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为人:用生命保卫中央文库的安全

--------------------------------------------------------------------------------
  陈为人,1899年9月出生于湖南省江华县,1918年入湖南衡阳省立第三师范学习,五四运动时期成为湘南学联成员。五四运动后到上海,在中国共产党上海早期组织的领导下,陈为人与俞秀松、罗亦农、张太雷等人一起组织创建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并成为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的第一批团员。1920年冬去苏联学习,1921年冬奉调回国,并加入中国共产党,被派往北京铁路工会工作,担任中共北方职工运动委员会书记,在铁路工人中发展党员,建立党的组织。

  1922年7月,被选为党的二大代表。同年9月,奉李大钊派遣到济南,协助王尽美、邓恩铭等发展山东党的组织。1923年3月,奉李大钊的派遣,到哈尔滨进行建党建团工作。同年6月赴广州出席党的三大。1924年1月,陈为人被调到中共上海区委执行委员会从事工人运动。同年12月,奉调北京任中共北方区委执行委员会组织部长兼职工委员会书记。

  1927年5月,陈为人出席党的五大。会后,任中共顺直省委秘书长兼组织部长。党的八七会议后,党中央派他赴东北传达会议精神,并筹组中共满洲省委,同年10月任大革命失败后第一任中共满洲省委书记兼宣传部长。

  1928年12月和1931年春,陈为人在沈阳和上海两次被捕入狱,在狱中忠贞不屈,坚守党的秘密,组织狱中党支部,领导狱中同志坚持斗争,均经党组织营救出狱。

  1932年下半年,在白色恐怖极为严重的形势下,中共中央领导机关不得不从上海迁往中央苏区。陈为人和妻子韩慧英(党的地下交通员)奉党中央派遣,留在上海,负责中央文库的管理工作。他对妻子说:“我们受党的委托,定以生命相护。”他和妻子以开设湘绣店为掩护,白天扮成商人,晚上关起店门,在密室里通宵达旦地整理文件档案。为了不引起敌人注意,他们不得不常常搬家,长期的奔波劳累、生活的极其艰险和两次入狱的折磨,使陈为人染上了严重的肺结核病,经常咳血不停。但是他们以顽强的革命毅力,克服难以想象的重重困难,用生命保卫了中央文库的安全,最后把中央文库大量党的机密档案和珍贵历史文献全部完整、安全地交给了党。1937年3月,陈为人在上海病逝,时年38岁。1945年党的七大追认陈为人为革命烈士。

记哈尔滨第一个党组织的创建人之一陈为人

--------------------------------------------------------------------------------
  陈为人原名陈蔚英,曾用名陈涛、张敏等。1899年出生在湖南省江华县一个农民家里。1918年考入衡阳县省立第三师范学校,在学校读书时接受革命思想,积极参加学生会的工作,1919年"五四"运动后到上海。在上海期间,他认识了李启汉等进步青年,开始接受马克思主义学说,走上了革命道路。1920年夏,陈为人和罗亦农、张太雷、李启汉等组织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并首批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1年初,陈为人先后在济南、北京等地从事革命活动。1923年3月,陈为人受党的委派同李震瀛一起到东北建党,首先来到哈尔滨开展工作。

  陈为人来到哈尔滨后,与李震瀛商量,《晨光报》是可以利用的阵地,于是,陈为人和李震瀛到《晨光报》社工作,并以记者的公开身份作掩护,广泛地与文化团体和知识界人士接触,因势利导地进行革命宣传,他们的建党工作就在这里开始了。

  1923年9月1日,日本国内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大地震, 灾情严重,伤亡很大, 陈为人为此写了一篇评论,登在《晨光报》的《寸铁》专栏里,抨击日本帝国主义对外侵略掠夺的罪行。评论登出后,引起了日本驻哈尔滨总领事的不满,攻击《晨光报》内有"暴烈分子",有碍中日邦交。趋于形势所迫,陈为人、李震瀛决定退出《晨光报》社。在他们退出《晨光报》之后,陈为人体会到,开辟党的工作,利用新闻报纸是很重要的。它不仅是进行革命宣传的有力工具而且也是联络各界人士,培养进步青年的纽带。于是由陈为人提议,决定正式创办哈尔滨通信社。这既是党的重要宣传阵地,又为开展秘密工作开辟了据点,同时还与哈尔滨无线电台建立了联系,凡是电台收到的英俄文电讯稿,由陈为人、李震瀛译成中文,对那些带有反帝和进步内容的新闻稿件,巧妙地加以改编,供哈尔滨及外埠报刊使用。陈为人还以通讯社记者的身份,深入各地和机关团体进行采访,编辑了不少反映劳动人民苦难生活和遭遇的稿件,进一步扩大了影响和发挥出其反帝反封建的宣传作用。后来由于哈尔滨无线电台突然提出中断联系,不再提供电讯稿,给哈尔滨通信社开展工作造成了困难。为此,陈为人等决定停办哈尔滨通信社。

