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少年共产党创建者之一 陈延年

  1927年7月4日晚,国民党反动军警将一个年轻的革命者押赴刑场。面对敌人的屠刀,这位革命者昂首挺胸,视死如归。敌人喝令他跪下,他巍然屹立,毫不理会。几个敌人强把他按下去。但敌人刚一松手,这位革命者一跃而起。敌人恼羞成怒,再一次将他强按在地,以乱刀残忍地将他砍死。这位壮烈牺牲的革命者就是陈延年。
  陈延年,又名遐延,安徽怀宁人,陈独秀长子,生于1898年。1915年,陈延年考入上海法语学校专攻法文,1917年考入震旦大学攻读法科。1919年12月下旬,陈延年赴法国勤工俭学。1921年,陈延年屏弃原先信仰的无政府主义,转而信仰马克思主义。1922年6月,陈延年与赵世炎、周恩来一起创建旅欧共产主义组织―――中国少年共产党,并担任宣传部长。同年秋,加入法国共产党。不久,经中共中央正式承认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1924年10月,陈延年赴广州工作,先后任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驻粤特派员、中共广东区委秘书兼组织部长、中共广东区委书记。1925年6月,陈延年和邓中夏、苏兆征等人领导了震惊中外的省港大罢工。陈独秀对国民党右派采取妥协退让的政策,陈延年坚决反对,表示虽然和陈独秀是父子关系,“但我是共产党员,我坚决反对妥协退让的右倾机会主义错误。”1927年4月,陈延年接任中共江浙区委书记。同月,中共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选他为中央委员和政治局候补委员。
  1927年6月,中共中央撤销江浙区委,分别成立江苏省委和浙江省委,陈延年任中共江苏省委书记。6月26日,陈延年遭国民党军警逮捕。敌人为了得到上海中共党组织的秘密,对陈延年用尽酷刑。但陈延年以钢铁般的意志,宁死不屈。敌人无计可施,遂将他杀害。陈延年牺牲时,年仅29岁。

