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一大代表 邓恩铭

--------------------------------------------------------------------------------

  1931年4月5日,在响亮的“中国共产党万岁”口号声和悲壮的国际歌声中,一位著名的共产党人在济南纬八路英勇就义。这位烈士便是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邓恩铭。

  邓恩铭,又名恩明,字仲尧,贵州荔波人,1901年生,水族。1918年,依靠在山东的亲戚资助,邓恩铭考入济南省立第一中学。五四运动爆发后,邓恩铭积极响应北京学生爱国运动,被选为学生自治会领导人兼出版部部长,主编校报,组织学生参加罢课运动。1920年11月,他与王尽美等组织励新学会,介绍俄国十月革命,抨击社会现状。1921年春,邓恩铭参与发起建立济南的共产党早期组织。同年7月,邓恩铭与王尽美代表山东共产党早期组织,赴上海出席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后回济南建立中共山东区支部,任支部委员。

  1922年1月,邓恩铭赴莫斯科参加远东各国共产党和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受到列宁的亲切接见。同年底,邓恩铭赴青岛,创建党组织,先后任中共直属青岛支部书记、中共青岛市委书记。

  大革命时期,邓恩铭先后领导胶济铁路工人大罢工和青岛全市工人大罢工,组织成立青岛市各界联合会和市总工会。1927年4月,邓恩铭赴武汉出席中共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回山东后,任中共山东省执行委员会书记。

  大革命失败后,邓恩铭辗转山东各地,领导党组织开展斗争。1928年12月,邓恩铭在济南被捕。在监狱中,邓恩铭领导其他党员组织越狱斗争。反动派对他恨之入骨,残酷地将他杀害。

邓恩铭——受过列宁接见的中共一大代表 
国防大学教授 徐焰 

--------------------------------------------------------------------------------
  水家山川秀,奋斗育诗人。

  烈士邓恩铭,能歌善诗吟。

  临难不苟免,憾望南雁行。

  致母诀别信,自赋表胸襟:卅一年华转瞬间,壮志未酬奈何天。不惜唯我身先死,后继频频慰九泉。

  1921年7月,当12名国内正式代表汇聚于上海建立中国共产党时,其中有一位出身于贵州少数民族区域的20岁的中学生——邓恩铭。他是党内极少数受过列宁接见的人之一,是早期工人运动的重要领导。他30岁的短暂生命,如燃烧的火焰映红了齐鲁大地,并以壮烈的牺牲在党的英烈册上留下光辉的姓名。

  生平

  ■出生于瑶山苗岭的水族区域,到山东投亲求学,在五四运动的潮流中接受共产主义

  ■在中共一大的12名代表中,他是20岁的中学生,以活泼好问给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

  ■长期在济南、青岛两地领导党组织,在淄博矿区与安源煤矿、京汉铁路同时点燃工人运动烽火

  邓恩铭,云南水族人(一说八代祖上是汉族,此后却与水族通婚并融入其生活之中),1901年出生于贵州荔波县水堡寨。他的祖父两代行医摆药摊,也佃种部分土地。邓恩铭少年时与其他水家娃子一样赶场、卖水,家中并请先生启蒙读书。12岁时他随家搬入县城,进入六年制新式小学,在留学日本回国的老师启蒙下接触到一些民主思想,崇拜李自成、秋谨等造反者。1917年,他因家境困难,跋涉万里赴山东投奔做低级官员的叔叔,翌年考入济南省立第一中学。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后,带着浓重贵州乡音的邓恩铭因带头讲演和组织抵制日货,被山东同学们推举为自治会负责人,并被选为市学生代表去北京、天津联络,就此结识了国内早期的共产主义思想传播者。此后,他与王烬美一起在济南建立了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和共产主义小组。1921年7月又赴上海出席了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会上,邓还是一个20岁的中学生,以活泼好问给大家留下深刻的印象。同年末,他又去苏俄参加远东国际会议并参观学习了半年,1922年夏天回国后又去上海参加了党的“二大”,会后受命回山东开展建党和工运工作。