  通信社停办后, 陈为人、李震瀛为传播马列主义, 培养进步青年,建立党团组织,于1923年11月中旬(经哈尔滨地方当局批准)办起了"哈尔滨青年学院"。学院以研究学术,交换知识,宣传文化,改善社会为宗旨,吸引一些青年参加学习。陈为人在讲课时由浅入深地介绍马列主义学说,介绍俄国十月革命经验,要求学生不要死读书,要联系社会,改造社会,学以致用,参加学习的人数日渐增多。后来由于反动当局派特务进行监视捣乱,只好停办。但通过办学已在哈尔滨部分青年中播下革命的火种,也为党办平民教育积累了经验。

  陈为人在哈尔滨期间,无论参加新闻工作,还是办青年学院,主要目的是开辟哈尔滨的革命工作, 发展党团员,创办哈尔滨党的组织。1923年7月,陈为人在哈尔滨进步青年中发展了汪洁曼(教员)、马新吾(工人)等五人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在此基础上成立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哈尔滨支部。1923年10月,在陈为人领导下,又创建了哈尔滨第一个党组织--中共哈尔滨组。它也是东北地区第一个党组织。

  陈为人在哈尔滨工作,总共只有八、九个月时间,但他为了开辟党的工作,历尽辛苦,出生入死,坚持不懈地进行革命活动,表现了高度的自我牺牲和坚忍不拔的精神。

  中共哈尔滨组的创建不仅为哈尔滨,也为整个东北地区的党组织建立、发展开辟了道路,奠定了基础,而且使该地区人民反帝反封建军阀的斗争进入了一个崭新阶段。他的光辉业绩,在哈尔滨和整个东北地区党的历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工作在李大钊身边的陈为人
李文乾 

--------------------------------------------------------------------------------
  1924年12月的一天,面容清瘦的陈为人手提简单的行李,步履稳健地随着拥挤、喧闹的人群走出北京火车站。

  陈为人这次从上海到北京,是奉组织之命,任中共北方区委组织部长,并兼任职工运动委员会书记,协助李大钊领导整个北方区的工人斗争。

  能来到李大钊身边工作,亲聆他的教导,陈为人感到非常兴奋和激动,第一次跟李大钊见面的情景又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那是1919年5月底的一天,19岁的陈为人在北大红楼一间简朴的房子里第一次见到了李大钊。那天,李大钊穿着一件大夹袍,头戴一顶黑礼帽,面带微笑、诚朴谦和,这与陈为人想象中西装革履一脸威严的名教授判若两人。百闻不如一见呀,陈为人想。原来,早在几天前陈为人就来到了北京大学,从三院礼堂到红楼,再到学生公寓,他走遍了北大的每一间房子,始终未能见到李大钊。陈为人于是先在一位同乡的同学公寓里住下来,静待时机。在同乡处,他见到了后来共同从事革命工作的何孟雄、缪伯英等进步青年学生。也就是在这里,通过与他们交谈,陈为人对青年导师李大钊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如果说过去对李大钊的认识还停留在他深邃的思想和启迪人思索的文字上,此时,李大钊的形象更清晰了,热爱青年、诲人不倦、热情谦虚。

  陈为人怀着激动的心情来到李大钊寓所,两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欢迎你。”李大钊热情地说。李大钊简要地介绍了工作情况后问陈为人:“你有什么好主意?”

