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准确宣传马克思主义做出重要贡献―――成仿吾

  成仿吾,1897年8月出生于湖南省新化县,早年留学日本,1921年回国。五四运动后,与郭沫若等人先后在日本和国内从事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文化活动,建立了著名的革命文学团体创造社。1926年3月,成仿吾到当时的革命中心广州,任教于广东大学,同时兼任黄埔军校兵器处代处长,接触了毛泽东、周恩来、恽代英、刘少奇、孙炳文等许多共产党人,以及鲁迅等革命文化人士。大革命失败后,成仿吾经上海、日本,流亡欧洲,坚持革命,学习马克思主义。1928年8月,成仿吾在巴黎加入中国共产党,主编中共柏林、巴黎支部机关刊物《赤光》。

  1931年9月,成仿吾回国后,于11月初到达鄂豫皖根据地,任中共鄂豫皖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及省苏维埃文化委员会主席、教育委员会主任,后又兼任红安中心县委书记。1934年1月,成仿吾到瑞金参加全国苏维埃第二次代表大会,被选为苏维埃中央政府执行委员。会后,成仿吾留在中央宣传部和中央党校工作。1934年10月,随中央红军参加长征,途中与徐特立一起任干部团政治委员。

  1935年10月到陕北后,任中央党校高级班教员、教务主任。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大批革命青年从全国各地奔赴延安。中央决定成立陕北公学,成仿吾任校长。1939年,他带领几千名青年学生奔赴敌后,创建华北联合大学,先后任华北联合大学校长、晋察冀边区参议会议长、中共晋察冀中央局委员、华北大学副校长等。新中国成立后,历任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校长、党委书记、名誉校长,东北师范大学、山东大学校长和党委书记,中央党校顾问。

  成仿吾从1934年在瑞金中央党校任教以来,一直从事党的教育事业。他精通德、英、日、法、俄五种语言,长期致力于宣传和捍卫马克思主义。三次翻译《共产党宣言》,并校译了《哥达纲领批判》、《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反杜林论》等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为准确地宣传马克思主义做出了重要贡献。他倡导革命文学,创作了许多作品,对推动我国革命的新文化运动起了重要作用。

  1984年5月17日,成仿吾在北京病逝。终年87岁。“成仿吾的一生是为共产主义永远进击的一生,是为无产阶级教育事业艰苦开拓和创造的一生,是为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传播鞠躬尽瘁的一生。”

成仿吾与新译《共产党宣言》
牛运清


--------------------------------------------------------------------------------
  成仿吾校长辞世已有十八个年头了。他是由“文化人”成为“革命人”的典型之一。(宋任穷语)一生阅历丰富,建树非凡,真正称得上是无怨无悔,把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上最壮丽的事业——为全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丁玲在未跟他谋面之前,曾产生过一系列的“合理想象”:

  “在文学上,他主张浪漫主义,创造社最早就是这样主张的;他是从日本留学回来的,一定很洋气,很潇洒,因为曾见过一些傲气十足的诗人,趾高气扬,高谈阔论;他在国外学军械制造,或许是庄重严肃之人;他在黄埔军官学校担任过教官,一定有一种军人气概;他曾经跟鲁迅进行过革命文学队伍内部的文学论争,写过火气很重的文章,是不是有点张飞李逵式的气质呢?”

  后来,丁玲在陕北见到成仿吾时,第一个感觉就是“我想象的全错了”。原来成仿吾是一个“土里土气,老实巴交的普通人”,一个尊重别人、热情、虚心、平等待人的人。丁玲十分后悔:“为什么我单单忽略了他是一个经过长征的革命干部、红军战士、一个正派憨厚的共产党员呢?”

  1960年,我考入山东大学,有幸成为成仿吾校长麾下的一名学生。当时,无论教师或学生都尊称他“成老”或“成校长”。那时,我们在学生食堂按十人一组集体就餐,每人每月生活费十一元五角,粮食定量二十八斤,生活困难。一次午饭时,一个目光炯炯、脸面黑瘦、腰板挺直但个子矮小的老者来到食堂,挨着桌子询问伙食怎么样,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跟随其后的几位干部忙不停地做笔录。有人小声告诉我,看,那就是我们的校长。高年级同学知道的事情毕竟多一些,不无自豪地说:我们的校长就是当年陕北公学的校长!