  1922年夏天,当安源煤矿和京汉铁路点燃早期工运烽火之时,邓恩铭也在山东淄博建立起工会,被称为“山东劳动界空前之盛举”,构成第一次中国职工运动高潮的重要组成部分。随后,他前往山东最大的工业城市青岛,创建了党组织并担任书记,以办补习学校等方式在十几万工人中展开工作。1925年,他领导了胶济铁路和青岛日本纱厂的大罢工,同年又接替重病的王烬美担任了山东区委书记并组织群众性的斗争,反对以“三不知”(不知兵、钱和老婆有多少)著称的“狗肉督军”张宗昌。同年末,他在济南被捕。在狱中,他患有严重的颈淋巴结核并不断溃烂流脓,生命危殆,经地下党和亲友花钱“活动”警方上下,才得以保释。他的叔叔以长辈的权威下命令,要求他以后“不得参与政事,只可悉心养病”。邓恩铭刚能走动,就又到学校、工厂活动,不久返回青岛恢复党的组织。

1923年,邓恩铭来青岛开展党的工作,于1924年成立中共青岛组。图为中共青岛组旧址--四方区海岸路18号。

  1927年春,邓恩铭赴武汉出席了中共“五大”,并应毛泽东之邀到武昌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介绍山东工农运动。会后,他回山东任省委书记。不久,因受一些宗派分子排挤而去职,回到自己最喜爱的青岛任市委书记。他曾长期在那里工作,相貌特征早被警察、侦探掌握,但他仍不顾风险,奔走在工厂和附近矿山。翌年12月,邓恩铭去济南省委机关时,不幸被叛徒出卖而被捕。狱中,他在重刑摧残和痼疾折磨下,形容枯槁,仍几次领导绝食斗争。1929年7月,他领导了轰动济南的越狱,又被捕回,1931年4月于纬八路刑场就义。

  背景

  ■成长和求学环境的巨大反差,激起邓恩铭“不平则鸣”的斗志豪情。为反抗阶级和民族压迫,他用鲜血实践了在南湖红船上的誓言

  生长于贵州少数民族山乡的邓恩铭,在建党之初能成为代表世界最先进思想的共产主义在中国的传播者,在当时开天辟地的一代先驱者中也是少有的特殊人物。这位水族优秀儿子走出“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人无三分银”的贫寒区域,到了有外国租界的山东半岛,虽然看到了体现近代化的工厂和建筑,本人一时也成为“侄少爷”,却也同时目睹了惊人的巨大贫富反差。当地日本工厂的情况,正如他在调查报告中所述——“厂中并无吃饭之休息时间,一面摇铃一面吃饭。‘中国奴’、‘亡国奴’是日监工平常辱骂工人之名词,殴打工人则拳足交加”,“冬天则捉工人之颈,置之冷水管之下而淋之,必至鼻破血流,浑身结冰而后已,此则尤为日厂之特刑。”正是这种特定的环境,使他在“不平则鸣”的激情中走到了五四运动的呐喊行列中。他接触到马克思主义理论并与所见的阶级和民族压迫相结合,这更坚定了他唤醒苦难麻木的工人进行自身解放斗争的意志。靠着信念的力量,他以青春的激情参加了党的“一大”,在南湖红船上举拳宣誓为共产主义奋斗,此后从学校、工矿、监狱直至慷慨走上刑场,都以满腔赤诚实践了这一誓言。

  故事

  ■邓恩铭到苏俄参观时,从面包分配标准中看到共产党员应该作出的表率作用,终生以此要求自己;他自身勤俭,并同侵吞党的经费的腐败分子进行斗争

  1922年邓恩铭到莫斯科后,受过列宁的接见。他在那里留下的终生最难忘的印象,是实行的每日面包分配标准——红军士兵2磅,工人1.5磅,机关人员1磅,共产党员3/4磅。就此,他明确了一个共产党员应该做出的表率作用,后来始终以此来要求自己。

