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最早的女党员之一杨开慧

  杨开慧,号霞,字云锦,1901年出生于湖南省长沙县板仓乡。杨昌济之女,毛泽东的第二任妻子。在毛泽东率领中共红军第二次进攻长沙后,杨开慧在1930年10月被湖南省政府主席何键的部下逮捕。最终,她拒绝退党或声明与毛泽东脱离关系,并称“死不足惜,惟愿润之革命早日成功”,传闻蔡元培向何键发电要求保释,何回复蔡元培诡称杨已处决,并下令立刻处决,1930年11月14日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1957年毛泽东为纪念杨开慧特写了《蝶恋花•答李淑一》词一首。 
 “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毛泽东的这首写于1957年的词《蝶恋花•答李淑一》,在中国早已家喻户晓。词中热情怀念的“骄杨”就是他的夫人和战友杨开慧。 也可以说,杨开慧在毛泽东的心中,有着不可磨灭的记忆!
  名霞,字云锦,汉族,著名学者杨昌济教授独女。出生于湖南省长沙县板仓一个进步知识分子家庭。1920年下半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是年冬与毛泽东结婚。192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一直追随毛泽东同志从事革命活动,在极为艰苦、险恶的条件下从事党的机要和交通联络工作,开展农民运动、工人运动、妇女运动和学生运动。 
  大革命失败后,在严酷的白色恐怖中,杨开慧按照党的安排,带着孩子回到板仓开展地下斗争。在与上级组织失去联系的情况下,参与组织和领导了长沙、平江、湘阴边界的地下武装斗争,努力发展党的组织,坚持斗争整整3年。 
  1930年10月24日,杨开慧被捕。面对穷凶极恶的国民党长沙警备司令部“铲共队”的种种威逼利诱,严刑拷打,杨开慧坚贞不屈,大义凛然:“你们要打就打,要杀就杀,要想从我的口里得到你们满意的东西,妄想!”“砍头只像风吹过!死,只能吓胆小鬼,吓不住共产党人!”敌人逼问她毛泽东的去向,要她公开宣布与毛泽东脱离夫妻关系,杨开慧斩钉截铁地回答:“要我与毛泽东脱离关系,除非海枯石烂!”。
  1930年11月14日,杨开慧英勇就义于浏阳门外识字岭(位于现今长沙市芙蓉路浏城桥识字岭处,有其纪念石像),年仅29岁。
杨开慧无愧于骄杨之称
  毛泽东诗词中“我失骄杨君失柳”的怀念亡妻之作,几乎为世人周知。杨开慧这位出身湖南著名学者之家的闺秀,不仅是一个贤妻良母,也是毛泽东早年革命活动的伴侣,同时还是中国共产党最早的女党员之一。她牺牲之壮烈更为人们传颂。
  13岁时结识了“板仓杨”宅中的得意门生;17岁时与毛泽东在紫禁城外的护城河边漫步;19岁时以不举行婚礼的新方式与毛泽东结合。
  以党龄而论,她在女性中仅次于北大的缪伯英,被军阀何键杀害时只有29岁。
  杨开慧,号霞,字云锦,1901年11月6日出生于长沙县板仓。因父亲杨昌济(后被聘为北大伦理学教授)思想先进,她虽女儿身也能从小有名、有字、有号,7岁即破例入长沙第四十初级小学。1913年,父亲从欧洲留学归来后,全家在长沙城内定居。翌年杨开慧便结识了毛泽东。
