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着死亡我放声大笑”――陈然

-------------------------------------------------------------------------------

  任脚下响着沉重的铁镣,

  任你把皮鞭举得高高,

  我不需要什么“自白”,

  哪怕胸口对着带血的刺刀!

  人,不能低下高贵的头,

  只有怕死鬼才乞求“自由”;

  毒刑拷打算得了什么?

  死亡也无法叫我开口!

  对着死亡我放声大笑,魔鬼的宫殿在笑声中动摇;

  这就是我———一个共产党员的“自白”,

  高唱凯歌埋葬蒋家王朝。

  这是年青的共产党员、革命烈士陈然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和死亡威胁,在狱中留下的题为《我的“自白书”》的著名诗篇。

  陈然,1923年11月出生于河北省香河县。抗战爆发后,他随家人流亡到湖北宜昌等地。1938年夏,15岁的陈然在鄂西投入抗日救亡运动并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战剧团”。1939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7年初,在中共南方局文委的领导和支持下,他在重庆参与筹办了《彷徨》杂志,引导青年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革命道路。1947年7月,重庆地下党决定编印《挺进报》,他先任《挺进报》特支组织委员,后任书记,负责报纸的油印工作。

  1948年4月22日,由于叛徒的出卖,陈然被国民党特务逮捕,被囚禁于军统白公馆监狱。国民党特务对他使用了老虎凳等种种酷刑,他被折磨得死去活来,两腿受了重伤,但他坚贞不屈,严守党的秘密。在狱中,他把从国民党高级将领黄显声那里得到的消息写在纸条上,秘密传给难友,被称为“狱中挺进报”。新中国成立的消息传到监狱时,他和难友们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亲手缝制了一面五星红旗。

  1949年10月28日,陈然被国民党特务杀害于重庆渣滓洞附近的大坪刑场,牺牲时年仅26岁。他以自己的生命履行了对党的庄严誓言:“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为革命斗争到底!”

陈然誓死如归的共产党员

--------------------------------------------------------------------------------
  陈然(1923年--l949年),原名陈崇德,河北省香河县人。生于一个生活较充裕的家庭里。

  陈然读过小学,还上过职业学校。他在青少年时期,正值日本帝国主义入侵中国。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全国人民掀起了抗日救亡的运动。在进步思想影响下,陈然同志在19年于宜昌参加"抗战剧团",并到荆门、当阳、远安一带活动,不久他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41年,蒋介石反动派策划了"皖南事变"后,陈然辗转四川,在重庆中粮公司机器厂工作,并与党组织失掉了联系。但他仍然以一个革命者的姿态,积极投入各种集会活动。1947年2月28日,中共重庆办事处与新华日报馆被迫撤往延安。重庆的民主运动失掉了领导中心。在这异常黑暗和艰难的情况下,陈然和一些进步青年,办起了《彷徨》杂志,联系和团结了大批进步同志。1947年秋,重庆地下党为了开展对敌斗争,向国民党统治区的人民宣传我党的政策及胜利的消息,决定印发《挺进报》。当时,陈然是一家工厂的代理厂长,隐蔽条件比较好,因此党把负责油印分发报纸的工作交给了他。这时,陈然同志已经与党取得联系并重新入了党,而且担任《挺进报》的特支书记。为了完成党交给的任务,他努力钻研印刷技术,学习印刷知识。通过一段时学习和实践,他刻写的蜡纸,由印四、五十份增到印一千多份。

  为了把《挺进报》秘密发行出去,陈然同志千方百计把报纸伪装好,在深夜里寄发投放。后来除了印《挺进报》还印刷《反攻》及各种革命小册子。《挺进报》发行大大鼓舞了敌占区人民和进步人士的胜利信心。但《挺》的出现也大大震动了敌人,蒋匪特务机关曾三次下令,限期破获它。

  由于叛徒的出卖,《挺进报》遭到了敌人的破坏。l948月21日,党组织派人通知陈然,让他印完最后一期报纸,于23日把报纸运走,并保持高度警惕,随时准备转移。黄昏,陈然突然收到一位在敌人机关秘密工作的同志的来信,让他马上转移。但他为了把《挺进报》赶印出来,冒险留下继续工作。22日下午5时,陈然印完报纸,刚把蜡纸烧掉,特务就包围了他的住宅。陈然镇静地把出事暗号--准备好的扫帚,挂在窗台下的钉子上,以便通知市委来取报的同志,然后从容被捕。

  陈然同志被捕后,敌人害怕他传播消息,就把他单独囚"白公馆"楼上一间小牢房里。在敌人的监狱里,他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英雄气概。敌人对他施以各种刑罚,但他始终没有暴露党的机密,也没有说出任何一位革命者的名字。他大义凛然地承认自己是共产党员,《挺进报》是自己一个人干的。在特务的严密监视下,陈然同志仍然不忘记学习和党的工作。他通过楼板上的秘密孔道,和楼下狱中党组织取得了联系,并把通过秘密关系从国民党报纸上得来的消息,写在香烟盒和碎纸片上传给狱中的同志们看。

  但是,穷凶极恶的敌人并不甘心,他们一次又一次地逼迫陈然同志写"自白书"。敌人一次次的逼迫威胁,都遭到了陈然同志的严辞拒绝。后来,他被敌人这种无耻行为激怒,愤然写了《我的"自白"书》:

  任脚下响着沉重的铁镣,

  任你把皮鞭举得高高,

  我不需要什么自白,

  哪怕胸口对着带血的刺刀!

  人,不能低下高贵的头,

  只有怕死鬼才乞求"自由"

  毒刑拷打算得了什么?

  死亡也无法叫我开口!

  对着死亡我放声大笑,

  魔鬼的宫殿在笑声中动摇;

  这就是我--一个共产党员的自白,

  高唱葬歌埋葬蒋家王朝。

  这首"自白"诗,充分表现了陈然同志蔑视敌人、视死如归、坚信革命一定胜利的英雄气概。

  1949年10月28日,也就是在重庆解放前一个月、光明即将来临的时候,陈然同志被敌人在大坪枪杀了。和他一块遇难的,还有《挺进报》负责收听消息、编写稿件的成善谋同志,这对为革命呕心沥血的战友,在敌人的刑场上才得以相见,陈然同志死得非常壮烈,临刑前还高呼:"中国共产党!"高唱着:"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据后来脱险的同志说,陈然同志牺牲前打算写一首题目为《没有了我》的诗,中心意思是说,虽然我死了,但中国人民的革命事业一定胜利。是的,陈然同志虽然没来得及把这首诗写成文字,但中国人民已取得的伟大胜利事实,续写了他的壮丽诗篇!

  陈然同志的精神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