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南英豪——陈文杰

-------------------------------------------------------------------------------
  陈文杰,原名柴水香,又名柴志福。1903年生,浙江宁波人。早年在工厂当雇工,参加过反帝爱国运动。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宁波地委职工运动委员会委员、宁波总工会手工业工会主席,从事工人运动。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到武汉,7月入贺龙部第20军3师教导团学兵队当兵,随部参加南昌起义。

  后随起义军南下广东。9月起义军在潮(安)汕(头)地区作战失利,他回到宁波,任中共宁波市委书记,继续领导工人运动。

  根据党的八七会议确定的土地革命和武装起义的总方针,中共浙江省委制定了《浙东暴动计划》。1927年11月,省委负责人王家模由杭州赴宁波传达该计划,由于叛徒告密,刚到温州即被逮捕。国民党随即在浙东各地大肆搜捕共产党人。陈文杰冒着随时可能被捕的危险,坚守岗位,及时组织其他同志转移、撤退,自己则于11月底被国民党当局逮捕。1929年被保释出狱后到上海,根据党的指示去浙南工作。同年10月来到浙江永嘉(今属温州)地区,组织农民赤卫队,开展游击斗争。1930年5月到楠溪,与胡公冕、金贯真一起组建中国工农红军第13军,任政治部主任,6月任中共浙南特委军事委员。陈文杰担任政治部主任期间,红13军的政治工作搞得有声有色。大力开展政治教育,鼓舞部队士气;严明军纪,严格执行党的政策;部队每到一处,陈文杰都亲自做群众工作,扩大了红军的政治影响,部队日益壮大。在金贯真牺牲、胡公冕去上海向中央汇报的情况下,任代理政治委员的陈文杰军政一肩挑,率部转战温州地区,指挥攻打缙云、后渠等战斗。

  陈文杰身为红13军的领导人,始终保持普通一兵的本色。部队开饭时,他总是替哨兵站岗,让哨兵吃完饭自己再吃;行军途中,他经常把草鞋送给战士,自己赤着脚,在发烫的山路上行走,脚板都烫起了泡,战士们亲切地称他为“赤脚大仙”;宿营时,他总要去巡视几遍;部队开拔,他亲自去检查群众纪律。由于过度操劳而病倒,9月养病时,因叛徒告密被捕。敌人对他软硬兼施,耍尽一切手段,施以各种酷刑。陈文杰视死如归,坚强不屈,没有半句口供。21日于温州市郊松台山英勇就义,年仅27岁。

“赤脚大仙”
红十三军政治部主任陈文杰 
曾林平 

--------------------------------------------------------------------------------
  陈文杰(1903—1930),原名柴水香,宁波人。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8月参加南昌起义。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五军政治部主任。1930年9月因叛徒出卖,在温州松台山牺牲。

  1930年9月21日下午4时左右,天阴沉沉的。从温州市区通往松台山刑场的路上,一辆黄包车在一群荷枪实弹的国民党军警押送下缓缓驶过。黄包车上,昂首挺胸坐着一位红军将领,他就是红十三军政治部主任陈文杰。

  陈文杰,原名柴水香,1903年出生于宁波市区一户贫苦劳动人民家庭。他原是宁波一家绸厂的工人,因积极参加工人运动,于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根据党的指示赴武汉从事革命活动。他曾在贺龙部队里当过兵,参加过南昌起义。在潮州战役中被敌人俘虏,逃出后沿路乞讨回到宁波,重新接上党的关系。但1927年12月因参与组织农民暴动再次被捕,好在真实身份没有暴露,经各方努力营救,于1929年上半年被保释出狱。出狱后,他在杭州、宁波等地找不到党的组织,就转往上海,终于与党组织接上了关系。1929年夏天,党中央为加强对浙南农民武装斗争的领导,决定派他到浙南工作。于是,他化名陈文杰,从上海启程前往温州。