  1930年冬,毛泽东的结发妻子杨开慧不幸被捕,反动军阀何键急于想从杨开慧口中获得毛泽东的消息,便对她严刑逼问。在阴森的牢房里,她回首往事,百感交集。 出身书香门第的杨开慧,从小受父亲、湖南教育界名流杨昌济先生的熏陶,有着中国女子传统的道德规范。崇尚气节,恪守信仰,乐于奉献。在杨先生的得意门生中,她爱上了从韶山冲来的农民的儿子毛泽东。杨开慧是经受“五四”新文化运动洗礼的新女性,深受科学与民主思想的影响。在婚姻问题上,她违背父亲的意愿,坚决选择了可能“与坎坷磨难相伴终身”的毛泽东。婚后,她默默作着丈夫的好助手、好妻子,三个儿子的好母亲,历尽艰辛;不慕虚荣。她不仅一人承担了全部繁重的家务,而且坚决支持毛泽东、蔡和森等人改造中国的主张。她将自己与丈夫的事业融为一体,跟着丈夫东奔西走,帮助丈夫整理文件、办刊物、搞交通、不辞辛苦。 毛泽东要到上海、广州等地去搞革命工作,他因杨开慧带着孩子又有身孕,不想让她同去。写了元缜的诗《菟丝》相赠,杨开慧读了两句:“人生莫依倚,依倚事不成,君看菟丝蔓。依倚榛与荆…”立即气恼地将书一扔,说:“噢。我是菟丝.我只能靠着依傍你活着.是吗?你在做事。我做的不是事呀?抄文稿、编杂志、办书社,我不是样样尽力去做吗?还要做主妇、做母亲!到头来成了菟丝啦?”短短几句话,十分生动地表现出杨开慧的性格和追求。 杨开慧在带着三个孩子苦苦地等了丈夫三年,而三年丈夫音讯全无的情况下,被捕入狱,面对死亡.她初衷不改,毅然说出了:“我死不足惜,愿润之的事业早日成功!”的豪言壮语。为了信仰,她拒绝与毛泽东脱离夫妻关系,毅然割舍下老母幼儿,在一片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从容走向刑场。 
  杨开慧之父杨昌济留学日本、英国,10年后回到长沙任教授,闻名三湘。他那在门上用隶书镌刻着“板仓杨”三个大字的寓所,总引来大批莘莘学子前来求教,第一师范的学生毛泽东也于1914年跨入此宅。对这个“资质俊秀”的高个子青年,杨昌济认为是“海内人才,前程远大”。 
  年少的杨开慧当时常听家长称赞润之,但只视他为兄长。1918年夏,杨昌济应聘为北京大学教授后举家北迁。毛泽东于9月间也到了那里,并经恩师介绍,在北京大学图书馆任助理员。据毛泽东在陕北对斯诺所述,正是这时“我遇见并爱上了杨开慧 ”。
  17岁的杨开慧在京遇同乡知己,两人经常漫步于紫禁城外的护城河边,或北海的垂柳之下。翌年,毛泽东返湘时两人相约通信,以“润”、“霞”相称。同年,毛泽东再次来京时,就住到杨家。1920年初,杨昌济不幸病逝,杨开慧随母亲回湖南,在李淑一父亲的帮助下进湘福女中。同年末,她与毛泽东结婚,取消了坐轿、婚礼,以示“不作俗人之举”。
  1921年,毛泽东参加党的“一大”返湘后,杨开慧便于秋季入了党。以党龄而论,杨开慧在女性中仅次于北大的缪伯英(何孟雄之妻)。当时,毛泽东的公开身份是自修大学的主办者,杨开慧则担任学联干事,在党内担任机要和交通联络。1923年,毛泽东赴沪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长。翌年,杨开慧也到上海,并同向警予一起去纱厂组织女工夜校,为此还专门学习用上海话讲课。不久,她随毛泽东返湘,又随同去广州、武汉。她不仅一直照顾丈夫生活并带孩子,也帮助联络同志,还帮毛泽东找资料、抄写文章——毛泽东早期的一些著作也凝集着杨开慧的心血。
