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人运动的杰出领袖——邓中夏

--------------------------------------------------------------------------------

  邓中夏1894年10月5日出生于湖南省宜章县邓家湾村。是我党早期的一位卓越领导人和杰出的工人运动领袖,又是我党的一位重要理论家和学者。

  1933年5月15日在上海法租界邓中夏不幸被捕,被叛徒供出了真实身份。在狱中,他以一个共产党员的钢铁意志挺住了敌人的残酷摧残。监狱地下党支部通过难友对邓中夏说:“同志们很关心你,你有什么打算?”邓中夏听后激动地说:“请你告诉大家,就是把邓中夏的骨头烧成灰,邓中夏还是共产党员。”

  他给同志们上党课,讲马列主义,讲共产党员的理想和气节,讲工人运动。他在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给党中央写了一封信,深情地说:“同志们,我快要到雨花台去了,你们继续努力奋斗吧!最后胜利终究是我们的!”

  1933年9月21日的黎明,邓中夏从容地穿好衣服,大声高呼“打倒国民党!”“中国共产党万岁!”“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向刑场走去。临刑前,宪兵问“你还有话吗?”邓中夏回答:“对你们当兵的人,我有一句话说,请你们睡到半夜三更时好好想一想,杀死了为工农兵谋福利的人,对你们自己有什么好处?!”敌人害怕邓中夏同志进行革命宣传,命令立即开枪,就这样,在雨花台下,邓中夏为共产主义事业英勇地献出了年仅39岁的生命。

中国工人运动的杰出领袖——邓中夏

1925年7月3日省港罢工委员会成立。图为部分委员合影,左5苏兆征,左6邓中夏

--------------------------------------------------------------------------------
  这本《中国职工运动简史》的作者,是中国共产党早期的领导人邓中夏。他在1929年写于莫斯科的这本书,是中国工人运动史和工会组织史上最早的一本专著。

  邓中夏,1894年出生于湖南省宜章县一个官僚地主家庭。家人深望天资聪颖的他能学优入仕,光宗耀祖,邓中夏却在当时内忧外患的社会现实下渐渐萌生出救国思想。1917年夏,他考入北京大学,积极投身到新旧文化、新旧思想激烈交锋的运动中。父亲为他的仕途着想,在北洋政府农商部给他讨了个待遇优厚的差使,邓中夏断然拒绝,他说:“我要做公仆……我的目的是要为广大民众谋利益,绝不为个人自私自利,单独发财。”从北大毕业时,他又毅然谢绝著名教授胡适保送他出国留学的厚爱,决心在国内搞社会改造运动。1920年,邓中夏协助李大钊在北京成立了共产主义小组,成为党的创始人之一。

  1921年初,邓中夏受北京共产主义小组派遣开办长辛店劳动补习学校,组织成立了长辛店工会,用通俗的语言、生活的事例向工人们宣传马克思主义,这是他从事工人运动的开端。为了组织领导工人运动,中国共产党于1921年8月成立了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作为公开从事工人运动的专门机关。邓中夏先任北京部主任,1922年5月当选为劳动组合总部主任。之后,邓中夏先后参与组织领导了长辛店铁路工人、开滦煤矿工人和京汉铁路工人的罢工运动。1925年,他赴上海、广州领导了上海日商纱厂4万余人大罢工和省港大罢工。这些罢工斗争取得了不同程度的胜利,充分表现了工人阶级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坚定的革命性和坚强的组织纪律性,提高了工人阶级的政治觉悟和组织程度,扩大了中国共产党和工人阶级在人民群众中的政治影响。这期间他主持制定的《劳动法大纲》对劳动者的工时、工资、假日、教育等权利提出了具体要求,成为罢工高潮中的斗争纲领。

  大革命失败后,邓中夏转入地下活动。他不顾个人安危,积极奔走于湖北、上海、江苏、广东、湖南、湖北等地,帮助这些地区恢复发展党组织,为继续开展革命工作打下基础。

  1933年5月,邓中夏在上海租界开展工作时不幸被捕,后因叛徒出卖暴露身份,被押往南京宪兵司令部。国民党反动派让曾任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与邓中夏共事多年的叛徒余飞到狱中劝降,被邓中夏骂个狗血喷头。敌人又派一个所谓的“理论家”做说客,邓中夏与之唇枪舌剑辩论几个小时,对方灰溜溜的离去。在狱中,邓中夏以共产党人的钢铁意志顶住了敌人一次次酷刑的摧残。他在给党中央的最后一封信中深情地说:“同志们,我快要到雨花台去了,你们继续努力奋斗吧!最后的胜利终究是我们的!”9月21日黎明,邓中夏高唱着《国际歌》在南京雨花台英勇就义,为他所热爱的共产主义事业,献出了年仅39岁的宝贵生命。

