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察冀边区子弟兵战斗英雄--邓仕均

--------------------------------------------------------------------------------
   邓仕均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著名战斗英雄。又名邓世军,1916年生,四川苍溪人。1932年5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5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班长、排长、连长、团长等职。经历二万五千里长征,参加过腊子口、山城堡、平型关、保北等100余次战役战斗。作战机智果敢,英勇顽强,12次负伤,9次立功,获“战斗英雄”、“生产模范”、“工作模范”等称号。

  1940年8月,任八路军晋察冀边区部队第5团第1连连长时,在攻占山西省娘子关磨河滩车站战斗中,乘雨夜率全连向据险筑垒、数倍于己的日本军队发起攻击,一举冲上磨河滩车站。增援日军在铁甲车和大炮配合下,向第1连发起强大攻势。时值山洪暴发,河水陡涨,处于敌众我寡,三面受敌一面临水的危险境地。他临危不惧,忍受伤痛,坚持指挥全连与敌激战5个小时,打退日军10余次进攻,毙伤敌200余人,涉水突出重围。战后,晋察冀边区授予他“特等战斗英雄”称号,所在连获“磨河滩英雄连”称号。1943年9月,在北岳沟反“扫荡”战斗中,日军2000余人向刚刚转移到北岳沟的第5团发起突然袭击。第1连奉命掩护团主力转移,他指挥全连先敌抢占制高点,连续打退日军在飞机、大炮掩护下的7次冲锋,坚守阵地一昼夜,毙伤日军70余人,圆满完成掩护团主力安全转移的任务。同年,在甘石沟反“扫荡”战斗中,率全连同日军1500人激战,毙敌30余人,冲破日军合围。1944年2月,出席晋察冀边区战斗英雄战斗模范大会,被授予“晋察冀边区子弟兵战斗英雄”称号,获一等战斗英雄奖章。

  1951年1月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任团长。5月,在抗美援朝战争第五次战役中,奉命率部向敌军阵地纵深穿插,于洪川江南岸凤尾山击退敌军4个营兵力的多次反扑,歼敌200多人。完成任务后奉命转移,在强行通过炮火封锁地带时英勇牺牲,时年35岁。

百团大战之一役-----血战磨河滩 

百团大战之一役-----血战磨河滩 

管理提醒: 本帖被 汤恩伯 设置为精华(2009-07-08)文革刚开始时,俺在街上看大字报里有人说:彭德怀搞百团大战暴露了我军实力,使我军遭受了不该有的损失….. 

俺跑回家问俺老爸.”什么是百团大战?” 
俺老爸38年14岁时就参加了八路军,一直在晋察冀聂帅的手下干电台工作,这时侯也被整为走资派,三天两头挨斗,老爸对我说:那我就给你讲一个百团大战的故事吧. 
那是40年的事,那时,我已经是电台队长了,我的电台队跟随一个主力团转战。 

战斗是发生在一个叫磨河滩的村子,我们的一个连被敌人包围在村里, 从敌人的兵力看,他们围住村子的有一个日军大队,那就是六,七百人,这么多敌人围我们百十号人,日本人有山炮,迫击炮,掷弹筒,轻重机枪,弹药充足。 

现在的人一说八路军打仗就是抬枪就放,端起刺刀就冲锋,其实那会那能那么打?我们一个连不过有一,两挺轻机枪,每个战士平均不到一支枪,机枪不过百发子弹,步枪不过十发子弹,火力最猛的手榴弹每人不过三四个。打仗,首先是保证能自己少死人,其次才是消灭敌人,八路军打仗,没绝对的兵力优势不主动打,一般都是打夜战,突袭战,埋伏战,快打快收拾战利品,快撤。 

而眼下,敌我双方的火力,兵力相差如此悬殊,我们的人怎么打? 
可八路军是什么人?晋察冀部队是聂司令带的老红军发展起来的,连以上的干部大多是老红军,老红军为啥能打仗?会打,顽强! 

我们在山上清清楚楚的看着:敌人每次进攻,先用炮把村子炸得四处爆炸,到处是火,整个村庄罩在烟云之下。敌人炮轰滥炸时,村子里我们的人似乎没有了,一点动静都没有。 

等炮火一停,成群的敌人嗷嗷叫着扑向村里时,我们的人开火了,一群群的敌人冲上去,又一群群的被打出来,几次敌人冲锋,冲进去上百人,逃出来只有一半人。 

团首长们一个个举着望远镜观察着村子那边的战况,但没有一个人说话。

   我们这伙人说是团部,实际上只有团首长,几个参谋,股长,我们电台队十几个人和警卫连几十人,总共不到一百人,还一半是负了伤的。其他兄弟部队都在与敌人激战,附近没有我们的部队能来增援.以我们这点兵力,即使是冲下去也不见得能冲破敌人的包围圈,搞不好还得被敌人反包围。团首长不下命令也是这样考虑的。

看着自己人被敌人围着打而自己却上不了手,那滋味! 