  1927年夏,武汉国民党政府反共,杨开慧带着孩子回到长沙郊外的老家。她曾写信给堂弟杨开明,嘱咐他在自己遇到不测时照顾孩子和母亲。因关山远隔,音信不通,三年间杨开慧只能从国民党的报纸上看到屡“剿”“朱毛”却总不成功的消息,既受鼓舞又牵挂。1930年10月,杨开慧在板仓被军阀何键派人搜捕到。她带着毛岸英坐牢,坚贞不屈,同年11月14日在长沙被杀害,年仅29岁。
毛泽东与杨开慧故事

 两人返湘后,毛泽东也是长沙城内别的才女追求的对象,杨开慧非常不安。毛泽东向她的嫂子表明:心爱的人只有“霞姑”
  杨开慧生性要强,本想独立工作,但家中有幼儿,丈夫又忙于事业。在夫妻间产生“误会”时,毛泽东写下“算人间知己吾与汝”
  杨开慧选择爱人是非常认真的。据她说,看到毛泽东的许多信“表示他的爱意”,才表示同意。1920年两人返湘后,毛泽东对杨开慧仍一往情深。不过,“风华正茂”的毛泽东也是长沙城内别的才女追求的对象,杨开慧非常不安。她当时的嫂子、杨开智的妻子李一纯(后又嫁过李立三、蔡和森),直接去向毛泽东挑明杨开慧的心思。毛泽东则说明心爱的人只有“霞姑”。据李淑一回忆,杨开慧随即收到毛泽东一首抒情的《虞美人》——“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夜长天色怎难明,无奈披衣起坐薄寒中。 晓来百念皆灰烬,倦极身无凭。一勾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
  不久,二人结婚。1922年,杨开慧生下第一个儿子毛岸英。翌年,毛泽东离湘到上海工作,把已经怀上第二个孩子的妻子留在家中。杨开慧生性要强,本想独立工作,但家中有幼儿,丈夫又忙于事业,一时不大好受,夫妻间也产生了毛泽东所讲的“误会”。在婚后第一次离别时,毛泽东写下了一首致妻子的词《贺新郎》,说明“算人间知己吾与汝”,并期待“重比翼,和云翥”。
  “八七”会议后,毛泽东潜回湖南时,先秘密赶到板仓看望在此隐蔽的妻子和三个孩子。8月16日,他又在杨开慧陪伴下潜入长沙,住进了岳父留下的那座挂着“板仓杨”匾额的房子。毛泽东日夜进行暴动的准备,杨开慧则照料着丈夫的生活。8月底,毛泽东去指挥秋收起义,行前嘱咐杨开慧照顾好孩子,参加一些农民运动。杨开慧给丈夫带上草鞋,要堂弟杨开明送一程,并叮嘱毛泽东最好扮成郎中(医生)。这次话别,就成为这对夫妇的永诀!
  1930年夏,军阀何键到处搜杀共产党人及其家属,杨开慧于10月间不幸被捕。她几乎每天都被提去过堂,遭到皮鞭、木棍的毒打,还被压杠子,被打昏后又用凉水泼醒。她回到牢房,和年仅8岁的毛岸英抱在一起,告诉他父亲一定回来打“坏人”。曾任湖南省委书记的叛徒任卓宣向何键献策称:“杨开慧如能自首,胜过千万人自首。”于是,审讯官提出,杨开慧只要宣布同毛泽东脱离关系即可自由。杨开慧则毅然回答:“死不足惜,惟愿润之革命早日成功。”
  这时,杨母找到蔡元培等,请他们发电报保释。军阀何键接电后,马上下令行刑,并回复蔡元培等诡称接到电报前已经处决。11月14日,杨开慧在长沙被杀害。此时在江西指挥红军反“围剿”的毛泽东,得知杨开慧牺牲的消息,寄信给杨家说:“开慧之死,百身莫赎。”解放后,毛泽东仍常怀念杨开慧。1957年,他给故人柳直荀的遗孀李淑一回信时,写下了《蝶恋花·答李淑一》,第一句就是“我失骄杨君失柳”。对女子的称呼本应用“娇”字,当年推荐杨昌济去北京大学任教的章士钊曾问“骄杨”当作何解,毛泽东说:“女子为革命而丧其元(头),焉得不骄?”

