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著名战斗英雄――董存瑞

--------------------------------------------------------------------------------

  在河北省隆化县北郊,长眠着模范共产党员、全国著名战斗英雄董存瑞的英灵。在苍松翠柏中,矗立着一座雄伟的纪念碑,碑上铭刻着朱德总司令的题词:“舍身为国,永垂不朽!”

  董存瑞,1929年生,河北省怀来县人。出身于贫苦农民家庭。当过儿童团长,13岁时,曾机智地掩护区委书记躲过侵华日军的追捕,被誉为“抗日小英雄”。1945年7月参加八路军。后任某部六班班长。1947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军事技术过硬,作战机智勇敢,在一次战斗中只身俘敌10余人。先后立大功3次、小功4次,获3枚“勇敢奖章”、1枚“毛泽东奖章”。他所领导的班获“董存瑞练兵模范班”称号。

  1948年5月25日,我军攻打隆化城的战斗打响。董存瑞所在连队担负攻击国民党守军防御重点隆化中学的任务。他任爆破组组长,带领战友接连炸毁4座炮楼、5座碉堡,胜利完成了规定的任务。连队随即发起冲锋,突然遭敌一隐蔽的桥型暗堡猛烈火力的封锁。部队受阻于开阔地带,二班、四班接连两次对暗堡爆破均未成功。董存瑞挺身而出,向连长请战:“我是共产党员,请准许我去!”毅然抱起炸药包,冲向暗堡,前进中左腿负伤,顽强坚持冲至桥下。由于桥型暗堡距地面超过身高,两头桥台又无法放置炸药包。危急关头,他毫不犹豫地用左手托起炸药包,右手拉燃导火索,高喊:“为了新中国,冲啊!”碉堡被炸毁,董存瑞以自己的生命为部队开辟了前进的道路,年仅19岁。



在抗日烽火中成长

--------------------------------------------------------------------------------
  董存瑞,原察哈尔省(今属河北省)怀来县南山堡村人。父亲董全忠是个纯朴厚道的庄稼人,耕种着村南面的几亩山坡地。董家老小终年累月地苦干,才勉强糊口度日。生有三个女儿的董全忠夫妇盼望着有个儿子,继承董家烟火。

  1929年10月15日(农历九月十三日)董存瑞出生了。由于他排行老四,父母就叫他四蛋子。董存瑞虽被全家视为宝贝,但由于家境贫寒,不能上学念书,从七岁起就随父亲和姐姐们下地干活。春天间苗、薅草;秋天拾谷穗儿、拣秫秸;入冬后,扛上小扁提跟随父亲上南山砍柴。干活累了,父亲就装上一袋烟,一边抽一边津津有味的讲上一段“刘关张桃园三结义”或是“空城计诸葛亮吓走司马懿”,要么就是“武松打虎”、“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故事,董存瑞瞪着大眼睛,托着腮帮子听得入迷。

  董存瑞风里跑,雨里钻,长得敦敦实实。他机灵、顽皮、胆子大。村头有棵大柳树,树下有水坑,有个小伙伴调皮地问董存瑞:“你敢爬上去再跳下来吗?”董存瑞抬头看了看,一句话没说,往手心里啐两口唾沫,“蹭蹭蹭”地爬了上去。小伙伴们看到他真的要跳,吓得直叫:“别跳了!算你赢了还不行吗?”“不算不行,不能来假的!”说着,他从几丈高的大树上跳进水坑里。他这股倔犟劲儿,小伙伴又怕又服。因此,他成了南山堡的孩子王。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本侵略军于8月末占领了沙城(今怀来县城,距南山堡村9公里)。南山堡的地主刘有祥(外号刘大肚子)当了汉奸,组织了维持会。日伪军三天两头到村里抓丁派夫,要钱要粮。老百姓更加苦不堪言。这一切都在董存瑞幼小心灵里埋下了仇恨的种子。他痛恨日本侵略者,痛恨地主、汉奸。

  1940年冬,八路军在平北地区建立了抗日民主政权——龙(关)、延(庆)、怀(来)联合县政府。南山堡垒划归龙延怀联合县第三区。有一次,八路军的一到队伍来到南山堡,庆祝战斗胜利,宣传抗日道理。战士们扭起大秧歌,村里的孩子们躲在大人身后,好奇地看着,可董存瑞却跟在秧歌队后面学着战士们的样子尽情地扭。他一会摸摸这个战士的枪,一会和那个战士逗两句。从战士嘴里,他知道了八路军是打日本鬼子和汉奸的,是解放穷人的队伍。

  1942年春,三区在南山堡办起了一所小学校。董存瑞高兴极了,每天和伙伴们去上学。姓杨的老师教他们识字、唱歌,有时还给他们讲故事。可是,地主刘有祥说杨师“私通八路”,指使爪走了杨老师。孩子们失学了,董存瑞和小伙伴们恨死了这个汉奸地主。

  清明节是祭祖上坟的日子,董存瑞和孩子们把炸药偷偷地埋在刘有祥家坟茔地的供桌底下,拉好引线,等刘有祥一家人走到跟前时,“轰”地一声,供桌被动炸掉了一大块,刘有祥一家吓的丢了“魂”。