  陈文杰来到浙南的时候,正逢浙南农民运动风起云涌、农民武装纷纷建立之时,为他提供了大献身手的好时机。根据中共永嘉中心县委的安排,他来到永嘉莲花心,以此为中心,深入群众,访贫问苦,把附近的农民都发动起来,成立了农民赤卫队。当时,莲花心附近的新桥设有一个国民党警察所,警察经常出来掠夺群众财物、骚扰百姓。陈文杰率领200多个赤卫队员,袭击了新桥警察所,缴了所内所有警察的枪械,只有一个警长负隅顽抗,被陈文杰一枪击毙。事后,国民党浙江省保安团调遣兵力前来镇压,陈文杰带领三四百名赤卫队员上山开展游击战争。

  1930年5月红十三军成立后,陈文杰担任政治部主任。但红十三军成立不久,政委金贯真就牺牲了,军长胡公冕后来又去上海向党中央汇报工作,实际上领导整个红十三军的重担就落在了陈文杰身上。在他的领导下,红十三军打了不少胜仗,其中影响最大的是1930年8月攻克缙云县城的战斗。在战斗开始前,陈文杰就预先到缙云了解敌情,在战斗过程中他又身先士卒,率领红军战士英勇冲锋,终于攻克了缙云城。对这次战斗的胜利,中共中央机关报《红旗日报》曾予以报道。在缙云战斗后,陈文杰又指挥部队攻打了土豪劣绅集中的永嘉后渠,使温州城内的敌人吓得乱作一团,宣布全城特别戒严。

  陈文杰不仅是一个优秀的军事指挥员,也是一个杰出的政治工作者。作为红十三军的政治部主任,他非常重视部队的政治建设。他亲自讲课,向广大指战员进行政治思想教育和纪律教育。每次部队开拔时,他都留在最后亲自检查群众纪律,不准擅动群众一针一线,凡有抢掠群众财物者,即严惩不殆。正是由于严明的军纪,使红十三军的威信大大提高,队伍在一段时间内迅速壮大。

  陈文杰虽然是红十三军的主要领导人,却始终保持普通一兵的本色,事事处处以身作则,为人表率。他给自己立了几条规矩:部队开饭时,他代替哨兵站岗,让哨兵先吃然后自己再吃;宿营时,晚上总要到战士睡的地方巡视好几遍,然后才能放心休息。当时,红军的物质条件非常艰苦,部队行军全靠一顶大箬笠遮雨挡太阳,有的战士箬笠丢了,他就摘下自己的箬笠给战士戴。有的战士草鞋穿烂了,他就脱下自己的鞋给战士穿,自己则经常赤着脚,在滚烫的山路上行走,有时脚底都烫起了泡。战士们看到这些情景,心里都十分感动,亲切地称自己的政治部主任为“赤脚大仙”。从此,“赤脚大仙”的美名在全军广为传扬。

  陈文杰日夜为部队操劳,终因劳累过度而病倒,被送到永嘉上董养病。但是,由于叛徒的出卖,1930年9月18日,陈文杰不幸被捕。敌人企图从陈文杰口中得到红十三军的机密,对他软硬兼施,威逼利诱。但陈文杰视死如归,坚不吐实。敌人恼羞成怒,于9月21日对陈文杰下了毒手。在前往刑场的路上,陈文杰高声向群众宣传:“杀了我陈文杰一个人不要紧,会有人替我报仇的。我们红军是杀不完的,杀了父亲有儿子,杀了儿子有孙子,世世代代闹革命,最后总要打倒国民党反动派,把敌人送进坟墓!”他从容不迫,高呼口号,英勇就义。

  陈文杰牺牲后,敌人割下他的头颅,用铁丝穿起来,悬挂在温州城头“示众”。当天晚上,群众冒着生命危险,取下了他的头颅,把他的头和身躯分两处埋葬。直到温州解放后,他的遗体才得以合拢迁葬于温州翠微山烈士公墓。

浙南英豪
陈文杰:军政要职一肩挑 普通一兵保本色
杨小春

--------------------------------------------------------------------------------
宁波反帝浙南同,

星火燃烧起飓风。

军政肩挑双要职,

坚同战士一样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