  在担任山东省委、青岛市委书记时,邓恩铭掌管过党的许多经费。自己一直生活清寒,每月组织发给的生活费,也多被他用于接济困难的同志。家中多次向他索款,他只是回信说明自己“生性与人不同,最憎恶的是名与利”,“只能谋个人的温饱,无力顾家”。他长期对外以小学教员的身份作掩护,春秋都穿那一件灰白大褂。到工厂活动时,他又总是着粗布裤褂,从外观看完全像是朴实地道的工人。当时山东省委的另一个负责人王复元却私欲膨胀,贪污党的经费,邓恩铭发现后予以严重警告,省委将此人开除出党。不过,邓恩铭对这个腐败分子的警惕性还不够高,未能有效防范他向当局告密。1928年末,王复元出卖了省委机关,邓恩铭因此时正在机关中而被捕。这个叛徒随后还当了捕共队长,总在道口巡查辨认地下党员。翌年8月,王复元被中共中央特科派出的除奸人员击毙于青岛中山路上。

  ■从建党到牺牲的10年间,他有3年在狱中,曾组织难友越狱杀出牢房,上街后因身体虚弱且着囚服又被抓回,被指认出身份在刑场慷慨就义

  邓恩铭从小生活在能歌善舞的水家山乡,从小就爱编山歌,入学后又长于诗词,性格乐观开朗。他从事党的活动10年,三次坐牢,在狱中度过了3年,屡次受酷刑折磨,又患有结核病,始终不屈服,还经常撑着病体组织难友们唱歌读书。连关在同牢房的“土匪犯”都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甘心听从这个病弱的文人指挥。邓恩铭最后一次被捕时,因济南政权处在更迭混乱之中而未被确定身份。1929年夏,邓恩铭得知接管监狱的国民党政府要清查共产党人,便和狱中党支部其他四人一起领导越狱。他根据难友身体强弱搭配编了三个小队,从探亲的家属那里秘密要来打开镣铐的锯条等工具,还让大家将厕所中用于清洁的石灰粉装成一个个小袋,作为行动时的“秘密武器”。

  7月21日正值星期天,看守们多数下班,警戒松懈。利用这一时机,邓恩铭亲自指挥第一队,乘开门的看守不备,突然打倒他并迅速冲出。见狱卒慌忙拿枪,大家将准备好的石灰粉抛了过去,又用棍棒猛打,在看守们抱头捂眼乱窜时缴下了枪支。三个小队如决堤之水冲到街上,患着重病的邓恩铭由一位身体强壮的难友背着跑出。济南当局马上调兵并联合警察追捕。邓恩铭和一些人因身体虚弱,且身穿囚服、头发甚长,未跑出多远又被抓回来。后来,国民党省党部来人认出他的身份。邓恩铭便慷慨宣传革命主张,在山东军阀韩复榘集体“枪决红匪”时,唱着《国际歌》上了刑场。

齐鲁大地的先锋战士——邓恩铭

--------------------------------------------------------------------------------
  “卅一年华转瞬逝,壮志未酬奈何天。不惜唯我独先死,后继频频慰九泉。”这是我党早期工人运动的杰出领袖邓恩铭在1931年就义时留下的慷慨诗句。

  邓恩铭,水族,1901年1月出生于贵州省荔波县水堡寨,读书时受进步教师的影响开始探索救国救民的真理。1918年,邓恩铭在亲戚的资助下考入济南省立第一中学。第二年,“五四”运动爆发,邓恩铭被选为省立一中学生自治会领导人兼出版部部长。在斗争中,他结识了山东省立第一师范学生领袖王尽美,他们一起组织学生走上街头,开展抵制日货、反对卖国条约的演讲、罢课、游行等活动。1920年11月,邓恩铭与王尽美等学生运动领袖组织发起励新学会,创办了以介绍新文化、新思想为宗旨的《励新》半月刊,极大地鼓舞了济南学生们的斗争热情。