毛泽东移军下吉安 杨开慧慷慨赴刑场

    红一方面军正在整编之时,毛泽东忽然接到中共中央负责人李立三的命令,要毛泽东率红一军团进攻南昌,彭德怀率红三军团进攻长沙,夺取两市后,两个军团会师武汉。接到命令后,毛泽东暗暗叫苦,瞎指挥又来了。前年湖南省委派杨开明、杜修经来瞎指挥,导致红四军湘南八月失败。经一年多的努力,好不容易弄出这样一个局面出来,李立三又来瞎指挥,要红军进攻南昌和长沙。南昌和长沙是赣湘两省省会,是敌人重点设防的城市,以红军现有的装备和兵力攻击这两个城市,无异于使红军毁灭在坚城之下。但这是李立三的命令,不去,就是违抗上级命令,这是中国共产党的铁的纪律绝对不容许的。特别使毛泽东感到为难的是,李立三还专门派了特使来江西兴国督战。
  对于李立三,毛泽东并不陌生。五四前夕,在湖南一师读书的毛泽东受《新青年》杂志的影响,以“二十八画生”的名义起草了征友广告,张贴在长沙各大中学校的门口,准备组建新民学会。广告贴出后,第一个跑来响应的就是李立三。风云际会,没想到时代的浪潮把他推到了中央负责人的高位上。由于瞿秋白、周恩来这时均已奉令去了莫斯科,李立三实际上成了中央最高负责人。
  第二天,也就是1930年7月11日,红军第一军团在兴国驻地大举誓师。
  过了几天,大军开拔,向南昌前进。红一军团果是厉害,连续打下清江、高安两县城,歼敌一团,特使连连称赞。7月30日,红一军团已开到南昌郊区新建县的西山,毛泽东在这里召开会议,说服大家不要攻南昌,以避免遭致不必要的重大伤亡。大家同意毛泽东的意见,毛泽东乃派几十个人到南昌赣江对岸的牛行车站发动奇袭,部队随即转移。
  彭德怀的红三军团打下了长沙——原来何健的主力不在长沙。何健听到长沙失陷,立即调了15个团合攻长沙,彭德怀即令红三军团撤出。满打满算,红三军团在长沙城里只驻了11天。
  何健回到长沙,异常恼怒,虽然长沙被红三军团占领只有11天,但省城失陷却使他大失面子。为了报复,他命令警备司令部缉捕杨开慧。
  杨开慧在哪里呢?其实她还在板仓。这一点毛泽东没有想到,他一直在设法打听杨开慧的下落,想给她写信,却不知道她的通信处。1929年7月,陈毅从上海携带中央九月来信回到江西后,毛泽东从陈毅那里得知二弟毛泽民正在上海,便给在上海中央的李立三写了一封信,请他通知在上海的二弟毛泽民给自己写信时,写清楚杨开慧的通信地址。
  自毛泽东走后,杨开慧没有收到过丈夫的一封信,她只能从长沙出版的《民国日报》上寻找亲人的消息,由此她得知毛泽东已于1927年秋上了井冈山,接着又得知朱德、陈毅率领的南昌起义部队也上了井冈山,与毛泽东会师,后来又得知彭德怀率红五军也上了井冈山。但不久,伍若兰牺牲的噩耗传来,杨开慧当即写诗一首,痛悼战友的牺牲,同时也更加怀念毛泽东。夏去秋来,天气变凉。这天天气骤阴,朔风阵阵,杨开慧思念毛泽东不已,顺手写了一首《偶感诗》。诗曰:“天阴起朔风,浓寒入肌骨。念兹远行人,平波突起伏。足疾已否痊,寒衣是否备?孤眠谁爱护,是否亦凄苦?书信不可通,欲问无人语。恨无双飞翅,飞去见兹人。兹人不得见,惆怅无已时。心怀长郁郁,何日复重逢。”诗刚写完,外面忽然嘈杂起来,她赶紧把诗稿藏到住房后面的砖缝里,从此再也没有机会取出来。直到过了58年后,当地政府在修缮开慧故居时才得以发现。众人阅览诗后,深为开慧的坚贞和钟情所感动,个个热泪盈眶。此乃后话,暂且不提。
  就在杨开慧思念毛泽东不已的时候,她在平江听说毛泽东率领红一方面军来打长沙来了。自毛泽东走后,杨开慧除了侍奉老母,抚养三个小儿以外,还经常在周围诸县奔走,传达上级的指示,组织地下斗争。起初她还和湖南省委保持着联系,后来湖南省委迁至安源,又迁至更远的地区,和杨开慧的联系中断。1928年秋,杨开慧和中共湘鄂赣边区特委书记滕代远取得了联系。杨开慧奔走革命,经常不在板仓,这已在毛泽东的预料之中,他一直没有给杨开慧去信,也就是因为不知道杨开慧的居址。但是,现在毛泽东率大军来到长沙郊区的田心桥,来攻打长沙来了,杨开慧急忙从平江赶往长沙,希望能见到丈夫一面。