  陈为人根据国民党右派在北京猖狂活动,妄图成立由他们一手控制的“工界联合会”,以对抗和破坏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工人运动,向李大钊建议,将工人组织发动起来,开展工人罢工,反击国民党右派的猖狂进攻。

  李大钊赞赏地点了点头。

  物换星移。1925年的春天在不知不觉中又来到了人间。在料峭春寒中,财政部印刷厂工人自发地起来罢工了。陈为人知道这一消息后,立即向李大钊作了汇报。随后骑上单车奔往该厂,了解罢工的具体情况。

  对这个印刷厂陈为人是熟悉的,过去他因宣传革命几次来到这里,不少工人的名字他都能叫得上口。陈为人走进印刷厂,见工厂处于瘫痪之中,机器停止了往日的喧闹,静静地立在厂房里,大部分工人游行去了。当一些工人知道他是中共北方区委工运领导人时,纷纷围上来,向他汇报了与老板谈判,要求提高工资,否则决不复工等罢工情况。陈为人十分赞成工人的做法并以他丰富的斗争经验为他们如何坚持罢工、怎样与资本家谈判作斗争,提供了具体指导。

  由于北洋政府先是假装答应工人提出的要求,以分化瓦解罢工队伍,同时,派出军警镇压,并开除了为首的三名工人领袖,罢工未能继续坚持下去。

  财政部印刷厂罢工失败后,责己甚严的陈为人深感自己工作没有做好,一连几天不说一句话。

  李大钊见陈为人因为罢工失败而闷闷不乐,便宽厚温和地安慰道:“责任不在你身上,只恨敌人太狡猾了。” 李大钊的关心令陈为人十分感动,他很快振作了精神:“我想首先对被工厂开除的工人给予救济,帮助他们解决生活上的困难,以他们为重点进行革命宣传,播下革命的种子。”

  李大钊高兴地说:“这样很好。”

  随后,陈为人把失业工人召集起来,耐心地向他们讲解,大家逐渐明白了许多道理,心开阔了,眼明亮了,阶级觉悟有了很大的提高。被开除的三位工友和厂里的几位罢工积极分子,首先被吸收入党,成立了北京市区第一个工人党支部。

  在听取陈为人对北京工运的情况汇报后,李大钊问道:“你觉得财政部印刷厂工人罢工失败的原因是什么?”经此一问,陈为人因劳累过度和营养不良而显得苍白的脸泛起了红晕。见陈为人低头不语,李大钊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和蔼地说:“我看这次罢工失败的主要原因是缺少党组织统一有力的领导,广大工人没有拧成一股绳,这才被狡猾的敌人各个击破。”李大钊一语中的,令陈为人茅塞顿开:下一步应该在报馆、印刷行业工人中发动罢工。印刷行业的工人大都有一定的文化,对于革命的新事物、新观念比较容易接受,从这里着手发动工人群众罢工,成功的把握大。

  陈为人立即进行深入宣传和周密组织,团结和培养了一批骨干分子,通过他们串联发动,迅速成立了报业、印刷业工会并举行了罢工,抗议资本家对工人的残酷剥削和压迫,要求增加工资,减少工时。罢工坚持了三天,胜利结束。接着,陈为人领导北京市1800名印刷工人举行了前所未有的大罢工,迫使全城27家报馆停止出报多日,显示了北京的工人阶级在党的领导下觉悟起来的巨大力量。

  陈为人充分利用当时有利于革命的大好形势,发动曾参加“二七”大罢工的京汉铁路印刷工人刘鉴堂和工人骨干林维翰等在东琉璃厂太平巷一号组织起工人俱乐部,并相继按行业成立了印刷、人力、搬运、五金、机械等产业工会,随后他们将部址迁往宽阔的南池子内小苏州胡同五号,继续接受电灯公司、自来水公司、财政部印刷局、电话局等工会的加入。随着各产业工会的纷纷建立和加入工厂俱乐部,成立北京市总工会,加强对各工会组织领导的条件日益成熟。

  1926年1月1日,北京市总工会宣告正式成立。

  这一天,数千工人像过节一样喜气洋洋地聚集在北大三院门前,庆祝自己的组织成立。在一个临时搭起的简易讲台上,陈为人精神振奋,大声宣读了自己起草的《北京市总工会第一次对时局的宣言》,表达了北京工人的政治主张和对国事的热切关注。