  1920年,邓恩铭与王尽美创建了济南马克思主义学说研究会。第二年春天,在北京、上海共产主义小组的影响和推动下,济南共产主义小组成立。7月,他们代表山东共产党早期组织参加了在上海举行的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后,中共山东区支部成立,邓恩铭任支部委员。

  1922年1月,邓恩铭受党的派遣,远赴莫斯科出席了远东各国共产党及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受到列宁的亲切接见。回国后,邓恩铭来到青岛,以主要精力发展党的组织,从事工人运动,他领导创建了青岛党组织,并先后出任中共青岛直属支部书记和市委书记。

  大革命时期,邓恩铭深入铁路沿线和纱厂车间,以通俗易懂的事例在工人中宣传革命道理,发动工人与资本家进行斗争。他先后组织了青岛胶济铁路规模空前的工人大罢工和青岛纱厂1.8万工人大罢工,使日、英两国在青岛的经济势力受到沉重打击。在斗争中,青岛市各界联合会和市总工会先后成立。1925年8月,邓恩铭回到济南,领导全省的职工运动、农民运动和统一战线的各项工作。11月,他在济南被反动军阀张宗昌逮捕,经党组织营救出狱后,邓恩铭再度来到青岛,他在极为困难的情况下,迅速把遭受破坏的中共青岛党组织恢复起来。

  1927年4月,邓恩铭出席了在武汉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后,他担任了中共山东省执行委员会书记。在蒋介石反动派向共产党举起屠刀的白色恐怖中,邓恩铭不顾个人安危,辗转山东各地,领导党组织开展革命斗争,1928年12月因叛徒告密在济南再次被捕。1931年4月5日,邓恩铭在济南纬八路刑场被国民党反动派残忍杀害,年仅31岁。

  邓恩铭牺牲后,人民群众冒着生命危险将他安葬在济南千佛山下,墓前一方石碑上铭文:邓恩铭烈士之墓。这位水族人民的儿子将一腔热血倾洒在黄河之滨,他的功绩将永远镌刻在中华民族的革命史册上。

邓恩铭 越狱轰动济南府
徐焰

--------------------------------------------------------------------------------
  水家山川秀

  奋斗育诗人

  烈士邓恩铭,能歌善诗吟。

  临难不苟免,憾望南雁行。

  致母诀别信,自赋表胸襟:

  卅一年华转瞬间,

  壮志未酬奈何天。

  不惜唯我身先死,

  后继频频慰九泉。

  1921年7月,当12名国内正式代表汇聚于上海建立中国共产党时,其中有一位出身于贵州少数民族区域的20岁的中学生――邓恩铭。他是党内极少数受过列宁接见的人之一,是早期工人运动的重要领导。他30岁的短暂生命,如燃烧的火焰映红了齐鲁大地,并以壮烈的牺牲在党的英烈册上留下光辉的姓名。

  生平

  ■出生于瑶山苗岭的水族区域,到山东投亲求学,在五四运动的潮流中接受共产主义。在中共一大的12名代表中,他是20岁的中学生,以活泼好问给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