  因为完全是无意中的发现,又是在食不果腹境况中受到关问,所以留下的印记特别深刻。此后不久出现两件事:一是食堂实行民主管理,每班选派一名代表参加伙食管委会,提前公布食谱,月初公布上月账目。民主理财,伙食改善。二是聆听成校长的报告:发扬延安精神,艰苦奋斗,办好学校。

  有人认为,学校里有总务处,下设膳食科,再往下有管理员,层层叠叠,学生吃饭之类的小事,用得着校长过问吗?但是成校长不仅问了,而且管了,把问题解决了。一件小事昭示的正是共产党人的优良传统,正是调查研究、倾听群众意见、为群众办实事的延安作风。学生生活无非是教室—食堂—宿舍三点一线,吃饭也并非小事,民以食为天,何况又是在那种特殊困难时期。校长心里装着学生,学生心里就会激发奋斗图强的活力。

  办大学的宗旨是教书育人,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培养高素质人才。成校长强调学校的党政工作、后勤管理,一切都要为教学服务,学校的一切活动都以教学为中心,政治思想教育、教材建设、给老教授配助手,建立健全教师梯队,加强科学研究,攻克科学堡垒,等等,都是围绕着提高教学水平,造就一批又一批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学生而进行的。对学生来说,要求学好基础知识、基础理论、基本技能,树立严谨扎实的学风和敢想敢做、勇于攀登科学高峰的创新精神。一些人只知道成仿吾是创造社中的作家,而不晓得他曾为“富国强兵”思想所驱使,去日本东京帝国大学造兵科深造;只晓得他是带着窑洞气息的革命干部,而不了解他还是精通德、日、英、法、俄五种外语,通今博古、学贯中西、视野开阔的翻译家和学者。早在延安时期,他就与徐冰合译了《共产党宣言》,垂暮之年重译《共产党宣言》,校译《哥达纲领批判》、《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等。

  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旧欧洲的一切势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国的激进党人和德国的警察,都为驱除这个幽灵而结成了神圣同盟。

  这是过去通行的依据俄译本翻译的《共产党宣言》的首段文字,是许多共产党人印在脑子里、溶化在血液中的文字,有谁会想到“幽灵”一词的翻译存在问题?成仿吾校长对照1848年德文原版,指出“幽灵”译得不确:“‘幽灵’指死人的灵魂,意思不好。共产主义当时已经成为一种势力,对于反动派它是一个威胁,因而反动派才联合起来对共产主义进行围剿。”时在1975年2月21日。

  于是,一本依据德文原版翻译的《共产党宣言》问世。“幽灵”改为“魔怪”。因为马克思和恩格斯给奥·倍倍尔的信中有言,“红色魔怪”意味着“资产阶级对于它与无产阶级间不可避免的生死斗争的恐怖”。也就是说,在资产阶级眼里,共产主义是活生生的、可怕的妖魔鬼怪,而非死鬼。这一“起死回生”的改译,抓住了要义。新译《共产党宣言》首段文字改为:

  一个魔怪出现在欧洲———共产主义的魔怪。旧欧洲的一切势力已经联合起来,对这个魔怪进行一种神圣的围猎,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国的激进派与德国的警探们。

  九十高龄的朱德委员长读罢新译《共产党宣言》,兴奋不已,竟驱车到成府,当面称赏这本书“很好,很好懂,主要问题都抓住了”,“做好这个工作有世界意义”。

  像成校长那样社会科学知识与自然科学知识兼有,中西文化素养齐备的大学校长,如今寥若晨星,极为罕见了。

  并非无缘无故,的确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因由,使我想起了成校长,并且不知不觉地哼唱起由他填词、他的学生郑律成谱曲的《山东大学校歌》:东临黄海/南望泰山/这儿是我们学习、劳动的乐园/共产党和人民给了我们一切/教我们发展德智体/又红又专/我们高举毛泽东思想红旗/学习马列主义与科学知识/要彻底改造思想/服务于人民/要永远朝气蓬勃革命到底/奋斗啊/奋斗啊/为了社会主义建设/奋斗啊/奋斗啊/为了人类解放事业…… 

为告张国焘 成仿吾抱病千里行
汤胜利 


--------------------------------------------------------------------------------
  1938年4月,张国焘叛变了革命。而在此之前,他就曾推行“左”、“右”倾机会主义,给革命事业造成了巨大损失。很多同志都对其进行了抵制和揭露,成仿吾就是其中的一个。