  北京市总工会成立后,举办了职工训练班。陈为人亲自授课,详细地向学员们讲述苏联职工运动的历史及其现状,用大量生动的事实,从组织、活动、功能、干部、人事及其训练方法阐明职工工会在苏联革命历史上的重要作用和现实意义。怎样才能做好职工运动呢?陈为人结合自己几年来在南北各地从事工运的丰富经验指出:“我们中国职工运动的人们,有的以为能吃苦耐劳就是做职工运动的本领,固然做职工运动要吃苦耐劳,然而,尤需要有做职工运动的知识。”

  党团员队伍的不断发展壮大,迫切需要对他们进行教育,以提高思想觉悟和政治素质,适应革命发展的要求。这时,李大钊交给陈为人一个新的任务,筹办中共北方区委党校。

  经过反复考察,陈为人选定了石老娘胡同的北大三院作为中共北方区委党校校址。首届学员有来自北京和北方各省市的党团员骨干200多人。陈为人亲自担任教员,专门负责讲授职工运动的课程。他丰富的工作经验,深厚的理论基础和杰出的组织才能,朴实谦和的态度,透彻明了的讲解,给学员们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1925年11月,中共北方区委决定借助冯玉祥部有爱国心的官兵的力量,联合国民党北京执行部,发动一次以推翻反动政权,建立国民政府为目标的群众革命运动。

  这就是著名的首都革命。

  李大钊组织成立了行动委员会,负责统一指挥这次革命行动。陈为人作为行动委员会的主要成员,拟定了这次暴动的行动计划,组织革命队伍进行秘密训练。他把参加这次行动的革命群众分别编成了工人保卫队、学生敢死队、农民自卫队和以医大学生为主的救护队,实行军队编制。

  随后,陈为人深入工人、学生当中进行宣传发动。在琉璃厂高级师范学院,他针对研究系、交通系和国民党右派对共产党的污蔑,作深入细致的发动工作,使广大师生认识到只有共产党才能不断地去推进民族革命运动;只有共产党才是我们真正的领导者。陈为人还列举了共产党中的著名人物,他们除了天天过那种刻苦奋斗的生活外,没有一个人做军阀和帝国主义者的走狗,没有一个人做出卖国家和人民利益的勾当。

  陈为人精力总是十分旺盛,不分白天黑夜地工作。大家睡了,他还未回,第二天早上大家还在睡梦中,他又出去工作了。

  在陈为人等人的努力下,宣传发动工作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广大工人、学生和市民的革命热情空前高涨。

  11月8日,一场以推翻段祺瑞政权和建立“国民政府”为目的的革命运动在北京爆发了。这天下午,各学校的学生敢死队和各工厂的工人保卫队开始出动,号召人们起来革命的标语贴满了墙壁,数十万张传单在人群中飞舞,屋顶上竖起的革命红旗迎风招展,革命的空气迅速弥漫了全城。到下午两点,神武门前已是人山人海。群众队伍都像训练有素、纪律严明的军队一样,前边是学生敢死队和臂缠红布的工人保卫队,中间是一般群众团体和市民,最后是看护队。大家在神武门前举行了示威大会,然后浩浩荡荡地向段祺瑞政府所在地前进。因执政府已停止办公,陈为人等又指挥游行队伍转而开往段祺瑞的住宅,准备驱逐这个卖国贼下台。

  由于参加这次运动的国民党右派进行告密,出卖了革命,反动政府早已作了严密的防范,革命行动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

  经过“首都革命”的洗礼,陈为人的斗争经验变得更丰富了。他踏实忘我的工作作风和在斗争中表现出的机智勇敢、沉着冷静、勇往直前,深得李大钊的喜爱和赞赏。

  李大钊常对陈为人说,干革命不仅要了解和掌握马克思主义的一般原理,而且要专心研究中国革命的实际问题与策略。青年人要有实干精神,“不驰于空想,不鹜于虚声。”

  有一件事令陈为人终生难忘。

  1925年,以张家口为中心的内蒙古许多地区建立了党团组织,为了更好地团结蒙、汉各族劳动人民共同进行革命斗争,中共北方区委决定成立工农兵大同盟。李大钊于这年冬亲赴张家口指导这项工作。他到那里后,不是浮在上面,作些一般性的指示,而是深入到劳动群众中去了解情况。

