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勇为党女英雄――陈康容

  陈康容,祖籍福建省永定县,1915年出生于缅甸华侨家庭。1930年随父亲回国,在厦门集美学校读书,毕业后考入厦门大学。在厦大地下党组织的培养教育下,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陈康容毅然中止学业,拒绝了父亲在缅甸为她安排的舒适生活,全身心投入抗日救亡运动,先后加入中国妇女慰劳前方抗战将士总会厦门分会、厦门文化界抗敌后援会、厦门各界抗敌后援会慰劳工作团,并担任宣传股长。她带领厦门各界抗敌后援会的热血青年和妇女走上街头,教唱抗日歌曲,进行抗日救亡演讲,演出抗日救亡戏剧,深入社会办妇女夜校,激励群众起来参加抗日救亡。

  1938年春,陈康容按照党组织的要求来到闽西山区,参加中共闽西南特委训练班。激烈的斗争、艰苦的环境,丝毫没有磨损她的革命意志。训练班结束后,她被派到家乡永定岐岭,任党支部宣教委员,公开身份是乡小学教员。她以岐岭小学为阵地,在校内外建立了抗敌后援会,开展形式多样的抗日救亡活动。利用课堂、墙报、集会、演讲等形式,号召群众参加抗日斗争,宣传党的抗战路线、方针和政策,宣传抗战必胜的道理,发动群众为支援前线捐钱;组织抗日救亡剧团,演出《打倒卖国贼》、《抓汉奸》、《放下你的鞭子》、《大刀曲》等街头剧和舞蹈;演唱《九一八》、《松花江上》等抗日歌曲,使方圆几十里的抗日救亡运动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

  在抗日战争的最艰苦阶段,国民党顽固派消极抗日,积极反共,在各地秘密逮捕、迫害和杀害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斗争形势日趋紧张。1940年农历七月十五,陈康容被国民党顽固派逮捕。顽军先以荣华富贵诱惑劝降,遭到失败后,对她施以种种酷刑,扬言如三天内写出自首书,就放她与家人团聚,否则就要剥她的皮。陈康容面对死亡威胁,毫无惧色,毅然以诗句回答敌人:“青春价无比,团聚何须提。为了申正义,何惧剥重皮!”恼羞成怒的顽军残忍地将她杀害。陈康容英勇牺牲,年仅25岁

美丽女战士用诗篇向日寇宣战
为了不能忘却的纪念——纪念中国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
--------------------------------------------------------------------------------


女战士和她的“武器”。  “青春价无比,团聚何须提?为了伸正义,岂惧剥重皮!”说起厦门的抗日女英雄,许多人会想到年仅24岁以身殉国的抗日女战士李林,而“陈康容”这个光辉的名字却鲜为人知。昨日下午,厦门大学高教研究所的退休教师陈炳三老人专门为本报与市图书馆开展的抗战史料征集活动提供了有关抗日女英雄陈康容的珍贵资料,让我们走进了这位在抗日救亡运动中大义凛然、慷慨赴死的女英雄短暂而壮烈的人生。厦门文史专家洪卜仁老先生激动地告诉记者:“陈康容和李林一文一武,人们记住了李林的名字,更不该忘记陈康容的名字。”

  记者在陈炳三老人提供的珍贵资料中看到了陈康容烈士惟一的遗照,很难想像在她充满智慧的美丽微笑背后竟是如此坚毅的壮烈和大义的慷慨。记者又仔细浏览了她在1937年8月《抗敌导报》创刊号上发表的文章《厦门妇女怒吼起来了!》:“厦门的妇女们,不再沉闷着把岁月耗在昏暗的家庭里,昏暗的灶头灯下,踏上民族解放的大道了!是的,厦门妇女不再是缄默的,厦门的妇女怒吼起来了,这是值得庆幸的!”犀利的文笔、强大的感召力在今天读来依然令人热血沸腾。

  陈炳三老人介绍说,陈康容烈士又名陈亚莹,缅甸归国侨生,15岁随父回国在集美中学学习,1936年考入厦门大学文学院,1937年春积极追求进步的她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担任中共厦门工委妇女支部宣传委员和“中国妇女慰劳前方抗战将士总会厦门分会”的执行委员。

  作为一名英勇的抗战女战士,陈康容的抗日武器就是她手中犀利的笔。她是抗日救亡运动中“厦门诗歌会”的领导成员,在她和蒲风、童晴岚等爱国诗人的努力下,《厦门诗歌》创刊出版,并定名为《轰炸机》,《轰炸机》里的抗日救亡诗篇不断地激励厦门人民奋起抗日。她还发动厦门各界妇女参加抗日救亡歌曲运动,她亲自教唱抗战歌曲,用歌声将积压在心中的怒火喷射出来,在厦门形成了惊天动地的抗日雷鸣。“七七事变”之后,陈康容经常走上街头演讲,向人民宣传抗日救亡运动;遇有敌机轰炸,她总是不顾危险奔上街头救护伤员。她撰写的文章《厦门妇女怒吼起来了!》脍炙人口,许多厦门妇女受到这篇文章的感染纷纷加入抗战救国的行列。