  ■长期在济南、青岛两地领导党组织,在淄博矿区与安源煤矿、京汉铁路同时点燃工人运动烽火

  邓恩铭,云南水族人(一说八代祖上是汉族,此后却与水族通婚并融入其生活之中),1901年出生于贵州荔波县水堡寨。他的祖父两代行医摆药摊,也佃种部分土地。邓恩铭少年时与其他水家娃子一样赶场、卖水,家中并请先生启蒙读书。12岁时他随家搬入县城,进入六年制新式小学,在留学日本回国的老师启蒙下接触到一些民主思想,崇拜李自成、秋谨等造反者。1917年,他因家境困难,跋涉万里赴山东投奔做低级官员的叔叔,翌年考入济南省立第一中学。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后,带着浓重贵州乡音的邓恩铭因带头讲演和组织抵制日货,被山东同学们推举为自治会负责人,并被选为市学生代表去北京、天津联络,就此结识了国内早期的共产主义思想传播者。此后,他与王烬美一起在济南建立了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和共产主义小组。1921年7月又赴上海出席了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会上,邓还是一个20岁的中学生,以活泼好问给大家留下深刻的印象。同年末,他又去苏俄参加远东国际会议并参观学习了半年,1922年夏天回国后又去上海参加了党的“二大”,会后受命回山东开展建党和工运工作。1922年夏天,当安源煤矿和京汉铁路点燃早期工运烽火之时,邓恩铭也在山东淄博建立起工会,被称为“山东劳动界空前之盛举”,构成第一次中国职工运动高潮的重要组成部分。随后,他前往山东最大的工业城市青岛,创建了党组织并担任书记,以办补习学校等方式在十几万工人中展开工作。1925年,他领导了胶济铁路和青岛日本纱厂的大罢工,同年又接替重病的王烬美担任了山东区委书记并组织群众性的斗争,反对以“三不知”(不知兵、钱和老婆有多少)著称的“狗肉督军”张宗昌。同年末,他在济南被捕。在狱中,他患有严重的颈淋巴结核并不断溃烂流脓,生命危殆,经地下党和亲友花钱“活动”警方上下,才得以保释。他的叔叔以长辈的权威下命令,要求他以后“不得参与政事,只可悉心养病”。邓恩铭刚能走动,就又到学校、工厂活动,不久返回青岛恢复党的组织。

  1927年春,邓恩铭赴武汉出席了中共“五大”,并应毛泽东之邀到武昌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介绍山东工农运动。会后,他回山东任省委书记。不久,因受一些宗派分子排挤而去职,回到自己最喜爱的青岛任市委书记。他曾长期在那里工作,相貌特征早被警察、侦探掌握,但他仍不顾风险,奔走在工厂和附近矿山。翌年12月,邓恩铭去济南省委机关时,不幸被叛徒出卖而被捕。狱中,他在重刑摧残和痼疾折磨下,形容枯槁,仍几次领导绝食斗争。1929年7月,他领导了轰动济南的越狱,又被捕回,1931年4月于纬八路刑场就义。

  背景

  ■成长和求学环境的巨大反差,激起邓恩铭“不平则鸣”的斗志豪情。为反抗阶级和民族压迫,他用鲜血实践了在南湖红船上的誓言

  生长于贵州少数民族山乡的邓恩铭,在建党之初能成为代表世界最先进思想的共产主义在中国的传播者,在当时开天辟地的一代先驱者中也是少有的特殊人物。这位水族优秀儿子走出“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人无三分银”的贫寒区域,到了有外国租界的山东半岛,虽然看到了体现近代化的工厂和建筑,本人一时也成为“侄少爷”,却也同时目睹了惊人的巨大贫富反差。当地日本工厂的情况,正如他在调查报告中所述――“厂中并无吃饭之休息时间,一面摇铃一面吃饭。‘中国奴’、‘亡国奴’是日监工平常辱骂工人之名词,殴打工人则拳足交加”,“冬天则捉工人之颈,置之冷水管之下而淋之,必至鼻破血流,浑身结冰而后已,此则尤为日厂之特刑。”正是这种特定的环境,使他在“不平则鸣”的激情中走到了五四运动的呐喊行列中。他接触到马克思主义理论并与所见的阶级和民族压迫相结合,这更坚定了他唤醒苦难麻木的工人进行自身解放斗争的意志。靠着信念的力量,他以青春的激情参加了党的“一大”,在南湖红船上举拳宣誓为共产主义奋斗,此后从学校、工矿、监狱直至慷慨走上刑场,都以满腔赤诚实践了这一誓言。

  故事

  ■邓恩铭到苏俄参观时,从面包分配标准中看到共产党员应该作出的表率作用,终生以此要求自己;他自身勤俭,并同侵吞党的经费的腐败分子进行斗争

  1922年邓恩铭到莫斯科后,受过列宁的接见。他在那里留下的终生最难忘的印象,是实行的每日面包分配标准――红军士兵2磅,工人1.5磅,机关人员1磅,共产党员3/4磅。就此,他明确了一个共产党员应该做出的表率作用,后来始终以此来要求自己。