陈延年-勤工
  
  1915年,和二弟乔年离家到了上海,初学法语,后进震旦大学。各种思潮随着新文化运动兴起而广为传播。无政府主义传播比较早,它主张个人绝对自由,不要政府,对一些不满和反抗反动统治的知识分子颇有影响。当时胸怀巨大抱负、热诚探求救国真理而又年青的陈延年,还缺乏识别真理和谬误的能力,认为无政府主义激进最彻底因而参加了无政府主义组织“进化社”。后由华法教育会负责人无政府主义者吴稚辉介绍,陈延年兄弟于1919年12月赴法勤工俭学,翌年2月3日抵巴黎,进巴黎大学尉设学校学习。参加了无政府主义组织“工余社”,主编《工余》杂志。 
  在留法勤工俭学学生中组成了各种社团,他们积极学习理论,研究、探索救国救民的道路,常常引起争论。蔡和森、赵世炎、周恩来等人活跃在勤工俭学学生中,积极传播马克思主义理论。蔡和森在蒙丹尼开过一次怎样救中国的讨论会,会上各种主张展开了争论,蔡和森提出走十月革命的道路是救中国的唯一出路。陈延年在参加讨论中受到影响,促进他对各种主义和思想的重新认识,开始阅读马克思主义著作,对马克思主义逐步有所了解。1921年留法勤工俭学学生曾发动三次重大的斗争。在这几次斗争中,打着无政府旗号的吴稚辉,竟然与北洋系公使陈录合作,勾结法国政府指派军瞥迫害勤工俭学学生。这些丑恶的表演,暴露了无政府主义者的虚伪本质。积极投身这几次斗争的陈延年,在斗争过程中对无政府主义从怀疑到失望,认识起了重大变化。当他看透吴稚辉欺世盗名的面目时,思想剧变,奋然而起,毅然与无政府主l义者决裂。 
  在留法勤工俭学学生中忙于筹建共产主义青年团的赵世炎,观察到陈延年的巨大变化。赵在1922年4月26日“致陈公培信中说: “有一部分之安那其倾向颇变,其最著者为大陈延年一趋向极为可爱。”30日的信中又说:“二陈等近时倾向大变。”并要求陈公培“即以青年团为题”速即写信与陈延年接洽。在赵世炎等争取团结下,陈延年的政治信仰发生根本变化,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加入了青年团,出席了1922年6月在巴黎郊区布森林广场举行的“中国少年共产党”后改称“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旅欧支部”成立大会。后被选为执委,和赵世炎编印《少年》杂志。在10月前后,陈延年、赵世炎、萧三等由法共党员阮爱国胡志明介绍加入法共,是年冬,中共旅欧总支部成立,陈延年等转为中共党员。1923年3月,党组织送陈延年、赵世炎等十二人到莫斯科东方劳动大学学习。
陈延年-办班  
    1924年9月,陈延年回到上海,l0月,他任团中央特派员来广州,参加5日召开的团粤区代表会议,主持团粤区执委改组工作。ll月,中共广东区委委员长周恩来兼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陈延年任区委秘书。l925年1月中共“四大”后,广东区委在执委会内设立有陈延年、周恩来、彭湃、刘尔崧等人组成的主席团,陈延年任书记。广东是大革命的中心和根据地,广东区委的决策和工作,影响全国大局。陈延年和区委特别重视党的建设。首先健全了区委的领导机构,对党组织进行整顿,区委主要负责人亲自参加广州重要支部会议,派人到外县党委巡视,具体指导党组织的建设工作。同时陈延年着力于党的思想建设,加强党的团结。他在《告同志》《我们的生活》发刊词中,强调要“推进党的教育与训练”,“要在党的正确的政策下面,很坚固的团结起来。”区委逐渐建立了党课制度,开办学习班、训练班、党校等,组织党员、干部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党的基础知识。随着工农运动的迅速发展,广东党组织也迅速发展。到1927年3月,成为有9000多名党员,有凝聚力、有战斗力,团结坚强的组织。 
  陈延年依靠工农群众的观点明确坚定。他在《民族革命与工农阶级》文中指出“革命运动中只有最受资本帝国主义与军阀压迫的阶级是最能革命的阶级,这个最能革命的阶级就是工人与农民。”区委主要负责人到工厂、到农村、到基层,大力开展工农革命运动。陈延年到工人中去,和人力车夫、搬运工人一起拉车干活,和工人们交谈,参加工会活动,了解情况指导工作。在区委的领导组织下,广东工农运动迅速发展。在1925年和1926年,由广州工人代表会召开了两次工人代表会议,并召开了广东省第一、第二次农民代表大会,成立了“广东省农民协会”。这几次代表大会的召开,加强了工农联盟、推动了工农运动的发展。
陈延年-军事
  陈延年在深入开展工农运动的同时,积极开展青年和妇女运动。他在《我们应做什么?》一文中,号召青年们要“坚决与一切黑暗的过去奋斗”,参加到革命斗争中去。延年和区委加强青年团和新学生社的领导,成立了广东妇女解放协会,协助周恩来组建青年军人联合会。陈延年非常重视建立和掌握革命武装,他和周恩来决定选派一批党团贯到黄埔军校学习,以培养军事干部。1924年11月,他协助周恩来建立以徐成章为队长的铁甲车队。1925年,以铁甲车队为基础,组建了以叶挺为团长的独立团。区委抽调有军事知识的干部副农会,扩大健全农民自卫军,把广州工团军改编为工人自卫队,建立省港罢工工人纠察队,这些由党直接指挥的革命武装,支援工农革命运动,保护了工农利益。后来独立团被派为北伐先遣队,工人纠察队和自卫队成为日后广州起义时赤卫队的骨干力量。 
