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伉俪陈觉、赵云霄夫妇

 


这是陈觉烈士遗书(上排) 和赵云霄烈士遗书(下排)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里有这样两件并列在一起的书信展品,一封是丈夫写给妻子的遗书,一封是这位妻子写给自己刚出生不久的孩子的遗嘱。写信人就是陈觉和赵云霄。

  陈觉原名陈炳祥,1903年生,湖南醴陵人,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赵云霄又名赵凤培,1906年生,河北阜平人,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陈觉、赵云霄作为第一批先进的中国青年,于1925年冬进入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在学习期间结为夫妻,1927年一道回国参加革命。1927年9月,赵云霄随陈觉到湖南醴陵参加了秋收起义,不久他们被调回湖南省委机关,组建湘南特委。1928年4月,由于叛徒告密,他们分别被敌人逮捕。反动当局对他们多次审讯,残酷折磨,但他们宁死不屈,表现了共产党人的高尚气节。1928年10月14日,陈觉在长沙牺牲。陈觉烈士牺牲前给爱妻的遗书中说:“云!谁无父母,谁无儿女……我们正是为了救助全中国人民的父母和妻儿,所以牺牲了自己的一切。我们虽然是死了,但我们的遗志自有未死的同志来完成。”1929年3月24日赵云霄给女儿留下了最后的遗嘱:“小宝宝,我很明白的告诉你,你的父母是个共产党员……我不能抚育你长大,希望你长大时好好读书,且要知道你的父母是怎样死的。……望你好好长大成人,且好好读书,才不辜负你父母的期望。”26日,赵云霄给襁褓中的女儿喂了最后一次奶,然后镇定地走向刑场,牺牲时年仅23岁。

革命烈士陈觉与赵云霄的遗书 

--------------------------------------------------------------------------------
  在军事博物馆的一个展柜中,并排陈列着两封烈士的遗书。它们的主人是一对年轻的伉俪,即著名的革命烈士陈觉与赵云霄。

  陈觉,1903年生,湖南醴陵人,原名炳祥。1924年在醴陵县立中学上学时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9月赴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

  赵云霄,1906年生,河北阜平人。1924年,考入保定第二女子师范学校。在校学习期间,积极参加学生运动。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9月受党委派赴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

  在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期间,陈觉与赵云霄由相识到相知,最终结为革命伉俪。在简朴的婚礼上,他们宣誓以革命事业为共同的奋斗目标,相约为革命奉献一生。

  1927年9月,正当全国笼罩在白色恐怖之时,陈觉与赵云霄学成回国。俩人在党组织的领导下,出生入死,一起在东北、湖南醴陵先后从事革命活动--组织游击队,建立小型兵工厂,发动醴陵年关暴动,带领农民开展武装斗争。1928年春,陈觉出任中共湖南省委特派员。与此同时,赵云霄被调回长沙在湖南省委机关工作,参加组建中共湘南特委。就在俩人为了革命而分离奔波的过程中,已怀有身孕的赵云霄于当年9月因中共湖南省委遭破坏而被捕;陈觉于10月在主持中共湘西特委工作期间,在常德被捕。被捕后的赵云霄与陈觉均被关押在长沙陆军监狱。残酷的国民党当局,使这对革命伉俪咫尺天涯!面对敌人的酷刑和威逼利诱,两人都大义凛然,不为所动。陈觉还痛斥了利用乡情前来劝降的一个法官。不久,敌人匆匆将俩人判处死刑。10月14日,陈觉未能见到自己的孩子,英勇就义,年仅25岁。赵云霄因怀有身孕,刑期推迟5个月。在这延长的5个月中,赵云霄将失去丈夫的悲愤深深地埋在心中,为了孩子,她坚强地面对着狱中的一切。翌年2月的一天,伴随着一声啼哭,一个女婴诞生了!这个不幸的女婴一出生就面对着人世的不幸。赵云霄流着泪将孩子抱在怀中,呼唤着自己早已想好的名字--"启明"!3月26日,赵云霄为孩子喂完最后一次奶,在长沙从容赴死,年仅23岁。

  陈觉在就义前4天,给妻子留下了一封生离死别的信。绝笔中饱含着革命志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英雄气概和对妻子的一往深情,以及对父母无限的感激和思念。

  赵云霄在就义前两天,给女儿留下了一封信。信中那一声声"小宝宝"的呼唤,分明是一曲人间亲情的绝唱,令人感到一颗搏动着的滴血的心所包涵着的强烈的献身精神和伟大的母爱。