  1943年春,新任中共三区区委书记王平来到南山堡开辟工作。董存瑞很快就和他交上了朋友。王平经常给董存瑞和孩子们讲“狼牙山五壮士”等革命故事,教他们唱《王小二放牛》等歌曲”还给他们讲三区第一任区委书记石裕民的英雄事迹。石裕民由于叛徒出卖被捕了。敌人对他严刑拷打,他绝不屈服。敌人让他认村干部,他看着几个自己亲手培养起来的革命同志,一口咬定“不认识”。最后,敌人只好让叛徒出来对质。他又骂叛徒,并回答了敌人的威胁:“怕死不是共产党!”的铮铮话语铭记在董存瑞心中。

  1943年秋,日本侵略军加紧“扫荡”,斗争更加残酷。一天黄昏,王平来南山堡布置坚壁清野工作,村外突然响起枪声,日本兵包围了村庄。董存瑞把王平藏在自家院里一堆席卷的后面。面对日本兵搜查,他一点也不惊慌,日军没有发现任何破绽,就悻悻地走了。事后,人们都称赞董存瑞是掩护八路军的小英雄,南山堡的“王小二”。

  1943年冬,南山堡成立抗日儿童团,14岁的董存瑞被选为儿童团团长。他挎上大木刀,拿起红缨枪,带领儿童团投入了火热的斗争生活。他们站岗放哨、送鸡毛信、火柴信,为八路军通风报信,配合减租息运动。每当八路军打了胜仗,他们都扭着秧歌,打着霸王鞭,欢庆胜利。董存瑞还多次爬山涉水,躲过日伪军的盘查,完成传递紧急情报的任务。为此,他经常受到区、村干部的表扬。

  1944年,王家楼、长安岭等据点的日军到南山抓丁要夫,去修炮楼、挖战壕。董存瑞和几个小伙伴代替大人去应差。点名时,他们就藏在大人后面,站在石头上答应一声,干活时,他们就溜到山上去摘酸枣、采榛子,或到山沟里睡大觉。董存瑞对伙伴们说:“他们修炮楼、挖战壕,就是要打八路军,我们决不给他干!”收工回家时,他推倒了几垛修炮楼用的土坯。村里人都说:“别看董存瑞他人小,对付敌人的点子可真不少!”

  中秋节后的一天,一个不幸的消息传到了南山堡。王平和县里的郭科长在常寨村工作时被敌包围,经过殊死搏斗,最后子弹打光了,他们烧了文件,砸了枪,在敌人扑过来的时候,王平同志举起了手榴弹,拉开导火索与敌人同归于尽。又一个难忘的英雄形象铭刻在董存瑞幼小的心灵中。他下决心要像王平那样,做一个为革命勇于献身的人。他工作更积极更主动了。新任三区区委书记王福堂特别喜欢董存瑞,经常给他讲红军长征的故事。董存瑞长大了,在他心里萌生了参加“真正战斗”的愿望。他找到王福堂书记,要求去当兵。因年龄小,参加了村里的民兵基干队。

  民兵们在公路上挖沟,把铁轨翻个个儿,锯电杆,割电话线,打埋伏,配合大部队拔据点。董存瑞在民兵队伍里,好像鱼儿得了水,搞敌人的电话线,每次都是他先爬上电杆,敲碎瓷瓶,割了电线,战友们再把电线卷起来。他还建议,锯倒电线杆后,再在附近埋上地雷。这样,不但切断了敌人的通讯联络,还能炸死查线的敌人。民兵们都喜欢这个机灵、活泼、肚里有道道的小战友。

  1945年春天,在抗日战争大反攻的岁月里,经董存瑞再三要求,他终于被批准参加了区小队。8月初的一个深夜,董存瑞瞒着疼爱他的父母,悄悄去杨家山,实现了他参军的愿望。

在革命熔炉里锤炼

--------------------------------------------------------------------------------
  抗日战争胜利后,董存瑞所在的三区区小队被编入龙延怀县大队。县大队首先解放了沙城。9月,又打下了龙关,然后被编入冀热军区第九旅。董存瑞成为二十四团二营六连一名正式的八路军战士。部队奉命离开家乡东进,,个别战士思想动摇了,董存瑞的一个同乡开了小差,董存瑞和排长到南山堡去找他。村里的伙伴们听说董存瑞回来了,都纷纷跑来看望他。排长让董存瑞回家看看。来到家门口,他猛地推开门,蹦到了妈妈跟前。妈妈突然见到了朝思暮想的儿子,眼泪顿时流了下来。她赶忙抱出个大西瓜,还没等切开,排长在外面喊董存瑞了。董存瑞急忙起身:“妈妈,我该走了!”妈妈眼泪又流了出来,说:“吃了西瓜,再走吧!”董存瑞鼻子也酸了,可是他想起指寻员说:“部队离开家乡,是为了使更多的穷苦百姓过上好日子。”看了妈妈一眼,猛一回头就跑了。