  在1926年1月国民党“二大”之前,左派和右派的斗争已非常尖锐,陈延年、周恿来等商定了“打击右派,孤立中派,扩大左派”的方针,计划在国民党“二大”会议中彻底铷截和打击右派。但遭到陈独秀的反对。到3月,新右派蒋介石一手炮制了“中山舰事件”,向共产党突然袭击,陈延年和周恩来都支持毛泽东反击蒋介石的正确主张,但又遭到陈独秀、张国焘的对和阻止。时隔两月,蒋介石又在国民党二届二中全会抛出了旨在排斥共产党、分裂国共合作的“墼理党务案”。当时参加会议的共产党人以及陈延年和广东区委都极力反对,但张国焘迫使共产党人接受。陈独秀等接二连三对右派妥协,作了三次大让步,成为导致大革命失败的重要原因。对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的错误主张,陈延年一再反对和抵制。他在逸委会议上,曾尖锐批评陈独秀“不相信工农群众力量”, “在行动上始终不敢同国民党右派作斗争,将会把革命断送。”
陈延年-被捕
  1927年6月26日,北施高塔路恒丰里104号(现山阴路69弄90号)中共上海区委所在地,陈延年、郭伯和、韩步先等人正在开中共江苏省委成立大会。这是一幢砖木结构三层楼石库门新式里弄住宅,建造于1926年。房子竣工后,上海区委在这里开办党校,这里也是上海工人举行第二次武装起义的指挥所。会议上,王若飞传达了中央的任命,陈延年任中共江苏省委书记、郭伯和任组织部长、韩步先任宣传部长,赵世炎到中央工作。陈延年接到报告,一位交通员被捕了。陈延年心头一紧:不好,这位交通员知道这个秘密处所!他和王若飞、赵世炎等商量后,立即宣布提前结束会议。告诫大家小心谨慎,以防万一。 下午三时,为销毁文件,陈延年等人来到恒丰里104号附近,先在暗处观察周围动静,见没有什么异样,便冒险进门,焚烧办公室内秘密材料。但不久,上海警备司令杨虎派大批军警包围了恒丰里104号,陈延年、郭伯和、韩步先一起被捕。 交通员叛变了,但他并不认识陈延年。当时陈延年身穿短衣,裤腿上扎着草绳,自称是受雇到这里做工的,名叫陈友生。敌26军对待陈延年像对待普通的共产党员一样,押往龙华监狱。 
  省港大罢工时的合影1927年3月,陈延年离开广州去武汉。4月上旬,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一个以准备反蒋为中心内容的关于沪区工作的决议案,派李立三、陈延年、聂荣臻到上海贯彻执行。在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后的第三天即4月14日,陈延年到达上海。16日由李立三、陈延年、周恩来、罗亦农和赵世炎等组成中共中央上海特别委员会,讨论通过由周恩来起草的《迅速出师讨伐蒋介石》电文,联名发出向中央建议,但不被接受。不久罗亦农调往武汉,陈延年代理江浙区委书记。4月27日,中共“五大”在武汉召开,陈延年当选为中央委员、政治局候补委员。6月,江浙区委撤销,26日江苏省委成立,陈延年任书记。当天下午,他在上海施高塔路恒丰里省委机关研究工作时,由于叛徒供出省委地址,陈延年等四人被捕。吴稚辉得知陈延年被捕消息,大喜若狂。吴在陈延年抛弃无政府主义加入共产党后,就曾咒骂“陈延年非杀不可”,此时立即写贺信给上海警备司令杨虎,在信中大骂陈延年“恃智肆恶,过于其父百倍”,竭力催促杨虎立即进行杀害。7月4日,陈延年英勇就义于上海龙华刑场。 
  1927年7月4日晚,国民党反动军警将一个年轻的革命者押赴刑场。面对敌人的屠刀,陈延年昂首挺胸,视死如归。敌人喝令他跪下,他巍然屹立,毫不理会。几个敌人强把他按下去。但敌人刚一松手,陈延年一跃而起。敌人恼羞成怒,再一次将他强按在地,以乱刀残忍地将他砍死。这位壮烈牺牲的革命者就是陈延年。
陈延年-荣誉
  1922年6月,他同周恩来、赵世炎等人一起组织了旅欧共产主义组织——中国少年共产党,被选为少共中央执行委员会成员和宣传部长,负责编辑少共机关报《少年》月刊。经过当时为法国共产党党员的胡志明的介绍,陈延年加入了法国共产党,不久,被承认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任中共旅欧支部领导成员。
  1924年10月,陈延年赴广州工作,先后任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驻粤特派员、中共广东区委秘书兼组织部长、中共广东区委书记。1925年6月,陈延年和邓中夏、苏兆征等人领导了震惊中外的省港大罢工。陈独秀对国民党右派采取妥协退让的政策,陈延年坚决反对,表示虽然和陈独秀是父子关系,“但我是共产党员,我坚决反对妥协退让的右倾机会主义错误。”1927年4月,陈延年接任中共江浙区委书记。同月,中共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选他为中央委员和政治局候补委员。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局势发生急剧变化,江苏陷入一片白色恐怖之中,中共中央调陈延年到上海,担任中共江浙区委书记。根据党的五大党章的规定,中共中央决定撤销江浙区委,分别组建中共江苏省委和中共浙江省委,由江苏省委兼上海市委,并决定由陈延年主持江苏省委的筹建工作。1927年6月上旬,中共江苏省委在上海北四川路恒丰里104号(今山阴路恒丰里90号)成立,中央任命陈延年为中共江苏省委的首任书记。
  2009年9月14日,他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之一。