  1931年7月,成仿吾从德国柏林秘密回到白色恐怖的上海。他曾是20年代创造社的重要成员,在上海颇有名气。成仿吾回来以后,为了他的安全,中共中央决定让他尽快离开上海。中央政治局常委张闻天问他愿去鄂豫皖根据地,还是去江苏省委。成仿吾表示愿意到鄂豫皖苏区。9月,成仿吾秘密来到崇山峻岭的鄂豫皖根据地,出任省委宣传部长、省苏维埃文委主席、省教委主任及红安中心县委书记。

  鄂豫皖根据地是当时全国仅次于中央苏区的第二大根据地。拥有红军4万、人口数百万,纵横数百里,与一江之隔的中央苏区共同构成了对蒋介石老巢南京的钳形之势,成了蒋介石的两大心腹之患。成仿吾到达鄂豫皖根据地后,正赶上苏区的形势急转直下。这是因为张国焘利用王明授予他的特殊权力,以“肃反”为名,恣意杀害了周维炯、许继慎等数以千计的鄂豫皖根据地的红军创始人及骨干。同时,由于他推行错误的军事路线和实行军阀主义宗派主义的统治,导致鄂豫皖苏区被严重削弱和第四次反“围剿”的失败。张国焘还擅自将鄂豫皖苏区红军主力拉走,放弃了苏区军民用生命和鲜血创建的江北最大的一块革命根据地,使革命蒙受了巨大损失。

  成仿吾虽幸免遇难,但他对张国焘推行的“左”倾肃反政策和“右”倾逃跑主义,极端憎恨。为了挽救鄂豫皖根据地,1933年9月,成仿吾和鄂豫皖省委书记沈泽民等决定到党中央所在地上海状告张国焘。经研究决定派成仿吾以特使身份赴沪。当时鄂豫皖苏区已大部丧失,四周敌军密布,寸步难行,成仿吾又患疟疾,走不动路。为了革命事业,成仿吾不顾个人安危,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一关系鄂豫皖根据地前途命运的特殊使命。

  为了此行成功,沈泽民蘸着米汤用俄文在成仿吾的衣服上写了一行字:“派成仿吾到中央报告工作。”留守的红军师长徐海东见成仿吾走不动路,就送给他一头骡子。为了确保突破敌人封锁线,省委又派了一个由四百多人组成的红军独立团和由陈先瑞、韩先楚等人组成的40人便衣队进行保护。9月底(或10月初)成仿吾抱病,伏在骡背上,踏上了艰难的征途。他们昼伏夜行,边走边打游击。经过一个多月的艰难行进,快到目的地时,成仿吾一行在一天凌晨来到湖北省红安县深山的一座古庙。本来再熬过一个白天,到了晚上不出半夜就可安全抵达花园车站。可不巧下午3点,当疲惫的人们还在沉睡时,庙前的哨兵突然发现大批敌人端着枪、猫着腰、不声不响地行进在茂密的草丛中,离破庙不过300米了。哨兵及时报警,人们急忙将病重的成仿吾扶上骡子,在指战员们的保护下,冲向较高的山地。一时枪声大作。骑在骡背上的成仿吾,成了敌人射击的活靶,密集的子弹呼啸着从他的头顶掠过。成仿吾临阵不乱,大声命令:“卧倒,射击!”战士们进行还击,经过一场激烈战斗,打跑了敌人。

  一场惊险过后,天黑了下来。成仿吾在大家的护送下,又踏上了征途,当晚安全抵达目的地――红安县花园车站,并在附近一家农户隐蔽下来。此时负责护送的红军已经完成任务,踏上了归途。

  成仿吾隐蔽的这家农民,乃是护送他的一个姓王的战士的胞兄。但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姓王的战士是一个混进革命队伍中的敌人,他把成仿吾的下落密告给敌人。幸而成仿吾没有久留而被及时送到了花园车站,当敌人追到车站时,成仿吾乘坐的火车已向武汉方向开动了。

  几经艰险,成仿吾终于到了上海。此时已届严冬,成仿吾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下。因连日奔波加之身患疟疾还未好,成仿吾连上楼的力气都没有了。令他更加焦急的是,中共中央已撤至中央苏区,原来接头的秘密联络机关不能再使用了。在马路上偶尔遇到熟人,也不敢轻易交谈。成仿吾无奈只能等待时机。一天,他在一张报纸看到骂鲁迅是“准共产党”的消息。成仿吾心思一动,何不去求鲁迅,也许能找到党中央。但是,他也有些担心。早在20年代,成仿吾与郭沫若、郁达夫等人创办的“创造社”与鲁迅之间发生过不愉快。经过深思,他最后决定还是去见见鲁迅。于是,成仿吾来到内山书店,见到了内山先生。内山十分惊讶,说:“哎呀,你还活着?”因成仿吾进入鄂豫皖根据地后,国民党报纸几次造谣,说成仿吾死了。在内山的联络下,鲁迅得知成仿吾前来求见,他知成仿吾必有要事,遂慨然应允。第二天下午,成仿吾按照约定的时间走进一家咖啡馆,只见鲁迅已等候在那里。看见成仿吾进来,鲁迅急忙向前迎了两步,将成仿吾的双手紧紧地握住,久久不放。