   团长头上冒着蒸气般的大汗,皱着眉头提着手枪不停的转来转去。大家都知道,如果没有兄弟部队支援,只有等天黑后,我们的人才能突围。 

下午,敌人改变了打法,他们用炮一层层的将村子的房子轰倒,不断的缩小包围圈。没有了房子隐蔽,我们的人只能步步后退。 

几个小时过去了,村子里我们余下的人被团团包围在还没被轰塌的一个小院子里。 

   后来,在敌人的重重包围中,我们的人组织了一次突围,在院子的其它方向还在拼死顶住时,从院子的一个院墙缺口突然冲出一些人,他们集中了所有的火力拼命猛冲猛打,一路冲出来,团长一看机会来了,他们恰好是向我们隐蔽的方向冲来,于是,团长一边命令我们电台和一部分人先行转移,一边指挥着警卫连最能打的一伙老兵开火接应他们,冲出来的几个人与警卫连的人一汇合,立刻留下一个班阻截追来的敌人,其他人趁黑下来的天色迅速转移进山。
39年前俺老爸讲的这个故事深深地留在我的脑海里,前些日子,我还想把这故事写出来,可总觉得这样一次不见经传的战斗,除了老爸讲的,还有很多细节和疑点, 
    比如:这个八路军的连队是和日军遭遇上了?不然怎么会陷入重围而附近没有部队支援?这不符合八路那些老团长的战斗作风啊? 

那几位观战的团首长是谁? 
这个叫磨河滩的村子在那? 
等等…… 
既然要如实地讲述几十年前八路军打日本的实事,就该尽量真实. 

以前,没有那么多资料可查,俺也没时间写这些故事,等这两年资料多了,俺也有时间了,俺老爸也去世了. 

前日,月夜听荷先生的”从八路内部资料看百团大战八路军战斗的真相”中引用了很多关于”百团大战”的资料.其中提到”磨河滩”战斗.老天!真有这场战斗的记载? 
英雄难忘 精神永存——追忆“磨河滩英雄连”。 

我是平定娘子关人,广西离休干部。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前夕,为了编著出版《娘子关抗日烽火》一书,我先后9次重返故地,在娘子关山区走村串户,先后到过50多个行政自然村,走访知情者300余人,并不顾年愈古稀,跋山涉水过29处山梁沟坡和3条河流,进行实地观察考证,务求史料齐全准确。 

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在华北地区发动的百团大战,是以破袭正太铁路为重点的战役。天险娘子关是晋、冀两省交界的咽喉,抗战前国民党军队构筑了不少工事。1937年10月26日,侵华日军在娘子关、程家、上盘石、移穰正太铁路线上设立4个据点,并在关南绵山上修筑筒型炮楼4个,构成严密的火力网。娘子关是正太铁路上的重要据点,由侵华日军池田龟市为队长的一个警备中队驻守。 

1940年8月20日夜,在八路军总部统一指挥下百团大战打响了,晋察冀边区部队第5团第2营的两个连,在陈祖林团长和肖锋政委的指挥下,首先潜入娘子关村,歼灭驻守村内的伪军,接着攀登上陡峭的绵山。日军据险顽抗,我军冒着敌人的炮火,向敌军发起攻击,前仆后继,英勇顽强,经过3小时的冲锋,我军伤亡90余人,歼敌500余人,天近黎明的时候,摧毁了日军碉堡,攻克娘子关据点,把胜利的红旗插上了娘子关头。 

在此同时,我军第5团第1连邓仕均连长率领全连145人,在新家垴山下河北村渡过温河,勇猛地向娘子关磨河滩火车站发起攻击,与日军展开激战。21日零时,一列载有日本退伍兵700余人的火车,由西向东行驶,停在磨河滩车站,接着一列装甲车送来枪支弹药,日军重新拿起武器参战,向我军反扑。当天下午4时,温河水暴涨,我军处于三面受敌一面临水的危险境地,邓仕均连长临危不惧,忍受着伤痛,指挥全连在磨河滩村街道民房里坚持战斗。经过5个小时的激战,打退日军10余次进攻,毙伤日军200余人,涉水突出重围,返归主力部队时仅剩17人。 
据当时战报记载,百团大战在娘子关的一昼夜战斗中,八路军共毙伤日军700余人,俘虏10余人,缴获山炮2门,轻重机枪12挺,掷炮筒10多个,步枪100余支,无线电台1部,还有不少弹药及军需用品,并炸毁火车两列,烧毁车皮40节。 
战后,晋察冀边区授予邓仕均连长“特等战斗英雄”称号,他所在的连队获“磨河滩英雄连”称号。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之际,《人民日报》在“永远的丰碑”专栏做了介绍,标题为《晋察冀边区子弟兵战斗英雄邓仕均》。 

这两天我在网上查了查”磨河滩”,搜出的资料比较详细.从记载看,在娘子关外有个磨河滩车站,在那里发生过一次八路军一个连参加的一次战斗. 
这场战斗是百团大战中娘子关战斗的一部分,参战的是晋察冀的5团,团长陈祖林,政委肖峰. 

不错.老爸说了:我的电台队随一个主力团转战. 

.打进磨河滩村的这个团的一连,连长邓仕均是老红军.这个连本已占领村子,是因为”21日零时,一列载有日本退伍兵700余人的火车,由西向东行驶,停在磨河滩车站,接着一列装甲车送来枪支弹药,日军重新拿起武器参战,向我军反扑。当天下午4时,温河水暴涨,我军处于三面受敌一面临水的危险境地,”

“邓仕均连长临危不惧,忍受着伤痛,指挥全连在磨河滩村街道民房里坚持战斗。经过5个小时的激战,打退日军10余次进攻,毙伤日军200余人,涉水突出重围,返归主力部队时仅剩17人。” 

明白了,由于敌人意外增援,团首长派不出作战计划外的部队支援1连.于是1连变陷入被包围而无援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