  毛泽东这时确实率红一方面军两个军团到了长沙郊外的田心桥。自1927年离开长沙后,毛泽东这是第一次来到长沙郊外。他望着城里高耸的天心阁,想起了在一师读书时的那些峥嵘岁月,想起了开慧的娘家板仓,想起了杨开慧。不知开慧现在何方,她是不是知道了毛泽东已到长沙的消息?按照毛泽东的想法,真想打下长沙。开慧知道打下长沙的消息后,肯定会赶来相会。但是,毛泽东望着长沙的城防工事,那些碉堡、电网,不禁摇头叹气,以红军现有的装备,攻击敌人重点设防的长沙,无异于以卵击石。
  通过这几年在井冈山、赣南一带的作战,毛泽东摸清了湘军和赣军的底细,湘军硬,赣军软,所以他打仗总是避开湘军,专拣软柿子捏,主要打的是赣军。上次彭德怀打长沙,敌军主力不在城里,彭德怀率三军团侥幸攻了进去。这次可不一样了,城里有何健的四万部队,兵多炮多。为防止攻城,何健还充分利用长沙周围水网密布的特点,在城下的水网里打上木桩,拴上电网,一通电,水都带了电,人一沾水,当被电死。红军如果有几十门大炮,也许能攻克这样的大城,但红军只有几门迫击炮,枪也不多,如何攻城?按照毛泽东的本意,是绝对不会把红一方面军从赣南拉来二打长沙的。但是二打长沙又是李立三的命令,而且李立三还派来了长江局代表周以栗督战,周以栗可不同上次派来的特使,是个有战争经验的人。
  明知不可为而强为之,这正是毛泽东目前面临的现实。为了减少伤亡,毛泽东用战国时期齐国田单破燕兵的火牛冲阵的办法,买了几十条水牛,牛尾上绑上鞭炮,然后把它们赶到电网前面,指望点燃鞭炮以后,火牛们冲上前去,扯断电网。谁知火牛们很不理解毛泽东的心情,鞭炮点燃以后,火牛们吓得乱蹦,迁怒于红军战士,反向红军冲来。事出意料之外,点炮战士不及提防,被牛角顶死,牛蹄踩死,后面准备冲锋的红军队形也都被冲得七零八落。
  此计不成,只好强攻,没有什么火力准备,红军战士举着步枪、大刀,以血肉之躯向电网、机枪工事、大炮阵地冲去,成批成批地倒在长沙城下。激战一日,红一军团和红三军团白白地战死三千多人,但长沙城却毫无损伤。
  毛泽东看着长沙城下密密麻麻的红军战士的遗体,望着被鲜血染红的水田,心如刀割。三千多人,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数字啊!须知朱毛彭会师井冈山时,三军合起来还不到三千人啊!辛辛苦苦积聚起来的革命力量就这样被断送了。不行,这个仗不能再打下去了!
  毛泽东对周以栗耐心地说:“我比你更想打下长沙。我知道,打下长沙,开慧就会赶来和我相会,我已是三年没有看到她们母子了。可是同志哥哎,我们现在就这么点家底,要和敌人硬拼,那是叫花子和龙王比宝。现在蒋冯阎中原大战结束,蒋介石获得全胜,白军正源源不断驰援长沙,我们再不转移,那么红一方面军,包括你我都会叫敌人包了饺子。不如乘吉安空虚,打下吉安,根据地可连成一片,革命力量定会更加壮大。”
  周以栗点点头说:“润之兄说得很对,长沙是绝对不能打了,可是立三有命令……”他没有往下说,听着远处传来的猛烈的枪炮声。猛地,周以栗站起来,果断地说:“润之兄,你立即把部队从长沙撤走。立三追查下来,我一人承担,开除党籍,杀头我顶着!”毛泽东激动地握住周以栗的手说:“这就对了。开除党籍怕什么,我已经被开除过一回了,真理总是要战胜谬误的。”
  9月13日,毛泽东率红一方面军撤离长沙,向吉安前进。10月3日,红一方面军攻占吉安,缴枪千条,南昌以南的赣南地区,除赣州外,差不多半个江西省尽入红军之手。红军在吉安成立了工农民主政府,比起井冈山时期来,又有一番新气象。