  在担任山东省委、青岛市委书记时,邓恩铭掌管过党的许多经费。自己一直生活清寒,每月组织发给的生活费,也多被他用于接济困难的同志。家中多次向他索款,他只是回信说明自己“生性与人不同,最憎恶的是名与利”,“只能谋个人的温饱,无力顾家”。他长期对外以小学教员的身份作掩护,春秋都穿那一件灰白大褂。到工厂活动时,他又总是着粗布裤褂,从外观看完全像是朴实地道的工人。当时山东省委的另一个负责人王复元却私欲膨胀,贪污党的经费,邓恩铭发现后予以严重警告,省委将此人开除出党。不过,邓恩铭对这个腐败分子的警惕性还不够高,未能有效防范他向当局告密。1928年末,王复元出卖了省委机关,邓恩铭因此时正在机关中而被捕。这个叛徒随后还当了捕共队长,总在道口巡查辨认地下党员。翌年8月,王复元被中共中央特科派出的除奸人员击毙于青岛中山路上。

  从建党到牺牲的10年间,他有3年在狱中,曾组织难友越狱杀出牢房,上街后因身体虚弱且着囚服又被抓回,被指认出身份在刑场慷慨就义

  邓恩铭从小生活在能歌善舞的水家山乡,从小就爱编山歌,入学后又长于诗词,性格乐观开朗。他从事党的活动10年,三次坐牢,在狱中度过了3年,屡次受酷刑折磨,又患有结核病,始终不屈服,还经常撑着病体组织难友们唱歌读书。连关在同牢房的“土匪犯”都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甘心听从这个病弱的文人指挥。邓恩铭最后一次被捕时,因济南政权处在更迭混乱之中而未被确定身份。1929年夏,邓恩铭得知接管监狱的国民党政府要清查共产党人,便和狱中党支部其他四人一起领导越狱。他根据难友身体强弱搭配编了三个小队,从探亲的家属那里秘密要来打开镣铐的锯条等工具,还让大家将厕所中用于清洁的石灰粉装成一个个小袋,作为行动时的“秘密武器”。

  7月21日正值星期天,看守们多数下班,警戒松懈。利用这一时机,邓恩铭亲自指挥第一队,乘开门的看守不备,突然打倒他并迅速冲出。见狱卒慌忙拿枪,大家将准备好的石灰粉抛了过去,又用棍棒猛打,在看守们抱头捂眼乱窜时缴下了枪支。三个小队如决堤之水冲到街上,患着重病的邓恩铭由一位身体强壮的难友背着跑出。济南当局马上调兵并联合警察追捕。邓恩铭和一些人因身体虚弱,且身穿囚服、头发甚长,未跑出多远又被抓回来。后来,国民党省党部来人认出他的身份。邓恩铭便慷慨宣传革命主张,在山东军阀韩复榘集体“枪决红匪”时,唱着《国际歌》上了刑场。

邓恩铭:不惜惟我身先死 

萧 方 
  上世纪20年代前后,在俄国十月革命和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影响下,马克思主义在中国迅速传播。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12名代表中有一位年纪最轻的,也是唯一的少数民族代表——邓恩铭。

  邓恩铭,又名黄伯云、邓又铭,1901年出生于贵州省荔波县水甫村板本寨一个水族家庭。辛亥革命那年,邓恩铭进入荔波县模范两等小学堂读书。这是一所7年制的新式学校,开设修身、国文、讲经、历史、地理等课程。校中有几位思想进步的教师,向学生宣讲孙中山的革命主张,注重培养学生的民主精神,同时也传授近代科学知识。在这些老师的启蒙下,邓恩铭初步接触到一些民主思想。1917年8月,16岁的邓恩铭离开家乡投奔在山东益都(今山东省青州市)为官的叔父邓国谨。次年,考入济南省立第一中学。