陈延年:站着从容就义 

  陈独秀的长子陈延年和次子陈乔年,都是我党优秀的儿子。特别是陈延年,因思想厚重、意志刚强,在党内向有“小列宁”之称,1927年7月4日夜,年方29岁、身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的他,慷慨就义于上海龙华刑场,因拒不下跪,就那么挺立着,被刽子手用乱刀砍死;一年以后,其弟陈乔年亦在同一地点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兄弟俩联袂谱写了一曲英雄主义的颂歌。

  延年与乔年的少年时代

  陈延年,1898年出生在安徽安庆的陈家大院,陈家在当地算是名门大户。陈延年小学、中学时代都是在安庆度过的。他自幼聪明,对旧闻掌故和新知识都很感兴趣,视野开阔,抱负不凡,与小他4岁的胞弟陈乔年感情甚深。

  陈独秀早年因被袁世凯派到皖省的都督倪嗣冲所迫害,逃亡日本。倪欲斩草除根,要抓陈延年兄弟二人。幸兄弟俩得到消息,逃亡到了怀宁乡下,才免遭毒手。这件事对两兄弟的思想产生了很大影响,种下了反抗旧世界的种子。

  1915年,陈独秀将他们两兄弟接到上海求学,一年以后,两兄弟双双考取了复旦大学。

  陈独秀的性格与众不同,对两位亲子的要求亦十分严酷,他坚持不让他俩回家过平稳、依赖的生活。故兄弟二人一直都在勤工俭学,吃的是大饼就自来水,住的是小亭子间,是同学中最衣衫褴褛、面容憔悴的两个。他们的继母(高君曼)情有不忍,屡劝丈夫改善两子生活,陈独秀亦不为所动,坚持如故。

  延年兄弟二人少年时代就有改造社会的理想和抱负。但在当时中外各种复杂思想的影响下,他们曾一度信仰过巴枯宁、克鲁泡特金的无政府主义,加之对父亲以反对旧式包办婚姻为名,抛弃他们的生母,继而与自己意气相投的姨妹同居、结婚,大为不满,故和父亲的关系一直不好。所以,陈独秀早期传播的马克思主义对他们也无多少影响。

  两兄弟放弃无政府主义转而笃信马克思主义是在他们赴法勤工俭学之后。

  1922年6月,陈延年在旅法中国少年共产党旅欧支部的第一次代表大会上,和赵世炎、周恩来等人一起当选为委员;九、十月间,两兄弟又与王若飞等人一起参加了法国共产党,他们的入党介绍人就是后来的越共书记胡志明。

  1923年,因国内革命形势发展之需要,延年兄弟二人与赵世炎等人一道,受中共派遣,从法国同赴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1924年,陈延年奉命回国,随即被派往广东,先以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驻粤特派员身份开展工作,后任两广区委秘书、组织部长兼宣传部长,协助两广区委书记周恩来工作。1925年春,周恩来率部东征,陈延年便接任了周的两广区委书记一职。

  革命的“苦行僧”

  陈延年每天都有大量的事情要处理,工作夜以继日是常事。当时,他为组织建立人力车工会,不但经常深入到一些人力车夫家中访贫问穷,还学会了拉人力车。遇到一些老年车夫正在拉活儿,他都会主动上前帮忙,赚了钱,自己则分文不取。因此,他在人力车夫中间享有很高的威信,他们都亲切地称他为“老陈”。人力车工会很快就组织起来了,还发展了党员。当时香港一家商报还撰文讥笑共产党高官竟替别人拉车。他看了之后,一笑置之。