  杨开慧不知毛泽东已撤离长沙,还从平江匆匆赶往长沙。一路所见,尽是从长沙撤下来的赤卫队。打听之下,这才知道毛泽东已率军从长沙撤走,不免心中惆怅,急急回到板仓。杨母一见,大吃一惊:“霞,你怎么这时候回来。红军撤走后,何健到处抓人,这里已很危险。”开慧沉着地说:“是的,现在风声很紧,我得布置板仓一带的党员撤退。危难时刻,我不能光顾自己。您老放心吧,这个工作一完,我马上离开板仓。”
  杨开慧知道外面鹰犬很多,十分小心,但还是被一个姓陈的侦缉员发现了。这家伙已五十多岁,老谋深算,挑了一担瓦罐,每天在板仓转来转去,看见了杨开慧。他扔下瓦罐挑子,一口气跑到当地团防局,拿出证件,命令团防局立即出动捕人。团防局长不敢怠慢,立即率局里的八十多名士兵出动,直奔板仓。他们如狼似虎般地冲进房子,捆绑了杨开慧和帮工陈嫂。这时正是1930年10月下旬,毛泽东率红一方面军打下吉安,在吉安成立边区工农民主政府的时候。10月下旬,天色黑得早,团防局怕路上碰到埋伏,干脆不走了,直等到第二天天亮,才推打着杨开慧出了门。杨开慧嘴上流着血,面容安详。她看看周围的乡亲,高声说:“乡亲们,永别了。开慧平时有对不起大家的地方,还请见谅。”说完昂首而去。
  何健听说杨开慧被捕,如获至宝。他拒绝了一些劣绅提出的杀杨开慧以泄愤的要求,派了长沙一家有影响的报馆的记者去看杨开慧。记者来到陆军监狱时,只见杨开慧已被酷刑折磨得奄奄一息。记者惊呼一声,愤愤地骂道:“惨无人道,怎么把人打成这个样子。”杨开慧问他:“你是何健派来的吧?要知道没有他的批准你是进不来的。”记者忙摆手说:“杨先生,不要误会。鄙人供职的报馆你是知道的,是长沙最开明最进步的报纸。长沙各界人士看在你父亲杨昌济老先生的面上,愿保你出狱,敝报乃是推动保释活动的喉舌。现在代表们已经和何健谈妥了,一不要你写悔过书,那是对人格的侮辱;二不要你交出地下共党的名单。只要你答应一个条件马上就能出狱。”杨开慧警惕地问:“什么条件?”记者缓缓地说:“发表一个声明,和毛泽东脱离夫妻关系。”杨开慧一口拒绝:“这是绝对办不到的事。我对毛泽东的爱超过我爱自己的生命。”记者听了连连点头:“敬佩,敬佩。杨先生,你的人格真伟大。”杨开慧盯住记者的眼睛说:“要我声明同毛泽东脱离夫妻关系,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我们是夫妻,更主要是战友,宣布脱离关系就意味着政治上、信仰上的背叛,是我的人格所绝对不能容忍的。”记者听了,感佩地说:“有其父必有其女。杨先生,你真不愧是杨昌济老师的女儿。”说完走了。
  半个多月后,也就是1930年11月14日,这天凌晨,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来到陆军监狱。在十几支火把的照映下,这些士兵个个面目狰狞可怕。囚犯们惊动了,知道今天要决囚了。他们趴在栅栏上向外望去,不知死神要降临在谁的头上。看守长站在院子里,长呼一声:“提杨开慧!”是要杀杨开慧!难友们一齐向开慧的监房望去,只见杨开慧穿了件新白布上衣,外面罩着蓝旗袍,在两个看守的监视下,徐缓地从监房里走出来。八岁的长子毛岸英在后面哭着叫“妈妈”,但杨开慧看也不看,她不想让敌人捞取政治上的好处。监斩官看着后面被看守拦住的哭叫着的毛岸英,叹口气说:“杨先生,作为一个母亲,你真的能割舍下三个年幼的孩子?你现在愿意和毛泽东脱离关系还来得及。”杨开慧摇摇头说:“你们就不要枉费心机了,头可断,信仰绝不能变。”监斩官叹口气,又问:“你还有什么遗言吗?”杨开慧说:“请告诉我的亲属,我死后不要作俗人之举。”监斩官点点头说:“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把你的话转告杨老太太,三个孩子也都让他们领走抚养。”杨开慧点点头。监斩官验明正身,拿起桌上的文书,大声念道:“判决共党要犯、毛泽东之妻杨氏开慧死刑,立即绑赴识字岭刑场枪决。”此日下午一点钟,长沙市中心的识字岭刑场一声枪响,杨开慧英勇就义,时年二十九岁。
