淞口,积极备战,筑垒20余座。1842年6月10日,英国舰队进攻吴淞口,陈化成率参将周世荣扼守西炮台。13日,亲自挥旗督战,燃炮杀敌,击伤英舰数艘,致敌不敢进。时两江总督牛鉴从宝山脱逃,致东炮台失陷,英军遂登陆抄袭西炮台,他率孤军血战,中弹7处,仍奋勇搏斗,与守备韦印福、千总钱金玉等官兵殉难。 

陈化成很小的时候就熟习水性,精通武艺,智勇过人。28岁的时候,加入清军水师。道光十年(1830)升为福建水师提督,带领水师进驻厦门。虽然陈化成位列福建省水师的最高军事长官,但他的生活却非常俭朴,在一间很小的普通民居里他一住就是10年,吃饭也很简单,大鱼大肉什么的很少吃,喝酒的时候也就是炒一盘花生米。人们称他为"廉将",也有人叫他"怜将"。意思是当了这么大的干部,一个月有那么多银子可花,却不知道享受,太可怜了!他巡阅台湾时,虽然带了很多将士,但对各地文武官员的"馈送",一概不接受,受到百姓们的爱戴。

道光十二年(1832),英国东印度公司派遣"阿美士德"号到我国的厦门搞间谍活动,陈化成把该舰胡夏米等人找来,义正词严地对他说:"这次饶了你们,如果再来搞特务活动,一定让你们知道知道中国人的厉害。" 

胡夏米等人吓得浑身发抖,一个劲地说:"不敢来了,不敢来了。没想到中国人这么厉害!"说完灰溜溜地走了。后来,又有英国军舰闯入福建和浙江海面,侵扰我国东南沿海,陈化成督率水师,在海面上仔细巡逻,严行堵截。英国人一看到陈化成的船来了,都躲得远远的。 

道光十九年(1839)春,林则徐以钦差大臣的身份来到广东,查禁海口,严厉禁烟,英国鸦片船在广东活动受到了限制,便转向福建活动。这一年10月,三艘英国军舰出现在泉州梅林洋面之上,陈化成知道这一情况之后,立即率领水师前往驱逐,可是这艘英舰还不知陈化成的厉害,仍然在那里赖着不走,陈化成怒不可遏,立即下令水师炮火进行连环轰击,英舰见势不妙,赶紧向外洋狼狈地逃窜了。 

道光二十年(1840),陈化成调任江南提督。当时的两江总督是牛鉴,他得知陈化成生活很是俭朴,还以为他的工资不够花呢,便令军需处每10日送给他250两白银,陈化成每次都拒绝接受。 

他的生日,有人特制了金字旗,送来祝寿,被他当场撕毁,弄得那人很没有面子。吴淞口一带的老百姓都称赞他说:"官兵都吸民膏髓,陈公但饮吴淞水啊!" 

吴淞口位于黄浦江与吴淞江汇入长江的出口处,是保卫上海和长江门户的首要阵地。陈化成积极备战,大力加强阵地防御。道光二十一年(1841)冬,他疏通了宝山顺通河,将挑出之土,修筑土城,加高海塘。并且在沿江两岸筑土塘,高约两丈,顶宽一丈七八尺,土塘之上,添筑"土牛",形如雉谍。从吴淞镇到宝山县,共添筑"土牛"26座,既可御敌,又能藏身,看上去就像一道长城一样。他还积极倡议在上海设立铸炮厂,自造新炮,并派人到湖北采购精铁12万斤,又从宝苏局拨运洋铜12.3万斤。 

道光二十一年(1841)四月至九月间,开炉铸炮,共铸成1000至4000斤大小铜炮50尊,4000至6000斤大小铁炮12尊,还利用废炮2万余斤,重铸数百斤至两三千斤的大小炮,以供急用。当时江苏的清军,由于长时间不训练,又没有好的将领统帅,士气不振,水军更是如此,军纪十分松懈。陈化成从福建带来勇敢善战的亲兵1000人,分别驻守吴淞口、上海两处,并从中挑出富有作战经验的军官到各营去当教练。

    陈化成也亲临教场,教士兵们避炮的方法和一些军事常识,并经常对士兵进行爱国主义教育。他说:"人总有一死,为国为民而死是光荣的,如果我们都不怕死,什么样的敌人都可以消灭!"陈化成在吴淞口深得士卒的拥戴,连侵略者都很怕他,他们说:"不怕江南百万兵,只怕江南陈化成。" 

道光二十一年(1841)八月,英舰攻占定海,镇海也紧跟着失守了,陈化成调兵遣将,决心誓死保卫吴淞口这个军事要塞。 

陈化成亲自率兵在西炮台进行防守,东炮台由参将崔吉瑞带兵1000多人防守;两江总督牛鉴带兵2000余人防守宝山县城;徐州镇总兵王志元带兵700人,驻守宝山县城西北的小沙背。道光二十二年(1842)四月,27艘英国军舰,在长江口外的鸡骨礁附近集结,并闯入吴淞口内测量水道。 