  10月,董存瑞所在部队参加了解放赤城的战斗。赤城是察哈尔省(今属河北省)的一座古城,是西北连接东北的交通要道,也是最后一个“白点”。盘踞在赤城的伪军有150多人,凭借构筑坚固的城防工事固守。10月10日晨,战斗打响,主攻部队用挖地道的办法,把古城墙炸开缺口,冲进城内。董存瑞所在六连在城东警戒。傍黑时,伪军从东城墙上顺绳子溜下,企图逃跑,董存瑞勇敢地追上去,和战友们一起缴获了三挺歪把子机枪。

  解放赤城后,部队直插热河西部地区。当部队走到丰宁县大阁和龙门所之间的堂子沟时,与还没有缴械的日伪军一个骑兵团相遇。交火后,敌人搞不清情况,仓皇逃跑。董存瑞和战友们猛追猛打,缴获了1挺机枪,1支手枪和3匹马。当晚部队宿营,发现前面有敌人,首长派六班去侦察,董存瑞悄悄摸到敌人堆里,出其不意地用手榴弹把正在睡觉的敌人消灭了。

  部队继续向关外进军。一路上,映入战士眼帘的是一片片废墟。原来日伪时期大搞“集家并村”,实行“三光”政策,把无辜百姓赶入“人圈”几十里地听不到鸡鸣狗吠。“人圈”里的惨景更是目不忍睹。人们缺衣少穿,老人孩子骨瘦如柴,十七八岁的姑娘还穿不上裤子。董存瑞和战友们即脱下自己的夹裤夹袄,倒出米袋的粮食,送给了穷苦百姓,他们还帮助百姓挑水、扫院子,很快就和老乡亲如一家。董存瑞在班务会上激动说:“看到关外老乡生活这么苦,蒋介石还要打内战,我真恨不得拿出全身的劲来,消灭他们!”

  1946年初,《停战协定》签字后,部队转移到怀柔一带整训。董存瑞站岗时发现国民党军运送军火的列车不断通过,就用小木棍——记下数字。回到班里,他把这些木棍倒出来,对战友们说:“既然停战了,他们为什么还调兵运军火呢?”不久,部队把毛泽东《抗日战争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关于重庆谈判》等文章编成政治课本,印发到连队。同时,部队开展了群众性练兵运动。董存瑞说:“狼已经闯进咱们解放区了,咱们要打狼,就得有真本领,真本领哪里来?全靠实地练!”董存瑞个子不高,是个左撇子,他苦练射击、刺杀、投弹和突击四大技术。手榴弹投不远,他就每天天不亮起来练,中午吃完饭不休息也练,稍有时间就地去扔几下,胳膊肿了,咬咬牙继续练,终天成为投弹能手,并作为连队三名代表之一,参加全团比武,取得了全团投弹第一名的好成绩。在人民军队这所大熔炉里,不仅有枪林弹雨的考验,还有革命传统的熏陶、领导和战友们的帮助教育。董存瑞在不断自我克服自身缺点中成长起来。原先,连队每次开饭,董存瑞都抢着为班里打饭,他眼盯着盆,嚷嚷着给他多打一勺菜。为这事,炊事班的同志很伤脑筋。指导员知道后,想了个主意。这天开饭时,董存瑞照例拉着为班里多争点菜的架式来到炊事班。他一进来,炊事班班长就对他说:“今天晚上吃炖肉,正好你来帮着分菜,我打饭。”董存瑞接过勺子,三下五除二,一大锅肉分完了可还有两个盆空着。这下,他可急了,从这个盆里舀一勺,从那个盆里舀两勺,怎么也分不匀,只见他的脸涨得通红,最后端起一盆最少的要走。炊事班长笑了,帮他把菜重新分匀。饭后,指导员给他讲了很多道理,告诉他做一个真正的战士要处处想到大家,想到全局,只想自己班是不够的。董存瑞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在部队整训期间,国民党军不断向解放区进逼。1946年4月初,在衙门村的国民党军,突然于深夜包围了三十四团三营驻地。二营长带六连急行军20公里前去支援。此时,董存瑞已提升为副班长。他一边给大家鼓劲,一边抢着为战友们扛枪。他肩扛两支枪跑在最前面,全班都紧跟了上来,不到两小时就赶到指定位置,迅速消灭了敌人。中旬,国民党军在部队驻地桥梓村的东山修筑碉堡,并发动突然袭击。六连奉命增援。桥梓村中间有条小河,六连与敌人接火,隔着河扔手榴弹,投弹不无的战士把手榴弹都投到河里。董存瑞又气又急。他奋不顾身,从小道爬到河边,一顿手榴弹,把敌人的火力压了下去,部队趁势发起冲锋,将敌人击退。

  战斗结束后,六连在前桥梓村休息。离他们不远有一个小孩,用手指勾着一颗拧开盖的手榴弹跑过来。一个趔趄摔倒了,手榴弹“咝咝”冒烟。董存瑞扔下饭碗,一个箭步冲上去,抓起即将爆炸的手榴弹甩了出去,回头用身体护住了小孩。

  夏天,国民党还乡团赶着大车到村子里来抢粮。交火后,由于房屋阻隔,双方相持不下,董存瑞爬到房上,把四五十个手榴弹飞快投入敌人占据的院子里,炸得敌人死的死,伤的伤,活着的几个狼狈逃窜。