  1938年,陈康容被党组织派往故乡永定金丰大山任中共歧岭支部委员。她以小学教员的身份作掩护,开展革命活动,使当地的抗日救亡运动迅速活跃起来。不幸的是,1940年8月19日,陈康容被捕,敌人企图利用她思念幼子的母爱之心对她进行诱降,并逼迫她写自首书,陈康容丝毫不惧,痛斥敌人,凶恶的敌人威胁她:“限三天内把党支部的名单交出来,要不就剥你的皮。”她顶住了敌人的严刑拷打,并高唱《国际歌》慷慨赴死,残暴的敌人还令人发指地将她秀丽的身躯与全身污垢的乞丐死尸埋在一起。

  陈康容曾经写过大量的抗战诗篇,令人遗憾的是,这些诗稿现在都已难觅踪迹,惟有洪卜仁老先生于1984年在集美图书馆手抄了一份她发表于1937年7月11日《南洋商报》的长诗《家乡沦亡曲》。在这首诗中,这位抗日女英雄号召人民:“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为了自由,为了不再饥饿,为了解脱奴隶的锁链,为了重建我们新的家园,我们不再等待黎明。放一把火,在三更夜半,炫耀着每个角落、每个方向,咆哮着,怒吼着反攻!”

   为了伸正义,何惧剥重皮
——记女英雄陈康容
刘永良 

--------------------------------------------------------------------------------
  “为了伸正义,何惧剥重皮!”这是颂扬忠勇为党的女英雄陈康容在遭受严刑和诱降,与敌人斗争的壮烈和轩昂气势。

  陈康容(1915-1940),又名陈亚莹,笔名胜子,永定县岐岭乡下村人,是老同盟会会员陈锡梅的女儿。辛亥革命失败后,陈锡梅侨居缅甸谋生,1915年陈康容在缅甸诞生。15岁那年,陈锡梅把陈康容送到厦门集美中学读书。陈康容在这里一直读到高中毕业。毕业后,她于1935年春返回缅甸曼德勒教书,并参加缅甸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活动。1936年初,陈康容救国心切,决心再回国边读书边参加抗日救亡运动。这一年,她就读于厦门大学文学系,并在厦大地下党组织的培养教育下,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走上革命道路。任中共厦门工委妇女支部委员,是厦门妇女抗日救亡运动领导人之一。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忧国忧民的陈康容毅然中止学业,拒绝了父亲在缅甸为她安排的舒适生活,从学校走向社会,全身心投入抗日救亡运动,先后加入中国妇女慰劳前方抗战将士总会厦门分会、厦门文化界抗敌后援会、厦门各界抗敌后援会慰劳工作团,并担任宣传股长,用手中犀利的笔进行战斗。她积极发动各界妇女参加抗日救亡歌咏运动,使歌声喷射出心中怒火,形成抗日雷鸣。她经常上街宣传和教唱救亡歌曲,遇有敌机轰炸,就奔上救护伤员、慰问灾民。她倾力于厦门妇女夜校,宣传爱国思想,促使她们加入到抗战救国的行列,整个鹭岛沸腾了!她兴奋撰文《厦门妇女怒吼起来了!》,文中写道,把厦门妇女发动起来“保卫我们的祖国,这就是抗战的力量”。“厦门的妇女们,踏上民族解放的大道了!”她以这些脍炙人口的不朽诗篇向日寇宣战。

  1938年春,当厦门的抗日救亡运动搞得热火朝天的时候,陈康容接受党的派遣,到闽西去开展农村工作,参加中共闽西南特委训练班。激烈的斗争、艰苦的环境,丝毫没有磨损她的革命意志。训练班结束后,她被派到家乡永定县岐岭乡,任党支部宣教委员,公开身份是乡小学教员。陈康容以岐岭小学为阵地,在校内外建立了抗敌后援会,开展形式多样的抗日救亡活动。利用课堂、墙报、集会、演讲等形式,号召群众参加抗日斗争,宣传党的抗战路线、方针和政策,宣传抗战必胜的道理,发动群众为支援前线捐钱;组织抗日救亡剧团,演出《打倒卖国贼》《抓汉奸》《放下你的鞭子》《大刀曲》等街头剧和舞蹈;演唱《九一八》《松花江上》等抗日歌曲,使方圆几十里的抗日救亡运动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

  在抗日战争的最艰苦阶段,国民党顽固派消极抗日,积极反共,在各地秘密逮捕、迫害和杀害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斗争形势日趋紧张。1940年农历七月十五日,陈康容被国民党顽固派逮捕,押解到永定县抚市镇。最先提审她的是营长张耀轩,一个追求过她的旧日同学,张耀轩软硬兼施,要她说出共产党地下组织情况,并要她嫁给他。她立即斥责了张耀轩的无耻要求。接着,保安团团长谭嗣新又来诱降,也遭拒绝。劝降遭到失败后,顽军对她施以种种酷刑,扬言如3天内写出自首书,就放她与家人团聚,否则就要剥她的皮。陈康容面对死亡威胁,毫无惧色,怒斥敌人,大义凛然,以诗句回答敌人:“青春价无比,团聚何须提。为了伸正义,何惧剥重皮!”当年农历八月十六日漆黑的深夜里,恼羞成怒的顽军残忍地将陈康容杀害在抚市,鲜血染红了土地。时年,陈康容仅25岁。陈康容牺牲后,她在岐岭的战友们在永定县金丰大山的彭坑建立了“康容支队”。他们高举这面光辉旗帜,在群众的支持下,活跃在金丰大山周围乡村,继续开展反顽自卫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