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奋发的红军高级指挥员 古柏

-------------------------------------------------------------------------------

  中国工农红军高级指挥员古柏牺牲的噩耗传到延安后,毛泽东亲笔题词:“吾友古柏,英俊奋发,为国捐躯,殊堪悲悼。”

  古柏,1906年生于江西长宁(后改寻邬,今寻乌)。1920年起在广东梅县广益中学读书,并兼任梅县女子师范学校教员,曾参加进步学生运动。1925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回家乡组织农民协会,建立了寻邬第一个中共支部,开展革命活动。1928年3月参加领导寻邬农民起义,建立游击队。1929年春中国工农红军第4军主力从井冈山向赣南进军到寻邬时,红4军一部与当地游击队合编为第21纵队,他任政治委员,率部开展游击战争。同年10月组建中共寻邬县委,任书记兼军事委员会主任委员,领导创建寻邬根据地,任县苏维埃政府主席。1930年5月协助毛泽东作寻邬调查,毛泽东在《寻邬调查》中写道:“在全部工作上帮助我组织这个调查的,是寻邬党的书记古柏同志。”此后,古柏调到毛泽东身边工作,先后任中共第4军前委秘书长、第一方面军总前委秘书长,全力以赴协助毛泽东工作。在王明“左”倾冒险主义统治时期,古柏坚定地支持毛泽东的正确主张,因此,与邓小平、毛泽覃、谢唯俊一起受到错误批判。他坚持真理,百折不挠,始终忠实积极地为党工作。

  中央红军主力长征后,古柏留下坚持斗争,任闽粤赣边游击队司令员。1935年2月,被派往赣粤边开展游击战争。3月6日在广东龙川上坪鸳鸯坑被国民党军包围,在掩护同志们突围的战斗中英勇牺牲,年仅29岁。

古柏同志生平简介

--------------------------------------------------------------------------------
  1920年,入寻乌县城爱群小学念高小。1922年,考入广东梅县广益中学读书,开始接受革命思想。1924年,因参加爱国反帝运动被迫退学。为继续学业,一些进步学生组织了“学生互助社”,创办了“学艺中学”。1925年夏,领导梅县学生参加声援“五卅”运动的斗争,成为梅县学生运动领袖。同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随后倡导成立了“寻乌留粤校友会”和“寻乌县平民合作”等进步组织,创办了《石溪新潮》和《犁头周刊》等刊物,宣传革命思想,开展革命活动。

  1926年三、四月间,在广东梅县组建中国共产党寻乌小组任组长。1927年,当革命形势日益恶化时,一些长辈曾经劝他:“自古以来,时代的变迁,政党的初期发展,一定要牺牲不少青年来为党铺平道路,党的主义才能实现。你难道愿意做共产主义的铺路石吗?”他回答:“我愿意,没有铺路的人哪有康庄大道可走。”长辈又问:“难道你不怕死吗?”他答:“信者不惧!”大革命失败后,他参加了广州起义和平远、蕉岭等地的工农武装起义。随后,奉命回寻乌开展革命活动,创办“中山学校”。1927年冬,与从各地回原籍的共产党员刘维炉等组建中国共产党寻乌县支部,任委员,领导全县人民开展武装斗争。

  1928年3月25日,组织领导了“寻乌暴动”,任副总指挥。暴动失败后,转移至广东梅县,任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梅县县委宣传部部长。5月,不顾敌人多次悬赏通缉,秘密返回寻乌,组织游击队。9月,在此基础上组建了赣南红军第二十一纵队,任党代表,率部以阳天嶂山为根据地,开展游击斗争。1928年8月,任中共寻乌县执行委员会书记。1929年11月,成立了寻乌县革命军事委员会(后改为寻乌县革命委员会),任主任委员。1929年冬,率二十一纵队打下了寻乌大田反动土围子,分了外祖父大地主梅洪馨的土地财产。