董存瑞参加的历次战斗

--------------------------------------------------------------------------------
  1948年8月,董存瑞参加怀来县大队。9月就参加了攻打龙关的战斗。枪不多,枪都在龙关城里保存着。”董存瑞听了很高兴,因为这次攻打的对象是伪警察,伪警察过去对老百姓那种蛮横行为,使他十分痛恨。参军一个多月了,可是自己还没有枪,这次就带了几颗手榴弹跟大伙去打敌人。打下龙关,上级就发给他一支伪造的旧式步枪,他高兴极了,经常摆弄和擦洗。

  10月,攻打赤城。当时,他在九班里当战士,看到二十二团在战斗中牺牲和负伤的同志,可把他急坏了,决心要给战友们报仇。用软梯爬城,他个子小、身子轻,爬得最快,在全连最前头。他爬上城,便向城两侧的敌人射击,掩护后面战友爬上城楼,表现得沉着勇敢。

  1946年9月,阻击敌人进攻张家口,在延庆保卫战中,敌人以飞机、坦克、大炮向董存瑞所在部队轰击,也未能前进一步,苦战十五天。经过这次战斗锻炼,董存瑞更加坚强,更加勇敢了。斗争使他认清了国民党反动派,撕毁“停战协定”,大举向解放区进攻的罪恶本质。他革命到底的决心更坚定了。

  1947年初,浩门岭战斗中,他们班担任坚守山头的任务,战斗从拂晓打响,敌人炮火打得很凶。中午,班长不幸牺牲了。他是副班长,立即挺身而出,对战士们说:“我就是班长,大家听我指挥!”就这样安定了战士们的情绪,接着又鼓励大家说:“我们一定要守住阵地,为班长报仇!”傍晚,上级命令反击,董存瑞带领全班战士冲向敌人,夺获一挺轻机枪,杀伤20多敌人。这种临危不惧与阵地共存亡的精神,受到了首长表扬。

  1947年12月,在热察边境延庆东面的四海南弯战斗,敌人以一个营的兵力,向董存瑞所在连的山头攻击。当时,董存瑞所在的八班,在山顶上担任警戒任务。为了更多地歼灭敌人,保存自己。他让战士趴在山背后,自己趴在山头上。他对战士们说:“准备好手榴弹,我说打,就一意齐开火!”这样他们一个班,打退了敌人多次进攻。战士们的弹药不多了,董存瑞说放石头砸,又打死打伤很多敌人,敌人不敢大股进攻。天快黑时,一小股七、八个敌人笨猪似地向山上爬,董存瑞看见了,没吭声,待敌人快到跟前时,他悄悄转到敌人背后去,没费劲,敌人服服帖帖当了俘虏。这次战斗中,他负了伤,但他仍继续战斗。战后,董存瑞被评为一大功、两小功。

  董存瑞在战斗中表现了机智、勇敢、善于爆破,能打手榴弹,也有一手好枪法。1948年5月上旬,在二沟战斗中,他们排在沟口的山头上阻击敌人,当时,他任六班长,看见敌人一组一队的活动,他一搂板机,一个敌人就应声倒下了,一会他又一搂板机,一个跑着的敌人又不动了,这样消灭了很多敌人。

  部队在向隆化的进军管中,他带领六班担任尖兵班。在房身沟村,他目睹了敌人撤退时放下的漫天大火——房子在烧着,遭难的人们在哭嚎着,他马上派出半个班去警戒,自己带几名战士去救火,从烈火中救出一个小女孩,还抢救出一部分粮食。在头沟村全营召开了诉苦大会,有两个老大娘在会上控诉了他们的亲人怎样被地主武装滕团抓去杀害的罪行。董存瑞听着一阵心酸流泪了。同时在他心里燃起愤怒的火焰,他擦了擦眼泪蓦地站起来,喊着高昂的口号:“坚决打下隆化城,为热河人民报仇,为老大娘报仇!”喊到后面几个字时,嗓子都有些嘶哑了。他又当场提出,打隆化要送第一包炸药。晚上,部队出发离开头沟进入隆化。第二天一早董存瑞就找连指员,他昨天表示的决心,争取送第一包炸药是不是被批准了,并要求把那面营里送来的“帅”旗拿到他们班去。“你不要这亲着急,只要你有决心争取,帅旗总会是你的!”指导员说。虽然在营里教导员已基本同意,这次“爆破元帅”归董存瑞,但指导员为了激起战士们的战斗情绪,必须要他到动员会上去争取。

  下午连里正式开始动员,挂帅点将,董存瑞第一个站起来夺取了帅旗,报告了自己的决心和保证:“第一,坚决完成爆破任务,消灭敌人,为热河人民报仇,为头沟村的老大娘报仇,完不成任务,不回来。第二,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喊叫,如果牺牲了,就由另外两个爆破手继续完成任务。”