  冯玉祥当时曾派人去找他,发现他在工人宿舍里,和工人一同睡在只铺了一层干草的地上。李大钊深入群众,踏实的工作作风给陈为人很深的教育。

  1926年3月12日,日本帝国主义借口大沽口事件向中国政府提出抗议,并纠合英美德意荷比西等国公使向中国政府发出最后通牒,限48小时答复。与此同时,各帝国主义军舰也云集大沽口,陈兵海上,以武力相威胁。

  3月16日,陈为人、陈乔年等人在北大一院召开有100余人参加的党的活动分子会议。陈为人在分析了首都蓬勃发展的革命形势后,提出了发动群众示威游行,向执政府请愿,坚决抵制帝国主义的最后通牒,驱逐八国公使的主张,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次日,李大钊在北大三院召开国民党北京特别市党部、北京学生总会、北京总工会等200多个团体联席会议,会议通过决议,要求政府严正驳复八国通牒,驱逐八国公使,废除不平等条约。会后,他们组织全市各学校、各团体的代表团分两队赴国务院、外交部请愿。但是,以卖国为能事的段祺瑞政府,却用屠杀群众来换取帝国主义更多的支持,当场重伤6人,轻伤数人。

  这起流血事件激起了广大群众的更大的愤怒。3月18日,北京各界200多个社会团体、10余万群众在天安门前举行了反对八国最后通牒示威大会。会场上挂着前一天请愿受伤代表的血衣,上面写着“段祺瑞铁蹄下之血”8个大字。大会异常激愤,与会人员个个热血沸腾,义愤填膺,准备与帝国主义决一死战,大会通过了通电全国民众,驳回最后通牒和驱逐八国公使出境等6条决议。

  会后,陈为人跟随李大钊等同志组织各路群众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活动。在游行队伍进入铁狮子胡同执政府门前的广场后,段祺瑞的军警封闭了广场上仅有的两个出口,开始了血腥的屠杀。其时,5位代表正在交涉中,预先埋伏的卫队士兵手持大刀、刺刀、木棒向游行请愿的群众猛冲、乱打,继而又用排枪射击,长达半个小时之久,广场上淌满了鲜血,人们一排一排地倒下。当场死亡26人,重伤200余人。后经医院抢救无效又死亡21人。陈为人一面指挥队伍撤退,一面布置抢救受伤的群众。

  惨案发生的当天晚上,陈为人协助李大钊召开中共北方区委、共青团北京地委联席会议,会议决定一定要把斗争进行到底,对伤者进行慰问,为牺牲的同志举行追悼会,进一步揭露段祺瑞政府的反动卖国本质。

  陈为人这次在李大钊身边工作整整两年半的时间,共同的革命理想和奋斗目标,使他们之间结下了深厚的友谊,陈为人更是在革命工作中处处感受到青年导师李大钊的教诲和帮助,李大钊的思想、人格给陈为人以极大的影响。

  1927年5月初,正在武汉出席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和第四次全国劳动大会的陈为人获悉:李大钊在北京被奉系军阀头子张作霖残酷杀害。

  陈为人惊呆了,这位坚强青年的眼泪不能遏制地流了下来。他回忆起在李大钊同志身边工作的一个个难忘的日子里,李大钊对自己的教导、关心、和帮助。想到李大钊对党的事业的赤胆忠心与对同志的真诚和热情;想到李大钊不顾个人安危,坚守党的工作岗位,最后慷慨就义的壮举,真是革命者的楷模。

  陈为人满含深情和悲愤,参加了武汉国民政府及各界人士为李大钊举行的追悼会,他的耳边回荡着李大钊的坚强话语:革命者播下了革命的种子,将来一定会取得丰收!

陈为人:再燃东北燎原星火的满洲省委书记 
远帝红

--------------------------------------------------------------------------------
  迅速组建党组织,有效实施统一领导,在白色恐怖中开拓性地开展工作。这就是陈为人—— 中共满洲省委首任书记留给后人的历史形象。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东北人民顽强奋斗的光辉历史上,“陈为人”是一个不能忽略的名字。作为我党早期党员、北京工人运动的领导人之一,陈为人1923年曾受李大钊委派到东北开展党的工作。1927年党的“八七”会议后,又被党派来东北组建满洲省委。从1927年10月组建省委到1928年12月被捕,他三次连任省委书记。在此期间,他首先建立了中共满洲省第一届临时委员会,恢复、整顿和发展了党的组织,先后成立了哈尔滨市委、延边区委、奉天(沈阳)市委、关东县委、辽阳区委等党的地方组织,同时成立了工会等革命群众组织,团结、领导东北的广大民众,开展经济、政治斗争。辽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党史专家安振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高度评价陈为人的革命功绩,并披露了陈为人一些鲜为人知的往事。