 杨开慧不幸遇难的消息由报纸传递给了毛泽东。这天,毛泽东正在吉安的司令部里草拟文件,贺子珍把部队抢来的报纸送给毛泽东。由于红军没有电台,无法和上海的党中央联系,毛泽东自上井冈山以后一直是靠抢白区的报纸来了解国内外局势。毛泽东翻着报纸,忽然长沙《民国日报》上的一条消息赫然入目:“共党要犯毛泽东之妻杨氏开慧昨被处决。”顿时,毛泽东一阵晕眩,贺子珍赶快扶住了他。毛泽东用双手捂住脸,“呜呜”地哭了起来。贺子珍一愣,拿起报纸一看,一切都明白了,眼泪大颗大颗地掉了下来。毛泽东哭了一阵,呜咽着说:“你拿一些钱来。”说罢哭着写起信来:“……开慧之死,百身莫赎……”信写好后,毛泽东托人把信和一百块大洋捎给开慧的母亲。杨老太太和开慧的哥哥开智等亲属用这笔钱在板仓给开慧修了墓,立了一块石碑,碑上刻着“毛母杨开慧墓,男岸英、岸青、岸龙刊、民国十九年冬立修”。周恩来这时已从苏联回到上海,主持中央的日常工作。他怕敌人对孩子下毒手,让地下党的同志们把三个孩子接到上海,由地下党照管。岸龙不久夭折,岸青在辗转中脑部受伤。中央又把他们送到苏联国际保育院学习生活,直到抗日战争胜利后,岸英岸青才回到延安,父子得以相聚。
  杨开慧牺牲后,毛泽东对她的追念一直没有停止过。战争余暇,毛泽东有时望着夜空中的一轮皓月,不禁想起了杨开慧。中国古代有嫦娥成仙奔月的美丽传说;有吴刚学仙,误犯仙规被判伐月宫桂树的神话,据说那桂树是即砍即长,吴刚也就只好不停地砍下去。毛泽东想起这些神话,不禁对月遐想,开慧莫不是也成仙奔月了?他似乎看到月宫中的吴刚捧出桂花酒在欢迎开慧,嫦娥舒袖长舞,庆贺寂寞的广寒宫中来了一个新女性。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开慧将来有一天在月宫中看到,她的丈夫毛泽东统率大军夺取了全国政权,自己为之牺牲的革命理想已经实现的话,那她该是如何激动阿!毛泽东真希望自己的这些遐想会变成现实,因为这对自己来说至少是一种安慰。但是一朵乌云飘过来,遮住了月亮,毛泽东回到现实中来。二十多年以后,革命战争在全国范围内取得了胜利,毛泽东成为新中国的国家主席,住进了北京中南海。1957年,毛泽东接到开慧少女时代的同窗好友,也是毛泽东的战友柳直荀烈士的遗孀李淑一怀念柳直荀烈士的一首词后,当即和了一首《游仙》,词曰: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杨开慧故居


  杨开慧故居为湖南省文物保护单位。位于长沙县清泰乡(今开慧乡)板仓。
  此画系杨开慧15岁所作杨开慧诗画作
  有革命老人曾道是:杨开慧亦愿赋诗作词绘画,惜岁月动荡,难以留存。隐蔽于板仓老家时,1928年10月曾写《偶感》诗一首,五十多年后修缮故居时才得发现。诗中虽有别字漏字(特用括号标出),对丈夫的思念却凝聚纸上:
  天阴起溯(朔)风,浓寒入肌骨。
  念兹远行人,平波突起伏 。
  足疾可否痊?寒衣是否备?
  孤眠(谁)爱护,是否亦凄苦?
  书信不可通,欲问无(人语)。
  恨无双飞翮,飞去见兹人。
  兹人不得见,(惘)怅无已时。
  2009年9月14日,她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