五月初一日,三艘英国军舰,绕过小沙背,直向西炮台开来,妄图试探陈化成炮兵火力,陈化成识破了他们的阴谋,命令不准开炮,英军阴谋没有得逞。到了初五,水面上出现了很多英舰,炮声震天,往返拦击商船。

初八日清晨6时,英国军舰开始进犯吴淞口。还没等敌人的军舰全部泊定,陈化成就发布了开炮的命令,英军的第二号战舰"布朗底"号被炮火打中,一名军官和几名水手当场毙命。就这样,双方展开了两个半小时的激烈炮战。清军在陈化成等的指挥下,士气十分高涨,"火力不但猛烈,而且也很准确",英军旗舰"皋华丽"号被多次打中,后樯被击中3炮,"布朗底"号更惨,一共中炮14处,"西索斯梯斯"号中炮11处,其他的舰只也被炮火打得伤痕累累,连侵略军也不得不叹服:"自从和中国军队交手以来,中国人的炮火就属这次最猛烈了。" 战斗从天刚放亮打到中午,陈化成一直在帐外挥旗发炮,与侵略军对击。但守小沙背的王志元却一炮不发;守东炮台的崔吉瑞也在那里看热闹;而牛鉴见炮战获胜,率兵教场观战,英舰击毁教场将台,牛鉴十分惊恐,急忙命令陈化成退兵,陈化成不答应,他便混在士兵中,向太仓方向溃逃了。英军看到这个情况,决定由海军陆战队在运河内登陆,全力包抄西炮台;英舰炮火也合力向西炮台阵地轰击。 

陈化成的部下周世荣害怕了,他对陈化成说:"大人,快撤吧,总督大人都跑了,我们还在这里卖命,死了白死,胜了功劳也是人家的。多郁闷啊!别打了,快走吧,保命要紧啊!"陈化成拔剑怒斥说:"你这个家伙,再在这里扰乱军心,我对你不客气,要撤你自己撤吧,算我看错你了!" 

周世荣逃走后,陈化成带领亲兵数十人,坚持守卫在孤立无援的西炮台阵地。炮兵牺牲了,他就补上去,亲点火药,向英军开炮。炮震得手受伤了,他还坚持指挥抬枪队、鸟枪队,向登岸侵略军射击。英军的炮弹轰伤了他的脚部,他仍然手执红旗,指挥施放大炮,屹然不动。

登陆的英军扑了过来,陈化成身中洋枪7弹。当时他的身边仅有3人,陈化成对武进士刘国标说:"我不行了,你要砍掉我的脑袋,把我的身体扔到沟中。"说完就死去了。同时牺牲的有,提标中营守备韦印福等官兵80余人。 

这次吴淞要塞保卫战,共击毁敌舰8艘,歼灭侵略军600余人。 

陈化成的遗体,后来收敛在嘉定的关帝庙里。吴淞的百姓画了两张他的遗像,一张赠送给他的子孙,一张留在吴淞作纪念。下葬那一天,几万名老百姓赶来哭奠,杀牛祭祀,并在路边设置香案,一时哭声震天动地。上海人民在吴淞和上海城中,建起了陈化成纪念堂,并且塑像供奉,每年到了陈化成的生日时,人们纷纷前往凭吊追念,无不肃然起敬。有人写了这样一首诗: 

报国捐躯日,遥天黯将星, 

山河留壮气,风雨泣阴灵; 

泪洒三军血,名流万载馨, 

茫茫烟水阔,凭吊问沧溟。 

充分表达了人们对民族英雄陈化成的无限敬仰,对英国侵略者的无比憎恨!
]

陈化成纪念馆

  

  陈化成纪念馆位于上海宝山区友谊路东临江公园原文庙大成殿内。陈化成(1776-1842),福建同安人。行伍出身,历任总兵、提督。清道光二十年(1840年)由福建水师提督调任江南水师提督。鸦片战争爆发后,他在吴淞口严密设防。1842年6月16日,英国舰队进袭吴淞口,陈化成扼守西炮台,发炮还击,击沉击伤敌舰4艘。由于东炮台和宝山城的守军不战而溃,英军在多处登陆,致使陈化成部腹背受敌,战斗中陈化成中弹英勇牺牲。纪念馆陈列陈化成生平事迹以及有关吴淞之战的文献、图照、场景模型等;并有从西炮台遗址和原上海城护城河西北出土的两门铁炮,炮身上铸有陈化成监造等字样。纪念馆于1992年6月16日陈化成殉国150周年之日对外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