  陈延年在广州推动工人运动,也很关注农民运动。他在给团校、党校和工人夜校上课的同时,也常去农讲所授课,由于他课讲得十分生动、深入浅出、理论联系实际,深受农民兄弟的好评。他写文章更是驾轻就熟,富有鼓动性,许多青年就是因为读了他的文章,才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当时,陈延年面对广州复杂而又瞬息多变的政治形势,经常与周恩来等人一起探讨事业的发展,还与孙中山、鲍罗庭、廖仲凯、何香凝、邓演达和柳亚子等人建立了联系。

  1927年1月,鲁迅来广州中山大学任教,陈延年作为当地党组织的主要领导者敏锐地捕捉到这一信息。他立即派共产党员、学委副书记、学生会主席毕磊去与鲁迅取得联系,做他的工作,并亲自与鲁迅会面,进行了一次长时间的恳谈。这是鲁迅最早与共产党建立联系的一段佳话,其历史意义是不言而喻的。

  是时,国民党右派和已经冒头的蒋介石阴谋集团要对共产党下黑手的意图已十分明显,而中央当时的领导人还一味要求:忍让、克制,陈延年对这种右倾主义的做法非常不满,他当面与父亲进行了争吵。廖仲凯遇刺后,他针对一些人产生的恐惧心理说:“一个共产党员的牺牲,胜于千万张传单。怕死,就不要当共产党员!”他不但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1927年3月,陈延年奉命离开广州,前往武汉,参加了党的“五大”的筹备工作。之后,回上海,过南京时,原计划在此停留数日,但因发生了“4·12”反革命政变,于是他连夜赶回上海,与周恩来、赵世炎、罗亦农、李立三等人一起联名发出了《迅速出师讨伐蒋介石》的电文。可惜,当时中央在北伐与东征问题上犹豫不决,未能接受他们的意见,丧失了挽救革命的时机。

  4月22日,陈延年在送走了去武汉参加“五大”的罗亦农和李立三后,接替了罗亦农的江浙省委书记,并在“五大”上当选为中央委员,后为政治局委员。从两广区委书记到江浙省委书记,陈延年一向勇挑重担,就像是一头不知疲倦的骆驼忘我而无私地工作着。他从不讲究吃穿,生活比一般党员、工人还要清苦,而对同志和群众却处处关心,谁有什么困难,他都会主动帮助解决。他在广州和上海工作时,有同志关心他的个人问题,要给他介绍对象,而他却总是推说:“工作忙,没有时间考虑这些。”

  站着被乱刀砍死

  “4·12”政变之后,革命陷于血泊之中。陈延年面临着随时可能降临的危险和许多虎口余生的革命者一同坚持斗争。1927年6月16日,因一名交通员被捕,暴露了江苏省委(当时,江浙省委已分为江苏省委和浙江省委,陈延年任江苏省委书记)的地址和名单。

  这天下午3时,江苏省委被大批特务包围,陈延年看见无法逃脱,便用桌椅板凳与敌展开搏斗,并示意其他人趁机逃跑,结果陈延年等四人被捕,二人逃离。

  被捕时,陈延年一身粗衣打扮,又自称是被雇来的一名炊事员,并没有暴露其身份。谁知其父辈的同乡老友汪孟邹在得知此消息后,竟自作主张,托了胡适,向时任国民党中央监委的吴稚晖疏通关系,希望能使陈延年早日恢复自由。不料,汪孟邹是好心办坏事,吴稚晖本与陈独秀和胡适的交情都不浅,还帮助过延年兄弟二人赴法勤工俭学。可后来,陈独秀下笔不留情,曾写文章骂他是“老狗”,延年兄弟二人也已在法国公开放弃了无政府主义,转信马克思主义,且“4·12”前后一直都在反蒋,故陈氏父子与吴在政治上早已分道扬镳,老奸巨滑的吴稚晖焉有不趁此机会狠狠报复一下陈氏父子之理?故他在得知延年被捕时,不禁欢喜若狂,一面与胡虚以委蛇,一面立即向上海警备司令杨虎告了密,并添油加醋地说延年“恃智肆恶,更甚于其父百倍”。