邓中夏 浩气永驻雨花台
马祥林

--------------------------------------------------------------------------------
  在中国共产党早期的杰出英才中,有一位北京大学毕业的现代工人运动开创者,那就是后来牺牲于南京雨花台的邓中夏烈士。如果用一个词句来形容他的一生,那就是“燃烧”。邓中夏炽热的性格像一团火,映红了党的旗帜,也映红了中国工人运动的旗帜。

  生平

  ■他与毛泽东同为杨昌济的得意门生

  ■他是五四运动主要的组织者

  邓中夏,1894年出生于湖南宜章县一个破落地主家庭,其父亲中过举人,当过县长,从小入私塾读古书,后入县办小学、衡阳中学,又考入湖南高等师范文史专修科。他是到校内兼职的杨昌济老师(杨开慧之父)欣赏的学生。在经常去杨家请教时,结识了第一师范的毛泽东,并经常在一起指点江山,激扬文字。1917年邓中夏随父入京,考入北京大学文学系。在校内,他最崇拜李大利、陈独秀,并在两人的影响下投身五四新文化运动。

  在1919年5月4日北大学生上街游行时,邓中夏是主要组织者,而且是冲进赵家楼点火和痛打卖国贼的十几名学生之一。随后,他又前往长沙,联络已返湘的毛泽东,建立湖南学生联合会。他还发起建立马克思主义研究会,于1920年10月协助李大刊在北京成立共产党小组,成为党的创建者之一。建党后,他投身工人运动,在北京长辛店、上海和广东省港罢工中威名远扬。

  ■中共领导的革命政权,从邓中夏等领导省港罢工起建立了雏形

  ■受电刑拷打,坚决不露身份,却不幸被叛徒指认

  1920年末,邓中夏等受北京共产主义小组派遣,到长辛店开展工人运动。1922年,他参加了全国劳动大会,并当选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这是日文词,现在译为工会联合会)书记。1923年,他到上海大学任教,并创办《中国青年》杂志。同时领导纱厂工人同日本资本家进行斗争。1925年。他到广东组织领导反对英国的省港大罢工,担任了罢工委员会的顾问和党团书记。一年半的时间里,有二十几万工人在他的指挥下行动。设在广州东园的罢工委员会,既指挥着地面武装——纠察队,又有水上舰队——缉私队,还有负责罢工工人吃住的财政部,并发行报纸《工人之路》,俨然一个政府的样子。中共领导的革命政权,恰恰从邓中夏等领导省港罢工起建立了雏形。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邓中夏转入地下活动,在广州起义失败的危急时刻还担任过广东省委书记。1928年,他赴莫斯科参加中共“六大”并当选中央委员。在苏联期间,他写下了《中国职工运动史》。1930年,他回国被派往湘鄂西任红二军团政委。翌年末,他被调回上海,由于各种原因一度受到“过左”领导的冷落。1933年初。邓中夏被任命为赤色互济会全国总会党团书记。同年5月,他在上海租界被捕,受过电刑等拷打,却坚决不暴露自己的身份。不幸在8月间因叛徒指认,被国民党当局从租界引渡并押往南京,坚贞不屈,英勇就义。

  背景

  ■如今已陈旧的北大红楼,当年培育出中国共产党第一批精英

  今天在高楼林立的北京市内,位于东城区沙滩的原北京大学红楼(解放后北大迁往海淀的原燕京大学校址)已经很不起眼了,而在八十多年前,这里却是中国最先进的思想和文化精英们的荟萃之地。

  中国共产党的发起人“南陈北李”在此启蒙授教,红楼中走出党的第一批成员。虽然里面也出了张国焘这样的叛徒,但多数人都在中国革命的史册上铭刻下光辉的姓名。除了毛泽东、高君宇等人外,邓中夏的英名也熠熠生辉。

  同那些在书斋中坐论理想信念的人不同,邓中夏最可贵之处在于他对理论学以致用。他明白要实现改造中国与世界的理想,就要用先进的理论唤起民众。为此,他北大未毕业就到长辛店搞工运,后来又在广东省港罢工中写下了一生最灿烂的篇章。