  董存瑞的爆破组里一共三个人,除他以外,一个是九班长李振德,另一个就是郅顺义(绑炸药兼爆破)。

  点了两个机枪组,一位是机枪班长傅宗瑞的组长,另一位是机枪班副班长郭世忠的组长。另外又点好了突击组、投弹组。经过民主评定和上级批准后,当日召开了合同立功会,研究了协同立功方法,各组指出了保证和相互的要求。董存瑞是党小组长,他抓紧时间召开了党小组会,要求每个党员能带头冲锋,临危不惧;不失掉联络,多作鼓动工作,并说明去年(1947年)没攻下隆化是由于装备不够,而这次打隆化,有大炮配合,一定可以攻下来,他这样更进一步鼓舞了全体党员的胜利信心。

  动员会后,部队开始往隆化城内挖交通壕。六班在董存瑞的带领下,战士们情绪饱满,挖的深、挖的宽。他不断提出口号:“咱们要加油挖,早挖成一天,隆化就早解放一天;苔山上那些被国民党军抓去的老乡们还在饿肚子呢!因为他们班挖的快,分配的任务挖完了,他们又多挖两丈多。

  5月25日晨4点多钟,我军轰击苔山的炮火传来后,六班在战壕里吃罢早饭,准备战斗。董存瑞知道我军已经发起进攻,他高兴地跳了起来,向西边苔山上眺望,兴奋地喊道:“同志们快来看呀!”大家随着董存瑞的声音,围拢上来,望着苔山顶上插上我们的红旗。

  六连进入战斗后,董存瑞就连续两次完成爆破任务,炸毁了敌人两个顽固的堡垒。战斗进展到隆化中学东北角时,敌人借以顽抗的“桥型碉堡”喷射着密集的火力,九班长李振德去爆破,刚滚进壕沟就在敌人的火力封锁网中牺牲了。第二个去爆破的同志身体刚刚跨上壕沟就被敌弹射中。这时全连同志几乎完全聚集在这条壕沟边来了,向这座距离不到20米的顽固堡垒,接连不断地抛掷手榴弹。董存瑞被炎药熏黑的手指上,已经套满了手榴弹环,碉堡还是纹丝不动,他眼看着亲密的战友一个个地倒下,而兄弟部队又被阻于隆化中学院内,正遭受很大的伤亡……“15分钟内,从东北角插进中学”上级发下命令。

  “我去,把它炸掉!”董存瑞向连首长要求。

  “那咋成,你已经连续两次爆破了”。指导员和副连长说。

  “不要紧,只要上级答应给我这个任务,保证完成!”董存瑞坚持着要求。

  连首长知道董存瑞爆破技术熟练,动作敏捷,现在的任务又如此紧迫,只好答应了他的请求。指导员以强烈的充满了无限爱的眼睛,上下看了一下,这个令人喜欢的董存瑞。“去吧,可是你要小心。”

  副连长拍了拍他的肩膀,最后这样嘱咐他。时间刻不容缓,当连首长答应了他的要求,他喊了一声:“同志们,打手榴弹啊!”右臂挟着炸药,在一阵手榴弹的掩护下,纵身滚进了壕沟,冲到桥型碉堡下面(当分迅速从壕沟穿过时,同志们看到分右小腿已经被子弹穿过了,绑带上开了口)。他把炸药放到桥的边沿上,但两次都滑了下来,而敌人的机枪还在桥堡里狂叫着,从侧面扫来的子弹扫着他的衣裳,这时他豪不犹豫地用左手托起炸药包,右手拉开导火索,把头扭向自己的同志,面色坚定而刚毅。接着一声巨响,碉堡被炸毁了。英雄的董存瑞与敌人的碉堡同归于尽。

  在壕沟上掩护和凝视着董存瑞的战友们,当看到董存瑞英雄勇牺牲时,还没等爆炸的烟雾落下来,就一起身冲过去了。三班长曹玉恩(共产党员)在对亲密战友的痛惜和对敌人的仇恨交织感情支持下,顾不得下命令,就抱着炸药包,炸开了学校的围墙,红放插上了隆化中学,隆化解放了。战斗结束后,指导员带着大家到桥型看地形时,只从瓦砾中找到董存瑞同志的半只袜子和一只布鞋,大家都无言的流出了眼泪。

  同志们怀念董存瑞,时刻不忘勤劳、朴素、勇敢、活泼的董存瑞,发誓要全部消灭十三军,彻底消灭蒋匪军!打倒反动派,建立新中国!不久上级为六连补充一部分新兵,当他们知道六连就是董存瑞生前所在连,都坚决表示,学习董存瑞精神。当时,部队正准备攻打昌黎,同志们纷纷写了决心书,决心书中每份都有“坚决打下昌黎城,为董存瑞同志报仇!”

  锦西阻击战挖,一边鼓动大家:“咱们要拿出董存瑞舍身炸碉堡的精神来挖壕沟,准保挖的快,挖的好!”