  1930年5月,毛泽东、朱德率红四军第二次到寻乌,他协助毛泽东进行了著名的“寻乌调查”。6月中旬,调红四军前委,任秘书长,随军转战闽、赣。后任红一方面军总前委秘书长。1931年5月,担任总前委宣传工作。总前委撤销后,任江西省苏维埃政府裁判部长兼内务部长、中央苏维埃政府劳动部秘书长、江西省苏维埃政府委员和党团书记等职。后受红一方面军总前委委派,去江西行委协助搞肃反工作,平息了“富田事变”。1931年11月,以王明为代表的“左”倾机会主义篡夺了党中央的领导权,排斥打击坚持正确路线的同志。

  1933年,在瑞金打击邓小平、毛泽覃、谢唯俊、古柏。在反“邓毛谢古”的斗争中,他没有放弃原则,同“左”倾错误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被撤职后,分配到会昌担任扩红运动的突击队长。他继续抵制“左”倾教条主义者在扩红运动中脱离实际、脱离群众的错误做法。

  1934年春,才分配到苏维埃中央政府粮食部负责粮食征集工作,取得巨大成绩,有力地支援了第五次反“围剿”战争。10月,红军主力长征后,留中央苏区坚持游击斗争,任闽赣红军游击纵队司令,转战在于都、会昌、瑞金、宁都之间。1935年3月初,在广东龙川县鸳鸯坑召集游击队员会议,传达遵义会议精神,对游击斗争作了新的部署。3月12日,因叛徒出卖被包围,在突围中不幸壮烈牺牲。毛泽东得知后,极为悲痛,写信给古柏的亲属,表示慰问,并亲笔题词悼念:“吾友古柏,英俊奋发,为国捐躯,殊堪悲悼。愿古氏同胞,继其遗志,共达自由解放之目的。”

古柏:协助毛泽东开展“寻乌调查”

 


  今年,是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也是中国工农红军高级指挥员、中国共产党著名的革命烈士古柏诞辰100周年。12月8日上午,寻乌县召开了古柏同志诞辰100周年纪念大会,古柏的儿子古忆民及其孙子古铮,专程从北京来到寻乌县参加纪念活动,并前往古柏烈士纪念碑敬献花圈。

  12月6日,本报记者来到寻乌县镇山公园古柏烈士陵园,面对由邓小平同志亲笔题字的古柏烈士纪念碑,在寻乌“3·25”革命暴动的场景浮雕映衬下,这座高大雄伟的雕像傲然挺立苍穹。此时,仿佛又听到了昔日那隆隆的枪炮声,不由将人带进那峥嵘的战斗岁月之中。


 

 古柏:协助毛泽东开展“寻乌调查”

□蓝玉林 记者谢东琳 刘念海 文/图



  古柏:“甘做共产主义铺路石”

  1927年春,蒋介石叛变革命,形势日益恶化,古柏不怕艰险,仍然在梅县和家乡寻乌开展革命工作。

  一位好心的长辈,曾劝告他说:“自古以来,时代之变迁,政党之初期发展,一定要牺牲不少青年,为党铺平道路,党之主义才能实现。难道你愿意做共产主义的铺路石吗?”古柏听后,坚定地回答:“我愿意这样做!没有铺路的人,哪有康庄大道可走?”

  这位长辈听后非常惊奇,又问:“难道你不怕死吗?”古柏从容地回答:“信者不惧!”