  由于中国特殊的国情,革命胜利的主要依靠力量还是农民。邓中夏的学友毛泽东的成功恰恰在于选择的正确,而邓中夏本人在这方面却是弱项。尽管如此,那种勇于深入实践、深入群众去探索的精神,永远值得后人效法。

  故事

  ■从动员洋车夫拦马路要求增加待遇遭到失败开始,邓中夏逐渐变成一个老练的工运领袖

  ■为领导工运,这个湖南人学会了北京话、上海话、广东话

  在北京大学内学到马克思主义后,邓中夏就决定去从事工人解放运动的实践。他首先到街上动员洋车夫集合拦路以要求增加待遇,仅有少数人响应,警察来后砸了车,洋车夫们还扯住他索赔。邓中夏拿出所有的钱还抵不上损失费。校内有人见面就讽刺:“工运搞得怎么样了?”父亲也因他参加“过激”活动中断了接济。邓中夏并不气馁,他总结教训后感到:拉洋车的属于比较散漫的个体劳动者,且受帮会影响,真正搞工人运动还应到有组织的产业工人中去。于是,他于1920年未到北京长辛店铁路工厂办劳动补习学校,中共开展的现代职工运动恰恰从这里开始。

  在开展“平民教育”的旗号下,邓中夏首先建立工人识字班。开始,有人认为干苦活学文化没用,“要是发窝头我们才来上课”。邓中夏耐心去讲解——认字才能不受愚弄欺压,终于使大批工人下班后自动来学。他在教文化的同时,启发工人的阶级觉悟,使大家团结起来成立了工人俱乐部。邓中夏作为这个俱乐部的代表,为工人们操办各种福利,同时也赢得了工人的信赖。1925年,他到广东领导管港罢工,为了让工人安心斗争,组织动员各界把多少万人的吃住都安排妥当,被人称为“工人政府的总理”。

  由于他一口湘音,别人难懂,于是,他在北京就学北方话,在上海学上海话,到广州学粤语。那些揪人心扉的演讲,给工人留下深刻的印象。1933年初,邓中夏在上海担负救援受难同志的工作,仍不顾过去长年曾公开活动容易暴露的危险,以化名到处奔走,甚至召集会议演讲。上海的一些老工人听后说:“您讲得真好,我们听后就想起了好多年前的邓中夏。他就是长相比您年轻一点,口音也不大一样。”

  ■在受到组织过重处分后,全靠妻子在纱厂当学徒一个月挣7块钱艰难生活,仍对革命矢志不移。

  ■被捕后怒斥敌人:“一个患深度杨梅大疮的人有资格嘲笑偶尔伤风感冒的人吗?”

  1930年,邓中夏从苏联回国,马上被派到洪湖同贺龙一起工作。因他没有搞过农民运动和军事斗争,加上盲动路线指导,在指挥上犯过一些错误。翌年末,他被撤职调回上海。有“过左”思想的中央领导人竟然几个月不安排他工作,也不发生活费。邓中夏全靠妻子在纱厂当学徒一个月挣7块钱艰难生活。其间,妻子因劳累过度导致小产。党的开创者之一、曾任全国工运最高领导人的邓中夏对党毫无怨言。

  1933年夏,邓中夏不幸被捕,后来被押到南京。国民党想挑拨他对共产党不满:“你是共产党的老前辈,现在却爱莫斯科回来的那些小辈欺压,连我们都为你感到不平!”邓中夏轻蔑地回答:“这是我们党内的事,你有什么权利过问?一个患深度杨梅大疮的人,有资格嘲笑偶尔伤风感冒的人吗?”狱中秘密党支部派人在放风时间:“大家想知道你的政治态度怎样?”邓中夏一听连说:“问得好!请告诉同志们,我邓中夏就是烧成灰,也是共产党人!”