  在以英雄名字命名董存瑞生前所在的炮兵二一师二○三团二营六连六班——董存瑞班,保持英雄的光荣和英雄的传统,成为每个战士坚守不渝的信条。在全国大陆解放后,肃清残匪作战中,因为要经常出入于深山老林里,大家没有鞋穿,再加上南方的夏天,时而烈日炎炎,时而大雨倾盆。部队生活十分艰苦,但是上级调他们回去的时候,全班都自动请求,延长两个月,继续留下剿匪。经上级批准,他们被留下了,在他们的加倍努力下,战绩突击,荣获“剿匪模范班”的称号,受到上级表彰。另外,他们也继承和发扬董存瑞的爱民传统,爱民工作做得特别好。有一次,他们住在一位妇女主任家里,妇女主任听说他们就是董存瑞班,高兴的了不得啊!原来董存瑞班就是你们哪!并且引以为荣,时常对村里人讲:“你们知道吗?我们家里住的就是董存瑞那个班呀!”有一天班里开生活检讨会,战士们都认真地检讨,我的一个缺点从你们来了以后,我就没有挑地一次水,扫过一次地。”

  现在,董存瑞生前天天想着的那个新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建立起第三年了,正迎接着大规模的经济建设时期的到来。我们的野战军不断发展壮大,成为一支天下无敌的国防军。董存瑞生前所在师,已经装备成为一个强大的近代的“战争之神”火箭炮师。董存瑞生前所在团正在抗美援朝前线,为了保卫新中国,为了朝鲜问题的和平解放,正在不断痛击万恶习的美帝国主义!董存瑞的精神,鼓舞着我们的正义斗争!



舍身炸碉堡献青春

--------------------------------------------------------------------------------
  东北人民解放军冬季攻势结束后,国民党军队退守在几个孤立的据点内,进行顽抗。为配合即将开始的辽沈战役和华北战场杨罗耿兵团东进,董存瑞所在的十一纵队奉命以迅速果敢的行动,消灭国民党十三军,解放全热河,以割断华北和东北敌军的联系。5月初,部队从朝阳出,去攻打热河省省会承德的大门——隆化。

  沿途,各村庄被国民党十三军和土匪还乡团烧杀抢掠,糟蹋得不像样子。董存瑞胸中怒火燃烧。他带着尖刀班快步如飞,在山谷中急行,恨不得一步跨到隆化,把敌人打个稀巴烂。

  在防身沟村,国民党军发现解放军开来,慌忙放火点着村里的房屋逃跑了。

  熊熊烈火笼罩着整个村庄,一间又一间的房屋在烈火中倒塌。董存瑞和战士们立即帮助群众救火,帮助一位老大娘从烈火中救出了她的女儿,老大娘感激地上前扑打他身边上的火苗,询问他的姓名。董存瑞把孩子递给她,自己就地一滚,跑了。老大娘看着远去的救命恩人身上还冒着烟,两行热泪扑簌簌流了下来。

  救火后,部队驻在头沟村,在村头召开军民诉苦大会。营部请当地两位老大娘控诉国民党军杀害他的亲人的残暴罪行。台上台下一片哭声。董存瑞嘴唇咬行发白,手指攥得嗄叭响。他站起身来,领头高呼:“为老大娘报仇!”“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会后,董存瑞向连长表示:“打隆化,我要送第一包炸药!”

  18日,部队开到距隆化县城5里地的小山村——土窑子沟。紧张的战前准备工作立即开始,从驻地向敌前沿挖交通壕。董存瑞鼓励大家:“咱们加油干呀,早挖成一天,隆化就早解放一天。”

  在他的带动下,提出前一天完成了任务,然后又去支援兄弟班。第五天就全部完成了任务。接着,他们又捆炸药包,钉梯子,做火药支架。董存瑞还在自己捆好的炸药包上写上了下面几行誓言:

  仇恨满胸怀,

  隆化要打开,

  推倒三座山,

  新中国要用我们双手建起来。

  24日清晨,几位首长来驻地检查战前准备工作。董存瑞知道,这回可要干上了!一上午,他几次去连部请战,要求当“爆破元帅”。上午11点,全营召开“挂帅点将”战前动员大会,董存瑞第一个站起来,要求首长批准他挂帅。同志们都深知他机智勇敢,多次立功受奖,又是爆破能手,谁也不和他争,一致表示同意。董存瑞当上了“爆破元帅”,他点了郅顺义为“突击大将”机枪班班长为火力掩护组组长,一班长为支援组长。然后,董存瑞代表大家表示决心,他激动地说:“我们练兵诉苦为什么?去年打隆化我们一些同志牺牲了又是为什么?这回党把最光荣的任务交给我们了,没二话,天塌了也得完成!坚决响应党的‘五一’号召,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在这次战斗中,我负伤不下火线,牺牲了当个掩体,死也要把隆化拿下来!”