  “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鲁迅见成仿吾穿一件旧棉袍子,像个乡下小学教师,话中有话地问道:“从家里来的吧?”成仿吾会心地答道:“是啊,从湖南老家来的。”两人交谈了一会儿,成仿吾低声向鲁迅道明了来意:“我是来请你帮助寻找党的关系,你有办法吗?”鲁迅听后,答道:“可以。你来得正巧,再过几天,我就没有办法了。”原来瞿秋白在上海的处境特别困难,随时有被捕的危险。中央苏区的毛泽东建议张闻天将瞿秋白调到苏区出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教育部长。瞿秋白已接到电令,过几天就要起程了。瞿秋白是上海地下党惟一与鲁迅有联系的,一旦瞿秋白走了,再找地下党,鲁迅就爱莫能助了。鲁迅立即将情况告诉了瞿秋白。

  过了两天,成仿吾向党的上海分局作了汇报,上海分局向瑞金党中央作了报告。很快,瑞金回电,命成仿吾于1934年元月10日前赶到瑞金。上海分局即派人送成仿吾秘密离开上海。

  1933年12月30日,成仿吾离开上海后,经过一个多星期的奔波,于1934年元月11日安全抵达瑞金。当日下午,成仿吾被领进六届五中全会会场,周恩来同他亲切握手,并向在座的人介绍:“鄂豫皖的代表成仿吾同志来了。”成仿吾激动得热泪盈眶,紧紧握住周恩来的手,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元月15日,成仿吾向大会汇报张国焘擅自带领主力部队和电台向西逃跑,丢弃鄂豫皖根据地的情况,要求中央速派重要军事干部前往处于困境中的鄂豫皖根据地。

  成仿吾原以为他的汇报一定会得到人们的同情,可万万没想到,他刚讲了五分钟,就有人站起来,气冲冲地指着他嚷道:“你是‘右’倾机会主义者,你是‘右’倾机会主义!”会场上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主席台上坐着博古、张闻天、周恩来、刘少奇4个人。博古不予制止,刘少奇显得很难过,张闻天为成仿吾解了围。他摆摆手说,鄂豫皖的问题回头单独谈。

  五中全会结束后,中共中央专门开了一次会,听取成仿吾的汇报。会上,成仿吾列举大量事实,揭露张国焘在鄂豫皖根据地一系列行径,在座的同志听了极为愤慨。为了使更多的中央负责人了解张国焘,除汇报之外,成仿吾还设法向正在瑞金的国际军事顾问李德作了揭露。成仿吾对李德说:“张国焘带着红军实行所谓‘游行示威’,从鄂北到河南,从关中,进陕南,他不知向谁示威?结果,把队伍拖得精疲力竭,使根据地和红四方面军都受到了很大的损失。”李德听了,也对张国焘的行为深表不满。成仿吾的艰苦努力终于获得了成功。1934年2月12日,中共中央发出了《给鄂豫皖省委的指示信》,信的一开头就写道:“中央听了成仿吾同志的报告后,对于鄂豫皖苏区这一时期的斗争的总结与你们今后的任务,作如下之指示。”《指示信》对张国焘做了批评,赞扬了坚守在鄂豫皖苏区的同志英勇顽强斗争,指出正是这些同志的英勇斗争,才使鄂豫皖苏区没有全部丧失,才使国民党反动派一举荡平鄂豫皖苏区的企图破产。《指示信》发出后,为了加强鄂豫皖地区的斗争,中央接受了成仿吾的建议,派程子华前往鄂豫皖。程子华到达鄂豫皖根据地后,被任命为红二十五军军长。

  成仿吾历经两个多月,行程数千里,历尽艰难险阻,向党中央状告张国焘。此举使正处于困境的鄂豫皖苏区军民在精神上得到巨大鼓舞,在军事上得到巨大支持,促进了鄂豫皖苏区的巩固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