  支部领导得知这话深为感动,马上动员大家掏钱为邓中夏买饭,并说:“他是我们党的中央委员,不能让他最后的日子那么苦。”难友们一听邓中夏的大名,纷纷捐钱,有的把衣物都卖掉,托着守到狱外餐馆订饭。邓中夏从押解入南京狱中到牺牲的十几天里,的监房中。邓中夏每次端过碗来,都激动不已,因为这一盘炒菜凝聚着的是同志们对革命正气的崇敬。

  他凭着这股正气,于1933年9月21日夜唱着《国际歌》走向了雨花台,成为在那里牺牲的十万烈士中著名的一人。

邓中夏:骨头烧成灰,还是共产党员
周文林 

--------------------------------------------------------------------------------
  邓中夏是中国共产党早期党员,中国工人运动的著名领导人之一,马克思主义理论家。1933年9月21日被国民党反动派秘密杀害于南京雨花台。

  邓中夏1894年10月5日出生于湖南省宜章县一个官僚地主家庭。1917年他考入北京大学国文系,入校后,一心攻读古文,幻想通“古”入“仕”。然而此刻,新文化运动正在蓬勃发展,北大校长蔡元培提倡“兼容并蓄”,鼓励学生发挥学习的主动性和创造性,支持学生组织各种社团活动。邓中夏深为震动,他常去别的系听课,广泛学习各种新知识。在思想上,他开始冲破封建思想的束缚,把注意力转到探求救国救民的道路上来。他明确表示,在这种大变革的时代,不能再埋首书堆,要寻找解决实际问题的办法,勇敢地投身到火热的斗争中去。

  轰轰烈烈的反帝反封建爱国运动,使邓中夏经受了实践的考验,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邓中夏不畏北洋军阀政府的残酷镇压,英勇走上街头,率领平民教育演讲团连续十多天演讲,后又赴湖南发动并参加领导全省学生的罢课斗争。暑假回到家乡后,他继续向乡亲们进行反帝爱国教育。他拒绝了父亲为他在北洋军阀政府里找到的一个待遇优厚的差事,对父亲明确表示,“要联合各同志,做到人人有饭吃,个个过富裕生活。”“要为广大民众谋利益,绝不为个人自私自利,单独发财。”此后,邓中夏始终与中国无产阶级血肉相连,走上了为人民群众谋利益的革命道路。他曾先后任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总部主任、中共江苏省委书记、中共广东省委书记、中华全国总工会驻赤色职工国际的代表等,直至为革命流尽最后一滴鲜血。

  邓中夏还是一位出色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他注重在革命实践中学习马列理论,并与中国实际相结合。1922年1月,他在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的机关报《先驱》创刊号上发表了《共产主义与无政府主义》,用马克思主义阶级分析的方法,深入分析了共产主义与无政府主义的异同,给当时的青年很大启发。“二七”大罢工失败后,针对党内存在着的一些不正确思想,他写了《革命主力的三个群众》、《论工人运动》等一系列文章,系统阐明了中国革命的性质、任务和方法等基本问题。

  邓中夏最顽强的革命意志,表现在他对敌斗争的铮铮铁骨。由于叛徒出卖,1933年5月15日,邓中夏不幸被法租界巡捕逮捕。蒋介石获悉后,买通租界官吏,把邓中夏押入南京宪兵司令部监狱。敌人以为逮捕了邓中夏可以在政治上打击中国共产党,但邓中夏却用他的言行大长了党的威信与影响。为了劝降邓中夏,敌人派了曾任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后叛变革命的余飞来说服邓中夏,被他骂得狗血喷头。国民党又派了一个所谓“理论家”来劝降,邓中夏对他说,“请你告诉你们的中央委员,假如你们认为自己是有理的,中共与邓中夏是有罪的,那么,就请你们在南京举行一次公开的审判……”“量你们的蒋委员长第一个便不敢这样做。”

  为了让邓中夏屈服,敌人对他使用了种种酷刑,均以失败告终……

  在所有企图破产后,敌人决定杀害邓中夏。一位难友这样记录了烈士临难前的情景:拂晓时光,刽子手叫邓中夏出来。这个消息惊醒了全监的难友。大家都望着邓中夏同志,心里都明白,他即将遭到敌人的杀害,难友们心里都有说不出的悲痛,这时邓中夏同志没有显出丝毫恐慌,他勇气百倍地走了出去,一面高呼“打倒国民党!共产党万岁!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全监的难友都被他慷慨激昂的口号所感动,目送着这位革命领袖慷慨就义……。

  “就是把邓中夏的骨头烧成灰,邓中夏还是共产党员。”这是邓中夏烈士生前在国民党监狱中留下的话。短短数言,浓缩了他对党的无限忠诚,对革命事业生死以之的英勇气概。他给我们遗留下的宝贵精神财富,值得我们永远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