  在济南求学期间,邓恩铭开始阅读《新青年》、《新潮》和北京大学日刊,开始走上革命道路。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后,邓恩铭被推举为济南一中学生自治会负责人兼任出版部部长,主编校报,组织学生参加罢课运动,成为山东颇有影响的学生领袖之一。5月7日,山东各界代表在济南召开以学界为主的国耻纪念大会,邓恩铭率领济南一中同学奔赴会场并登台讲演,号召各界同胞罢课、罢市,抵制日货,得到社会各界一致响应。其后的一个多月里,他率领学生积极参加罢课,并动员商人罢市。他还率领济南一中同学会合其他请愿队伍,向山东督军和省长请愿,迫使他们答应向北京政府表达山东各界群众提出的收回主权、严惩国贼等4项要求。在此期间,他被选为市学生代表,去北大、南开等学校参观交流,就此结识了国内早期的共产主义思想传播者。

  在五四运动中,邓恩铭和山东第一师范的学生领袖王烬美一见如故,结为亲密战友。为扩大爱国运动的影响,他和王烬美等人决定效法北京的少年中国会和天津的觉悟社,联合济南各学校进步学生,于1920年11月21日在济南公园大厅成立了励新学会,会员达50人,并创办《励新》半月刊,研究宣传新思想,促进新思想、新文化的交流。邓恩铭和王烬美二人作为主要领导人,带领励新学会为马列主义在山东全省的传播和推动新文化运动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五四运动以后,中国革命发展到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邓恩铭等人积极宣传马克思主义,成为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先驱者。1920年,他和王烬美等人在励新学会的基础上,团结一批初步信仰马克思主义的青年,在济南教育会门口挂出了“马克思学说研究会”的牌子。这个公开的学术团体吸引了许多进步青年,他们每星期集会一次,经常在这里阅读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和介绍苏联情况的书刊,利用合法的讲坛宣传马列主义。邓恩铭还在报刊上发表《灾民的我见》和《济南女校概况》等文章,号召大家“要有彻底的觉悟”,公开向封建制度进攻。

  1921年初,邓恩铭、王烬美等人在马克思学说研究会的基础上,秘密成立山东共产主义小组,并成为小组负责人。同年7月,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邓恩铭和王烬美代表山东共产主义小组出席了会议。当时邓恩铭年仅20岁,是12名代表中年纪最轻的,也是唯一的少数民族代表。这次大会讨论制定了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个纲领,通过了关于党的工作决议,选举了党的中央机关,宣告了中国共产党的成立。水族优秀青年邓恩铭作为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其名字也被载入了史册。中国共产党成立后,邓恩铭作为中共创始人之一,多次参加了党中央的重要会议和活动。1921年底,中国共产党与中国国民党30余人组成中国代表团,参加在莫斯科召开的远东各国共产党及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邓恩铭作为山东代表出席了会议。

  1922年7月,中国共产党为制定中国民主革命的纲领,团结全国人民进行革命斗争,在上海南成路辅德里625号召开了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出席这次大会的代表有12人,邓恩铭作为远东共产党及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的代表,参加了中共二大。1927年4月,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在武汉举行,邓恩铭代表山东党组织,出席了中共五大。 中共二大以后,王烬美和邓恩铭受命回山东开展党建和工运工作。他们在中共济南独立组的基础上,建立了中共在山东的第一个支部——中共济南地方支部,王烬美任书记,邓恩铭等9人为成员。其后,邓恩铭又到山东最大的淄川矿区开辟工作,组建了中共淄博矿区支部。1923年春,邓恩铭受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的委派,到青岛开展工作。 他在当地中共党员的协助下,通过中学老师的关系,以教学、办报作掩护,宣传革命思想,从事党、团组织的创建工作和工人运动。他不仅在《胶澳日报》等报刊上连续转载了《列宁传略》和介绍苏联十月革命的文章,还撰文指出:“中国的和平统一与独立,除了全中国被压迫的人民联合起来一齐向本国军阀与外进攻以外,没有第二条生路。”并发出强烈的号召:“被压迫的兄弟们,努力团结啊!我们要团结才有力量,有力量然后才能与资本家抗争啊!”