  肩负重任组建满洲省委

  1927年4月,蒋介石在上海发动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全国革命形势转入低潮。同月,奉系军阀张作霖开始捕杀共产党员和国民党左派,中共北方区委领导人李大钊被杀害,东北地区的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4月17日,中共北满地委和基层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党员由140人锐减到30人,地委主要领导仅剩4人。此后,奉天市委书记任国桢、大连市委书记邓鹤皋等党团干部相继被捕。吉林、长春等地党的活动也近于停顿。

  据介绍,1927年10月14日,陈为人肩负着党中央赋予的传达“八七”会议精神和在东北组建满洲省委的重任,与妻子韩惠英(原名韩惠芝)来到奉天。

  陈为人按照中央的部署和要求,着力先把满洲省委组建起来,然后逐步恢复各地党组织并开展工作。

  1927年10月24日,经过10天的紧张筹备,东北地区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在哈尔滨道里七道街阮节庵家里召开。到会的有东北各地党的活动分子14人,代表着东北地区200多名党员。会上,陈为人传达了党的“八七”会议精神,并主持通过了《我们在满洲的政纲》等纲领性文件,成立了中共满洲省委第一届临时委员会。陈为人被选为省临委书记兼宣传部长、秘书长。

  机智勇敢地开展地下工作

  紧张的工作随即展开。在“奉天的十里洋场”——— 北市场,陈为人租了一处坐北朝南的四间硬山式青砖瓦房。陈为人当时党内的职务是省委书记,没有公开职业,这样在外边活动很不方便,就是租住房子也不方便。于是陈为人假称是烟草公司的“帮办”掩人耳目,遇到查户口的也可以搪塞过去了。

  安振泰告诉记者,20多年前,他曾面对面地记录了沈阳市第一个女共产党员、曾任满洲省委秘书的张光奇的珍贵回忆。

  张光奇1928年 3月被调到满洲省委机关做秘书工作,负责抄写、刻印材料,发放文件,用药水写秘密信件和指示,给基层组织邮发活动经费等。张光奇当时的公开职业是省立第八小学的教员,白天上班,党内的工作都是晚上做。陈为人的妻子韩惠英当时也住在机关,与张一起工作。张与陈为人夫妇在一起工作了六个多月。

  “当时年仅29岁的陈为人高高瘦瘦,面色稍显苍白,带南方口音,成熟老练,看上去有30多岁。”张光奇说,当时,陈为人提包里装的全是文件、传单和其他宣传品,每天“上班”时带出去的是须上报和下发的,带回来的是上级来的指示或下边的汇报。各方的文件、材料都要经过机关周转,有的要在机关暂存,当时的省委机关是保密的。张在机关工作期间,只见到省委组织部长吴丽石来过两次,其他同志都未来过,开会都在外边。所有文件材料都由陈为人亲自带出、带回。陈为人胆大心细,张光奇在机关工作的几个月中,他一天也没有停止过紧张的活动,但从未发生过意外。

  陈为人工作干练,张和韩记录其口授内容往往就是成形材料。当时因为工作需要,机关在福安里时雇了个50多岁做饭的老太太。为了保密,刻蜡版、油印等工作得到晚上八九点老太太睡觉后才能进行,因此经常工作到深夜。有时大家困了,陈为人就讲故事。一次,他给同志们讲了这样一件事:一个同志被捕了,在押解途中,这个同志几次想解绳逃跑,残忍的敌人竟将他的一个手指剁掉了。这个同志没有屈服,反而镇静地把断指拣起来,说接上手指好继续干革命。“他就是这样,从来不是硬让你干什么,总是启发你自觉地干,高高兴兴地干,而且不觉得苦和累,这里显示了他高超的领导艺术。”言谈之中,张光奇对陈为人的领导艺术表露出由衷的钦佩。