  隆化是承德的屏障,国民党军在这里驻有一个团的兵力,周围筑有40多个永久性碉堡,由母堡、子堡、组成碉堡群。在碉堡群周围,还设有很多副防御工事,什么鹿砦、铁丝网、陷井、梅花桩、外壕等,各碉堡群之间都有火力联系,构成交叉火网。这些工事与隆化城依托的苔山、龙头山的有利地形组合起来,就形成了相当坚固的防御体系。因此,国民党军认为隆化“固若金汤”。尤其是去年5月,解放军曾连攻半月未克,敌人就更加嚣张。当解放军包围隆化之后,国民党军十三军军长石觉还在承德吹嘘:“共军能打下隆化,我就把承德白送给他们。”

  鉴于隆化地势险要,工事坚固,部队首长做了周密的部署。隆化城背靠苔山,左边是隆化中学,苔山的火力可以控制整个隆化城。隆化中学又是敌人防守隆化的核心工事。要拿下隆化,必须要先拔掉这两个钉子。进攻部署是:三十一师和军区炮兵旅主攻苔山;三十三师从城东南突破敌人碉堡群攻城;董存瑞所在的三十二师从城东北面向隆化中学佯攻,待机突破,以保证主攻部队的侧翼安全。

  激战前夜,董存瑞和战友们激动得睡不着觉。他们一会儿回忆起过去的战斗生活,一会儿又谈起全国胜利后的理想。大家望着夜空,数星星,盼天亮,早早地就起来了。

  1948年5月25日凌晨4时20分,3颗信号弹升上天空,接着便是震耳欲聋的炮声。这里六连正在吃早饭,董存瑞和战友们蹲在地上,边吃边看着被解放军炮火轰击的苔山。苔山主峰上的砖塔,在头一炮的硝烟中就搬家了,敌人傻了眼。接着,敌人修筑的碉堡,接二连三的不见了。不一会儿,胜利的红旗就插上了苔山顶峰。董存瑞高兴得直拍大腿,嘴里不住地喝彩:“嘿,真带劲,打得痛快!”他们没有心思吃饭,个个摩拳擦掌,等待着战斗命令。5时25分,命令下达,董存瑞所在的六连担任主攻,从城东北向隆化中学外围工事运动。敌人的机枪严密封锁着他们前进的道路。六连火力组、突击组、爆破组、支缓组互相配合,很快地攻破了旧衙门碉堡群。董存瑞带领爆破组连续爆破了敌人4个炮楼,5个碉堡,胜利地完成扫清隆化中学外围工事的任务。

  下午3点30分,第二次总攻开始。六连向隆化中学发起冲锋。突然,敌人一阵机枪像暴雨般横扫过来,把战士们压在一条土坡下面,抬不起头来。原来,这是隆化中学东北角横跨旱河的一座桥上喷出来的6条火舌。狡猾的敌人在桥上修了一个伪装得十分巧妙的暗堡,拦住了我军冲锋的道路。这时,董存瑞和战友们纷纷向连长请战,要求把这座桥型暗堡炸掉。白副连长派出李振德等3名爆破手去爆破,李振德冲出不远,炸药包就被敌人枪弹打中,李振德牺牲,其余两名爆破手负了重伤。董存瑞看到战友的伤亡,再次挺身请战。白副连长说:“你已经几次完成了爆破任务了……”不容副连长说完,董存瑞抢着说:“我是共产党员,我的任务不只是炸几个碉堡。现在隆化还没有解放,怎么能算完成任务呢?别看我们人少了,就是只剩下我一个人,也要完成任务”。这时团部来了紧急命令,要六连火速从中学东角插进去,配合已突进中学院内的兄弟部队,迅速解决战斗。白副连长和郭指导员商量了一下,对董存瑞说:“好,你去吧,千万要注意隐蔽。”董存瑞紧攥拳头说;“放心吧,不完成任务就不回来!”说着他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小纸包,递给指导员说:“如果我牺牲了,这就是我最后的一次党费。”指导员接过小纸包,紧紧地握住董存瑞的手,深情地望着他说:“你一定要回来,我们都等着你胜利归来!”

  董存瑞挟起炸药包,弯着腰冲了出去。在郅顺义火力掩护下,他一会儿匍匐前进,一会儿又借着郅顺义扔出的手榴弹的烟雾,站起来一阵猛跑。桥型暗堡里,敌人的机枪越打越紧,子弹带着尖利的啸声,从他的耳边掠过。在快要冲进开阔地时,董存瑞指着前面的一个小土堆,对郅顺义说:“你就在这儿掩护!”一阵手榴弹把敌人碉堡前的鹿砦、铁丝网炸个烯巴烂。董存瑞趁这机会,冲进了开阔地,敌人的机枪更疯狂地朝这边射击,子弹打得他身边尘土直冒烟。董存瑞沉着机智,他忽左忽右地爬着。敌人的机枪打紧了,他就伏下不动。敌人的机枪稍一停,他就飞也似的向前跃进几米。敌人的机枪又慌忙朝他打过来。

  突然,董存瑞扑倒了,郅顺义站起刚要向前冲去,只见他猛然爬起来,一阵快跑跳进旱河沟里,进入了敌人的火力死角。他的腿受了伤,鲜血直流。他抱着炸药包迅速猛冲到桥下。这桥离地面有一人多高,两旁是砖石砌的,没沟、没棱,哪儿也没有安放炸药包的地方。如果把炸药包放在河床上,又炸不着暗堡,河床上也找不到任何东西代替火药支架。怎么办?郅顺义清清楚楚看着这一切,急得直攥拳头。这时,身后突然响起了嘹亮的冲锋号声,部队像潮水般地向隆化中学涌来。敌人还在垂死挣扎,暗堡上的砖头一块块被捅开了,十几个暗枪眼一齐喷出火光,子弹像暴雨般射向冲上来的队伍。董存瑞看了看桥底,又看了一眼冲上来却纷纷扑倒下去的战友,他焦急万分,为了消灭敌人,就是粉身碎骨,也要把敌人的碉堡炸掉!他用左手托起炸药包,紧紧贴住桥底,从容镇定地用右手拉开导火索。导火索“咝咝”地冒着白烟,急速地烧向炸药包。董存瑞泰然自若,坚定地站在那里纹丝不动,像一尊雕塑。