  正是因为对共产主义具有坚定的信念,古柏和他的战友们一起,于1927年冬在寻乌县建立了第一个中国共产党支部,又于1928年3月25日,领导了寻乌农民武装大暴动。暴动失败后,他们坚持革命斗争,建立游击队。1929年1月底,寻乌游击队听说毛泽东、朱德同志率领红四军从井冈山来到了寻乌,就派古柏为代表从阳天嶂跋涉几十里到菖蒲圩去迎接。并根据毛泽东、朱德同志的指示将寻乌游击队和红四军留下的干部、伤员编成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一纵队,古柏任政治委员,率部开展游击战争。1930年5月,古柏协助毛泽东进行了著名的“寻乌调查”,被毛泽东调到身边工作,担任中共红四军前委秘书长、第一方面军总前委秘书长,全力以赴协助毛泽东工作。在“左”倾冒险主义统治时期,古柏坚定地支持毛泽东的正确主张,坚决贯彻执行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正确的革命路线、方针和政策,与邓小平、毛泽覃、谢唯俊一起,受到王明“左”倾错误领导者的“残酷斗争,无情打击”,被撤销党内外职务。但他仍然坚定地相信正确路线一定会战胜错误路线,革命道路再曲折,也一定会胜利,因而始终积极地工作,勇敢地战斗,坚持真理,百折不挠,始终忠实积极地为党工作。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主力长征后,古柏被留在赣南坚持斗争,任闽粤赣边游击纵队司令员。1935年2月,被派往赣粤边开展游击战争。1935年3月6日,他在广东龙川县上坪鸳鸯坑被国民党军包围,在掩护同志们突围的战斗中英勇牺牲,年仅29岁。

  1937年秋,古柏牺牲的噩耗传到延安,毛泽东为失去了一位诚挚热情、奋发有为的战友而深感痛惜!心情久久难以平静,脑海里激起了一层层回思的波澜:菖蒲会见、马蹄岗灯火、寻乌调查、闽赣硝烟、瑞金风雷、于都分别……一件件往事犹如一幕幕历史剧重现于眼前。于是毛泽东在给烈士家属的信中深情题词:“吾友古柏,英俊奋发,为国捐躯,殊甚悲悼。愿古氏同胞继其遗志,共达自由解放之目的。”1938年10月,毛泽东在党的六届六中全会扩大会上,亲自为在江西中央苏区被王明“左”倾机会主义错误打击迫害的邓、毛、谢、古四位同志予以彻底平反,恢复名誉。

  1984年7月4日,中共中央军委主席、中央顾问委员会主任邓小平为“古柏烈士纪念碑”题字:古柏烈士,永垂不朽!

  曾碧漪:“他牺牲的消息,是毛主席写信告诉我的”

  1928年冬,曾碧漪从广东到江西寻乌和古柏在一起工作,并与他结婚。

  1930年春,毛泽东率领红四军到了寻乌,并在这里作社会调查。当时,古柏是寻乌县委书记,曾碧漪负责妇女工作,夫妻俩和毛泽东同住在县城边马蹄岗的楼房里。古柏同志根据毛泽东提出的调查内容和要求,提供了调查对象,帮他作笔记、整理记录、刻腊板、油印等,还兼当翻译,因寻乌话外地人不好懂。曾碧漪主要是下乡做妇女工作,但一有空也去帮忙。

  毛泽东对这次寻乌调查非常满意,他说:“这回到寻乌,因古柏同志的介绍,找到了郭友梅、范大明等人,他们提供不少材料。多谢他们的指点,使我像小学生启蒙一样开始懂得一点城市商业情况,真是不胜欢喜”。还说:“在全部工作上帮助我组织这个调查的,是寻乌党的书记古柏同志。”毛泽东回到军部,又高兴地对朱德说:“有收获,这个县城有意思。古柏熟悉情况,他忠厚随和,宽以待人,在寻乌各界都有朋友。”

  王明“左”倾错误统治江西中央苏区时,古柏同志挨整,被调到粮食部工作,曾碧漪则到了会昌。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主力长征以后,两人虽然都被留在苏区,但谁都不知道谁在哪里。直到1937年的一天,曾碧漪在广东韶关收到地下交通送来的一封信,落款是“润之”。她一看就知道是毛主席写的。信中说,古柏同志牺牲了,他很悲痛,同时劝曾碧漪不要过于悲伤。得到这个噩耗,曾碧漪悲痛万分,但又不能对任何人讲,因为相识者和她的母亲、孩子都相信她对外说的“我的丈夫在南洋做生意。”她只能偷偷将泪水往肚子里咽。