  张光奇的家住在小南关,为了工作,张住在机关里,一星期回一次家。一个大姑娘住在外边,容易引起家里人的疑问和邻里亲友的猜疑甚至非议。张假说韩惠英是其师范同学,家住其工作的第八小学附近,张上班离家太远,就住在韩的家里。陈为人考虑这些事很细致周到,在星期天张光奇回家的时候,他们夫妇常抱着孩子到张家串门儿,称张的母亲为老干妈,称赞张光奇有出息,并说将来“生意”做好了,就到北京去,到时候来车接老干妈去过好日子……唠得热热乎乎的。往来得多了,张家人和周围的邻居也就都习以为常了。

  开拓进取赢得良好工作局面

  陈为人坚定的信念和高超的工作艺术对党内同志产生了强大的凝聚力,环境的艰苦砥砺了党员们的斗志,激发了他们的工作热情。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到1928年底,满洲省委所属下已有三个县委(哈尔滨、吉林、关东),三个区委(奉天、沈北、延边)及抚顺、台安、安东(丹东)等特支,发展党员270多人。全东北的党组织得到了恢复和发展。

  在白色恐怖的环境中,陈为人带领省委一班人全力投入到领导满洲工农革命运动中。根据各地的具体情况,满洲党组织领导的工人运动在北满以中东路、吉长铁路、哈尔滨城市工人为主,在奉天,以兵工厂、奉海路、京奉路为重点开展工作。在抚顺、本溪湖、鞍山则侧重于矿工的斗争,在大连,以南满铁路为重点,与安东、营口等地的工人运动相呼应,并责成大连市委注重码头、油房、电气等行业工人的斗争。陈为人派省临委工运部长王立功到奉天烟草公司工具房做杂工,在工人中做宣传鼓动工作,培养工人骨干,为建立党组织和开展工作打下良好基础。陈为人还经常深入到工人群众之中,帮助奉天兵工厂的党组织发动了全厂工人反稽查压迫的罢工斗争和三次规模较大的反对剥削压迫,要求增加工资、奉票改银圆的怠工、罢工斗争,都取得了一定的胜利。与此同时,沈北、延边、台安等地农民运动和各地反日斗争也大有起色。陈为人带领省委一班人的开拓性工作,使党在东北的工作有了良好的开端。

  最为可贵的是,陈为人能够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对“八七”会议后党内形成的“左”倾盲动路线,他不是一概盲从,而是从东北地区实际情况出发,对符合实际情况的路线方针积极贯彻执行,对不符合实际的 “盲动主义”错误路线方针,采取了“盲而不动”的态度,使东北地区的革命事业不但没像关内损失得那么严重,反而有了明显发展。

  1928年10月,周恩来参加中共“六大”和共产国际“六大”后,从莫斯科回国途经奉天,来到满洲省委。周恩来把“六大”精神向满洲省委做了进一步的阐述,同时听取了陈为人的汇报。当陈为人谈到奉天兵工厂的党、团组织领导工人群众开展多次斗争时,周恩来非常高兴,亲自到兵工厂看望了部分工人党员,勉励他们做好工人中的党的工作,陈为人和党员们备受鼓舞。

  沉着冷静组织狱中斗争

  1928年12月24日,在奉天大东边门外黄土坑地下党员牛思玉家里,陈为人主持召开了中共满洲省委扩大会议。到中午时,10多名警察破门而入,与会的14人全部被捕,被集中关押在小南门第一监狱。

  在长达七个月的监狱生活中,敌人所用严刑拷打、分化瓦解和威逼家属等软硬手段,均告失败。陈为人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保护组织和同志们的安全,将个人安危置之度外。一次,军法处长破例在下午提审陈为人、吴丽石、唐宏经、王鹤寿等人,按惯例在下午提人都是要枪毙的。面对死神的威胁,他们个个从容镇定。陈为人告诉大家:“咱们在刑场上不要喊口号,以免暴露其他同志。”不料,这次提审是该军法处长以吴丽石老乡的身份对他们进行“争取教育”,训斥一通了事。之后,陈为人和同志们在狱中通过墙洞和放风时间传纸条,相互鼓励,坚决经受住考验,与敌人斗争到底。在党组织的积极营救下,1929年7月,陈为人和其他同志一起出狱。出于安全考虑,陈为人出狱后暂时住在旅馆里,在得知组织上调他到上海工作后,他又踏上了新的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