  郅顺义看到这情景,惊呆了。他不顾一切地跳下旱河沟,往桥下的战友奔去。董存瑞看见了,大声对郅顺义喊:“卧倒!卧倒!快趴下!”随着天崩地裂般一声巨响,桥型暗堡被炸得粉碎。大批后续部队踏着英雄的血迹冲进隆化中学,全歼了守敌,红旗插上了隆化城,隆化解放了!董存瑞用鲜血和生命为部队开辟了胜利前进的道路。

  董存瑞牺牲后,东北人民解放军第十一纵队党委发出了悼念董存瑞的决定:追认董存瑞为纵队战斗英雄、模范共产党员;命名董存瑞生前所在班为“董存瑞班”;7月10日,冀热察行署决定:“为纪念收复隆化战斗中英勇顽强自我牺牲的人民英雄董存瑞同志,特决定隆化中学改称存瑞中学,以志永垂。”

  1950年9月,全国战斗英雄、劳动模范代表会议决定,追认董存瑞为全国战斗英雄。

   1948年5月25日,在解放隆化的战斗中,董存瑞手托炸药包,用身体做支架,炸毁了敌人的桥型暗堡,把生命献给了新中国的解放事业。1950年9月,董存瑞被追认为“全国战斗英雄”。为祭奠、褒扬董存瑞烈士,国家修建了董存瑞烈士陵园,朱德元帅为董存瑞烈士题词:“舍身为国,永垂不朽” 1998年5月25日开馆的董存瑞烈士纪念馆内,陈列着董存瑞烈士事迹图片、油画、烈士遗物、重要的文献资料、有关董存瑞烈士事故迹的文艺作品200余册、件;60年来,董存瑞的英名传遍神州大地,董存瑞的事迹激励和鼓舞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董存瑞的精神成为中华民族的宝贵财富。

  董存瑞烈士纪念馆坐落在英雄的故乡,怀来县存瑞乡南山堡村。五十年来,英雄的事迹在全国广为传诵。英雄的名字家喻户晓,英雄的精神鼓舞着千百万热血青年为祖国的和平和建设事业而献身,怀来人民也为之感到无比自豪。重温历史,亲眼领略英雄的感人事迹,受一次深刻的爱国主义教育,确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董存瑞是解放战争时期著名战斗英雄。1948年5月25日在解放隆化县城战斗中英勇献身。为纪念董存瑞烈士,河北省于1968年在他的家乡怀来县建成董存瑞烈士纪念馆。董存瑞烈士纪念馆旧馆建筑面积8800平方米,展厅面积只有100平方米,可每年都要接待十多万名少先队员、青年学生、解放军指战员和党员干部群众。而且,董存瑞烈士纪念馆旧馆建成已近40年,由于设施技术含量低及其他条件限制,在展览规模、展品等多方面存在不足,已无法满足社会各界开展爱国主义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需要。
  董存瑞烈士陵园坐落在河北省隆化县城苔山脚下伊逊河畔,1954年始建,并先后被评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国家AA级旅游景区、国家百个重点建设发展的红色旅游经典景区。陵园多年秉承“培育爱国之情,激发报国之志”的理念,形成了独具史迹教育和旅游观光特色旅游景区,是塞外一颗璀璨的红星。
  河北省怀来县重建的董存瑞烈士纪念馆新馆占地14亩,馆区分为接待区、瞻仰烈士纪念广场、展览区和碑林区四部分,总投资500万元。董存瑞烈士纪念馆新馆建设从2006年4月正式启动,主体工程和外围工程已完成,目前已进入院内绿化及展厅设计、装修阶段,计划2007年10月正式对外开放。
  董存瑞烈士纪念馆新馆将于2008年5月25日存瑞烈士壮烈牺牲60周年时接待客人。距该馆投入使用仅剩三个月时间,要想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保质保量地完成布展工作,其困难程度可想而知。隆化县宣传部领导、主抓旅游工作的领导对布展情况高度重视,组织相关人员召开多次协调会,要求各部门、有关人员对新馆的布展工作大开绿灯。据悉,山东陆海装饰科技有限公司通过竞标获得了董存瑞烈士纪念馆新馆的布展权。目前,对布展情况的构思、设计方案、展示手段等已经完成,正在征求相关部门、业内人士的意见,定于3月5日新馆布展工作全面开始。
  怀来县存瑞乡南山堡村。五十年来,英雄的事迹在全国广为传诵。英雄的名字家喻户晓,英雄的精神鼓舞着千百万热血青年为祖国的和平和建设事业而献身,怀来人民也为之感到无比自豪。重温历史,亲眼领略英雄的感人事迹,受一次深刻的爱国主义教育,确是一个难得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