  陈延年的真实身份暴露以后,敌人软硬兼施,重刑之下,他仍不改口,表现出一个共产党员的钢铁意志。敌人见无法使他屈服,于是决定将他处决。

  1927年7月4日夜,陈延年被押赴刑场,当刽子手要他跪下时,他傲然屹立,说:“革命者决不下跪,只能站着死!”众刀斧手一拥而上,拼命把他往地上按,他一跃而起,如是反复再三,刽子手只好放弃了迫使其跪下的努力,最后一阵乱刀,将其活活砍死,随后又惨绝人寰地将他的尸体剁成数块。蒋介石气急败坏,下令不准收尸。

  据陈延年的三弟陈松年回忆说:“噩耗传来,陈氏一门顿如五雷轰顶,老者痛不欲生,只能由我和我姐玉莹前去上海处理后事,当年我姐27岁,而我只有17岁。由于不让收尸,所以我们到上海以后,也没能见到我大哥的遗骨。1928年6月,我二哥乔年又被捕了,后来也遇害于龙华刑场。还是我跟我姐玉莹一起去处理的后事,这次又未能看到遗体。我姐因受到严重刺激,得了血崩症,竟至一病不起……”

  陈家后人现状

  1947年,陈独秀病逝于四川江津,又是松年到处求人,才将老父遗灵用一木船运回老家,葬于安庆集贤关附近一处密林之中。

  松年一家,解放前后处境一直很坏,几乎到了衣食无着的地步。1958年,毛泽东视察安徽,途径安庆,怀念旧故,向地委书记傅大章问起了陈独秀后人的情况。傅据实以报,毛泽东遂指示要给出路。就这样,松年被安排进了当地一家小厂,当了统计员。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松年成为安庆市文史馆馆员,后为省文史馆馆员,上世纪90年代初病逝于合肥。

  陈松年家房间很小,家徒四壁,可墙上仍挂着陈独秀40多岁时拍的一张照片,照片上的陈独秀目光炯炯,英气逼人。旁边是他生母高大众女士的像片。高女士虽没文化,但因系霍邱将军之女,仍不失大家闺秀气质,颇有东方女性典雅、端庄之美。她为陈家生了三男二女,除小女幼年夭折外,其余皆长大成人。高女士1930年病逝于安庆。

  松年一生谨小慎微、谦恭本分、遇事回避、与人无争,性格与父亲和两位兄长迥异,实因处境使然也。

  松年有一双儿女,子长琦现在合肥工业大学工作,任总支部书记、副教授;女长璞现在安庆文物管理局工作,对革命文物情有独钟,其性格很是泼辣,颇有其祖遗风。

  1996年,艺术大师刘海粟百岁庆典之时,刘海粟对陈长璞说:“你祖父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我们这一代人谁不知道他?当年,他被关在南京的监狱里,我曾到监中看望过他,相谈竟日。陈先生当时还写了‘行无愧怍心常坦,身处艰难气若虹’一联赠我。这也是陈先生一生为人的写照。” 长璞听了,情不自禁泪如雨下,百岁的刘大师也语声哽咽,落泪相陪。

  延年一生未婚,但乔年却有一位革命伴侣。他们在上海有一女,乔年遇害时,小女尚在襁褓。乔年之妻,据传曾赴苏联留学,后在“文革”中,因受迫害受刺激过度,以至精神失常,不知所终。其女在乔年牺牲以后,即被送入一个救助革命子女的互济会抚养,亦从此下落不明。

  松年还另有与他同父异母的一弟一妹,均为陈独秀的后妻、亦是其发妻之妹、松年之姨母高君曼女士所生。君曼女士1931年病逝于南京。

  其子名鹤年,1931年生,曾在北平等地求学,受过高等教育,是一位热血男儿,也参加过抗战和革命。但由于陈独秀的原因,不为各方所容,解放前夕去了香港,长期在企业任职,有子女10人。他的两位公子,均已年近花甲,在文化部工作。

  其女名子美,1912年生,一生艰危曲折,亦属传奇。“文革”中曾被打成“反动派”,没有出路,竟与儿子以两只油桶泅渡至香港,以苟延生命。1998年时,有消息说,她人在纽约,已87岁高龄,儿子也不照顾她,因欠租即将被逐出她住的老人公寓。国内一些好心人闻讯曾写信到我国驻美国使领馆,呼吁给予救助。纽约领事馆遍找无着,终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