  一枚印章:红色历史的见证

  1930年10月下旬,蒋介石纠集十万军队,任命鲁涤平为总司令、张辉瓒为前线总指挥,向中央革命根据地发动第一次反革命“围剿”。当时红一方面军约四万人,在毛泽东、朱德等同志的领导和指挥下,实行“诱敌深入,待机破敌”的战略方针,从1930年12月30日到1931年1月3日,五天内打了两个胜仗,歼敌一万三千余人,缴枪一万三千多支,缴获无线电台两部,还活捉了敌前线总指挥、18师师长张辉瓒。1月28日,苏区人民在宁都的东固举行了有三万人参加的公审大会。在广大群众的强烈要求下,红军就地处决了张辉瓒。

  张辉瓒被处决后,在收缴的遗物中有一条军裤和一枚印章。1931年11月7日,在江西瑞金叶坪召开的第一次全国工农兵代表大会期间,举办了一个检阅革命战争胜利成果的展览会。张辉瓒的那枚印章,由于工作需要,移交红一方面军总前委秘书长古柏同志。古柏对它进行了“革命的改造”:磨掉“张辉瓒印”四字,重新刻上“古柏之印”四字。之后,古柏在苏维埃中央政府粮食部和劳动部、江西省委组织部、赣南特委等工作岗位上,都是使用的这枚印章。

  古柏担任闽粤赣边区红军游击纵队司令员后,由于环境日益险恶,古柏将大儿子寄养在一位乡苏维埃主席家里,同时留给他两件东西:古柏本人的照相底片和这枚印章。1935年春,古柏在鸳鸯坑牺牲后不久,这位乡苏维埃主席也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乡苏维埃主席的妻子背着古柏的大儿子,带着那两件遗物,离开了家乡。她怀着革命必胜的坚定信念和对革命烈士的崇敬心情,历尽千辛万苦,辗转找到了古柏的战友、爱人曾碧漪同志,并将烈士古柏的遗孤、照相底片和这枚印章一并交给了曾碧漪。

  曾碧漪几十年来一直珍藏着这枚印章,1963年,将它献给了江西省革命烈士纪念馆。它是古柏烈士的遗物,也是中央红军第一次反“围剿”胜利的历史见证。

  

毛泽东在寻乌县作《寻乌调查》时的古柏



  古柏简介:

  古柏,江西寻乌人,1906年出生,曾就读于寻乌县城爱群小学、广东梅县广益中学、学艺中学。1925年11月,在梅县广益中学读书并兼任梅县女子师范学校教员时,积极参加进步学生运动,并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回家乡组织农民协会,建立寻乌第一个中共支部,开展革命活动。1928年领导寻乌县“3·25”革命暴动,历任中共寻乌县委书记,红军二十一纵队政委,红四军前委秘书长,红一方面军总前委秘书长,中华苏维埃人民委员江西省苏委员,闽粤赣边游击纵队司令等职。1930年5月,协助毛泽东同志作寻乌调查。红军长征后,留守苏区指挥游击战,由于叛徒出卖,1935年在广东龙川县鸳鸯坑的一次战斗中壮烈牺牲。12月8日,寻乌县1000多名机关干部、老师、学生代表在古柏烈士纪念碑前敬献花圈。古柏的儿子古忆民(右一)孙子古铮(左一)。古柏诞辰100周年之际,寻乌的当代青年在古柏烈士纪念碑前缅怀。

  

12月8日,寻乌县1000多名机关干部、老师、学生代表在古柏烈士纪念碑前敬献花圈。



  

古柏的儿子古忆民(右一)孙子古铮(左一)。



  

古柏诞辰100周年之际,寻乌的当代青年在古柏烈士纪念碑前缅怀。