  读着那已泛黄并破损的两封遗书,从那流畅工整的笔触中,看不到两个将死之人的恐惧,感受到的只是共产党人面对死亡的从容和满腔真情的流露。

  陈觉写给妻子赵云霄的信:

  云霄我的爱妻:

  这是我给你的最后的信了,我即日便要处死了,你已有身(孕),不可因我死而过于悲伤。他日无论生男或生女,我的父母会来抚养他的。我的作品以及我的衣物,你可以选择一些给他留作纪念。

  你也迟早不免于死,我已请求父亲把我俩合葬。以前我们都不相信有鬼,现在则唯愿有鬼。"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并蒂莲,夫妻恩爱永,世世缔良缘。"回忆我俩在苏联求学时,互相切磋,互相勉励,课余时间闲谈琐事,共话桑麻,假期中或滑冰或避暑,或旅行或游历,形影相随。及去年返国后,你路过家门而不入,与我一路南下,共同工作。你在事业上、学业上所给我的帮助,是比任何教师任何同志都要大的,尤其是前年我病本已病入膏肓,自度必为异国之鬼,而幸得你的殷勤看护,日夜不离,始得转危为安。那时若死,可说是轻于鸿毛,如今之死,则重于泰山了。

  前日父亲来看我时还在设法营救我们,其诚是可感的,但我们宁愿玉碎却不愿瓦全。父母为我费了多少苦心才使我们成人,尤其是我那慈爱的母亲,我当年是瞒了他(她)出国的。我的妹妹时常写信告诉我,母亲天天为了惦念她的在异国的爱儿而流泪,我现在也懊悔此次在家乡工作时竟不去见他(她)老人家一面,到如今已是死生永别了。前日父亲来时我还活着,而他日来时只能看到他的爱儿的尸体了。我想起了我死后父母的悲伤,我也不觉流泪了。云!谁无父母,谁无儿女,谁无情人!我们正是为了救助全中国人民的父母和妻儿,所以牺牲了自己的一切。我们虽然是死了,但我们的遗志自有未死的同志来完成。大丈夫不成功便成仁,死又何憾!此祝

  健康

  并问

  王同志好

  觉 手书

  一九二八、一○、一○

  信中所言的王同志指陈觉、赵云霄的婚姻介绍人王希闵,当时也关押在长沙陆军监狱,与陈觉同日遇害。

  赵云霄写给女儿启明的信:

  启明我的小宝贝:

  启明是我们在牢中生了你的时候为你起的名字,这个名字是很有意义的。因为有了你4个月的时候,你的母亲便被湖南清乡督办署捕于(到)陆军监狱署来了。当时你的母亲本来(是)立时(处)死的罪,可是因为有了你的关系,被督办署检查了四五次,方检查出来,是有了你!所以为你起了个名字叫启明(与你同样同生一个叫启蒙)。小宝宝!你是民国十八年正月初二日生的,但你的母亲在你才有一月有十几天的时候,便与你永别了。小宝宝!你是个不幸者,生来不知生父是什么样,更不知生母是如何人?小宝宝!你的母亲不能扶(抚)养你了,不能不把你交与你的祖父母来养你。你不必恨我,而(要)恨当时的环境!

  小宝宝!我很明白的告诉你,你的父母是共产党员,且到俄国读过书(所以才处我们的死刑)。你的父亲是死于民国十七年阳历十月十四日,即古历九月初四日。你的母亲是死于民国十八年阳历三月二十六日,即古历二月十六日。小宝贝!你的父母,你是再不能看到,而(且)也没有像片给你,你的母亲所给你的记(纪)念只有像片和衣物及一金戒指,你可作一生的惟一的记(纪)念品!

  小宝宝!我不能扶(抚)育你长大,希望你长大时好好的读书,且要知道你的父母是怎样死的。我的启明,我的宝宝!当我死的时候你还在牢中。你是不幸者,你是个世界上的不幸(者)!更是无父母的可怜者。小明明!有你父亲在牢中给我的信及作品,你要好好的保存。小宝宝!你的母亲不能多说了。血泪而(书)成。你的外祖母家在北方,河北省阜平县。你的母亲姓赵,你可记着。你的母亲是二十三岁上死的。小宝宝!望你好好长大成人,且好好读书,才不(辜)负你父母的期望。可怜的小宝贝,我的小宝宝!

  你的母亲于长沙陆军监狱署泪涕

  一九二九年三月二十四日

  令人痛心的是,被祖父母从监狱接出后抚养的小启明,并没有像母亲希望的那样"长大成人",而终因体弱多病在4岁时夭折。一个家庭就这样全部奉献给了革命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