  当时,青岛已成为山东工人阶级最集中的工业城市。由于长期受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剥削压迫,青岛人民蕴含着强烈的反抗精神,邓恩铭等人的革命活动取得了显著的成绩。1923年10月,王烬美来青岛指导党团工作和工人运动。11月18日,青岛历史上的第一个团组织——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青岛支部诞生,邓恩铭任书记。1924年5月,根据中共三届中央扩大执委会议决定,邓恩铭在海岸路18号召开会议,成立了中共青岛组,组长邓恩铭。从此,青岛人民特别是青岛工人阶级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封建主义的革命斗争,有了可以信赖的领头人。

  在青岛,邓恩铭一直把主要精力放在开展工人运动上。1923年,邓恩铭仅用两个多月时间,就和王烬美把带有封建行会性质的圣诞会改造成在共产党领导下具有工会性质的团体。大革命时期,邓恩铭先后领导了胶济铁路工人大罢工和青岛纱厂工人大罢工,组织成立了青岛市各界联合会和市总工会。在他的领导下,青岛和山东各地工人运动和反帝爱国斗争逐渐兴起并出现了高潮。为此,他也遭到了反动当局的忌恨和追捕,1925年5月和8月,邓恩铭两次被地方当局拘捕,并在狱中患上了淋巴结核,经其叔父担保才得以释放。

  大革命失败后,邓恩铭辗转山东各地,领导党组织开展斗争。1928年12月,邓恩铭因叛徒出卖被捕。在狱中,他遭受了酷刑摧残折磨,他的痼疾也在此时复发,但他咬住牙关,在狱中领导了两次绝食斗争和两次越狱斗争,使部分狱友得以逃脱。在狱中,他一直用“黄伯云”之名,其中共山东省委书记的身份直到1930年才被国民党当局识破。邓恩铭自知余日不多,在给母亲的最后一封家书中留下一首绝命诗:“卅一年华转瞬间,壮志未酬奈何天;不惜惟我身先死,后继频频慰九泉。”

  1931年4月5日清晨,国民党地方当局在济南纬八路刑场将邓恩铭杀害,这位年仅30岁的水族青年,终于把年轻的生命献给了伟大的共产主义事业。1961年,董必武曾在一首诗中怀念王烬美和邓恩铭这两位一起战斗过的中共一大代表:“四十年前会上逢,南湖舟泛语从容。济南名士知多少,君与恩铭不老松。”

山东邓恩铭墓

   邓恩铭,原名邓恩明,1901年1月生于贵州省荔波县水浦村的一个水族劳动人民家庭。1917年秋,他小学毕业后,因家境困难,赴山东省投奔自己的二叔,进入济南市省立第一中学读书。在五四运动中,他走上革命道路,被选为一中学生自治会的领导兼出版部部长,主编校刊。在此期间,他与王烬美同志结为战友,并进一步接受了马列主义。1920年11 月,组织励新学会,创办《励新》半月刊,并参与组织山东共产主义小组。1921年7月与王烬美一起作为山东代表出席中共一大,次年赴莫斯科出席远东各国共产党及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回国后,任中共青岛市委书记、山东地委书记,领导胶济铁路工人和青岛日商纱厂工人大罢工。1927年任中共山东省委书记。1928年12月在济南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曾领导越狱斗争。1931年4月5日,英勇就义,年仅30岁。作为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邓恩铭,英名不朽,精神永存。

邓恩铭是水族在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知名度最高的人。他有如此影响,其因有二,第一,是中共一大代表,凡是知道中共是怎样建立的人,都知道他;第二,2001年6月2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邮政局发行《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一)》纪念邮票一组,邓恩铭的光辉形象在第三枚邮票上,凡是集邮的人或收到贴有这枚邮票的邮件的人,都会知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